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读书与行商
真如2017-04-14 15:473,756

  翌日,郭善在后房处烧汤洗脸。还没等他洗漱完毕,外屋传来唐绾声音道:“哥,苏苏姐和宁姐姐来了。”

  郭善哎哟一声,忙道:“我这就出来。”

  匆忙洗漱,直出了屋,果然看见紫色襦裙的王苏苏和一身红杉的宁姐儿。唐绾坐在铜镜前还在梳着头发,那边宁姐儿正笑着和她打趣。郭善上前来,跟两女打招呼。

  那边王苏苏对郭善客气道:“昨个儿多谢郭大郎帮忙了。”

  郭善客套的回道:“我也没帮上什么,说起来两位以后还得小心些才是。”

  宁姐儿已上前拉住了郭善的手,动作还像以前那样自然亲切。拉了郭善到一旁,轻声问道:“郭大郎,昨儿那三个人是什么来头?”

  这话昨天晚上唐绾也问过郭善好几次了,但郭善都没肯说。此刻见王苏苏也看着自己,郭善不由得苦涩的笑了笑道:“我根本不认得他们三个人。”

  三女都是‘啊’的一声,王苏苏若有所悟的瞧了郭善一眼,不由得嗔怪道:“那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把咱们所有的人都给瞒了。我昨天晚上就奇怪了,别人都不认识的人偏偏你就认识,还能三言两语把人给唬走。”

  听她说话带着嗔怒,郭善也放下了心。

  看起来王苏苏已经原谅了自己昨天的胡话了,这样再好不过。

  宁姐儿确是有些慌张了起来,道:“这么说来咱们还是不知道人家的来头……昨天我和苏苏还寻思着早上来问你探些消息好做打算呢。”

  唐绾跟着宁姐儿的话附加了一句问郭善道:“那他们不会报复咱们吧?”

  她现在倒是知道后怕了。

  郭善摇了摇头,道:“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就算要报复也不会明着来,顶多耍些小手段。宁姐儿和苏苏姑娘结识的可有一些达官贵人?如果单单是一些小手段的话你们不需要怕的。如果他们敢声张,昨天夜里他们就不会那么轻易离去了。”

  王苏苏笑道:“这我也清楚,只是我寻思着就算他暂时性对付不了我和宁姐儿,但是你们兄妹俩恐怕就有些危险了。”

  郭善听言才知道王苏苏大清早的来主要是来提醒自己的,脸上露出感激之色,旋即道:“只要小心些也不那么容易被人暗算,倒是两位姑娘以后出门时需要多带些仆从。”

  宁姐儿笑着挠了挠郭善的脑袋,道:“你才多大的小屁孩子,也学人家来教训你宁姐儿和苏苏姐了?”

  刚梳好的头就被宁姐儿这么一抓一揉给弄的乱遭遭了,郭善脸腾的一下红了。旁边的唐绾立刻撇过头假意没有看到,好让自己哥哥不那么尴尬。

  郭善最受不了的就是宁姐儿出手的‘粗鲁’,按照真实年龄算,他两世为人相加起来宁姐儿也得管他叫一声‘哥’,甚至做她‘叔’都可以了。

  “你们可别不当回事,自古以来明枪易躲,暗箭却难防。”郭善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的好。”王苏苏称赞,耐人寻味的看着郭善道:“真不知道你一个小孩子从哪里记来的这么精辟的句子。”

  唐绾听了骄傲的挺着胸脯道:“我哥可了不起了,书上有的他都知道,书上没的他也会。苏苏姐,大伙儿都说您才艺了得,我哥其实也半点不输你。”

  王苏苏笑吟吟的不说话,不置可否。因为郭善一向低调,她没从郭善嘴里听到过什么惊世之言。不是她自恃,实在是她不信郭善小小年纪会有堪比自己的技艺。

  宁姐儿哄笑,道:“你个小妮子尽拍你哥的马屁,你怎知道你苏苏姐儿的厉害?不过我家郭大郎也了不起。”说完揪了揪郭善的脸。

  郭善敢怒不敢言,看见自己妹妹不住的往自己这儿偷瞄,他就知道以后自己恐怕再没有威严了。

  王苏苏干咳了一声,正色道:“郭大郎不要光知道劝告我们自己反而疏忽了……说到底我跟你宁姐儿还是认得一些达官贵人的,官面上没有多少人会为难我们,但你跟小绾可不同。”又道:“昨天的事情毕竟是因为我才生起的,这事儿我怎么也该负责。以后如果遇到有人刁难你们,千万要告诉我,我或许能够帮你们想法子。”

  郭善听言点了点头,嘴上道:“多谢您好意了,不过真要小心的却应该是你们了。我昨天不过只是说了一句话罢了,说起来又怎么算是得罪了人?或许人家也没把我放在心上。”

  宁姐儿很认可郭善的话,也觉得这件事应该不会牵累到郭善身上。

  那边唐绾已经梳妆干净了,郭善立刻回了里屋把煮好的粥端了出来。他兄妹俩从小吃惯了早餐,而已郭善的生活方式,宁可以少添衣服也是坚决要注意饮食的。

  王苏苏和宁姐儿却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因为她们每天几乎都是在宴席上过下来的,吃的多了反而不美。

  不过唐绾再三劝食,郭善也有意为昨天说错话的事情道歉,所以王苏苏也就应了。其实宁姐儿根本不知道昨天郭善的话,所以格外奇怪今天郭善怎么会如此殷勤。

  如果是旁人献殷勤,她肯定会以为那人是念着自己的身体了。但是郭善献殷勤,她绝不往这方面想。

  一来郭善还小,二来郭善说话做事也一向规矩的可怕,三来一度都是她宁姐儿调戏郭善可从没有郭善调戏过她的例子在。

  一椀热粥虽然是粗茶淡饭,但三个人却吃的格外温馨。席间宁姐儿问道:“郭大郎一会儿还去卖绢?”

  郭善点头,道:“昨天跟一个客人说好了卖三条手绢给那人的。”

  宁姐儿听言不由得道:“是你的手绢好?怎么那人指定要你的?”

  郭善听言一笑,把椀里热粥喝的精光:“我的手绢可说不上好,不过人家要买,想来也有人家的道理。”

  说这个郭善也郁闷了,因为事实上上那个买他绢的青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他这儿买了。每次都买的挺多,几乎是特定了时间段来买的。

  宁姐儿打趣笑道:“不是哪家小姐看上了你才特地派人来你这儿买绢的吧?”

  郭善听言也不害羞,只轻笑了一下道:“我身无长物,长得也不玉树临风,谁会看上我来?”

  宁姐儿立刻道:“谁说你不玉树临风了,只是你现在年龄还小吧。等再过两年绝对也是个招蜂引蝶的风流人物。”

  王苏苏听宁姐儿越说越不正经,插口打断了她的话茬,问郭善道:“郭大郎以后有什么打算?”

  “远的打算是想不到了,如果有本钱倒是可以去东市租个铺子。但就算有铺子也没有东西可卖,年级终归小了些,结识不到什么客商。不过终日卖绢,倒也不是个办法。”这确实是他一直思考着的问题。

  但王苏苏却明显比他想的更多:“就算有客商给你供货,有铺子让你卖物,难道你一辈子就真只做一个商户?”

  “做商人又怎么了?也没什么不好。”郭善笑道。

  “皇帝陛下已下了诏令了,天下人都可以攻读史书古典将来也能赶考入朝做官。好男儿怎么可以错过这种机遇?你年龄还不大,脑子也灵活,这大好年华不如用来读书将来也好光宗耀祖啊。”王苏苏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跟郭善如此说。

  郭善听她语气真诚,便知道她是真把自己当弟弟看待了。虽然感动,但郭善却真不能领她的情,笑道:“我这脑子哪里能读的书来,还是卖我的手绢去吧。”

  王苏苏听言脸色一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别嫌我说话不中听,如果不是昨夜里你敢帮我说话我也绝不管你的事儿。实话跟你说,行商再好也终究只是贱业还不如耕地来的实在。你是不是缺钱?若缺钱,我倒是可以帮衬一些。”

  郭善知道她比自己富裕的多,但他的为人怎么肯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尤其是昨天说了人家的坏话,转手就向人家要钱,这事儿打死郭善也做不出来的。

  立刻摇头。

  唐绾虽然一直没说话,但却一直听着王苏苏宁姐儿们的话呢。她委屈的憋着嘴,道:“哥,要不以后我出去卖绢吧。咱家就你我两个人,女孩儿读书起不了作用,以后你念书去考试,家里的吃穿我来办好么?”

  郭善脸一沉,一拍桌子,连带着臭臭的脸色也甩给了宁姐儿和王苏苏两个人了:“说这些丧气话有什么用?读书是为了做官来的么?倘若人人读书都只是为了做官,那天下读书人多了去了,可朝廷哪里有那么多官给他们做?这样一来,天下间的读书人岂不是都成了白读书而又不懂得务农的废人?读书只是为了明事理,辩黑白,让农民知道春种秋收的道理,让商客们知道计算货品的方法,让匠人知道万物运行的规则。不仅仅男子该读书,女子也该读书。”

  郭善最受不了唐绾说丧气话,但凡小姑娘说出一句丧气的话他都会大发雷霆。实在是因为他对小姑娘付诸的心血太多,也因为在这个时代上他也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打死他也不肯让自己妹子以后做个受人剥削而不自醒的愚妇。

  唐绾眼泪吧嗒吧嗒就下来了,抽噎着一口粥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宁姐儿白了郭善一眼,王苏苏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在那儿捧着椀尴尬的要命。

  郭善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他没有带孩子哄孩子的经验。想着开口好言劝慰唐绾,跟她讲道理吧,又觉得王苏苏和宁姐儿这两个外人在这儿实在不太方便。想着继续斥责吧,那不是继续给人家两个姑娘甩脸色?他没了办法,走到角落处抱起箱子出了门。

  看着郭善远去,宁姐儿没好气的冲着郭善的背影啐了一口,接着安慰唐绾道:“你哥就是仗着身份欺负你,你不要怕他。以后他要再敢这样骂你你就骂还他,骂不过就来告诉你宁姐儿,看你宁姐儿不邀来一帮姐妹们丢他去长安城外面的灞河。”

  她这一番劝没能把唐绾劝好,反而让唐绾眼泪啪嗒啪嗒流的更猛了。

  王苏苏干咳了一声,纤手替她抹了泪,道:“都怪姐姐不好,如果不是我先前说那些话也不会惹这么多的事儿。”

  宁姐儿道:“那是你的错么?明明是那小子死脑筋。他自个儿不喜欢读书还说那么多大道理出来。什么女人也该读书啊,什么商人也要读书啊,农民也要读书啊,这话你又听哪一个人说过?咱们好心劝他来的,他自个儿不领情还一番痛骂。呸……”宁姐儿越说越气愤。

继续阅读:第5章 崇德药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三世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