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风起潮生
执笔闯天涯2015-12-21 18:283,402

  日落月升,山风渐起,潭中的水浪越发的猛烈起来,但木松源却犹如扎根潭底的水草一般,身体随着浪起浪平微微摇摆着。

  独孤寒峰如一株青松般钉在潭边青石上,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潭中的爱徒,但见爱徒面目忽白忽红,知是冲穴到了紧要关头,当即身随风动,飘至水潭上空,于半空中颠倒身体,头下脚上,一掌按在爱徒的头顶,浑厚内力便即缓缓灌了进去。

  潮生诀之所以被称为独步天下的内功心法,只因为修炼潮生诀有一莫大好处,便是在初期即可依靠自身微薄内力冲开任督二脉,将这练武之人视为难关的阻碍轻松破除!

  木松源本在潭中修炼整整一个下午,任督二脉已只剩下最后一穴还未打开,此刻脸色红白交替皆因内力实在太弱后力不继,根本难以一鼓作气将任督二脉诸穴尽皆打通。

  正在此时,他发觉师父的手掌按在头顶,同源真气透体而入,直灌入丹田之中,心中一喜,知是师父在相助自己,当即凝神气沉丹田,推动丹田中充盈的真气向着任督二脉的最后一穴发起冲击。

  随着木松源对任督二脉最后一穴发起冲击,他身体周围的泉水沸腾起来,翻滚出白色氤氲冉冉上升,将师徒二人的身形完全遮掩。

  月中天,独孤寒峰的身体自白雾中飞出,如一片随风而荡的树叶轻飘飘落在了潭边青石上,双眸透过白雾紧盯着那一道瘦弱的身影。

  “啊!”

  片刻后,一声长啸自白雾中传出,山风为之一滞,白雾顿散,木松源自潭中跃起,在空中如陀螺般急速旋转,短暂的滞空后,身形直直对着潭水落了下去,却在即将入水时,手中黑枪猛然抽向细浪翻滚的潭水,‘砰’的一声,白浪袭天而起,在不大的水潭中掀起一阵巨浪,潭水拍打着潭边青石,发出咆哮之声。

  独孤寒峰立在潭边,一身衣衫被山风鼓荡,猎猎作响,看着木松源轻飘飘的踏波而立,捋须哈哈大笑道:“好!老夫后继有人啦!!想我十八岁时习潮生诀,一个昼夜打通任督二脉,自以为已是当世罕有!没想到你竟然仅用六个时辰就已打通任督二脉,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木松源单足一点水面,乘浪而起,落在独孤寒峰身边的一块青石上,躬身拜了下去,高声道:“多谢师傅相助!若无师傅帮助,便是再给弟子一个昼夜,也难以打通这最后一穴!”

  独孤寒峰并不阻拦,待他拜完后,呵呵一笑道:“如今你修潮生诀业已入门,日后便可依着心法去江河湖海浪涛大作之地修炼,借助浪潮之势,一日便可抵得上常人三五日,经年累月,内功修为便可逐步臻至化境!”

  木松源笑着点头,并不搭话,他心中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达到师父这般惊世骇俗的修为,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师傅之所以这般说,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失去信心。

  独孤寒峰看他并不搭话,知道自己的徒儿心思灵巧已然猜中了自己的想法,当下也不多言,只是道:“好了,你在此打坐调息,恢复内力后,以内力引导这潭中浪涛的起落继续修炼,为师去抓只山鸡,烤来充饥!”话毕,旋即便纵身而去,没入了山林间。

  眼见师父离开,木松源盘膝坐于青石上,依着潮生诀心法所示打坐调息恢复内力,这一打坐不要紧,他却惊讶的发现,修炼了潮生诀打通任督二脉后自己内力的恢复速度竟是比平日快了一倍有余,心中不由欣喜。

  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木松源便恢复了内力,纵身跃入冰凉的潭水中,以内力引导潭中浪涛的起落,却发现只是几个来回间,自己的内力竟是消耗一空,旋即再次爬上岸打坐调息,发现恢复后自己的内力竟然隐隐变的凝练,心中喜道:“原来按照师傅所说的方法修炼竟有这般好处!怪不得师父定要我下水修炼!”

  念及此,他再度跃入水中,只待内力耗空后才爬了出来,不顾自己淋淋沥沥一身水,兀自盘坐在青石上打坐调息恢复内力。

  等他恢复内力后,睁开眼却见身前放着一只烤山鸡,当即举目四顾,却并未发现师父独孤寒峰的踪影,心中明了,师父为了不打扰自己修炼这才避了开去,当下笑着拿起山鸡啃了起来,一口气吃掉大半只肥美的山鸡方才满足的停了下来,伸了个懒腰将剩下的半只烤山鸡放在青石上,再次跃入了潭水中。

  夜半时分,山风更猛,略带寒意,木松源身在潭水中却浑然不觉,只顾以微薄内力引导潭中浪潮的起落,待的内力消耗一空后便爬上岸打坐调息,而后再度跃入潭水中,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仅仅一夜时间,木松源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有了极大的进步,虽然现如今的内力浑厚程度与师父独孤寒峰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但这进步速度依旧让他欣喜不已,心想正如师父所说,只要自己刻苦用功,假以时日必然可追上师父!

  虽一夜未眠,当清晨来临,木松源却并不觉的困乏,反而精力充沛,双目炯炯如炬,看着潭中的细浪陷入了沉思。

  独孤寒峰从林中走了过来,看他坐在潭边,不由笑道:“松源,你在想什么?”

  正自沉思中的木松源忽闻师父召唤,连忙爬起来,笑道:“师父,您让我以内力引导潭中的波浪,可是我内力微薄,仅仅只能控制三层浪,内力便已消耗一空!”

  独孤寒峰哈哈一笑,知他言下之意是指这用内力引导潭中波浪来锻炼内力的方法实在没什么效率,当下走上前去,摸着他的脑袋道:“乖徒儿,你能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为师其实还有一套掌法未曾教你,这套掌法名为无定风波,与潮生诀相得益彰,控浪修炼内力时,使这套掌法可将你的每一分内力力尽其用!”

  “是嘛!师父,那你快教我吧!”

  木松源眼前一亮,对这套无定风波掌法心生向往,热切的想要尽快学到手。

  岂料独孤寒峰闻言哈哈大笑,道:“傻徒儿!此掌法乃为师绝技,纵是你天资聪慧,也决计难以在短时间内学会,不过以你目前的修为,倒是可以勉强将前三式学会,用来控这潭水之浪倒也绰绰有余了!”

  “师父快教我吧!”

  木松源拽着独孤寒峰的衣袖摇晃着,仿似一个撒泼耍赖的顽童一般。

  独孤寒峰揉揉他湿漉漉的头发,笑道:“好好!为师现在便教你!”说话间,人已跃到潭前空地上长身而立,而后深吸一口气,拉开起手式,施展绝技无定风波掌,但见双掌翻飞,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木松源在一边仔细的瞧着,但觉掌势犹如大海波涛一般,一浪未平一浪又起,绵绵不绝,难有尽头,而那潭中水波也随着这掌势一波起一波平,白浪翻滚,冲刷着岸边的青石。

  一整套无定风波耍完,独孤寒峰随意而立,道:“松源,看清了吗?”

  木松源苦笑摇头,心道师父你耍那么快,我哪看得清,嘴中说道:“师父,你不是只教我三招么,怎么看起来是全套啊?”

  “嘿嘿,为师是让你看看,免得你以为这套掌法仅仅是用来修习内功的臂助,其实这套掌法用来对敌也颇有效用,为师当年潮生诀还未大成时,以之对敌,却也罕逢敌手!”

  独孤寒峰嘿嘿一笑,又道:“好啦,现在我教你前三式,你且看好,第一式,海纳百川!”说话间,沉神凝气双臂提起自胸前缓缓打开,而后抱圆,掌心向内,犹如揽天下入胸怀。

  木松源有样学样,摆出架势,却是听到独孤寒峰低声道:“双臂分海,齐纳百川,运劲于内,虚怀若谷!”聪明如他,知是师父在教自己运力的法门,当即依法照做,双臂之中真气鼓荡,竟自在胸前形成一个微弱的气旋,感受着那气旋产生的阵阵吸力,他不禁心中欣喜,却是心念一动怀中气旋便自散了。

  恰在此时,独孤寒峰却是变招了,口中高叫道:“第二式,风生水起!”左引揽月手,右掌轻拍而出,潭中水波哗啦涌起,反向浪涛升起之处冲去,霎时间水声大作。

  木松源不及重演海纳百川凝聚气旋,兀自摆出风生水起的架势,却听独孤寒峰又说道:“左引右推,力灌右臂,其浪自生!”

  心知这是风生水起的运劲法门,木松源当即照做,却仅仅在潭中推动一层细浪,眨眼便在对冲而来的浪涛下复归平静。

  “第三式,推波助澜!”

  独孤寒峰大叫一声,左右手连使两次揽月手,而后双掌猛推而出,潭中水波自潭边骤起,疯狂退向潭中心,露出一片湿漉漉的石滩,竟是以刚猛内力将潭水一层层生生推向水潭中心,砰的一声溅起数丈高的浪花。

  第三式使完,独孤寒峰停下手来,说道:“这第三式的运劲法门与第二式相似,只不过是运劲于双臂,将怀中气旋强自压缩,再度击出时便可威力暴增。”

  木松源微微点头,以他的聪明才智已然明白其中的诀窍,只是苦于内力微薄,施展第三式却根本无法在潭中激起逆浪。

  不过他并不灰心,知道这般是因自己修习潮生诀时日尚浅内力浅薄,只要刻苦用功,假以时日,必然可以和师父一般,一掌激起千重浪。

  习得无定风波的前三式,木松源便兀自在林中演练,领悟运力技巧,而独孤寒峰却是悄然离开,去准备早饭。

继续阅读:第13章 君子不器意(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