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家伙真大
李初晨2015-12-21 18:582,175

  拜师的是覃城有名的小刀刘,三德以前就是在这里净的身,每一家净身师傅都有自己一门手艺,小刀刘手艺就是比较好的。

  要知道净身这事儿开不得玩笑,割得多了,轻则到时候下面会留一个小坑,解手成扇装,很不方便,而且还会失禁,一身尿骚味儿。重则,将来内里脆骨往外鼓!割得少了,留有余势,无法通过检查,进不了宫,还得重新刷茬,白受罪!

  大沧王朝以前,太监只需要阉(去掉蛋蛋)不需要割,不过这种净身手段通常都是不干净的,仍然有不少太监yin乱后宫,到了大沧王朝,阉割才真正杜绝了太监yin乱后宫。

  跟在三德后面的刘安身上背着拜师用的猪头白酒,自己一个月的吃粮30斤小米,和保暖的一大捆材禾,还有半刀(五十张)窗户纸,以及清理秽物的柴灰,这些东西可不轻,十四岁的他本来就体弱,加上几天没吃东西,这会儿额头全是汗水。

  两人进了小刀刘家中,作为刀儿匠,小刀刘家境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一进门就看见小刀刘迎了过来。

  “三德老爷这么快就来了?这就是你说的那孩子吧?不错,虽然瘦弱了一点,不过模样清秀,这孩子要是进了宫,指不定就飞黄腾达了!孩子,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小刀刘这个师傅啊!”小刀刘和三德打了个招呼便对刘安笑着说道。

  刘安笑了笑,没说话,在三德面前如果他说话了,就是不懂规矩,长辈交谈,插什么嘴。

  三德摆了摆手,“小刀刘,你也别逗这孩子了,东西备齐了吗?”

  只见小刀刘完全没有了之前逗刘安的笑脸,模样有些严肃的说道:“做我们这行的,这些东西还不是三两下就备齐了,就差三老四少作见证了,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也快到了,文书带了吗?”

  三德点了点头,“恩,备齐了就好,文书带了,我先和这孩子交代一下,待会儿三老四少来了,知会一声儿。”

  说完三德便将刘安拉到一旁,将文书拿了出来:“小安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文书上可是写好了的,自愿净身,生死不论。”

  现在还有得后悔吗?家里的情况已经那样了,不去做太监,自己又能做什么,生死不论,那有怎么样,想要得到什么,就要承担风险,如果死了,能够去到梦境中的二十一世纪,死,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大老爷,小安子已经想好了。”

  “好,小安子,你大可放心,没了下面那东西,又怎么样,到时候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大老爷得给你说明白,待会儿进去了,刀儿匠问你什么都要快点回答,要是回答慢了,没准刀儿匠就不帮你净身了,明白吗?”

  “小安子明白。”刘安回答道,心里却是无比悲凉。一个不完整的人,拥有荣华富贵又能怎样呢?

  不一会儿请来作见证的三老四少就来了,三老是覃城有些名望的老人,四少则是覃城私塾里的学生。人到齐了,刀儿匠小刀刘就叫来刘安。

  净身前首先签文书,再签婚约,意为嫁到宫中,在三老四少的见证下签上名字,三老四少就算没事儿了。

  刘安跟着小刀刘去到净身的房间,途中路过红布高升的房间,见里面挂着密密麻麻的红布,小刀刘便停了下来说道。

  “这是红布高升房,割下来的东西就是放在这里,放心,我们早就备好了半升的石灰,到时候东西切下来了,石灰会吸干水分,不会腐烂,用油纸包好,放到升里,再用红布吊到房梁下面,用老一辈儿的话来说就是寓意红布(步)高升,你这娃子,有三德老爷帮你,恐怕你的升,得放到房梁上去了!呵呵……”

  听着小刀刘的话,刘安不禁嘴角一撇,还红布高升呢!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三德为了回乡迎升,可是花了不少银子呢!说得好听,恐怕是这些刀儿匠为了以后宰自己吧!要不然怎么不把切下来的东西给自己。

  不就是凭着人死后要死个健全的心思么!端的就是以后大宰一笔的心啊!

  净身的房间是一个封闭的屋子,里面有一个破砖垒的炕,现在已经加温,上面放有一块木板,很窄,离炕大概四五寸高,中间有个洞,用块活板,可以启闭,为解大便方便,上中下还有套锁,用来捆住手脚和大腿,防止待会儿乱动,以及防止净身后乱摸,避免感染。

  房间里还有一些新鲜的大麦秆。

  听小刀刘说,是为了到时候插尿道用,以免切后新长的肉堵塞尿道,新鲜的大麦秆有水份,而且条软,最适合插尿道了。

  这也是刘安跟着三德来,否则小刀刘才不会和他说这么多。

  这时小刀刘便问刘安是否自愿之类的话,刘安不敢怠慢,按照三德之前教的,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对方,小刀刘很满意。

  端来一碗黑乎乎臭臭的药,“来,孩子,把这东西喝了,这可是保命好东西,要不是看着三德的面子,我小刀刘净身这么多人,还没几个能喝到这保命的臭大麻汤呢!”

  刘安看了一眼这臭哄哄的药水,犹豫了一下,接过臭大麻汤一口气就喝了,臭点就臭点吧,总比丢了小命儿强!

  喝了之后,刘安顿时就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头皮发涨发麻,好像身上任何部位的肉都在颤动,屋子里比较亮堂,小刀刘见药效发作,满意的笑了,这笑容在刘安眼中是那样的邪恶!那样的令人毛骨悚然!

  只见刘安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被捆绑好了手脚,腰部勒得紧紧的,双眼也被蒙了起来,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如同待宰的羔羊!

  只听见小刀刘在哪里对着自己徒弟叫道:“阿大把猪苦胆劈好,老二把大麦秆剪好,材灰铺好,阿大,劈好了猪苦胆把那孩子裤子脱了。”

  “嘶!师傅,你看!”阿大惊呼了起来!

  “什么事儿啊?”小刀刘不耐烦的顺着阿大手指方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嘴中喃喃自语:“不得了,了不得!这孩子的家伙,太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品太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