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深青蛇影
清风暖暖2017-05-14 12:031,475

  苏轻暖狠狠地抱紧自己的膝盖,尽可能的把她自己蜷缩成一团,目光一边戒慎惊惧地看向厨房的门窗处,一边又小心地注意着灶膛里的火光,想着千万不能熄灭。

  擦的,终于知道为什么恐怖片明明都知道是拍出来的假的,可是看的人还是随着画面和声音,战栗不已,她苏轻暖这会儿可是真正夜宿在了闹鬼的宅子里了,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看那么多渗人的恐怖片做什么!

  以至于现在听到任何声音都觉得像恐怖音效,看到窗子上的破洞,和关不紧的门扉,总觉得下一秒会有贞子之类的爬进来!

  “啊--不要想,不要想,那都是骗人的,苏轻暖,你又不真的是个这个时代的无知白痴,怎么反而自己吓自己了?科学家不是说了,没有鬼魂,没有!那都是人死了之后没来得及散掉的磁场电波,别怕别怕!”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她的身体却比之前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盖因她突然想到,要是没有鬼魂,她的重生又该怎么解释。

  身上被雨水浸泡,又再三淋湿过的衣裳,一半被棉被给捂干了,一半是被灶膛里的火光给烤干了,唯有单薄绣花鞋里的双脚,此刻还冰凉的像在冰霜中放着。

  额头在发烫,体温在升高,喉咙里面也像是有火刀在一下一下的割戮着,疼的厉害。

  不好!这是受寒后要发高热的前奏了!

  苏轻暖不断地告诉自己,必须扛住,千万不能睡过去,在这没有抗生素,又没有退烧药的荒野山居里,别说发高烧了,就是哪怕小小的一个肚子疼,也是会死人的。

  虽然穿越活到这个躯体里,她自己也很不满意,可不管怎么样,既然上天让她活了,那她就绝对不甘心再去死。

  咬紧牙关,越加地靠近灶膛,凭借着最后的意志力,又往里面添了几根粗壮的干柴,以确保火能烧得更久一些,要是能烧到天亮的话就最好了。

  “爸爸……我想回家!”

  不知过了多久,再也抵抗不住沉重的眼皮的苏轻暖,脆弱地呢喃了一声后,软软地昏了过去,两颗晶莹的眼泪,也从眼角滚落了尘埃。

  *

  就在她昏迷过去不久,苏家专门供奉灵牌的主屋正殿内,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就那么突兀又清晰的响了起来。

  随后不到盏茶功夫,“咔擦咔擦’声,接二连三的不断继续,若是有人站在这里的话,便会发现,这些声响都是从大殿内,所有苏家供奉的牌位正下方的地下传出来的。

  而整个大殿的墙面、廊柱、横梁上,不知道贴了多少年,现在已经彻底泛白到快要看不出是符篆的那些黄符纸,就在那一声声地‘咔擦咔擦’声中,无风自动的瑟瑟发响,好似有凛冽的大风在吹动这些符纸一样。

  ‘咔擦’之声越加清脆连续,宽大的木质供案上,大小高矮不一的牌位也开始了剧烈的颤动摇晃;殿内无风,可灵位却一一倾翻倒地,瑟瑟发响的符篆也终于扛不住那凛冽的风动一般,就那么骤然的哧溜过一簇簇火光,最后化作了黑灰,飘落到了地面。

  偌大的大殿内,黑暗顿时便胜过外面数倍。

  在这纯黑的幕色笼罩下,一声尖锐的‘嘶嘶--’声,就那么高亢又欢悦地响了起来,似乎在欢呼终于获得了自由。

  紧接着,缓慢地、沉重地、粗糙地‘沙沙沙’的声音,也相继跟随而来,带动着大殿内的地面也跟着在无形的涌动起伏一样,声响所到之处,整个殿内的青石砖上都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令得凄风苦雨外的山林内,无数虫蚁蛇兽瞬间遭了秧,不是死在了自己的洞穴内,就是死在了觅食的过程中。

  昏迷的苏轻暖的耳膜内,似乎也接收到了这种远超一切的尖锐难听的声波,只不过她已经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更加别说抗拒地堵上耳朵了。

  ……

  终于出来了!

  也终于自由了!

  碧绿的眼眸,闪烁着冰凉又幽冷的光芒,高昂的三角形巨大头颅,满满都是恨意和冷血意味地俯视着那一地的灵位。

继续阅读:002破印而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蛇相公,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