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不想成魔
执笔闯天涯2017-04-14 17:323,273

  借助血酒,木松源很快就压下了心中那股嗜血的感觉,虽然因为气血不足身子还有些虚,但起码已经有了些气力。此时,一股烤山鸡的香气随风而来,连日来奔波杀伐,木松源风餐露宿,连顿整饭都没吃过,此刻闻着这股香味,他不由咽了口口水,睁眼却见老人正拿着玄铁枪,枪杆上穿着两只山鸡一只野兔,架在火上正自烤着。

  看到这一幕,木松源有股想要吐血的冲动,自己的武器竟被人拿来做了烤山鸡的叉子,当下瞪着老人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拿我的玄铁枪烤山鸡啊!!”

  老人浑不在意,嘿嘿一笑,道:“嘿嘿,小娃娃,莫说是拿这玄铁枪烤山鸡了,就是拿蟠龙剑切肉都可以啊!”

  “你就吹吧!”

  木松源翻了翻白眼,起身走将过去,盘膝坐在地上,看着那被穿在玄铁枪上,滋滋冒着油花,烤的金黄的山鸡,不由食指大动,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猛咽口水。

  老人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咧嘴一笑,拿过几片蒲扇大小的芭蕉叶铺在身前,将烤好的山鸡野兔尽数取下放在芭蕉叶上,随手丢了玄铁枪,自背后解下一个长条形的包裹,解开后却是露出一个三尺长的上等寒玉盒。

  木松源的目光被老人手中的寒玉盒吸引,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要如此珍重的放在寒玉盒中。

  老人瞥了一眼正注视着自己手中玉盒的木松源,面上流露出一抹笑意,伸手掀开了玉盒,一阵刺眼的光华自盒中暴起,木松源不由自主的抬手遮住了眼睛,恍惚间他似乎还听到一声龙吟之声,清脆无比!

  待得木松源拿开手掌,但见玉盒中竟是装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青色长剑,剑长三尺,但单是剑柄已然占去一半,剑柄是一条盘龙,连那细密的龙鳞也雕刻的十分清楚,龙眼处镶着两枚光华夺目的红宝石,龙口怒张似在咆哮,剑刃便是自龙口中延伸出来,两根细细的龙须缠绕在剑身上,形成两道细细的血槽。

  “好奇特的剑!前辈,这是什么剑啊?”

  木松源啧啧赞叹,抬头看着老人,开口询问。

  老人右手持剑,左手捋须笑道:“这就是武林至尊武器,蟠龙剑了!”

  “蟠龙剑?!!啊!那不是巨鲸帮杀我们全家的借口么!!难道……。”

  木松源惊呼一声,倏然起身,将玄铁枪抓在手中,警惕的看着老人,他想说既然蟠龙剑在你手中,是否当日你也有份参与灭门一事。

  老人摇头轻笑,道:“我可没杀你妈妈,这把蟠龙剑本就是我的,你们家的那把是假的,而且那些人去你木家也并非是为了那把假的蟠龙剑,而是为了你怀里的蟠龙玉珠!”

  木松源再惊,伸手探进怀中,察觉爹爹交给自己的玉珠还在后,方才松了一口气,但旋即又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这个老人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

  对于他的警惕,老人并不在意,只是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将囊中之物倒了出来,但见三枚滚圆的玉珠出现在手中。

  木松源大惊失色,伸手入怀拿出自己的那颗蟠龙玉珠,仔细的对比着,却发现自己的这颗蟠龙玉珠竟是和老人手中的三颗玉珠毫无二致,就连珠子上雕刻的蟠龙花纹都一模一样。

  “好啦,坐下来吧!咱们边吃边说!”

  老人笑了一下,将玉珠装进锦囊贴身收了起来,而后抖手将两只烤的金黄的山鸡和野兔抛至半空,手中长剑挥动起来,在空气中搅起一片青色剑光,只见一片片厚薄均匀的肉片从天而降,落下之后整齐的码在芭蕉叶上,摆出一朵莲花的造型,煞是赏心悦目。

  木松源瞪大了眼睛,刚刚老人出剑时毫无声响,就连破风声都没有,而且切下来的肉片厚薄一致,没有半点偏差,这一切只能说明两点,一是老人剑术高绝内功深厚,二是他手中所握的确是蟠龙剑无疑,因为江湖传闻,蟠龙剑出剑无声,收剑无影。

  一瞬间,木松源想起老人的身份,看着老人将蟠龙剑放进玉盒封了起来,迟疑道:“好高明的剑法!前辈可是绝迹江湖已久的天龙仙客独孤寒峰老前辈?!”

  老人并不回答他的话,兀自拿了树枝削成的筷子,挑起一片肉送进嘴中,用力的咀嚼着,面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神色,半晌将口中食物咽了下去,喜道:“来来来!快尝尝老头子我的手艺!这几个月跟着你到处跑,我这烤山鸡的手艺竟未曾退步!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见老人不愿意承认,木松源也不好再问下去,当即点头,拿了树枝削成的筷子,挑起肉片往嘴中送去,因腹中空空,他也顾不得好吃不好吃,只顾风卷残云般将芭蕉叶上的肉片挑起往嘴中送去。

  片刻后,芭蕉叶上只留下最后一片肉,木松源和老人都对那片肉虎视眈眈,手中木筷悬在半空,却是谁也没有先动手。

  半晌,老人将视线从肉片上收回,望着木松源,笑道:“小娃娃,这片肉就当你孝敬我这老人家的,别和我抢啊!”

  木松源嘿嘿一笑,道:“前辈此言差矣,这是前辈烤的肉,为了表示对您的尊敬,我就应该将它吃光!”

  说话间,木松源手中木筷唰的一下夹向芭蕉叶上的那最后一片肉,速度奇快,老人眼睛一瞪,木筷抢上去,却是后发先至,点在木松源的手背上。木松源手掌一麻,不由的丢了筷子,老人趁机将那最后一片肉夹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送进口中,眯着眼美滋滋的嚼了起来,咕哝道:“味道可真是鲜美啊!”

  木松源莞尔一笑,揉了揉手背刚刚被点中的地方,笑道:“老前辈,现在可以说说你这几个月为何跟着我了吧?”

  老人丢了手中木筷,翻身而起,跃上一颗歪脖松树躺了下来,嘀咕道:“老头子我吃饱了就想睡觉,你还是先去审问那个余天霸吧!等你从他口中掏出你爹爹的下落,我再跟你说!”

  “好。”

  木松源并不追问,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走向在不远处靠着一株松树休息的余天霸,提着衣领,将其拖进了树林深处。

  松树上,老人偏头看了一眼被木松源拖走的余天霸,冷笑道:“嘿嘿,小子,你就自求多福吧!什么铁掌推山,遇上血归术简直就是渣!”

  说话间,老人将一片芭蕉叶盖在脸上遮住刺目的阳光,径自睡了过去,片刻后,鼾声渐起。

  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从树林深处传来,老人兀自酣睡,全然未影响到他。

  一个时辰后,木松源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来到老人睡觉的树下,颓然的说道:“他什么都不知道,即便我用上了所有的讯问手段,他始终都说不知道…。。”

  老人翻身从树上跃下,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傻小子,那余天霸也算是条好汉,他的话还是可信的…。。”

  木松源闻言点了点头,他原本就有些佩服这个余天霸,而今见到老人也这般说,当下也便信了,转身走到一边盘膝坐下,半晌回头冲老人说道:“前辈,求您出手解去他身上的寒毒,放他一条生路吧!”

  老人闻言一愣,奇道:“你不杀他了?”

  木松源摇头,“不杀了…。。”

  老人看着他,眸中有一种异样的光芒,笑着问道:“那你就不怕现在放了他,纵虎归山,日后他找你报仇?”

  “那是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吧…。。”

  木松源口气略有些犹豫,说实话他也怕老人所说成真,但当他想起这数月来死在自己手下的巨鲸帮帮众时,他的双手在颤抖,忽而低声道:“为了复仇,我学会了杀人,从此杀戮不止,现在我想停下来,我不想真的变成一个善恶不分的嗜杀之人。他不该死,他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木家的事情。”

  “好!就冲你这句话,老头子我救他!走吧!跟我去看看他死了没,没死的话咱就把他救活!”

  老人大叫一声好,挽了挽衣袖,当先向树林深处走去。木松源闻言面色一喜,连忙翻身爬起,跟在老人身后向树林中走去。

  待得老人和木松源再次来到树林深处时,余天霸双眼紧闭面如金纸,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了。

  老人也不在意,奔上前去,伸手抓住余天霸的手腕查探脉搏,却是面色倏的阴沉下来,沉声道:“那个弹琴的女子手段当真毒辣,这小子体内的寒毒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早不知死了几百次了!幸好这小子内功修为不弱,这才撑到现在。”

  木松源急急问道:“那还有救吗?”

  老人微微点头,笑道:“嘿嘿,算他运气好,遇见我,要是放在别人,恐怕他就要交代后事了!”

  说话间,老人抓着衣领将余天霸提了起来,身形陡然自原地消失,在林中穿梭,速度奇快,仿佛一道闪电,又像是风,那般飘逸的姿态让木松源啧啧赞叹。

  片刻后老人停在一棵大松树前,松开余天霸让其盘膝做好,而后他自己也盘膝坐在余天霸的身后,一掌抵在余天霸的后心,一掌抵在松树上。

继续阅读:第8章 松林夜谈(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