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故人
全职书僮2020-06-23 11:103,206

  周经理见文员已经打了电话给赵福永,他这一会变得若无期事的样子,只要等赵福永来到,那一切也就成定局了。

  而说起这一个周经理,其实他有一定的背景,他的全名叫周进才,他是震远拍卖行总裁的少东家。

  其实他的这一次正确地说是被流放。他在京都伤了当地有名的老大儿子,对方还暗里发话说一定要报仇,周家虽然已经找人尽力去疏通,但是对方觉得自己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如果他们找不回一个公道,他们的脸没地方放,正是如此,周家觉得明枪易当,暗箭难防。所以他姐姐让他到南海这边来,一来可以避开仇家,一方面是让他熟悉一下拍卖行的业务,因为周家还是希望这一个儿子来当家。

  但是周进才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到了南海其实并没有正经做过什么事,如果不是赵福永一直在操作,可能他们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在两年之内打败所有的同行。

  破碎的杯子依然留在原地,没有人敢去碰,两方的人一下子站成了对立起来了,上班时间到了,拍卖行的人回来上班,也有不少过来办理拍卖的人员,这时候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了。

  大家在相互打探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一早在旁边守着的保安这时候拉起了警戒线,不让人接近。

  十五分钟后,开热闹的人群比警察拔开了,一个身穿唐装,年龄在看起来只有六十岁左右的人老年人出现在张天生他们的面前,这一个老人虽然有了年纪,但是那头发依然乌黑亮丽,那额头上面一个大大的“川”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他充满了怒气。

  “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闹事。”这时候一个警察走了出来,他扫了一下所有在场的人。这里是震远拍卖行,他想不明白怎么可能有人敢在这里撤野。

  而赵福永现在出行会有警车为他开路,今天赵福永正打算离开南海的,但是刚刚出门,电话就说拍卖行出了事。

  一路上,赵福永想着事情出现的一切可能性,在这两年里,为了能够让震远拍卖行能够迅速发展,他的确得罪了不少的同行。他不排除是有人知道他要离开了跑来趁机勒索一笔。

  “警察同志,你们来就好了,我正想找你们呢,他们拍卖行的工作人员把我的古董给弄坏了,让他们赔他们还不愿意。”张天生走过来对警察说着。

  “就是你是吧?说说看是怎么回事?”警察看着张天生说着。并把张天生拉到一边做笔录。另一边周进才正在对着赵福永的耳朵小声地说着话。

  “赵师傅,你回来太好了,这一个人极有要能是来诈骗的。一个破杯子问我要两百万。”周进才指了指在一边做着笔录的张天生说道。

  赵福永听完了周进才的汇报,然后走到张天生的身边,那两个警察一看到赵福永过来,马上闪到一边,然后笑着说道:“赵总,你看怎么办?”

  赵福永对那警察摆摆手,然后说道:“等我了解一下情况先。”张天生看着警察对面前这一个老人这么恭敬,他知道自己的这一个是没有希望了,因为连个警察都是站在他那一边的。

  “小伙子,你听谁说的你的东西值两百万?还是你请人帮你鉴定过?你要知道来我震远拍卖行行骗是没有好下场的。”赵福永那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这一个最多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从衣着上来看,极有可有是从农村出来的一样。他觉得这小伙子是被人利用,值两百万这样的说法,如果不是鉴定过,就算他觉得值钱也不会报一个具体的数字。

  “我行骗,你自己看完再说吧”张天生冷冷地说着,他直视赵福永的眼光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好,那就让我检检。”赵福永他要让张天生心服口服,他也借些机会让别人看到他赵福永依然是宝刀未老。

  刚刚说完,拍卖行的工作人员马上从地上捡了一声杯子的碎片过来,赵福永的随从更是递了放大镜过来。

  赵福永细细地看了看这杯子的质地,以他的经验可以确定这杯子的确有一定的处代,但是现在外观已经破碎,至于那一个年代,他还得要经科学检测才能清楚。

  “不错,你的杯子是一个正品古董,但是初步看来,也没有可能达到你那一个价,这样吧,我赔给你十万块,我个人觉得这也算是折中的价了”。

  “十万你就想收了我的杯子,你会不会看呀,你们最资深的鉴定师那里去了?”张天生冷冷地说着。对于赵福永这样的一个说法,他表现出极不满意。

  “我就是这里最资深的鉴定师,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申请科学鉴定。”赵福永听着张天生这样说,他觉得张天生更加是有可能过来这里闹事的了。

  “那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这杯子只值十万块?”这时候王震走了出来。他此刻再也站不住了,他没有想到有人对他的鉴定作了如此低地评价。

  赵福永一听到有人这样质问,他不由得转过头来看了一下王震,就在他看到王震的一瞬间,他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王震,你是王震。”赵福永指着王震的手不停地抖动着。他好像要说什么,但是所有话语全部压在喉咙说不出来。

  “你认识我?”王震这时候也开始仔细地打量着赵福永,两人彼此对视一三十秒后。王震像被赵福永传染了一样,他激动的声音开始变成了轻轻地抽泣。

  “福永。”

  “王老板。”两人同时喊了出来,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刚刚还是浓烈的火药味,但是在这三十秒后,却就成了喜极而泣的场面,所有在场的人一下子被蒙了,他们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四十年没见了,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呀,我一直相信你还活着。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赵福永一边轻泣着,一边拍着王震的肩膀说着。他此刻有说不完的话,他对于这一个老板,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了。

  “是呀,四十年了,我终于又见到我的朋友。”这一次是王震人生第一次流泪,在以前,就连那十五次的回到原点,他也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此刻重遇故人,他却流下了泪。

  “快到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聊聊,你这四十年都是到哪里去了。”赵福永紧紧地握着王震的手说道。

  “那我们这里怎么办?”这时候李管家马上说道,他今天来可是想拿钱回去帮自己的老爷赎回房子,现在杯子烂了,总不能因为是王震的朋友就不用赔吧。

  “这个你放心了,一个杯子罢了。再多一个两百万都没有问题。”赵福永笑着说着,他原本以为返回来没有什么好事的,但是没有想到却见到了四十年前的老板,遇上了自己多年的朋友。

  “你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李管家听了赵福永这样说,他这才放下心来。周进才看着这突然的变化,他没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赵福永会有这样的一个朋友,还在大庭广众下叫这别人老板。

  “赵师傅,怎么回事呀。”周进才拉着赵福永问道,他也想搞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事很难跟你说,你快给我打电话给轩文,让他带你姨妈过来。”赵福永显得特别紧张,他从来没有试过交待事情这么没有头绪,更加没有试过像现在这样乱了分寸的。

  “为什么呀?”周进才他这时候更不明白了,但是现在赵福永交待着,他想着应该是发生大事了,要不然不会让自己的表哥亲自己来的。

  “你别问为什么?你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还有帮我把今天的航班取消,我过两天跟王总一起回北京。”赵福永交待完后,带着王震他们三人一起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周进才站在那里,他没有心思去想赵福永与王震之间什么关系了,他现在只是在想着怎么应付轩文的到来,到时候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打碎了一个古董杯子赔了两百万,那他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张天生们走进了赵福永的办公室,待大家坐下来后,张天生看了看这四周,在这一个宽敞的办公室里,除了那一张黄花梨的案头上摆着一台电脑外,其他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古色古香。里面的每一样家具,都不会少于二十万以下,就连电脑边的那一张太师椅,张天生保守估价也会在三十万。

  “看来你这里都是好东西。”张天生看完了整个办公室后说道。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还能有这样的眼力,不能看出我这里有好东西。”赵福永一听张天生这样说,他高兴地说着,对于这一个年轻人,现在他得另眼相看了。

  “王爷爷的多年手札,我可是看了又看呀,我可算是王爷爷的传人了,怎么可能丢他老人家的脸。不过你这里还是少了样东西。”张天生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种可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