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兄弟
全职书僮2020-05-14 13:133,557

  “看你就是贵人多事忙了,今天的事情实属是个误会,等一下还得你在赵总面前多说几句好话。”锋哥拍张天生说道。

  “贵人就说不上了,至于今天的事情,赵总那边怎么说,那你问她了。”张天生看着了看店主,然后扶着赵碧云走出了门口。

  “锋哥,现在怎么办?你这一次可要帮帮我了。”店主现在终于意识到什么叫上面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了。

  “你要知道怎么办是吧?有胆你就跟着来了。你不来也可以,只要你不想在南海呆就可以了。”锋哥生气地扔下了一句话后,马上跟上张天生的脚步。

  四海厢里面,赵福永,王震在古玩城的老总冯国文由陪着,赵福永已经坐不住了,他来回地度着步子,手里的烟快燃到的手指完全不知道。

  “赵总。”这时候古玩城的老总冯国文马上拿过烟灰缸,提醒着赵福永的烟已经快要烧到手指了,他一脸的担忧。

  他坐在这已经调到了26度的空调厢房里,冯国文头是却是冒出了冷汗。

  “老冯,看来你得整顿一下市场了,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古玩城的声誉就真的没了,这事情如果传出去,以后还有谁敢来里。”

  赵福永盯着冯国文,语气中更多的是担心。

  “赵总你说的是,以后一定加强。”其实冯国文只是这里的管理者罢了,这一个古玩城,自从震远拍卖行进驻了南海以来,远东国际就已经是这一个古玩城的最大股东了。

  现在自己下面的人把老板的孙女给绑了,那不等于自己的狗咬了自己的主人,如果赵福永要怪罪下来,那他冯国文就是第一个要领罪的人。

  “爸,出什么事情了?”

  王轩文推门走了进来了,他刚刚已经看好一本古籍卷书,听到说出了事情,价都没来得及问价钱,他就直接跑了回来。

  “碧云刚刚来电话说被欺负了,还说得不明不白的。”

  李秀兰轻轻地拍了拍王震的手说道

  “碧云这孩子就是任性一点,不过应该没有什么事情的,老赵你放心了。”王震看着李秀兰的焦急,他安慰着赵福永。

  “希望如此。”

  赵福永坐了下来,他拿出一根大中华,但是他却忘记了要去点燃,赵碧云的每一次回来,都好像有点发生,这让赵福永每一次都提心吊胆。

  厢房内十分安静,而这样的安静对于冯国文来说,让他更加显得不安,他不停地擦着汗,他感觉空调坏了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所有的人眼睛都盯着门口看,但是越是想看到门口有动静,就越是没有动静。

  “不等了,我去找找看了。”

  “老赵,刚刚冯经理的人都说找到了,正在回来的路上,你这去找,等一下他们回来你得再去找你。”王震拉住站起来要走出去的赵福永。

  “是呀,赵叔,你就别担心了,他们就到了。”

  “冯经理,你再打个电话去问问到哪里了,怎么这么久的。”这时候王轩文转身对冯经理说道。

  “是,是,我问问。”冯经理拿出手机,他现在慌得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你们怎么这么久呀?快点回来。”

  冯经理大声地对着电话里吼道,他下面的这一帮人平时自己放任他们久了,现在做事越来越没有时间观念了。

  “王董,他们已经到楼下了。”冯经理挂了电话,小声地说着。

  “赵叔,你看,他们回来了,你放心好了。”

  王轩文拉着赵福永坐了下来,好好地安抚着。

  五分钟后,门被两个男人推开了,张天生扶着赵碧云走了进来。

  “爷爷,他们欺负我。”赵碧云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扑倒在赵福永的怀里。

  “没事,没事,有爷爷在这里。”

  “你看他们把我的脸打成这样,我以后怎么出去?”

  赵碧云哭诉着,赵福永一听,马上托起赵碧云的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右边脸上几个手指印清晰可见。

  “这个怎么回事呢?”赵福永对着护送回来的锋哥吼道,看着自己的孙女被打成这样,像一把刀刺在他的心上一样。

  “对不起,赵总,下面的人不认识赵小姐。所以……”锋哥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因为一切的解释已经不重要了。

  “赵总,对不起了,是我不对,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打了赵小姐。我错了,请赵总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

  刚刚那一个店主听到赵福永的吼声,吓得马上跪了下来,不停地自己打着自己的脸。

  张天生对在王震父子说着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我这古玩城里在不允许像你这样强买强卖,你给我滚。”王轩文听着张天生说完后,对跪在地上的店主大声地说着。

  “爷爷,不能这样放过他。”

  “好了,你都叫你不要去处乱跑了,上次在游艇会的事情你还没有受到教训。”赵福永听着王轩文那样说了,他也清楚自己的这一个孙女很多时候任性爱玩,这一次没出什么大事,也就当给他一个教训。

  “那一次又不是我的错。”赵碧云看着自己的爷爷还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她不由得哭了起来,在她爷爷的面前,眼泪是她最好的武器。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爷爷不说你了。”赵福永对于这一个孙女的哭声永远是不知所措,有时候连他儿子都怪他,说是因为他的宠爱才会让赵碧云这样任性的。

  一场比试就因为这样的一场闹剧收了场,因为赵碧云的事情,他们今天打算来捡漏的计划就这样泡了汤。

  大家都不有了心情,便早早打道回府,加上明天是王震孙女放假,刚好也是她的生日,所以王轩文已经决定今晚带着王震一起回京都。

  本来赵福永希望张天生跟自己一起回京都的,但是张天生想着自己大半年没有回家了,也快过年了,加上他父亲的行动还不方便,所以他谢绝了赵福永的好意。

  “天生,过了年,你一定要到京都来找我。”赵福永在上机的时候再次跟张天生说道。

  “好的,赵爷爷,过了年,我一定到京都找你。”

  “一言为定。”

  当飞机消失在天空里的时候,张天生突然有一种失落感。

  张天生漫无目的地往回走,今天李管家已经拿钱去银行了,房子明天就可以拿回来,他又可以回到他的那一间大房子了。

  这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了,在大半年前,这一个时候才是他刚刚开始活动的时候,在这夜色的笼罩下,这繁化的都市也曾经让他疯狂。

  正当他想得入神的时候,身边的几辆跑车飞速而过,卷起地上那片片的落叶,落叶夹带着泥沙让张天生有点张不开眼睛。

  “这群2B,赶着去投胎呀?”张天生骂道,他轻轻地揉了揉眼睛。

  正当张天生张天生可以张开眼睛的时候,那去而复返的跑车突然像风一样开了回来了停在他的身边。

  “难不成他们听到我骂他们了?”张天生心里暗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落难太子了,遇上这一群人,麻烦可不少。

  在前面的一辆宝马跑车快速打开了门,他一身赛车手的打扮,在这么暗的夜色他,张天生怀疑他戴着墨镜根本看不到路。

  “天生,你没死呀?”

  年轻人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张天生,这时候张天生才发现这一个非主流一般打扮的人是刘一海。

  “一海,你怎么搞成现在这一个样子了,感觉像个神经病一样。”

  张天生推开了刘一海,好好打量了一下说道。

  “什么叫神经病,我这一个是现在最流行的,最时尚的打扮,你不懂。”刘一海兴奋地说道。

  “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上次在游艇会,你出事之后,我打听了,说你被人绑了,你爸到处找你也没找到,我真是以为你死定了,想不到你小子福大命大。”

  “我是差点死的了,还中了一枪,还好让人给救了。”

  “什么都不说了,今晚我们兄弟两好好聚聚。”

  刘一海再次把张天生拥入怀里,刚刚他一闪而过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张天生的背影,但那一个曾经是那么熟悉的背影让他永远不会忘记。

  当他看到真的是张天生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激动,如果不是大家知道他是喜欢女人的,他一定会让别人误会自己和张天生搞基。

  “一海,时间快到了,再不去就迟到了。”这时候另外一辆车的一年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今天见回我的兄弟,不去了。”

  “不去的话,那一万块的押金可就没有了。”

  “不就是一万块吗,没有就没了,下次赢回一次都止这个数了。”

  刘一海拉着张天生上了车,一个不错的漂移,10秒的加速就把其他的车扔在了身后。

  看着刘一海那专业一般的车技,张天生不清楚他什么时候开始玩车的了,因为在高中这两年多里,他就只是知道他玩玩女人罢了。

  “你没高考吗?”

  “考个屁呀,你都不在学校了,去学校像进牢房一样。”刘一海一边开车,一边行平淡地说着,他不单是班上最差的,还是学校最差的其中之一,如果不是因为在学校能跟张天生一起玩,他早就不上学了。

  “曾茹她呢?”张天生虽然说是班上的差生,但是在学校来说,他的成绩还不算太差的。他曾经想着曾茹去那一个城市读书,他也跟着去那个城市读,她读重点,自己读一些三流的学校也行,只要能够跟她一起就可以了。

  但是此刻,他连个高考都没考,连曾茹在那里读他都不清楚。

  “听说曾茹高考考咂了,本来他可以上北大的,不过还好,她还是能考个理工大学。”刘一海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店门口,他今天要跟这一个失踪了大半年的兄弟一醉方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