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黄鹤楼
执笔闯天涯2016-08-20 09:462,494

  木松源正与余天霸在草丛中坐着调息,忽而听到一阵衣袂飘动声响,回头一看却是那白发女子捂着脖子跌跌撞撞的向着山林中奔去,步履虚浮踉跄,显然因为内伤加之被木松源吸血而体力不支。

  余天霸一跃而起,便要追上去,木松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着摇头道:“算了,让她去吧,以我二人如今的状态,万一她狗急跳墙,我们可讨不了好去!”

  闻言,余天霸剑眉微皱,旋即坐下气愤的说道:“真是便宜她了!”

  木松源却是不以为然,道:“由她去吧!被我全力一掌打中,若不及时救治,她那条命也就不是她的了,何况她还被我吸走全身三分之一的血液!”

  余天霸心中松了口气,在他看来,木松源此举有些纵虎归山的意思,但此刻听到木松源的话,便即明白过来,原来一切早就在这小公子的掌握之中。

  那白发女子转眼就消失在山林间,木松源问起余天霸为何去而复返,余天霸苦笑不已,将前因后果尽皆细细道来。

  原来,那日他得独孤寒峰相助解去体内寒毒保住一命,本想拜老人为师,岂料老人并不收他,下山之后心中一片茫然,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回巨鲸帮总舵看看,却是刚回去就碰上那白发女子,被其擒住逼问木松源的下落。

  他不愿出卖救自己一命的恩人,但在受了那女子一掌后,只好先领着那女子进山,料想木松源应该早已离开,即便木松源真的还逗留在那里,到时候纵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拖住那女子让恩人离开,岂料进山之后竟是十分巧合的遇上了正准备下山的木松源,便自有了刚刚那一场恶战。

  说完,余天霸一阵唏嘘感叹,两番受恩,他竟是无以为报,不由再度心生追随之意,当即躬身向木松源施礼,沉声道:“在下两番蒙公子出手相助,捡回一条性命,愿终生追随公子!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木松源闻言苦笑,道:“你怎么又来了!”

  “公子,在下心意已决,若公子不愿在下追随,在下即刻自尽!”

  余天霸沉声说道,说着话便即抬手向着自己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木松源大骇,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苦笑道:“好吧!好吧!你就跟着我吧!不过你可想清楚了,我此番是要为父母报仇的,免不了连番恶战,只怕会累的你丢了性命啊!”

  余天霸见他同意自己跟随,大喜过望,朗笑道:“哈哈!在下这条命本为公子所救,即便是公子要立取在下性命,余某也绝不皱一皱眉头!更遑论什么连番恶战!”

  木松源闻言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群山间,飘向远方。

  二人下的山来,辩明方向便循着官道往北而去,半路上遇见一支商队,余天霸花大价钱买了两匹好马,两骑绝尘而去。

  一连四日,两人餐风饮露昼夜奔驰,每晚只睡三四个时辰,终于赶在第五日清晨进入了湖北省江城地界。

  木松源横枪立马,站在长江畔的一处土台上观望着,只见江面上一条条渔船商船往来如过江之鲫,一片热闹非凡,他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瞧得稀奇,竟是不想走了。

  余天霸走上前来,指着江对岸的一座阁楼,笑道:“公子,你看,那就是黄鹤楼,很有名的!”

  “是吗?那就是黄鹤楼啊!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还从未去过呢!”

  木松源眺望着,只是江面上薄雾冥冥,他只隐约看到一座楼亭的轮廓,对于传闻中黄鹤楼的恢弘气势并未领略到,当下笑道:“余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过江啊?我想去黄鹤楼看看,然后我们就快点上路赶去嵩山!”

  余天霸笑着点头,道:“公子莫急,我们这就过江,过江之后我先带你去吃点这江城的著名小吃,然后咱们再去黄鹤楼逛逛,用不了半日我们就可以启程赶路了!”

  “好好!!我已经等不及了!余大哥!我们快些过江吧!!”

  木松源连连点头,急不可耐的翻身下马牵着马儿往渡口走去,余天霸笑着紧跟在他身后。

  二人入得江城,寻了一处小店打尖,余天霸丢下一些散碎银子,吩咐伙计牵了马儿去好生照料,便即带着木松源沿着街道往城外江边的黄鹤楼行去,路上各种江城小吃一应的给木松源买了一大包,抱在怀里吃的不亦乐乎。

  待得木松源和余天霸登上黄鹤楼时,朝阳已上三竿,温暖阳光驱散了江上薄雾,浊浪翻滚的江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往来穿梭,一片繁茂景象。

  木松源凭栏而立,吃着美味的小吃,观赏着如此美景,不由身心舒畅,却忽觉丹田绞痛,浑身冰凉,如坠冰窟,心知被自己压制的那股冰寒真气发作了,只来得及叫了一声“余大哥!”便跌坐在地,沉凝心神,运气压制在体内乱窜的那道冰寒真气,费时良久方才得以将那股冰寒真气再度压制,睁眼便瞧见余天霸一脸紧张的守在自己身边,当下笑道:“呵呵,我没事了。”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手脚酥软,浑然使不上半点力道。

  察觉到木松源的不对劲,余天霸连忙将之扶起来,焦急的问道:“公子,你没事吧?!”

  木松源有气无力的摇头笑道:“没事,只是手脚有些发软,休息一会便好!”

  “我扶你去那边休息!”

  余天霸急急应道,扶着他倚栏而坐。

  木松源静静的休息,良久方才恢复过来,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脚,方才那股疲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笑道:“余大哥,我看我们还是快走吧!我现在的功力还不足以炼化或者驱除体内的冰寒真气,只有尽快找到师傅才能彻底解决!”

  “好!一切都听公子的!我们这就走!”

  余天霸也着急他的身体情况,也不拖延,说走便走,二人快步进城,去客栈取了马匹,便即翻身上马继续北上。

  不一日,二人踏进了信阳地界,这里已是河南省境内,距离少林寺也只有两日路程,但木松源着急找到师傅,只是短暂停了下来吃了点东西便即穿城而过继续赶路。

  二人出了城,走了不多久便进了山,余天霸指着远处一座山,说道:“公子,看到那座山了吗?”

  木松源闻言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但见远处的那座山峰高耸入云,半山腰上有一座山庄,当下鼻中嗯了一声,道:“怎么了?”

  “呵呵,那座山叫兽王山,山上有一座万兽山庄,那庄园主人是我的老朋友,今夜我们可以在那借宿,连日奔波,眼见就到少林了,我们得好好休息一下,或许前面还有恶战在等着我们呐!”

  余天霸呵呵笑着,打了个响鞭,胯下马儿希律律一声嘶鸣,撒开四蹄向前奔去。

  “天黑之前,我们应该能到那里!时间有多,我们今晚就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早起赶路!”

  木松源高声说道,甩了个鞭花,打马追向余天霸。

继续阅读:第18章 万兽山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