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意外
全职书僮2017-12-17 13:114,138

  西边的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南海游艇会里面,一艘游艇上,一个少年正坐在船头的甲板上,看着那日落的余辉。

  “天生,要不我们出海走走?”刘一海跑上来了,看着呆坐在船舷的张天生。

  “算了,出海跟在这里还不是一样。”张天生今天一肚子的气,他现在只想好好静一下。

  “我叫了MM过来,让你好好发泄。”

  “我没你那么好色,除了曾茹,其他人我不感兴趣。”

  “你是没吃过天鹅肉,总是鸭肉是最好的,今天你把处男给破了,明天你一定不会再想什么曾茹,而且在我看来,曾茹还不是一个鸟样,两个点一个洞。”刘一海气愤地说着,他不明白这曾茹有什么魅力让自己的兄弟为她而憔悴,。

  “你再说我可翻脸了,”张天生紧紧地抓着拳头,他目视前方的眼睛里透出一股要把人吃了的目光。

  “好了,不说了行吧,你这一次这样教训了他,他应该识趣的了,如果我还不解气,下周我找几个哥们在校外给也点利害他好了。”刘一海说着,他想昨天被张天生打掉了两个牙齿的张铁锋,他心里就觉得解恨。

  “不好了,我们快高考了,如果我们再对他动手,学校一定把我开除的,如果我毕不了业,我老爸非把我给撕开两边不可,就让张铁锋那小子多活几天了,等放高考完再说。”

  张铁锋是张天生班的副班长,而班长曾茹不单是他们班的班花,还是学校的校花,张天生在学校的“TZ党”里面学习成绩算是好的了。在学校里,是那些女生跟中的高富帅,向他投怀送抱的不少,但是张天生就是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东西,他除了班长曾茹,其他人看都不看一眼。

  张天生追曾茹,不单单班上的人知道,就连他们的班主任也找张天生谈了几回。校长如果不是看在张天生父亲给学校捐的几百万,他早被开除了。

  这一次的打架是看在高考在即,而张天生的父亲对张铁锋的家长百般求情,在给他们赔足了医药费的情况下,学校才收回开除的决定,改为留校察看的处分。

  昨天放假一回家,张进朝对这样的不争气的儿子进行一番教训,但是没有想到还没进入正题,父子两人就之间就爆发了,一气之下给了儿子一巴掌。张天生摔门而出,正当张天生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的时候,死党刘一海给他来了电话,让他到他爸的游艇会来玩。

  因为今天天气预报说有台风,所以游艇会这里的船全部靠岸了,平时这里本来就很少人,现在更加是显得静悄悄。刚刚刘一海说约了MM过来,现在看来是极有可能,游艇会是他爸开的,也算是他自己的地方,就算要办事情还不用怕有警察查房的事情,在游艇会里,想怎么搞就怎么搞,高兴的时候还可以在这里游游裸泳。

  对于刘一海的为人,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张天生认识的朋友中,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也正是因为他的花心,张天生在学校的女生中名声也不见得怎么好,虽然他为曾茹

守身.如玉

,但是在别人看来,他们两个是一路的货色。

  正当张天生在和刘一海的聊着的时候,一个穿着吊带短裤的MM走了上来,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那雪白的肩头上,在那两条细细的吊带下面是两座小雪峰暴露在这众人的面前。

  那短短的衣服与裤子间,小内裤那粉红色的蕾边露了出来,张天生顿时感觉到喉咙干燥。

  “怎么你一个人来的。”刘一海有点不高兴了,他想着总能自己一个爽吧。

  “我朋友马上就到。我自己先进来了。”那女孩子嗲着声说着。

  “天生,让她陪你去游泳了。开心一下。”刘一海这时候把女孩推向张天生,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我都没带泳衣。”女孩听刘一海说去游泳,马上说道。

  “要什么泳衣呀,我们也没有呀,穿着衣服游阻力多大呀,不好游的”刘一海坏坏地笑着,女孩听刘一海这样说,那粉拳给了刘一海两下,然后嗲声地说着:“你真是坏死了。”

  “你们玩好了,我出去走走。”张天生看了看眼前的这一个MM,她那身体的确有点惹火,但是他还是比较喜欢清纯型的,这种豪放型的他还真是有点接受应付不来。

  “正好,你看人是不是走错路了,这么久的。”刘一海不好意思地说着。张天生一边走一边应着。

  “我朋友戴着太阳帽,穿着蓝色T恤……”那女孩子在后面补充着,但是还没有说完,刘一海用他的双唇把女孩子的嘴给封住了。

  张天生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西边的太阳,张天生有点不相信今天会有台风,看着如此美丽的日落,现在只有他一个看,他感觉到十分之可惜。

  他找一个还算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他想着好好欣赏一下这美好的日落,调节一下心情。

  “老大,今天不是说有台风吗?我们还出海,会不会有危险?”这时候张天生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好奇地把头伸出来看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时候看到三个脸色有点慌张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后小声地说着话。

  “你懂什么,就是因为有台风,我们才好出海,你以为我们出去游船呀。”这时候另一个声音又再说着。

  这时候张天生看着在自己身后的四个人,他感觉这几个人有点眼熟,他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是上一个星期电视上通辑的抢劫犯,他们上一个星期抢劫了一个拍卖行的押运车,抢走了四件古董,总价值超过三千多万RMB。

  张天生听着这几个亡命之徒的谈话,他马上藏了起来。

  “周老板怎么还不来呀?这条船是不是他的?”这几个看了看四周,他们站在游艇边上说着话。

  “船号没错,就是他的,他让我们打劫他自己的拍卖行,目的也是想骗取保验金,他不来也可以,我们就拿这几件古董当是我们的酬劳了。”为首的一个男人狠狠地说着,然后领着大家进了船舱。

  正当张天生拿出手机想拔打110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从远处走了过来,张天生刚刚叫住那一个人,却发现他跟刚刚的四个劫匪打招呼。

  那男人越走越近,张天生只得潜下了水中,藏在船体的一边。

  “周老板,你来就好,我们的钱你带来了没有?”当那一个被称为周老板的男人走了进去之后,劫匪的头目马上问道。

  “不好意思钱我没有带。”周老板很淡定地坐了下来。

  “你敢玩我?你这些东西是不是不要了?”那几个劫匪把两个袋子的东西放到了桌面上。为首的劫匪掏出了枪指着周老板。

  “那也只是一些不值钱的高仿品罢了,你们还真以为我会把真的东西给你们这样拿来拿去,万一有什么闪失,我都不好向我的朋友交代了。”周老板笑着说道。

  “高仿品,你让我们拿命去帮你抢这些高仿品?”劫匪的头目更加生气了。他手中的枪已经顶在了周老板的额头之上。

  “你们放心,钱我不会少给你的,不过你还得帮我送送货,至于酬劳,加一倍。”这时候周老板轻轻地把指在自己额头上的枪给拔开。他相信他现在开出的价让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加一倍,那也就是四百万了?”劫匪头目有点怀疑地说道。

  “没错,你们也可以不做,但是酬劳我也只能给你们二十万了,因为这些东西我出不了手我也没有钱,有钱我也不用骗保险金了。”周老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好,一言为定,到时候你给不了钱,我再拿你的命来抵。你要我送到那里去?”劫匪头目问道。

  “今天晚上你们出公海,把这四件东西拿给法国人,收到的尾款四百万就是你们的酬劳。不过我可是警告你们,东西一定要送到,要不然不单是我不放过你,法国人也不会放过你。”周老板这时候从船舱里面的暗格里面拿出了几件古董。

  “我怎么知道这几件是不是真正的古董,到时候你又骗我们怎么办,我现在要验货。”劫匪这一次聪明了,他不想这一次再用命来护那些不值钱的东西。

  “随便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要钱的话你就带这几件东西去见法国人”周老板点起了一支烟,他像是在想着什么。

  劫匪中的另一个人戴上那白色的手套,然后把一个青花瓷花瓶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面,那劫匪慢慢地转动着瓶子。

  “不错,这瓶子是明朝的,明朝是中国瓷器烧制的全盛时代,而青花瓷在宣德时期数量更是大,质量更好好,且造型敦厚凝重,制作精致,器型较大。胎质细腻洁白,釉色晶莹肥厚,青花色泽鲜艳,是其主要特征。永宣时期青花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对进口青料“苏麻离青”的运用,这种青料绘在瓷器上,有深有浅,层次分明……”劫匪一边看着,一边点评着。

  “想不到你也是鉴评高手,现在你们鉴定过了,应该没有问题了吧?等我收到法国人的通知后,我们之间的交易也就算完了。”周老板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这几件古董一到法国人的手。那也就是查无证据了,他的三千多万保险金也就可以轻松拿到了。

  张天生听这周老板要离开,马上游到岸边想离开,当他刚刚想把自己从水里撑起来的时候,他发现岸边多了一双脚

  “你看什么看,流氓。”张天生还没有来得及再往上看,他的头就让人这一个女人的脚踩了下,那五寸长的高跟鞋跟就像一枚锋利的钉子一下打在头上。

  张天生捂着头,停在海面上,他伸出手指来做着不要出声的动作。

  顺便也看了一眼这一个打了他一下的女人,女人戴着太阳帽,身穿蓝色T恤,

下.身

一条碎花小短裙和一双高跟鞋之间连着两条白白的腿。

  “你以为我不出声你就可以逃了,你给我上来。”女孩子退后了一步,生气地说道。并用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裙子。

  张天生正想告诉有劫匪的时候已经迟了,船舱里面的四个劫匪听到动静,马上走了出来,他们那几支枪已经分别指在了张天生和这一个女孩的身上。

  “你们听到了什么?”这时候为首的一个劫匪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女孩的头发问道。而另一个劫匪则指着水里的张天生。

  女孩没有想到这突发的事情,她被抓着的头发痛得她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什么也没听到,我刚刚到这里的,你放过我吧。”女孩求饶着。

  张天生爬上了岸,还没等他站起来了,那劫匪马上就给张天生肚子狠狠一脚,痛得张天生又倒了下去。

  “你们放了她,她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张天生大声地说道,他看着那女孩被这一切吓得面色都白了。

  “老大,我们没有时间了,我看把他们一起带上,到时候扔到公海里,死了也漂不回岸,那不是更省事。”这时候另一个劫匪说道,他们想趁现在风还没有起,可以多赶路,要不然等一下台风真起了,那出海都难了,不要说还有那么远的路程。

  “好,我们走。”正当劫匪的头目刚刚说话的时候,女孩的脖子被重重地击了一下,马上晕倒了下去,张天生正想骂他们这样对付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他自己的脖子也上被重重地击了一下,他感觉到眼前的一切开始慢慢地摸糊了起来,直至不省人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