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许敬宗
真如2017-04-14 15:473,103

  一阵江风把宴会推向了另一个高潮,这个高潮没有喧闹声,反而让整个园子都静谧了下来。

  只见曲江池不远处的曲江里有一艘巨大的画舫缓缓驶来,在黑暗的如同画布一般的江面上幽灵般的出现。那画舫的甲板之上,船周围挂了足足八个大红灯笼。灯笼下几个穿着华丽的小厮在舫上的夹道来回走动,船夫和哨子奋力的推动着手里的船桨。在波光下,也在一阵清扬的歌声中,画舫从远处驶来。

  “琼楼仙子纵高歌,歌在深秋月宫阁……”歌声伴着悠扬的琴声,被江风从画舫上传到了杏园来。

  许多人都来到了曲江边,痴痴的看着画舫上。

  有知道内情的人开始说话了:“这是大家比斗要开始了,不知道来的是谁?”

  “好漂亮的画舫,好美丽的歌声。”一些富贵人家的小姐们眼神中闪烁着羡慕和憧憬。

  一些文人士子捏紧了拳头,真想乘风破浪飞到那画舫上去把那唱曲儿的姑娘狠狠的揉在怀里一阵爱怜。

  唯独郭善有些纳闷儿,这声音他倒是觉得挺好听的,但是这歌词嘛,郭善觉得深奥还谈不上但是却怎么着都难以让自己产生共鸣。

  唐绾一把捏住郭善的手腕,双眼泛射着亮光道:“哥,是不是苏苏姐来了?”

  郭善摇头,道:“不会吧,租一条这么大的画舫,找这么多随从,我看这排场每个几十两银子办不下来吧?难道苏苏姑娘为了能夺得魁首所以下了大本钱?”

  在后世处的久了的郭善深谙炒作之道,在别人眼里美丽的画舫和漂亮的歌声以及画舫和歌声所营造出来的仙子气息在郭善的眼中却充满着铜臭和功利性。猛然,就在画舫要靠岸的时候,一艘一样颇为华贵的画舫同样在江上出现。

  原来这另一艘画舫早在江上久候多时了,只因为夜黑风高的不掌灯的缘故,所以先前谁也没发现夜幕下江上隐藏了这么一艘‘大虫’。

  呵,又是一艘豪华的画舫。

  先前传出歌声的画舫在这艘拦路的画舫面前停了下来,而从拦路的画舫上走出一个丰神俊逸的少年公子。一身白衣丝绸,胸口金丝绣山河图。一看,就知道这少年公子出身不平凡了。

  他身旁还有一两个少年公子,个个都腰佩金鞘的宝剑,踏着黑色卷头的长靴。

  郭善一瞧,就知道这是一帮富家公子。

  “良辰美景,江上泛舟。未想能跟虞姑娘相遇真是我等几人幸事,不知虞姑娘是否赏脸,肯让我几位上船把酒言欢呢?”拦路的画舫上那几个拦路的公子当先一人说话了。

  这句话说的大,被江风吹到了曲江池上来了。惹得一干读书人们捶胸顿足,恨被这几个富家纨绔捷足先登了。

  老汉羡慕的瞧着那几个公子,觉得这才是公子爷应该有的锐气。再看看自家的少东家,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郭善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原来是一帮吃饱的没事儿干的。”

  在郭善看来那就是吃饱没事儿干。

  那么有钱,租了那么豪华的一艘船就为了拦路,然后登人家姑娘的船?这几位泡妞可真舍得花本钱哪。

  “原来来的是虞姑娘,不知道苏苏姐什么时候来。”唐绾有些着急了,毕竟她不是来瞧热闹的,她是来给王苏苏助阵的。

  郭善同样如此。

  到底是跟王苏苏做邻居很久了,自然向着王苏苏了。这私心算不得私心,只能算是交情到了想不亲切都不行。

  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郭善道:“放心吧,苏苏姑娘一定会乘一艘更大的画舫来,到时候必然能更加夺人眼球的。”

  王苏苏来了,不是乘画舫来的,而是乘一艘小船来的。

  相比较虞姑娘的船,王苏苏的船实在是称不上华丽。不那么夺人眼球。

  但,这一点也不掩盖她的风华,盖因为她本人就足以夺人眼球的了。

  很朴素的一身白衣,曳地的披风在风下微微鼓动。宁姐儿站在她的左侧,两人身后跟着的只有两个抱琴的小女仆。

  于夜下,江上,风中缓步而来。

  郭善都看的有些发傻,最后都忍不住暗赞了一句。

  不得不说王苏苏这一番造型和以前没啥太大差别,但是却又不得不说在此情此景下她带给了郭善莫大的冲击。

  “这一身打扮,值得加分儿啊。”郭善忍不住称赞。在他看来,如果王苏苏也乘着一艘豪华的画舫出现,那样固然拉风但未免有跟风虞姑娘之嫌。那样一来,就算再华丽也终归落了下乘。

  而现在她这样的出场虽然不华丽,但也足够吸引人注意了。

  还是有很多士子和读书人认识王苏苏的,纷纷开始相互议论了起来。

  郭善这边也是议论纷纷,而小绾则站在栏杆上朝着那边的王苏苏和宁姐儿挥手。只可惜人太多,太喧闹,王苏苏她们哪里看的到郭善这边。

  郭善也看到了跟王苏苏将要比斗的虞姑娘来,那同样是个漂亮的女子。年龄约摸在二十左右,正是成熟美丽的时刻。着一身黑色羊毛大氅,再戴上黑色的面纱,凭空给人诱惑的媚态。

  身后簇拥着一些牵马的权贵公子,与纨绔们说笑着。

  同样有跟王苏苏说话的,同样有权贵公子。

  最后王苏苏和虞姑娘一碰头,两边的权贵似乎都有了碰撞出火花儿的意思。幸亏有管理治安的金吾卫屁颠屁颠跑出来,否则两帮公子哥真不知道会不会拔剑相向。

  “哥,咱们过去找苏苏姐?”唐绾扯着郭善的袖子,想跑过去跟王苏苏搭话。

  郭善摇头,道:“咱们现在去可没什么用处,你没瞧见你苏苏姐也疲于跟那些士子纨绔们应酬吗?”

  唐绾一看,果然。王苏苏被人围着几乎抽不开身,此刻自己跑过去了恐怕她也没时间搭理自己。

  郭善惬意的坐在凉亭的栏杆上,慢慢喝酒暖胃。眯着眼,仔细的看着灯火通明处,然后问道:“胡管家,比斗要开始了么?流程是什么样的?”

  老汉骤然听少东家叫自己,一愣,随即听明白了郭善的问话后,立刻把早先就打听好的说了出来:“其实所谓的比斗每年清明芙蓉园都会有这么一场比斗,不过并不是大家之争。”

  “这事儿我知道。”唐绾挽着自己哥哥的手,道:“苏苏姐跟我说过,其实比斗并不是表示独她跟虞姑娘比。而是杏园里的才子们都可以参赛的……之所以有大家之争,只是因为苏苏姑娘和虞姑娘有信心夺魁罢了。”

  “哦?”郭善扬眉,不知何意。

  “每年清明节第一天芙蓉园开放时因为有许多达官贵人和文人士子一起在芙蓉园玩,所以一些读书人就决定举行一场诗会。一来为了扬名,二来为了交友。而到了后来,诗会就变成了一种比斗了。比的是琴棋书画四样,一旦在比斗中名声大躁就能扬名。所以比斗从武德年间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更发展成了一种习惯。”老头回答。

  郭善点头,终于搞清楚了原来还有这么一个习俗。

  旋即,他又困惑道:“但若是如此,恐怕参与比斗的满长安人都有吧?苏苏姑娘怎么有信心夺魁?”

  他觉得,天下有学之士太多了,根本分不出高下。这虞姑娘和苏苏姑娘又哪里来的信心夺冠?

  唐绾一笑,道:“因为苏苏姐她们早开始做了准备了……芙蓉园的这一场比斗比的歌,要的是自己编的曲儿。诗,要的是自个儿写的诗。画,要的是自个儿做的画。三样都要别人没见过没瞧过的……其他的还好想些,这曲却是最难的。谁能瞬间作出曲来?一首好曲儿哪一个不是需要一年半载的去研究?可天下间那些赶考功名的读书人,又有谁会花时间研究这个?”

  郭善明白了,搞了半天是已有备战无备的。

  “难,难。苏苏姑娘这一年做了准备,怎么知道那位虞姑娘没做准备呢?”郭善又道:“难,难哪。”

  他自然更希望王苏苏能够获胜,毕竟感情方面怎么着还是会向着自己所熟悉的人的。

  比斗在一个着袍子的男子带领下展开了。

  让众人大出意外的是,今年的清明节的比斗是由名士许敬宗主持的。

  许敬宗,何人也?

  唐前曾跟过李密,因其才名远播而被当时为秦王的李世民所招揽。历史上著名的一帮秦府的学士中这位就占了一个。郭善记得没错的话,读书时常吟的那一句‘飘飘罗袜光天步, 灼灼新妆鉴月辉。’就是这厮所作的。

  打死郭善也没想到,来芙蓉园一趟竟然能看见这货。这货,可是出了名的好色啊。

继续阅读:第17章 卧龙吟(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朝三世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