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自由味道
清风暖暖2017-05-14 12:033,626

  027:自由味道

  “可是什么?”

  “那个,说好的背东西的竹筐,我还没编,还有这些东西,还有--”

  苏轻暖说得有点急,也有点不好意思,本来她昨天就该开始着手做编织竹筐的准备的,只是因为他的离开,她很是心神不宁,哪里还有那个心情静下来去割藤蔓?

  容碧青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把头缓缓地伸了过来,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碰了一下,低声道,“暖暖,不用!”

  “什么不用?”

  她这算是被他亲了一口吗?还是只是礼貌的触面礼?没听说过蛇和人之间有这样的礼节啊!

  有些傻傻分不清的苏轻暖,只觉得被容碧青碰触过的地方,一下子就开始发烫了起来,不多时,整个脸就都跟着红了,自然也就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傻丫头!”

  容碧青见她那张玉面红得如同盛放了的芙蓉花,哪还不知道这丫头羞得怕是什么都没听进耳朵,心里只觉得很舒服。

  “啊?”苏轻暖一怔,然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又说我傻?你才傻呢!”

  容碧青也不辩驳,只是转头就游开了。

  不一会儿,苏轻暖就看到他重新优雅的游回了她身边,区别在于,他的身体上,干净的空碗和她喜欢的那罐花粉蜜,正稳稳地放着,居然不随着他的游动而摔落到的地上去。

  至于舀粥这种事情,容碧青做来,就更加令苏轻暖有如在看特技表演一样了。

  那小火炉上烧得滚烫的锅子,他的尾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温度一样的一卷而起,然后就倾倒出来,那煮得刚刚好的白米粥,就这么顺势落入空碗里,竟是半粒米都没掉在外面来。

  接着打开装花粉蜜的罐子盖子的动作,更加别说了,因为罐子比较小,而容碧青的尾巴,即便身躯变小凝练了数十倍,对比那罐花蜜,尾巴还是粗的都,可他控制力量的精细程度就是那么令人叹为观止。

  总之等到苏轻暖惊叹完毕,拌了花粉蜜的粥碗,就已经摆到她面前的地上了,“稍微凉一凉就可以吃了!”

  “容,容大哥,你真了不起!你之前早上就是这么给我煮粥的?还有你把这些东西弄来,也都是用你的尾巴吗?”

  “嗯!”

  “好厉害!”

  “所以不用你编竹筐了,吃吧,吃完了,收拾一下,哪些东西要的,就都放进那口箱子里,我来运!”

  “噢!”

  苏轻暖这下彻底服气了,捧起粥碗,一边光明正大的欣赏容碧青的蛇姿,一边眼冒星星的不知道已经遐想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模样,便是完全不会被看出表情和脸色的容碧青的蛇脸,都觉得有点hold不住了。

  原地轻微地挪动了两下后,果断地就朝着箱子那而去了,预备等她吃完了,再来和她说话。

  *

  米粥吃完后--

  “容大哥,这个不要,还有这个,这个,都不要了!箱子也不要带了!”

  苏轻暖一边说着,一边从箱子里把她认为要的东西都取了出来,然后拉过一件自己的外衫,就当包袱皮,把她要带走的东西都包扎到了一起。

  “暖,我拿得动,也拿得了,为什么不要?”容碧青的声音,有些疑惑地响起。

  “容大哥,是这样,我想过了,短时间内,我们不进城内去生活,只是在外城找个稍微热闹点的镇子,或者郊外的庄子生活就好,而这些东西,虽然脏了破了,可还是看得出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太招眼了!”

  “苏家,我是不打算回去了,我打算自立一个女户,然后改头换面,和容大哥你过生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做!这等我们离开这里后,再去打听也来得及!”

  “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要先离开这里,然后找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落脚下去,既然如此,就不能带太多东西,一来不方便,二来也很惹人怀疑!”

  苏轻暖说着,就拍拍她临时做出的这包袱皮,“容大哥,你看,这里面有我的头面首饰,和存了不少时间的月例银子,虽然不知道外面的物价几何,不过临安是都城,物价高是必然的,但是偏僻些的城镇就未必了,不是吗?”

  “我想过了,我们先昼伏夜出,去到几百里外再说,若是没什么外面没什么动静的话,我的意思关于我的生死,苏家没什么反应的话,我们就找个合适的地方,置办点土地,然后安顿下来!”

  “容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苏轻暖有条不紊地都说完后,立即征询地看向容碧青。

  容碧青只是看着她,久久都没有说话。

  这情形令得苏轻暖有些发慌,“容大哥,你怎么不说话?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

  容碧青立即果断地回了两个字。

  “然后呢?除了没有两个字,你就没别的想说的了?”

  苏轻暖瞪大眼睛,有种自己兴致勃勃的计划了很多,结果被对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下来的感觉。

  “你说的都好!我听你的!”

  容碧青沉稳地说了一句。

  的确在他看来,转世过来的暖暖,还这么年轻,比几百前的她还要年纪小,却已经能想到这么多了。

  不论是说话,还是憧憬未来的神色,都比从前的暖暖都要成熟的多了,最重要的是她下决定时那果决的姿态,更加的迥别于从前的她,而他,陡然发现,他很喜欢这样有主见的暖暖的样子。

  再说,从前的他是条看家蛇,后来有了灵智后,就成了暖暖的守护蛇,再到如今,他脱困而出,数百年的光阴都是在暗无天日的地底度过,对于外界如今到底变成什么样,他一无所知。

  若非苏家对他有血一样的仇恨,他甚至完全不关心人类到底如何生活。

  离开这里容易,如何让暖暖在人世中过的更好,他心里其实完全没有把握。

  现在,暖暖她自己就有了她自己的主张,他只要好好的守着她,听她的话,配合着她的任何计划和打算,让她做她喜欢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他还能有什么其他反对的言辞?

  骨子里的容碧青,其实就是个憨厚老实,忠诚又柔顺的性子。

  只是他粗犷的外貌,和完全无法与柔顺两字联想到一起的蛇的凶残本体,令的苏轻暖一时被蒙蔽了。

  等日后,知道这家伙到底呆萌憨傻到了什么地步之后,苏轻暖也不得不仰天长叹,不止是人不可貌相,连蛇也同样不可貌相啊!

  这会儿,苏轻暖可不晓得,只觉得他真是少见的稳重又靠得住的后盾,即便现在是本体形状,也令她很有安全感。

  本来嘛,生活之不慌,在于任何事情都能有个商量的人,即便对方并不一定能帮上忙,解决困难,可有那么个人,却总是比没有那么个人要让人心底感觉笃定的多。

  “真的都听我的?”

  “嗯!”容碧青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不过要是你发现我有什么考虑不周的地方,容大哥你也要赶紧提醒我!”

  “嗯!”

  “这些东西先放在这里,这个地洞这么隐秘,应该不会有人来,若是以后有需要的话,我们再回来拿好了,不过我觉得回来的机会不大!”

  “嗯!”

  “容大哥,你别嗯啊嗯的,把这箱子弄到洞内深处去吧,万一真有人发现这里,惧怕危险的本能应该也不会敢跑到深处去!”

  “好!”容碧青这次终于换了个词。

  很快,一人一蛇,相互配合下,就把这个山洞里曾经居住过人的痕迹,给抹灭的干干净净。

  而此时,天也终于黑了。

  把冲做包袱的外衫两个袖子,从肩膀到肋下绕过,在胸前打了个结后,那包裹了她全部家当以两件换洗衣服的包袱,就牢牢地背在后背上。

  然后便傻不愣登地看向容碧青,“容大哥,我准备好了,现在我们怎么走?”

  “别怕就好!”

  容碧青的话刚落,苏轻暖就感觉到一股紧实的力量,缠绕上了她的腰部,下一秒,她发现她的人已经腾空了起来。

  本能的张嘴就要惊叫,却又在声音临突破喉咙口前,戛然而止了!

  微微有点恐高症的她,下意识地赶紧闭上眼睛,只觉得她的身体,在失重的情况下,忽上忽下了好一会儿,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感觉到清风中微微的湿意,以及风吹在脸上的清润感觉了。

  这是?

  苏轻暖赶紧睁开眼睛,发现她们果然已经离开了那山洞,来到了地面之上。

  只不过四周黑漆漆的,视线谈不上清楚。

  天上的月亮,虽然还是很圆,可那点月光,对于苏轻暖来说,离得未免太远了,完全不可能照清视线。

  但是苏轻暖却还是觉得很高兴,因为这算得上是她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觉到了‘自由’这个词的真正意境。

  就算她什么都看不见,她也相信只要容碧青能看见就行,他肯定是不会害她的。

  容碧青的移动速度非常的快,一路过去,她只听到他的身体穿梭过草丛地面时,不断的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在黑夜中,这样的声音并不突兀,因为夜风吹拂过树木叶片时,也会发出同样的声音。

  经过的地方也并非是平地一样的坦途,时而还是会有上有下的,苏轻暖估摸着可能是小山丘之类的。

  体会了好一会儿这样近似于被动飞行的感觉的苏轻暖,也终于完全适应了这样被横着的前行,小声地道,“容大哥,我们这是往哪边走啊,可别太靠近人村子和庄子,这会儿天黑了还没多久,怕还没睡呢!”

  “别担心,我选的方向是无人区!”

  “那就好!等夜深了,我们走得稍微远一些,容大哥你就休息会儿,我们不急在一时,用不着一夜之间赶完所有的路!”

  听出她是在心疼自己,容碧青心里滋味美的很,嘴上也轻声地应和了一声,“我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惊恐无比的惊叫声,“鬼啊--女鬼啊--救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蛇相公,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蛇相公,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