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会面
七品泉2018-03-22 11:443,309

  晚上八点多,我到了太原,从火车站出来,联系了一个同学,在他那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同学去上班,我在他租的房子里等到十一点多,出来坐上公交车往火车站走。

  刚到火车站,还没确认从北京来的动车几点几分到,手机响了,掏出来看是野驴蹄子打的,我按了接听键搁耳朵上:“喂!”

  “是郑爽吧!”

  “是,我是。你们到哪了?我已经到太原火车站了。”

  “我们也到了。你在哪块?”

  “站前广场,出站口边上这个警亭这。你们在哪?”

  “你往车站对面走,这一个邮局你知道吧。”

  “知道。”

  “邮局这边,我看看……105路车总站这块,我们在路边站着,你往这边走就看到我们了。”

  挂了电话,我觉得奇怪:“不在车站等咋跑那去了?”嘀咕了一句,也顾不上细想,出了广场,穿过马路,往105终点站走。

  到了路口,看见十几米外路边站着两个男子,一个三十一二岁虎背熊腰的壮汉;另一个年岁和我差不多,瘦高个,两条大长腿和仙鹤有的一拼。两个人都穿着休闲装,运动鞋,在朝这边张望。

  想着应该是他们,我挥了挥手。他们看见也挥了挥手。

  走到跟前,年龄大的热情地握住了我的手:“您好!我叫陆大川,网名野驴蹄子。”

  “您好!您好!我是郑爽。”

  松开手,陆大川指着旁边长腿给我介绍:“他就是白雪矮矮刘鹏。”

  “您好!”

  “您好!”

  两个人握过手。身旁路牙上一辆车后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漂亮姑娘,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色束腰小T恤、浅蓝色牛仔短裙,笑容可掬的走到陆大川身边。

  “这是我妹妹陆可琴。”

  “您好!”陆可琴大方地伸过手来。

  “您……您好!我是郑爽。”我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握了握她的手。

  放开她的手,我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抬起来,我知道自己脸肯定红了。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别看我今年二十三岁了,还没谈过恋爱,上高中的时候有同学谈恋爱,我觉得他们是浪费学习时间,上大学后,同学们都谈恋爱,我也想谈,但常常囊中羞涩……,所以和陌生女性接触会害羞。

  陆大川大概察觉到我的异样,伸手搭上我的肩头:“这附近有什么吃的,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饭。我这肚子早就叫唤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车站周围……我看咱们还是出了这个范围再找地吃饭吧。”

  “好!那上车。”

  陆大川开车,他妹妹坐了副驾驶位置。我和刘鹏坐后面。然后我指路,车子向着小店高速路口方向走去。

  还有一条街就到高速口的时候,我们停在路边一个面食馆吃了饭,我抢着付过钱,出来坐在车上。陆大川发动了车子。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把实情告诉他们,于是阻止他说:“陆大哥,你等等,有个事,我得先和你们说一下。”

  “有什么事,咱边走边说。”

  “不!还是先说了再走。”

  他们似乎感觉到我不对头,齐刷刷看着我。我心里更慌乱了,踌躇了半天才磕磕巴巴说:“你们看……看不到外星人尸体和杜立巴石碟了。”

  “怎么回事?”陆大川熄火,拉起手刹。刘鹏皱起眉头。陆可琴倒没显出什么不愉快的表情。

  “昨天从网吧回到家……”我一五一十把昨天发生的事叙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你不会编故事骗我们吧?”

  “我保证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你们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至于去还是不去你们自己决定,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说完我推开车门下了车。

  我心里七上八下地在路边站了几分钟,陆大川放下车窗玻璃,叫我上车。我上车后,他问:“你说的那些奇怪的脚印还在吗?”

  “在,我查看的时候都是靠边走的。”

  “那好,我们先跟你去看看再做决定。”

  车子上了高速,我提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些。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到了我家门口。院门锁着,我掏出钥匙打开,请他们进门,热情地招呼:“先坐屋里喝口水。”

  “不用,还是先带我们看看脚印吧!”

  陆大川的话里一点温度也没有,我知道他们对我心存戒备,便不再坚持。

  “在这边,”我领着他们走到南边院墙根那个东西跳进来的地方,“这两个脚印是前天晚上他(它)第一次跳进来时留下的。”

  眼睛看着原来有两枚清晰的脚印的地面,我指给他们看的手僵在了空中,额头上的汗“涔涔”冒了出来。

  “哪有脚印?我怎么看不见。”

  “我也看不见。”

  地上脚印没了,我脑子里全乱了,顾不上理会他们,像疯了一样向院子另一面跑去,心里念叨着:“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从南跑到北,我死的心都有了,院子里哪里还有脚印,全是扫除划过的痕迹。

  “全没了。”我垂头丧气走到陆大川他们跟前,“看样子我妈今早扫过院子了。”

  “哈,敢情天底下巧事全让我们赶上了……”刘鹏扭脸对身边的陆大川兄妹说。

  “回吧!全当咱们吃过饭出来溜了个弯。”陆大川说。

  “从北京溜到山西,咱们可真是吃饱了撑的。”

  陆可琴拽了刘鹏一下:“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觉得郑爽不像是骗咱们。”

  站在他们面前,我脸红一阵青一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听见陆可琴替我说话,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说:“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不过我真的没骗你们。”

  “你不是说外星人尸体和杜立巴石碟最初是在家里密室里发现的吗,密室在哪?带我们去看看。”陆可琴对我说。

  “在那间屋子里。”我指着我爷爷身前住的那间屋子给他们看。

  “东西都没了,一间空屋子就不看了吧!”陆大川说。

  “跑这么远了哪还在乎这几步。”陆可琴拉着哥哥的胳膊,“说不定有什么新发现,咱们也不白跑一趟。”

  “真拿你没办法。”陆大川在妹妹的拖拽下向我指的屋子跟前走,“刘鹏,一起去看看。”

  我带着他们走进屋子,指着炕说:“入口在那。”

  几个人走到炕前,看了看炕上黑洞洞的入口。陆大川给刘鹏使了个眼色,刘鹏对我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了,有什么咱们随后再说。”

  “不进去看看里面有……”

  陆可琴话没说完,陆大川拉住她胳膊:“今天就到这吧,有什么新发现随时和我们电话联系。”

  我想说什么,张开嘴还没说,他们已经走出了屋子。

  “喝口水再走吧!”我有些不死心,追了出来。

  “不了!”

  他们头也没回。我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委屈得不得了,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陆大川他们刚走出院门,迎面撞见一个中年妇女,背上背着一捆青草。

  她猛不丁看见院里走出几个人,愣了一下,随即说:“你们是郑爽同学吧,多会来的,怎么不吃了饭再走。”

  “不了,阿姨。”

  “郑爽呢?这孩子……爽爽——爽爽——”

  我听见母亲喊,快步走到大门口,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妈,谁让你扫院子了!?”

  “咋了?”看见我表情不对,母亲放下背上的草,“昨天夜里猪从圈里跳出来,把院子弄得不像样子了,今早我起来扫了一下。”

  “该死的猪,多会不能出来,偏昨天夜里出来。”

  “这孩子,你看看……”我母亲不明所以,不好意思地看了陆大川他们一眼,转过头对我抱怨道,“他们是你同学吧,不留人家吃饭不说,怎么走呀也不知道送送?”

  “不吃了,阿姨。天不早了,我们还有事。”

  他们说着走到车跟前。

  “有时间长来玩。”

  “您回去吧,阿姨,我们走了。”

  他们打开车门上了车,发动了引擎。

  眼看着他们要走,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想留着他们得有凭据才行呀,我脑子里快速想着,还有什么可以证明我不是在骗他们,猛然间我想起了我疏忽了一件事,不过又不敢肯定,“有没有先拦住他们再说,”我心里想着一步扑到车跟前,敲着车窗说:“你们等一下。”

  陆大川放下车窗玻璃,探出头问:“怎么了?”

  “等我两分钟。”

  不等陆大川再说什么,我丢下他们,撒开脚丫子顺着院墙向房子后面跑去。一分多钟,我气喘吁吁跑回来招呼他们:“走,你们跟我去看房子后面。”

  “看什么?”

  “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他们满腹狐疑地跟着我走到房子后面,我指着从院墙外朝着东南方向村边延伸的一溜方方正正的脚印给他们看。这正是我情急之下想到的,院子里的脚印我母亲扫了,院子之外如果有,应该还保留着。

  我们沿着脚印跟上去,走了大概有三十米,进入了一片杨树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原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