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北上
全职书僮2015-12-21 16:123,247

  张天生失恋了,其实在刘一海来这根本算不上失恋,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恋过,这只是张天生的单相思罢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张天生是受到了感情的挫折,作为了他的朋友,在这一刻更是应该两肋插刀,舍命陪君子才行了。

  38度的白酒,在张天生的口里如同清水一样,一杯接着一杯。

  “兄弟,你要醉也不能这样喝呀,你也得留着给你兄弟我嘛。”刘一海为自己倒了一杯。

  “一海,你说我那里不如张铁锋,我除了学习不如他,我那里不如他了?”已经喝得半醉了的张天生心中很是不服。

  “你比他好,你比他帅,你一切比他好,曾茹她有眼无珠罢了。”

  “不许你这样说曾茹,完全是张铁锋的错,如果不是他,曾茹不可能不喜欢我的。我们去把他给干掉。”

  “好好,明天我们去干掉他。”刘一海一边扶着已经站不稳的张天生,他在心里想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死相许。”

  他突然又起起猪八戒的那一句:“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当三支38度的白酒见底的时候,张天生彻底的倒了下去。

  张天生又一次感受到了酒醉的难受,那头痛感上一次跟刘一海喝的不痛,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在酒店里面,更加是一丝不挂。

  “你醒了?”这时候刘一海走了进来了,他手里正拿着一杯茶。

  “我的衣服呢?”张天生看着刘一海,接过了他手中的茶,他努力地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一切。但是对于怎么来到酒店的,一点记忆也没有。

  “怎么那MM连衣服都拿走,我可是给了钱的呀。”刘一海吃惊地说道,他到处地看看,在帮着张天生找衣服。

  “什么MM呀,你又搞什么呀?”

  “你昨天失恋嘛,所以找个MM来安慰你。让你做回真正的男人。”刘一海一副认真的表情。

  “你有没有搞错呀,万一那女人有病怎么办呀,你真是……”张天生指着刘一海,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说刘一海好,他保存了十几年的东西,因为昨天的酒醉一下子没了。

  “你就想得美了,你昨天醉成那样,给个MM你都不会动了,你还能勃起不成?”刘一海看着张天生那紧张的表情,一下子笑了起来,笑得那么的奸。

  “那我的衣服是谁脱掉的?”

  “你还好说呢,你吐了我身了,昨天晚上你一夜都是在叫着:曾茹,你不要走呀,曾茹我爱你,曾茹……”

  “停,不要说了。”

  张天生打断了刘一海的说话,他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起来。

  “一海,过了年我想上京都,我想离开这一个地方。”

  “你又要走呀,我好不容易盼到我回来,我还想着我们俩兄弟在这里打出一片天地呢。”刘一海听说张天生过年要走,他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我除了有点担心我爸,其他我没有什么东西留恋的了。”

  “没有了个女人罢了,你连兄弟也不要了?”

  刘一海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张天生的失恋给他这么大的打击,会让他有要离开的想法。

  “一海,感情的事情我已经放下了,我只是想到京都去学一门技术,我现在不比以前了,我爸破产了,你应该知道,我爸以后还得靠我,我没有一门技术,我怎么养活我爸。”

  “你没有钱,我有,我们两兄弟一起干,那不是一样可以。”刘一海抓住张天生说道。

  “一海,做兄弟要说你了,我们不能再以前那样了,我们必须为以后想想了。”张天生拍拍刘一海的肩膀,他希望刘一海不要到像他一样到了没有钱才会想着自己的后路。

  “天生,你是我的老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只是我觉得没有必要离开这里了。”

  “我去学校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技术,我是去学鉴宝,你懂吗?”

  “鉴宝?看古董?”

  “对呀。”

  “是不是还可以去考古的?”刘一海最爱冒险了,他听着这些,他一下子有了兴趣。

  “有必要的时候可能会去了,但是大部份可能都是在拍卖行帮帮忙。”

  “你怎么认识这样的人的?”刘一海听张天生这样说了,他更加有兴趣了。

  看着刘一海的感兴趣,张天生把自己在岛上经历,如果认识了赵福永以及赵福永的邀请等等告诉了刘一海,只是他没有告诉刘一海,那小岛上面还有宝藏这一件事。

  “那你可不可也带上我一起去,正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嘛。”

  “怎么你也有兴趣?”

  “对呀,我们一起北上,我们俩兄弟一起可以扬名立万,打出一片属于我们的世界的。”

  “好,我们一起走,一起北上。”张天生拍拍刘一海的肩膀。

  “等我们把京都的妞全泡完了,让曾茹去后悔。”

  刘一海刚一说完,他就知道自己说完话了,因为张天生这才失恋,这时候提起曾茹,好像有点揭他的伤疤感觉。

  “没事,我现在只想着好好创一番事业,其他的我不想了。”张天生看着刘一海不好意思的样子,他安慰着刘一海。

  “这就对了,有实力,自然有魅力。女人,让他们去见鬼吧。”

  “你让他们去见鬼,你也得把衣服找回来呀,要不然我们得光着屁股回家。”刘天生看着刘一海高兴的样子说道。

  “我把这一个忘了,不好意思,我马上让客房服务把衣服送过来。”

  刘一海马上拿起电话给服务台打了个电话。昨天晚上张天生的那一身衣服已经送去干洗了。

  当刘一海把要上京都学技术的时候,把他的父亲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自己在发梦一样,当他自己捏了一下自己后,他知道不是在发梦。

  对于父亲的不相信,他只能让张天生出面,这才让刘一海的父亲相信刘一海这一次是真的要出去学技术。

  正月初八,张天生昨天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他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刘一海。

  “爸,你要多注意身体,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你放心,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张进朝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这一次儿子失而复得,失去了一个不好的,却是得到了一个懂事的。虽然他没有了整个公司,但是他依然感觉到十分之欣慰。

  “李管家,我爸就拜托你了。一海他爸说的了,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也可以去找他。”张天生对李管家说……

  “天生,上车了。”刘一海表现出十分之兴奋,他比出去旅游还要高兴,他对于接下来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张天生上了车,他回头看着还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发现自己眼角流下了泪水。

  北上的高铁列车还没有,张天生看了看还时间,离火车开车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

  “爸,你有事先回去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刘一海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他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你从小到大做过什么事情呀,这一次还要去这么远。你让我怎么放心呀。”

  “你又来了,我看我丢脸呀。”刘一海的父亲看着自己的这一个宝贝儿子要离开,一下子伤心起来了。

  “叔叔,你不用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两个一起,到了京都还有人接应,所以你可以放心。”

  “一海不懂事,到了上面,你要帮我多多照顾他,你爸这边我会帮你看着的了。”

  “谢谢叔叔。”

  “臭小子,我真走了。”刘一海的父亲站了起来。

  “走了。”刘一海对于父亲的离开,他是求之不得了,他都快二十岁了,搞得他好像一下还在吃奶的小孩子一样。

  北上的列车终于开始检票上车,所有的人像潮水一样涌向检票口。张天生两个人只有一个背包,完全不像出远门的人。

  反而跟在张天生后面的这一位大叔,这一个大叔穿着一件大衣,在正月的南方,感觉他的那一件大衣足可以抵挡一切寒冷,他那显得有点笨拙的双手。一手拉着大大的皮箱,另一只手拿着几个袋子,拿一个掉一个。排着队前进的队伍在后面停地催着,让他更加显得有点急了。

  “叔叔,我帮你拿一个。”张天生看着这样,对着低头顾着拿行李的中年男人说着。

  中年男人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来看了看张天生,当他发现一身学生打扮的张天生和刘一海时,高兴地说道

  “谢谢。”

  “我们帮你拿皮箱。”看着中年男人拿着皮箱很吃力的样子,他马上说道。

  “你们还是帮我拿这些吧。”中年男人担心地说着,显示是对张天生他们的不放心,也可能是皮箱里面有贵重的东西。

  “好的。”张天生和刘一海接过了中年男人手中那八个袋子,然后走在中年男人的前面。

  刘一海的父亲给刘一海和张天生买了一个软卧。当张天生检票上车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一个中年男人正好是和他同一个包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