第27章 说好的幸福呢
东城十四少2017-04-14 03:554,425

  “噢,是丁老板,你好你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陈睿有些疑惑不解,他虽然经常在大森林网吧上网,但是和这个网吧的老板并没有什么交集,平时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最多只是在网吧里偶遇见过面而已,所以陈睿才会有些印象,但不致于一下子认出来。

  “没什么事情,今天路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听说纪妍是你的老师,对吧,我和她是老相识。”丁勇眼睛的余光扫过透过陈睿,粗略的打量了一下陈睿家中的家居陈设。

  家居老旧,墙壁斑驳,一些生活用品看起来大多也是用的好久的模样,空间逼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富康家庭,不过倒是挺整洁干净的,不用细想就能看出陈睿母亲的勤劳贤惠。

  看来自己当初调查的结果看来很准确,陈睿的家庭并不富裕,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比较成熟懂事,想到这里,丁勇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和懂事的孩子交谈总是比较容易沟通的。

  陈睿察觉到了丁勇游离的目光,心中微微不悦,又道:“不知道丁老板找我有什么事情?”

  丁勇有些恬不知耻的说道:“嗯,那个,我刚走路过来,这里比较偏僻不太好找,天气又热,能不能请我喝杯水?”

  既然丁勇这么说,陈睿也不太好拒绝,只好让开半个身子,让丁勇进来。

  倒不是陈睿太相信人没有防范心理,而是他家实在是不富裕,除了自己那台报废的电脑,最值钱的不过是客厅里这台老旧的21彩色电视机。

  这种旧款式电视除了收破烂的要,小偷或许都看不上。

  陈睿给丁勇倒上了一杯凉白开,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开门见山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丁老板,有事就直说。”

  丁勇嘿嘿笑了一声,丝毫不因为被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戳破小伎俩而心生羞愧,大喇喇道:“其实呢,我这一次来是想请你帮一下忙。”

  “哦,不知道我能帮上丁老板什么忙。”陈睿更加的好奇起来。

  “你听说过LOL英伟达杯百城联赛么?”丁勇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接道。

  客户端的首页显眼位置一直挂着,只要经常玩游戏的肯定会看到,这一次联赛宣传力度非常高,除了在官网上随时可以看到宣传页面,甚至在大型网吧的海报上也能看到。

  陈睿点了点头,道:“知道,宣传力度这么大。”

  “嗯。”丁勇点头,继续道:“我们大森林网络会所想组建一支战队,现在还缺一个人,我今天特意来,就是想郑重邀请你进入我们大森林网吧战队。”

  丁勇的话刚说完,陈睿立即摇头,道:“对不起,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一次联赛各大网吧十分重视,而且DC电脑城的许多经销商都准备赞助乐城站的比赛,最重要的是,此次奖金……”

  丁勇的话还没说完,何香曼提着菜篮面带倦容手上捏着钥匙正准备开门,却发现客厅里来了客人。

  “儿子,这是……”何香曼放下菜篮子,有些意外的看向丁勇问陈睿。

  陈睿连忙起身,问道:“妈,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何香曼笑了笑,道:“你这不是刚高考完么,昨天晚上本来做好了饭菜等你回来,可你却说要去同学家。今天我特意去了菜市场买条活鱼,准备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鱼犒劳一下。别担心,店里有你妹妹看着,我就先回来了。”

  “哦,忘了给你介绍,这是丁勇丁先生。”陈睿这才介绍道。

  何香曼赶紧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前道:“丁先生,你好,我是陈睿的妈妈。”

  自从家道中落之后,原本门庭若市的陈家变得门可罗雀,陈天宏那些整天一起花天酒地的酒肉朋友们没有再登门,像避开瘟疫一般避开陈家。

  而陈家的亲戚们则更加绝情,这几年几乎断绝了和陈家的联系,毕竟谁愿意和欠了一屁股债的穷亲戚走动,躲开还来不及呢。

  因此这些年来,陈家几乎很少来客人,因而何香曼看到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来到家中有些惊讶和惶恐,之前也曾有过,不过是大多是催债的债主罢了。

  “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家里没怎么收拾。”和丁勇握手时,何香曼歉然道。

  她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却依旧保持着礼貌,数年的窘迫生活让曾为贵妇人的何香曼有些自卑,环顾四周,这个家被称为“家徒四壁”也不为过。

  察觉到丁勇想要掏名片的冲动,陈睿赶紧上前一步,介绍道:“丁先生是我同学的爸爸,他儿子昨天没回家也没给他打电话,他过来问一下我看到我那同学没有。”

  说着陈睿赶紧朝丁勇使了一个颜色,丁勇是何其精明的一个人,毕竟是网吧的老板,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各行各业不同角色的人,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对对……我家那兔崽子,高考完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声招呼,让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尽担心。”丁勇连连点头。

  “你有姓丁的同学么?我怎么没听说过,难道是年纪大记忆力减退?”何香曼正想开口询问,在听闻了丁勇的话之后深有同感,接口道:“是啊,孩子们年轻不懂事,我们做父母的都操碎了心。不过这种事情需要慢慢引导,急不得……”

  “妈,丁先生还有事得先走,我去送送。”在给丁勇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之后,陈睿打断了何香曼想要传授“育儿经”的大谈特谈。

  “啊?怎么不多坐会儿,我这刚买菜回来,要不晚上就在这吃饭。饭菜虽然简陋点,都是些寻常家常菜,不过肯定比外面饭馆吃的要绿色健康。”何香曼客气道。

  丁勇知道今天在这里不受欢迎,而且陈睿貌似不想在他母亲的面前谈论游戏的事情,只好出言婉拒了何香曼的挽留。

  那一年,陈睿迷恋上了WAR3,并自掏腰包组建了一个战队,和队友们在游戏的世界中与敌人厮杀。在一次网吧里的对抗赛中,几个输了比赛的小混混出言不逊,满口秽语,年轻气盛的陈睿一怒之下,叫人狠揍了几个小混混,还将其中一人打的肋骨骨折进了医院。

  陈睿也因此被警察带走,差点进了少管所,要不是当时他父亲财势还在,他或许真的会成为少年犯。当时何香曼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晕倒进了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才出院。

  当时在病床前,为了让何香曼安心,陈睿当场发誓玩游戏可以,但绝不搀和战队的事情。

  如今随着家庭的剧变,加上长年的劳累,何香曼的身体比之前还要差。陈睿不想看到母亲再进医院的场景,所以不得已在何香曼的面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饭就不吃了,刚家里人打电话过来,说打听到了儿子的下落,我得赶过去教训教训一下这小子。”丁勇也是骗起人来不偿命,在走到门口时还一副痛心疾首,想要狠揍逆子的模样。

  陈睿忍住了笑,将丁勇送到了楼梯口,他对丁勇并没有什么恶感,于是客气道:“丁老板,真的对不起,我不想参加战队。”

  丁勇本来还想用奖金来刺激一下陈睿,但他看到陈睿坚决的神情,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悻然离去。

  “唉,可惜了一个好苗子。”顶着午后依然炙热的烈日,丁勇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准备去下一家。

  实际上刚刚丁勇撒谎了,他的战队现在不是缺一个人,还是缺两个人,目前他中意的人选只有三个,这远远达不到参赛的标准,其实他手上还有实力强横的玩家,只是碍于参赛的队伍必须是来自同一地区这一规则,只得作罢,无奈开启了寻找选手之旅。

  一送走丁勇之后,陈睿便趁着何香曼不注意的时候将丁勇的名片随意丢进了抽屉中,再也没有看一眼。

  “饭快熟了,你去叫下你妹妹回来吃饭,晚上就不用守店,今天特意犒劳你高考完。”在厨房中忙碌一阵后系着围裙的何香曼对在客厅里懒洋洋看着电视的陈睿道。

  “好叻!”陈睿翻身起来。

  举着锅铲看着陈睿离去的背影,何香曼欣慰的笑了笑,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她哪里会看不出来丁勇根本就不是他什么同学的父亲。

  陈睿回国之后像变了一人似的,懂事听话,极为孝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想要隐瞒的东西对她一定是没有恶意的,毕竟儿子大了,总要有些属于自己的秘密。

  当陈睿来到小卖部时,陈薇薇已经收拾好货物准备关门。

  “哥!”看到陈睿之后,陈薇薇欢快的上前挽着陈睿的胳膊,两人一起整理完毕锁好门之后走路回家。

  “哥,你准备报哪所大学?”陈薇薇抬起头,甜甜的问道。

  “HB大学,你不是很喜欢那里么?等哥先去打探好情况,你再过去。哼哼,待哥扫平一切障碍,看谁还敢欺负我妹妹!”陈睿揉了揉陈薇薇的额头,宠溺道:“哥说过要保护你的,只要你不嫌弃哥一直管着你嫌烦就行。嗯,你以后在大学找男朋友,也得先过我这一关,哈哈……”

  “哥!”陈薇薇有些害羞撒娇似晃着陈睿的胳膊,说道:“我才不会嫌哥烦呢!哥一直保护我,我就一直守护在哥哥的身边,说好了呢,找嫂子也得先过我这一关。哼,我这一关没过,你别想找女朋友!”

  看着妹妹俏皮的模样,陈睿会心的笑了笑,感受兄妹之间浓浓的亲情,陈睿心中暗暗想道:“或许,这就是幸福吧!”

  当来到那个熟悉的钢琴店,陈薇薇不觉得停住了脚步,带着询问的恳求眼神,对陈睿道:“哥,就看一眼,行么?”

  看天色尚早,陈睿点了点头。

  “小妹妹,又来了啊?”钢琴店店主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他看到陈薇薇后,眯着小眼睛笑着打招呼。

  陈薇薇见店主不像平日保养那般小心擦拭着摆在橱柜里的那台钢琴,反倒是想在打包,脸色微微一变,问道:“叔叔,你这是做什么?”

  “摆这里很久了,正好今天上午有个外地人看中,明天过来付订金。”店主耐心的解释道。

  陈薇薇闻言,顿时如遭电击,澈亮的双眼中弥漫着雾气。

  这台钢琴是陈睿在她生日那天送给她的,意义非凡,当初被迫卖掉的时候,她几经周折终于在这家店找到,并且十分庆幸这架钢琴没有被卖到外地去,那样的话她就很难找到。

  倘若是个外地人买去,中国这么大,想找到一台钢琴何其难,况且对方并不一定会再卖出去。

  感觉一直坚守的东西瞬间坍塌了一般,陈薇薇踉跄了一下,得亏陈睿手快扶住才没让妹妹跌倒。

  陈睿何尝不明白妹妹的心思,上前对店主恳求道:“叔叔,这家钢琴能不能晚点卖,等我凑过了钱就过来买。”

  店主有些为难的擦了擦手,叹了一口气道:“小妹妹常来店里看这架钢琴,我知道这架钢琴对她有着非凡的意义。我虽然也喜欢音乐,知道一件称手乐器的难找。但是,我同是也是一个商人啊。

  店铺租金需要钱,钢琴的寻常维护也要钱,而且我也要养家不是?”

  陈睿不怪店主的无情和市侩,追本逐利是商人本性,他只怪自己没有能力,刚刚明明说要保护妹妹,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的心爱之物被夺走。

  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想要一份简单而又平凡的幸福而已!

  陈睿紧握的双拳,全身因为气愤和不甘而微微颤抖起来。

  这时,一双柔嫩的小手轻轻握住了他的右拳,只见陈薇薇眼中带泪,苦笑着摇摇头,道:“哥,算了吧。”

  “不行!不要轻言放弃,知道么?永远都不要说放弃这两个字,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要努力去争取。”陈睿神色坚毅摇了摇头。

  “叔叔,能不能留几天,我可能一下子凑不出这么多钱来,缓几天,只要缓几天,我去想办法。”陈睿几乎要跪在店主的面前。

  矮胖店主沉吟片刻,为难道:“那位顾客说明天上午过来付订金,我帮你们延缓到下午吧,最迟六点,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只有半天的时间!

  陈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谢谢叔叔,半天就半天吧!”

继续阅读:第28章 百城联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职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