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闹(一)
真如2017-04-14 15:473,683

  郭善的话不是做假的。

  他是真知道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

  原因无他,因为他已卖手绢儿为主。

  时下的贞观,虽说比不得后世的中国繁荣。但相较于在封建时期的其他王朝,唐朝的贞观之年绝对是相当的盛世了。

  李世民能够被四方称之为‘天可汗’,自然说明了在他治下的唐朝足够让四方蛮夷屈服。尤其这贞观年间,李世民施行了举国开放的政策。长安城内,便常有吐蕃,百济,日本等无数国家商人前来贸易。

  堂我华夏地大物博,文化传承自不是寻常国家所能比拟。商人趋之如骛,推动了整个长安城乃至唐朝的发展。于工业,农业等多项重大转变都是始于唐朝,得力于这些各国商客之手。身处在长安城身为一小小卖手绢儿的郭善尤其感触良多。

  丝织手绢不再是贵族们的专利了,郭善也学针绣。

  他针绣的技术不错,甚至于比起一般的女子还要强上许多。

  但极可惜的是,再好的丝织品也找不到买家。

  贵族家的人不在乎他的手绢儿,贫农们自种桑麻也无需他的手绢儿。他的手绢便多被青楼女子们购得,尤其讽刺的是帮她推销的人正是今天白天里被他当做反面教材教育唐绾的王苏苏。

  白天里自己这般得罪她,她还肯买我的手绢吗?她不退货就算好了。

  一想到此些,郭善嗓子就噎得难受。

  他忽然又觉得人生是如此的戏剧。

  当年考研时的自己,每每念到李白的诗,迷恋唐伯虎的图,都深深被盛唐时的人文气息所吸引。想到那‘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又想到那‘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郭善发现,自己被李白那副快意豪情给骗了。

  “哥……”唐绾很不客气的打断了郭善的惆怅。

  郭善皱了皱眉,问:“怎么了?”

  “哥,你也睡不着啊?”唐绾很没心没肺的道。

  郭善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他翻了个身道:“别说话了,早点睡呵。”

  果然不见唐绾吵吵了,郭善翻了翻身。过了半晌,又听唐绾道:“哥,你睡了吗?”

  郭善愤愤道:“食不言寝不语,教你的话怎么就记不住呢?”

  “哥,我睡不着。”唐绾道。

  郭善便觉得被褥一阵乱,他皱了皱眉 ,已发现唐绾从被褥下钻到了自己这头来了。忍不住责备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跑到我这头来算怎么回事?”

  唐绾在黑暗里格外胆大,便听她大着声音道:“我在那头睡咱们不也还是一张床嘛?再说了,这两年也习惯了。”

  郭善听言沉默了,突然开口道:“明天我去地上打地铺吧。”

  唐绾声音中带着惊讶惶恐:“哥,你这是干什么?”

  郭善叹了口气,道:“转眼你都长大了,恩,十岁了,咱们也不能再睡一张床了。”

  在郭善后世的人生观里,十岁的孩子总还是小的。但是他又想到了自己现而今生活在这个古老的时代,是一个法律上十三岁就嫁人的古老时代。按照这法定婚龄和这里的人而言,十岁说起来也不算大但也绝不是孩子了。

  唐绾从后面抱住郭善的身子,道:“哥,不要嘛,我跟你睡习惯了。”

  郭善听言要责备,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他的影响下,唐绾从来不觉着她自个儿长大了。

  君不器首有一次的发现,自己的教育似乎出了问题。

  虽说自己的很多理念较之于唐朝整整领先了两千年,但是正因为领先太过,才造成了自己与这个时代的格格不入。难道,要把妹妹也教育成一个同他一样与这个时代脱节的人?

  “再说了,你说我小,你也未必大啊。你连自己的年龄都不知道……”她道。

  郭善确实不知道自己年龄,他只知道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男孩儿。

  “不许说话,睡觉。”郭善拿出了做哥哥的威严,唐绾果然不说话了,但还是极不老实的抱着郭善的胳膊。

  “哥,你说苏姐姐以后会不会再来我们这儿了?”唐绾终于问出了她所担心的。

  郭善听言,沉吟片刻才道:“她只是恼我一个人,她不会恼你的。”

  郭善不惯于跟妹妹说谎,但也同样不会说消极的话。

  唐绾果然松了口气,甜甜的睡着了。

  郭善却睡不着觉,他的脑子不断的割裂着。

  他思考未来该怎么办,想到自己在这儿也是呆不下的,寻思着要不搬到北曲去离南曲远一些?或者搬出到其他的坊去?

  只是平康坊距离皇城近,距离买卖货物的东市近。搬离了平康坊,这周边的坊恐怕容不下他的,除非搬到南边的边缘坊地去。但那样一来,偏离了东市这一宝地,自己的东西都卖谁去?那时恐怕饱饭都吃不上了。

  他正思考,忽听得外面一阵喧闹。

  这喧闹绝不是青楼里行酒令的声音,而是确实的争吵声音。

  郭善本不想留意,因为南曲本就不那么安定,总有一些去伎乐家留宿的人因为钱银问题而吵的。但就算是吵,也绝不会厉害到哪儿去。

  可是这一次郭善错了,因为外面的吵闹愈演愈烈,连睡熟的唐绾都睁开了眼。

  “哥,好像是苏苏姐的声音。”唐绾道。

  郭善早听出了王苏苏的声音了,但他也无力去理会。

  “哥,咱们去看看吧,我听着似乎苏苏姐很生气呢。该不会有恶客害她吧?”唐绾道。

  郭善听言眉头又忍不住皱了起来,但责备的话还是没忍说出口。

  小孩子恻隐心总该有的,不能因为自己觉着这恻隐心不该有就绝了她的善念。

  “你躺着,我去瞧瞧。”郭善到底选择支持妹妹行善的心思。不过却也绝不肯让她做自不量力的事情。既是恶客,那自然难缠了。

  郭善翻身下床,便开始穿衣。复摸黑走到了门前,开门而出。

  屋外到底是比屋里要冷了许多,郭善又刚从炕头起来。他收紧身上的衣服,不许寒风侵入身体,耳边王苏苏等人和几个男子说话声更加真切了。

  抬头便瞧见曲里早围满了许多人,大抵都是同住中曲和南曲的邻居。郭善年龄不大,眼前的光景被这些围观的人都给遮住了。

  但凡百姓,不光是一千年后的中国,即便是现如今的唐朝人民。对于热闹,他们都是极爱看的。

  便听见人群里宁姐儿的声音最是洪亮:“呵,又不是姐们儿们求你们来的。想要找人伺候啊,嘿,回家入你娘去吧。”

  邻里一阵哄笑,真不知道是帮忙的还是帮倒忙的。

  郭善好容易挤进了人群,他哈吃哈吃的喘了口气,短短的几步距离却像是越过了重重山脉一样艰难。他用袖子擦了擦汗,终于看见了吵闹的两帮人。

  “哟,大郎也来了?”有人跟郭善打招呼。

  “呵呵,刘大爷啊?”郭善笑着回了一句。

  “大郎,你也给吵醒了?”又有人跟郭善打招呼。

  在中曲里,郭善是十分讨人喜爱的。他能识字,又懂事。

  自古来者,读书人莫不高人一等。尤其唐初国家实行了科举制度,天下万民没有哪一家不想子孙做官的,读书人的地位又可见一般了。郭善两年来教识唐绾认字,再加之他本人也知道学习古法才是安身立命之本。书,倒也读了许多。

  “刘大爷,怎么回事呢这是?”郭善因为是读书人,所以倒也没谁敢小瞧他。他问话,便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南曲宁姐儿那一帮人。”先说了一句开场白,他才认真跟郭善解释:“瞧见那几个穿胡服的人没?他们也是来南曲找女娃娃的。据说那胡服少年看上了王苏苏,就花了十贯钱要在王苏苏那里睡。但不知道王苏苏抽了什么风,不仅不答应还把人给扫了出来。这不,就闹成了这样子。”

  “这胡服少年去宜宾楼看上了苏苏姑娘,这不知道他哪里打听到了王苏苏的住处,竟然寻到了这里来。嘿嘿,要我说啊,十贯已够买上好几头健牛了,这王苏苏耍什么性儿,这么合算的买卖竟然也不会做。”

  郭善听言忍不住一笑,道:“胡大哥这是刚买耕牛回来?”

  汉子挠了挠头,郁结的道:“朝廷虽下达了优惠的政策,但买牛的人也太多了。牛价眼瞧着上涨,我估摸着明年开春还得自个儿下地干活。”

  郭善点了点头,便不再搭理他。

  事情大概也有所了解,他现才算认真注意场内的变化。便看见与王苏苏为难的是一个穿着圆领袍,头戴一顶方巾蕃帽,腰间束带,脚下是一双云绣布靴。随他一同的两个青年同样穿着宽大的胡服,腰间配着长刀,正拉着那几次都想要动手的少年劝架呢。

  时节下世人都喜爱穿胡服,这已经是贵族间一种特殊风气了。郭善能够看出眼前三人是正经的唐人,但看这两个仆从拉住那公子不敢让那公子动手打人,这确实有些让郭善有些困惑。

  “那宁姐儿可凶咧,我看这少年郎是要吃亏在她们手上。他们也该打听打听,在南曲里谁敢跟宁姐儿骂架?”刘老头笑吟吟的道。

  郭善却是笑了笑,他已经看出端倪了。

  并不是那少年和那两个小厮怕宁姐儿们,实在是这那两个小厮不敢把事情闹大而又唯独那少年不肯丢了面子。一个好面子的少年,再加上两个谨言慎行的小厮,这说明这三个人来头极大,大到了不敢惊动某些人。

  这宁姐儿倒是胆子肥的很,见人家不跟她动手她那张利嘴如同决堤的洪流哗啦啦的开始往外放狠话。那边少年是吃了大亏的,阴狠的双眼瞪着宁姐儿和王苏苏,竟然不怒了,只是冷冷的道:“本王今日不跟你们计较,但本王已记下了你们的名字,本王回去后就跟千牛卫的中郎将问问。这平康坊,是你们大还是本王大。”

  “什么本王本王的?呸……”宁姐儿没回过味儿来。

  王苏苏确是脸色一变,一把扯住宁姐儿的手将她拽到了身后,寒着脸冲少年问:“你是哪家王爷府的公子?可有的凭证么?”

  众人皆是惊讶,先前还哄笑的众人此刻都噤了声,退后了两步不敢说话了。

继续阅读:第3章 闹(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三世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