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回家
全职书僮2017-04-14 12:445,230

  正当张天生还在想着其他事情的时候,突然不知道哪里闪出一个人影,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地来了两巴掌。

  “MD,谁打我。”张天生刚刚才发完狠,现在有人来打自己,问题是他还没有看清是那一个人。

  他张开眼睛,正想看清楚是谁在打他的时候,王震的那一张脸出现在张天生的面前。

  “我怎么在这里,刚刚谁打我?”张天生有点气地看着王震问道。

  “是我打的,我再不打醒你,你就快要死了。”这时候张天生才发现自己的手还一直在流着血。

  王震马上从自己那破得不能再破的衣服上面撕了一声小布条来为张天生包扎好伤口来。

  “我是怎么回事了?”张天生问道。

  “我也不清楚,你可能是中邪了,你刚刚掉到水里你记得吗?”王震提醒着。

  “对呀。那么为什么会在这里呀。”

  “我怎么知道,我听到声音的时候走过去你的手里拿着瓷器的碎片,我还以是你自己摔到的,没过一会,你自己把你自己的手给划了一道口子,我怎么喊你也不理,所以我只能把你给打醒了。”王震一边说着,一边担心着,对于这样中邪,他倒是没有觉得奇怪的样子,神情很是淡定。

  张天生听王震这样说着,他知道他刚刚的一切是真的,他是真的见到了骷髅王,这时候他的心才开始后怕,他拍住自己心口,他感觉到心快得就要跳出来一样。

  张天生转动了一下玉扳指,他本来只是想擦一擦里面的血迹,但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主人,你好。”一个声音传出来了,是一个有点嗲的男声,这声音上张天生感觉心里发毛,骨头都变软了的感觉,他最受不了这样的嗲声,但是偏偏就是这样的声音出现。

  张天生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任何的人,他看了看玉斑指,他知道骷髅王所说的玉斑指有灵性,可能真的是它在于说话。

  “是不是玉扳指在说话呀?”张天生在心里想着,他正在怀疑的时候,那一个嗲声又再次出现在了。

  “我不能说话?,那我不说了。”声音消失了。

  “不是了,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说话呀。”张天生问道。

  “跟你不熟,以后告诉你,再见。”

  “那以后我怎么跟你联系?”张天生原来自己跟这一个玉斑指可以心谈了,现在听玉斑指说再见,他想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再次跟这一个玉斑指交流。

  但是等了好久,依然是没有声音,这时候张天生想着,这人也是真是有点小气,说两句不到就跑了。

  经过了这一次的交流,张天生发现自己的头开始有点晕,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外面冷着了。

  王震把张天生扶回了洞里,引一些温泉水让张天生好好舒缓一下,让他的头不用那么痛。

  第二天,海边那竖起来的小布旗真的吹起了西风,一早在旁边守着的张天生马上冲进了洞里,大声地对王震说道:“王爷爷,快看呀,起西风了,我们要回家了。”

  王震听着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是高兴好,高兴的是终于可能起航了,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是不高兴的是他怕自己希望越大,到时候失望也就越大。

  张天生拿着前几天准备好的鱼干及淡水,一路跑出了洞。走出了洞口的王震,却是转身站住了,他回头看着这里的一切。

  四十年了,这里已经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他曾经想过离开,但是到了现在真的要离开了,他还真有点舍不得了。

  张天生把东西放好,然后把小伐推到了海里,站在小伐边,大声地喊着王震,他的高兴程度比起王震第一次要回去的时候还要高兴。

  “希望不再回来。”王震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这一次自己能不能离开这一个小岛,因为张天生告诉自己能不能离开那还得看这玉扳指同不同意。

  但是他们又怎么知道玉扳指是否已经同意让自己这一把老骨头离开,现在是问不到,听不到。

  王震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上了船,他这一次没有带走岛上面的任何一件物品,唯一带走的就是张天生拇指上的玉扳指。

  “我们真的能离开这里吗?”站在船头的王震突然转身过来问张天生,他怕明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看会看到这一个小岛,他怕又一次的失望。

  “王爷爷,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回去,我们要回家了。”张天生挂起了那一张利用箱子里面的一些布做成的帆。迎风破浪地而去,小岛的全貌很快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小船西风相送下,他们已经离小岛已经很远了,远得已经看不到了,能够看到的就是一望无边的海面。

  那天边的云在日落的余晖映照下,西方的天空如金黄一般,张天生放下了帆,两人站在小船上面吃起了那带着的鱼干。

  黑夜就要来临了,他们决定暂停前进,他们还不知道要划多少天才可以到达海岸,保持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当天空的夜幕终于到来的时候,王震成了最紧张的一个,在那淡淡的月光下,他还是在害怕着第二天再看到自己熟悉的小岛。他现在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张天生的身上,他是真的希望这一个少年能够带给自己好运。

  皎洁的月光洒在这一片茫茫的大海上,随着那一浪一浪的海波,银光闪闪。

  “你说我家是怎么样的呢?”张天生突然转头对坐在船头发呆的王震说着,但是王震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张天生有点奇怪,他不知道这一个老头在想着什么?现在可以回家了,却看不出他有什么何的高兴。

  “王爷爷,你怎么了?”张天生坐了起来了,他轻轻地拉了一下王震那已经破得不能再破的衣服。

  “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想,明天天亮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又回到小岛上面?”王震从思绪中回神过来,他有太多的感慨了,他曾经的希望在破灭了二十多年后,今天终于要面临再一次的挑战了,虽然他试过十五次的失败,但是他还是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能够回到他那久别的家。

  “你不相信我能带你回去吗?”张天生拉着王震的手问道,现在的张天生他相信只要天一亮,他们又可以再一次的起航。

  王震看着张天生,在那月光之下,他可以看到张天生眼里除了真诚,还有一份坚定,一份自信。

  “我相信你。”

  “王爷爷,要不我们连夜前进,这样可以更快回到海岸”张天生看着王震那担心的表情,握握地紧着王震的手说道。

  “不行,晚上的海浪比较大,我们的船经不过太多的风浪,现在我在这些礁石边上,还可以海浪对船体的冲击。你再看看这里晚上的雾气重,看不到天上的星星,不好定方向。”王震说着,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加快前进的步伐,但是面对过去,他心里更愿意留在原地,他害怕明天的到来,他怕那小岛又再出现在眼前,他怕越走越错。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守着,你放心好了。”小船只能够一个人躺着睡下,张天生看着担忧的王震,希望他可以安心地去睡觉。

  “还是你休息吧,我睡不着,明天划船还要靠你呢。”王震对张天生说着,在这一条船上面,他还真是睡不着,因为他现在最怕就是一睁开眼睛,那小岛又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要睁大眼睛看着这里的一切,他要看看到底自己是怎么回到那一个地方的。

  “好,那我睡一会先。”张天生再次躺了下去。

  天空的夜色很美很美,张天生枕着手臂静静地看着天空,他在想着自己的家是怎么样的,他在想着回去的时候还有没有人记得他,他突然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掉海里,为什么会飘到小岛上的。

  他这些到这些,他们就再也睡不着了,他有脑里一下子出了很多的疑问,这些一直没有在岛上面没有出现过的疑问不知道何时从他的脑海里浮了出来。

  “睡不着吗?”王震看着张天生一直睁着眼睛问道。

  “是呀,在想着等我回去了做什么?”张天生笑着说着,他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王震,他只想给这老人说一些开心的事情。

  王震没有睡意,正好张天生也没有,王震跟张生说着他的当年,说着他曾经的辉煌,而张天生以他那不错的口才,一个又一个不知道他那里学来的笑话把这一个老头逗得忘记了自己还在这一片茫茫的大海中,他们的笑声在这大海里飘散。

  张天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是在和王震聊着聊着的时候就睡着了。

  “天生,天生,你快醒醒。”张天生被王震推醒过来,张天生突然跳了起来。

  “王爷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天生看着紧张的王震。

  “岛又出现了。”王震的眼里充满了绝望,他们记得昨天夜里在这里停住的时候四周是没有岛的,但是现在一天亮,岛就出现了。

  “不可能吧,真的会这样?”张天生看着那远处可见的小岛,他也倒在了船上,之前王震说自己十五次这样的经历,现在他终于相信了。

  “玉斑指,你不愿意让我回去你就说,为什么给我们希望。”张天生看着拇指上玉斑指。

  “主人,请向前。”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把他吓了一跳。

  “你是谁?”张天生看看周围,看看王震,在这大海之上,在这方圆几海里之内,没有任何人,唯一能够跟自己说话的也只有这一个玉斑指了。

  “天生,怎么了?”王震有点奇怪了,他不清楚张天生在谁说话。

  “有人跟我说前面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张天生不解地说道,突然他想起了,他想起了骷髅王说过,玉斑指会找自己的新主人,自己在戴上玉斑指的时候也听到过有人在跟自己说话。

  王震只张天生说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他一下也慌了,他想着是不是骷髅追来了,是不是骷髅王要带他们回去。

  “我明白了,跟我说话的是玉斑指,骷髅说过,玉斑指他会选择主人,我刚刚听到那声音叫我主人。”张天生这时候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他一下子显得高兴了起来。

  “玉斑指,玉斑指,你快告诉我,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回家。”张天生又再看着玉斑指问道,但是看了好久,还是那声音又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久久没有回答。

  张天生和王震两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脸的迷惑。

  海的平地线处那火红的太阳开始慢慢地升了起来,那远处的小岛越来越明显了。张天生和王震没有动,还是坐在那小船上面,他们不清楚是应该向前,还是应该向后。

  他们害怕再回到小岛,但是看着身后那茫茫的大海,他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又会回到这里来,那所有的辛苦又是一切空。

  “王爷爷,我们再回去小岛吧,我们再想法办。”张天生无奈地把船撑离了礁石。

  王震没有说话,他的嘴只是不停在说着什么,那喃喃呓语让张天生很是担心,他担心这老人再也经不起这一次打击。

  小船向着小岛驶了过去,小船越是接近小岛,张天生就越是觉得有点不对,因为他可以看到那小岛跟之前的小岛有点不同。

  “王爷爷,你快看看,那一个不是我们之前的小岛,我们离开了骷髅王,我们要回家了。”张天生加快了划船的动作,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到达那小岛小面。

  小岛越来越接近了,张天生终于可以确定这不再是同一个岛,在快要接近小岛的时候,王震站了起来了,他激动得手都开始点发抖了。

  “我终于可以回家,我可以回家了。”王震大声地说着,虽然现在还是在海里,但是他多年的愿意终于可以实现,他终于可以离开那一个小岛了。

  “对呀,王爷爷,我们要回家了。”张天生拉着王震的手,他感觉由生以来没有试过这么高兴的事情。

  这一个小岛有点不同,他的上面全部是海沙,可以用寸草不生这一个词来形容。船已经接近小岛,张天生正想跳下船,把船倒到沙滩上,这时候王震马上拉住了张天生。

  “别下去,有点不对。”看着这一个满是沙的小岛,王震的感觉就是这里不安全,他不知道那里来的感觉。

  “有什么不对呀?”张天生问道。他看着这一里的一切平静的一切,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王震这样说。

  “王爷爷,你放心,应该没事,我们已经离开那小岛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难得我们的了。”张天生跳下了水中,走上了沙滩。脚下那细嫩的幼沙踩上去是那么的舒服。

  张天生和王震合力把小船拉到了沙滩上面后,他们开始准备看看这一个小岛的情况,当他们爬上沙滩的顶部时,那一眼可以看完的小岛上只有几个被埋了一半的木箱,从木箱的表面看来,这些东西已经停在这里有两三个月了。

  张天生好奇地走了过去,前几天漂来的木箱让他有了回家的希望,现在在这里又发现了木箱,他感觉自己好像跟木箱有缘一样。

  箱子已经让人钉得死死的,张天生只好寻来一块石头,费了不少的力终于敲开了箱子的一角后才用力掰开。里面的东西被一些气垫膜包裹住。

  “是什么东西来的?”王震看见张天生打开了木箱,他走了过来看看。

  “是古董瓷器。”张天拔开这些气垫膜的时候,里面露出一个青花瓷花瓶。

  王震一听说是古董,马上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他拿起箱子里面的瓶子,细心地观察了起来了。

  如果单单从瓶子的表面看,这一个瓶子的确是可以做好以假乱真,当王震拿上手的时候,它的价值,它的年份就已经让王震清清楚楚了。

  王震把青花瓶随手一扔,然后淡淡地说道:“垃圾。”

  “垃圾,不可能吧?”张天生原以为在这里捡到宝了,但是没有想到王震给这些古董的评价就是:垃圾。

  张天生走过去捡起那已经被王震扔碎的瓶子,他发现在瓶子的里面底部清楚地印着2012年仿制。

  “王爷爷,你真利害,一拿到手就知道它是真是假。”张天生笑着说道。

  “我摸这些东西都摸了几十年,可以夸张点说,我这手比得上鉴定机器。”王震自豪地说着,他在小岛的四十年里,那些珠宝,那些瓷器成了他最好的研究对象,加是他多年的鉴赏能力,这些高仿品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和他的双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