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三杀螳螂
东城十四少2017-04-14 03:553,657

  “你玩这个游戏玩了多久了?”等到陈睿在泉水里复活的空闲,纪妍将铭刻在脑海深处的那道身影藏好,这才问道。

  “嗯,不久吧,我是从S2末期开始玩的,应该不到六个月吧。”陈睿习惯性的打开THB窗口,查看对方买了什么装备。这是他的个人习惯,对方出什么装备,他就会出相应的装备进行克制。

  当发现对方买了不同寻常数量的眼之后,陈睿又打字告诉队友:“对面可能要进攻野区,买点眼,在野区入口做下视野吧。”

  “OK,没问题!”经历了小龙处的团战,陈睿盲僧的表现已经征服了队友,因而对于陈睿的建议,队友们纷纷回应。

  在高端局中很少会有队友之间内讧的情形,当然演员除外,陈睿听说了一区有很多演员,不过这一次起码他很幸运,虽然双方实力有些差距,但队友十分配合。

  “那你玩盲僧多久了?看样子好像很牛的样子。”纪妍又好奇问道。

  盲僧李青又被国内玩家戏称为“瞎子”,是现如今的打野一哥,在高端局中几乎非搬必选,陈睿和王宇都想玩瞎子,作为双方的一楼都没有搬掉,却被陈睿抢了先。

  瞎子是一个操作性非常强的英雄,集合飘逸与灵动于一身,在有瞎子的正式比赛中一般都很具有观赏性。但同时,玩好瞎子对于手速和反应力的要求非常之高,瞎子有七个技能,每种技能的搭配都能取得不同的效果,因而瞎子的操作难度非常之高。

  有人这样说过,玩好瞎子后,几乎就能驾驭所有英雄,由此可见瞎子的操作性的要求是有多高。

  很多人专注了瞎子数百局甚至上千局,也不敢保证说能把瞎子玩的挺溜。

  在听到陈睿的回答之后,纪妍有些吃惊,有不少人只专注一个英雄,但大部分人还是会玩几个不同位置的,陈睿显然不是这种人,上次在网吧里,纪妍可是很清楚的看到陈睿的老鼠玩的也不错。

  “那你玩瞎子玩了多久?”纪妍又问。

  陈睿沉吟片刻,道:“上周不是周免么,我就玩了几局,觉得还不错,顺便用仅剩的四千八金币买了盲僧,嗯,加上今天这一局,应该玩了十几把吧?还不是很熟练。”

  纪妍又一次被震撼到了,只是玩了十几把盲僧而已,就能有和职业选手想媲美的实力,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陈睿根本就不是人,另一种情况则是陈睿是个游戏天才,拥有着非凡的天赋。很显然,这种可能只能是后者。

  这下陈睿看到了纪妍脸上的惊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我玩了几年的DOTA,感觉LOL比DOTA要简单的多,补兵也更容易,算起来应该是有一定的底子吧。”

  随着游戏的继续进行,陈睿扭过头,认真的盯着屏幕,纪妍则心中涟漪再起。

  LOL兴起于欧美,第一届英雄联盟S系列的世界冠军理所当然的被欧美夺得,随着英雄联盟的火爆全球,亚洲强队崛起,第二届S系列的冠军被台湾地区夺得,迄今为止,除了THB战队夺得IPL5世界冠军之后,中国大陆地区在英雄联盟项目上的世界级的大赛上少有斩获。

  除了人才稀缺之外,更多的却是国内的竞技环境实在差强人意。

  按照道理来说,中国人口众多,从中选拨有潜力有天赋的选手培养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国内混乱复杂的环境,很多有潜力的年轻选手被现实挫败,进而选择了放弃电竞这个行业。

  以纪妍明锐的目光来看,这个年纪的陈睿正是加入电竞行业的黄金年纪,加上这样优秀的天赋,可以预见,只要俱乐部操作得当,全力培养,中国未必不能培养出像SKY那样的明星选手。

  只是鉴于现如今国内不成熟的电竞环境,让纪妍有些担心,怕会毁了陈睿这棵好苗子。

  况且,现如今国人最期望自己的孩子无非是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找到一份稳定而又有前途的工作,这份期望很正常也很简单。

  纪妍能够想象的到,如果自己提议陈睿进入电竞行业去打职业,定然会遭受到他家人的极力反对。

  对于陈睿的家庭,作为老师的纪妍有一定的了解,一个酗酒的父亲,一个开着小店的母亲苦苦支撑着两个孩子在这座城市卑微而又简单的生存着,他的家人几乎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陈睿考上一个好大学这个目标上。

  让陈睿陡然进入电竞行业,或许会毁了这个本就脆弱不堪的家庭。

  想到这里,纪妍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她认识不少电竞俱乐部的负责人,只要她打个招呼,而陈睿只要凭借自己的实力通过考验,走上职业选手的电竞之路并非什么难事。

  但在这一刻,纪妍忍住了,而是默默的看着这局游戏的继续进行。

  很显然,经历上一次小龙团战的失利之后,蓝色方变得谨慎了不少,尤其是下路,一场团战交掉了所有的召唤师技能,尤其是维鲁斯和露露都是没有位移的英雄,在受到GANK时,逃生能力较弱。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蓝色方的下路都打定了一个目标:六个字,不要干,就是怂!

  怂出一片天!

  下路的二人组知道王宇和储天华的真实身份,况且此时己方上中两路都是优势,下路充其量只能算是均势,只要下路不葬送太多的人头,拖到后面的团战,瞎子的作用会小很多。

  毕竟,很多时候前期拿了很多人头的瞎子,在团战的后期表现非常的乏力。

  陈睿一方的男枪和机器人也对此毫无办法,对方不找自己拼,走位猥琐,两人在塔下强杀对面的机会很小,维鲁斯留着大,露露一身控制,很有可能偷袭不成反被艹,得不偿失。

  双方的下路你来过往,却尽是小打小闹,原本战况可能最激烈的下路居然风平浪静,陷入了不断农兵,却死也打不起来的局面。

  王宇秉承了刚刚制定的方略,和卡萨丁一起双游走,中路在一次抓死火男之后,便一起进攻对方的红区,希望能转角遇到爱,逮到刷野的瞎子。

  然而,明明通过眼位看到瞎子钻进了自己的红区,王宇却始终找寻到瞎子的踪迹,陈睿的瞎子嗅觉十分灵敏,每每和螳螂、卡萨丁擦肩而过,避免了杀身之祸。

  久寻不到瞎子的王宇顿时有些恼火,只好将满腹的不甘发泄到了对方的上单武器身上。

  可怜的武器刚从泉水里回到线上,刚补完一波兵而已,就被对方的上中野三人强杀塔下。

  在上半部野区被对方控制的情况下,陈睿的选择了前往下路。

  陈睿精准的猜到了对方的防守眼位,从小龙峡谷中W眼上到了蓝色方红区,又利用Q技能位移到对方双石怪处的草丛里,如同一个潜伏在黑暗中的猎手,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上钩。

  男枪和机器人见盲僧绕后GANK,纷纷配合开始推线。

  当小兵进塔的瞬间,陈睿利用对方小兵,一个Q加上W眼超远距离位移,速度异常之快,对方的下路双人组合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只听瞎子怒喝一声:“一库!”

  下意识朝回走的维鲁斯正好撞到了枪口上,被陈睿一脚踹出塔下,机器人的反应和比较迅速,立即接上了一个钩子,维鲁斯惨叫一声被拉到了男枪的胯下。

  “雅蠛蝶!”或许这是此时维鲁斯最想说的话,不过机器人和男枪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两人所有的技能全部倾泻到维鲁斯的身上。

  由于维鲁斯的两端位移已经超出了露露给大招的距离,所以露露只能爱莫能助的看着维鲁斯在男枪的胯下被蹂躏至死,直到倒地的最后一刻,维鲁斯连放大招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迅速无比,陈睿根本就没有给露露提前释放技能的任何时间。

  杀掉维鲁斯之后,陈睿扭头就走,没有停留片刻,而是转身偷掉了还在己方上路的螳螂的红BUFF。螳螂也并不笨,看到瞎子在下路,对陈睿的红BUFF也没有客气。

  这个时候的男枪和机器人如果聪明的话,就不应该想着强杀露露,因为很有可能被露露反杀,最明智的方法就是速推掉对面的下路一塔。

  所幸这是一区的高端局,根本不需要陈睿提醒,男枪和机器人将露露逼离塔下,迅速推掉防御塔,为己方增添了一些集体经济,缓解此时的劣势。

  王宇想要在野区抓死陈睿的计划最终破产,只好会合队友抱团。

  随着双方互换防御塔,双方的争斗中心转向了中路。

  随着小龙的再次刷新机会的到来,谁先拿下对方的中路一塔就很有可能拿掉第二条小龙。

  可惜的是,对线期其实并不算劣势的紫色方一到团战就显现出弱点来,发育不良的武器,加上被抓的吓破胆的火男,仅凭男枪一个人的输出,很难支撑局面。

  很快,紫色方被迫打了三次团战,但输掉了两场,最后一次还导致了团灭而丢掉了中路的高地一塔。

  不过,这三次团战,瞎子的表现再次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第一次,螳螂想要用POKE消耗对方,被盲僧一记“神龙摆尾”加闪现踢回了紫色方人堆中,螳螂飞到半空被机器人拉了回来,想要隐身逃跑,被盲僧的E技能照出真身。

  螳螂没有做出任何输出,卒。

  第二次,鳄鱼为先锋,螳螂紧随其后,扑进了紫色方人人群中,被套上露露大招的螳螂打完一套伤害想要回来时,又被盲僧逮住。

  盲僧一记“神龙摆尾”将突入人群的鳄鱼踢开,同时撞到了鳄鱼身后残血的螳螂身上,又是经典的隔山打牛,然后螳螂,卒。

  第三次,这下螳螂位置很靠后,甚至都躲到了ADC的身后,等队友打残对面,王宇终于觉得到了收割的时候,又一次跳出来,却被武器晕住,又被机器人拉过去一顿痛殴。

  等到对方死了四人几乎团灭的时候,残血的盲僧从阴暗的草丛中W眼出现在同样血量的螳螂眼前,不等王宇开启大招,盲僧的Q接上,RQEE,于是,螳螂又卒!

继续阅读:第24章 不胜而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职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