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骗局
全职书僮2017-04-14 12:445,134

  张天生守护在王震的身边,在经过修理过的头发及面容,这时候张天生真正看清楚眼前这一个王爷爷的容貌。

  他单单从他那粗浓的双眉就可以感觉到王爷爷的那一份霸气,感觉到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后,唯一还能存在脸上的东西。

  张天生伸手去摸了一下他的脸,他在心里念着:“爷爷,你快醒吧,我们回来了。”

  张天生的身体并没有受伤,只是疲劳过度罢了。军区医院的经过详细的检查并没有什么,只是王震在海里泡得有点久了,加上海水的冰冷,让王震有暂时的休克。

  张天生坐在王震的病床边上,这是他获救的第四天了,但是王震依然没有没有醒来,这让张天生多少有点担心。

  正当张天生还在烦恼的时候,突然他看到了王震的手指在动,他高兴地扑了过去。大声地喊道:“王爷爷,你醒了,你醒了。”

  他现在什么也记不起了,他现在只得有王震这一个陪着自己一起度过荒岛的生活的人,他认定这是他唯一的亲人,除了他,自己也不再认识有其他的人。

  “你喊什么呢?吵得我都睡不着了。”王震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那激动得快要流下泪的张天生,于是板起脸说道。

  “你还睡呀,你都睡了四天了,我才睡了两天。”张天生擦了一把脸,他看到王震醒来高兴得哭了起来了。

  “你不知道我比你老吗?”王震轻轻地拍了拍张天生的头。他看着张天生这一张脸,当他感觉到拍着张天生的真实感时,他知道他是真的回到了大陆,他回家了。

  “不老,不老,我还要你带我回家呢。”张天生破涕大笑。我还要你给我讲那些古董的故事呢。

  一起过历过生死的人,他们懂得疲此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此刻,他们不用太多的言语都明白对方的想法。

  十天之后,军区根据张天生提供的联系方式,终于联系到了他的家人。

  当一个年纪比王震少不了几岁的老人出现在张天生的面前时,张天生异常的兴奋。但是当他看看这一个老人的后面时,他刚才还高兴的表情一下子没有了。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人一边擦着睛泪一边走了过来。大半年的时候里,张天生不知道他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爸怎么没来?”张天生不高兴地坐在王震的旁边问道。

  “老爷他不方便来呀,你不知道这大半年里,老爷到处找你,还以为你不在了。我们还打听到说你是被劫匪给绑走的。”老人走过来拉着张天生的手,一边哭着一边说着。面对着张天生的出现,他心里除了吃惊外更多的时高兴。

  老人看着张天生一脸的忧伤,一说起张天生的爸爸时,他更是有一种无尽的伤心。

  “不方便来?我们就知道,他不就是工作忙吗?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他总是在忙着他的生意罢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如果不是因为你,公司不会没了有,如果不是听说你让劫匪绑走了,他也不会中风了。”老人在张天生的面前申辩着,对于张天生的指控,他表示不满。

  “我爸中风了,为什么会这样的?”张天生听说自己爸爸中风了,他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了,虽然他一直怪自己的爸爸没有好好关心过他,但是他此刻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发现自己也没有好好关心过自己的爸爸。

  “李管家,那我们快回家吧。”张天生马上海站了起来。

  “好,我们这就回家。”老人擦了一下泪,然后高兴地说着。

  这时候王震的主治医生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张天生,然后笑着说道:“你恢复得不错了,这是你的出院证明,到一楼办理出院手续,你们就可以走了。”

  “谢谢医生。”李管家接过出院证明。

  “医生,我的家人你帮我联系到了没有?”王震紧张地问道,四十年了,王震已经四十多年没有回来了,这里一切都改变了,变得他已经不认得周围的一切。他不知道他以前的家人还在不在?他们是否还健在?看着他人亲人相聚,他的感触一下良多。

  “我们已经让派出所那边联系过了,但是你的家人已经移民到国外了,所以一时半回可能没有办法帮你找到家人。”他也没有想到过四十年后他还有机会回到这里,他想着医生对自己说的一切,他现在真的是不知道何去何从,他本来以为回到这里了,他可以回家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依然是无家可归。依然是孤身一人。

  张天生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收拾,当李管家要拉着他离开的时候,他想起了一边的王震。

  “王爷爷,要不然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张天生停住了脚步。

  “不用了,我们有缘再见吧。”王震看着张天生说道,这一路走来,这一个年轻人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好动,他知道如果不是他,自己不可能平安回到这里。

  “王爷爷,你这么久没回过这里了,还是我们送你回家吧。”张天生说着,他有点担心王震,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张天生的眼里,一起经历过生命的人,比亲人更亲了。

  “王爷爷,都这样了,你还是先跟我回去吧,我们再慢慢帮你寻找家人。”张天生也在一边说着。

  听着张天生的话,他那一份孤单感得到一点点的减轻。

  王震没有说话,他现在看来也只能随着这一个救了自己性命的年轻人,也只能像张天生说的,等一切安顿好后再慢慢寻找自己的家人了。

  张天生让李管家去办理出院手续,而自己就帮着王震收拾东西。

  “王爷爷,你放心,就算你找不到你家里人,我也会永远照顾你的。”张天生握着王震的手,那一份真诚让王震想到他们在海上的时候张天生对自己说的话,他对自己的不舍不弃让他深深地感动。

  车子一发动,张天生就急着向李管家了解自己之前的一切。

  “少爷,你这大半年的都到哪里去了?”老人对于张天生的去向十分之关心,对于他被劫匪绑走的传闻,他还真是有点不相信。他也想知道张天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在他失踪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我让那些劫匪给绑上船,到了公海后,他们还想杀我灭口的,还好我自己跳了船,不过还是要谢王爷爷的救命之恩。”张天生看着五震笑着说,他之所以能够回到这里,王震也有他的功劳,如果说是他,自己的枪伤也不可能好。

  “刘一海说你在游艇会的,后来又听说你被人抓走了,老爷请人出海找你,海警那边也没有发生什么线索,你不知道老爷因为你失踪了什么都乱完了,为了寻找你,把公司交给别人,结果他信错了人,现在公司都没有了,老爷还中了风。”

  “谁害我吧的?”张天生听李管家这样说着,他一下子急了起来。

  “这一个事情以后再慢慢告诉你了,你记住回去后千万不能气你爸了。医生说了他不能受刺激的。”李管家交代着张天生,他马上安慰着。

  张天生想以前,自己总是逆父亲的意,每一次放假回来,他们之间一定会有一场或大或小的争吵。张天生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在南海很有规模的外贸公司,虽然算不是全国首富,但是在南海也算是富贵一方。在半年之前,正是由于张天生的无故失踪,让张进朝一下子乱了分寸,没有了母亲的张天生是张进朝唯一的希望,更是他唯一的亲人。

  在打听到说张天生让劫匪绑出了海后,张进朝更是让海警出海寻找,但是经过十多天大面积的搜寻后依然没有所获的结果,张进朝更加是心急如焚。为了寻找儿子的消息,他把管理权交给了他认真最可信任的助手。但是一个月后,助手伙同敌对公司把自己的公司给吞并了,让他不单痛失爱子,更是痛失了公司。得知这样的情况,他气得中风。

  祸不单行,接下来,公司没有了,债主上门追债,绝望的张进朝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幸好李管家发现得早一点。

  张天生听着李管家这样说,他没有想到自己在父亲的心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他开始后悔自己以前跟父亲赌气。

  “你以前一直跟你爸在吵,你现在应该明白你在他心里是多么重要吧?”李管家最后叹着气说道。

  “原来你以前也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我看这孩子不像是这样的人呀。”王震在一边说着,在过去相处的大半年里,他觉得这一个孩子是一个十分孝顺的人。现在听着他们的对话,他还真是有点不相信张天生有这样的一个过去。

  突然车子一个急刹,把坐在副驾驶的李管家吓了一跳。

  “你想死是不是?”司机把头伸了出去大声地问道,这时候张天生发现,原来一个农村打扮年青人正坐在车的前面,怀里抱着一个东西。面对司机的责骂,他没有说话。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下了围了上来。

  李管家叫住了司机,然后走了过去关心地问道:“年轻人,没撞到吧?要不要去医生检查一下。”

  “他自己冲出来的,撞死也是活该。”司机又再次破口大骂起来。

  “多谢老人家了,我没有事。”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他抱在怀里的袋子,好像担心袋子里面的东西摔坏了一样。

  当年轻人解开袋子,里面露出了一尊不是很大的金佛。那金色显然有点暗淡。年轻人看着金佛完好无损,这才拍拍心口安心了好多。

  “原来是一个金佛,你拿好了,这东西摔坏就值钱了。”这时候站在旁边看的一个人大声地说着。

  “是呀,年轻人,这老哥说得对呀,你这样横冲直撞很危险的。还有快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了,正所谓钱财不外露嘛。”李管说着。

  “老人家,谢谢你提醒,我急着用钱,所以这才急着拿这个家传之宝去典当。”年轻人把金佛收了起来说道。

  “让我看看,如果价钱可以,我帮你卖下来好了。”刚刚说话的中年人马上说道。

  “我这一个金佛值两万多,我现在急钱有,你给我一万八算了。”年轻人见有人想要买自己的金佛,他高兴地站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司机见这两个人在这里谈起了价钱,他刚刚还以为这年轻人又是那么一种故意撞车要骗钱的人。现在看着他站了起来,这才安心下来。

  “这东西有这么值钱吗,一个这么旧的佛像也值两万多?”司机本来想走的,听他们这样说,他一下子也有兴趣起来了。

  “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值么多钱?”这时候不知道那里又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从他的穿着来看,应该是一些有钱人,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一副眼镜在众人的眼里多少显得有点深度。他一边说着,一边蹲下了身子查看年轻人手里佛像。

  “你是谁呀?”这时候那农村年轻人马上把佛像抱紧,好像怕别人抢了去一样。

  “我是京都古玩学术研究会的副会长,今天刚好到这边出差。”中年人把自己的工作证打开来。让所有在场围观的人看了看。

  年轻人这才把佛像给了中年人,中年人拿出放大镜看了好一会,然后高兴地说道:“年轻人,你这一个佛像起码可以值个五万多,你现在一万八卖了多可惜呀。”

  “没有办法呀,我家里现在正等着我的拿钱回去救命。要不然我也不会拿我的传家之宝来典当的。”农村年轻人低下头来,难过地说着。

  “这样吧,我给两万五你,你卖给我,我现在去取钱给你。”中年人一听马上站了起来,好像恨得现在就把那佛像卖下来一样。

  “兄弟,是我跟你先谈好的,现在你可不能这样呀。”这时候最先出声的那一个中年人不服了,因为刚刚年轻人才说一万八。

  “但是人家给两万呀?”年轻人更加不愿意了。

  “那我现在也给两万,我马上给你。”中年人突然从他的包里拿出两沓钱来,当着大家的面开始数了起来了,周围的人刚刚是在打算看这交通事故的,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古董交易,有很多人更加不相信这一个古董值这么多钱。

  “兄弟,我们才得了一万五呢,你现在跟我去银行,钱再取五千给你。”中年人把钱数了一遍后,不好意思地说着。

  “那可不行,万一我跟你去了,你又不给了,那老板又找不到了,那我不是两头都不着岸吗?”年轻人死死地抱着他的佛像。

  “老大爷,你有没有五千块,借我先,然后你跟我一起去银行,到时候我还你,佛像你保管你看行不行?”这时候那一个中年男子开始跟李管家说话了。

  “骗人的把戏开始了。”张天生小声地对王震说道。

  “怎么骗了?”王震对张天生这样的说法感觉有点好奇了,他想听听张天生怎么知道这一个骗局。他没有想到这一个少年对于古董有这么敏感的认识。

  “那袋子里面装着的佛像是假的古董,在工艺品店到处都是这样的东西,可能几十块钱的就好了,他们是用一些金漆粉刷了一下就成现在这一个样子了。”王震虽然四十年来已经跟人没有什么接触了,对于这样的把戏他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那一个所谓的古董的真假程度。

  “刚刚那一个什么研究员不是说值五万多块吗?”王震继续说着,虽然他并没有去看过那佛像,但是以他的那一对法眼,以他以前的经验,他只看了一眼足可以判几分真假。

  “他们三个人是一伙的,你没有看出来吗?”张天生看着王震,好像有点不明白一样,因为他觉得以王震的阅历来说,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还真是看不出。”王震淡淡地说道,他表现出十分之谦虚的样子。

  “王爷爷你又在玩我了。”张天生看着王震那没有表情的脸,笑了起来。

  “那你别让你家的管家给人耍了才好。快叫他走吧。”王震对张天生说着,因为他知道像这样的团伙,一旦让他们缠上,那等一下就有麻烦的了。

  张天生一听王震这样说才想起来此地不宜久留,等一下这边骗不成,又来提起撞车的事情那更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