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原来是你
全职书僮2017-12-17 13:123,365

  张天生马上冲过去,用手捂着她的嘴,小声地问道:“你叫什么呀?”

  女孩子不停地挣扎着,她想拉开张天生捂着嘴的手。

  “不好意思,忘了嘴被捂住了,你说不是话。”张天生把上放开了女孩。

  “呀……”

  女孩又再叫了起来了,那叫声比刚刚还大。

  张天生马上又想去捂女孩嘴,但是女孩把头一摆,用手一推,张天生的手没有落在女孩的嘴上,而是正好落在那丰满的胸上。

  张天生本来想用力捂住她的嘴,当手压在那团高高鼓起的胸前时感觉掌心传来那温暖,那丰有弹性的胸、部让他有点舍不得拿开。

  他一直钟情于曾茹,为了曾茹,他一直

守.身如玉

,不要说女孩的胸、部,就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碰过,虽然刘一海这一个死党老是想给他创造机会,但是每一次他都是找理由选择离开。

  “呀……”女孩像发了疯一样叫了起来了,“啪”的一声她狠狠地给张天生一个巴掌,张天生这才把那一只手依依不舍地离开女孩的胸、部。

  张天生的脸就变得火辣辣了,他不是因为这一巴掌,而因为那像皮球一样大的胸、部给他的感觉使他满脸通红。

  “原来袭胸是这样的。”张天生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让你乱摸。”还没有等张天生从刚刚的袭胸感觉中回味过他,只见女孩飞起一脚,朝着他的二弟处踢了过来。

  “碧云,你干什么?”那脚刚要踢到张天生的二弟,这时候站在楼梯口赵福永大声地喊住了。看着碧云的脚正好停在张天生的两脚之间,他不知道这两个年青人在搞什么。

  “爷爷,他欺负我,上次我在游艇会就是这一个流氓偷看我裙底就是他。他刚刚还……”

  赵碧云这时候不好意思说刚刚张天生学摸了他有胸。

  “你是不是看错了。”赵福永从楼上走了下来。

  “没有错,上次就是我。”

  “爷爷,你看,他都承认了。他就是个流氓。”

  张天生本来只是想说他们是认识,不想这让碧云当作是他自己承认罪行了。而张天生这一回答,也让赵福永感觉到有点意外。

  “不是了,我那一次不是有意的,他在水下,她刚好在上面,我就看了,不是了,是我抬头就看到了,也不是了,我都没有看到。”

  张天生发现自己的表达都不清楚了,他急得都要疯了感觉。

  “我不敢,你就是个流氓。”碧云生气地指着张天生说道。

  “那我就是流氓了,不好意思了,下次不看了。”

  张天生发现自己不会为自己辨解了,他干脆就认了,大不了现在被赶走,他做好了心理准备。

  “你还想有下次呀,你再看我不把你眼睛给弄瞎了才怪。”

  碧云说完马上伸出了两根手指就要直插张天生的眼睛。张天生本能地闪到一边。

  “流氓,你快说,是那一个王八蛋让你进来的?”

  碧云气呼呼地说着,让她知道是那一个,我非让爷爷赶他走不可。

  张天生没有直接回答,然后指了指赵福永。

  “是我带回来的,那我是不是也是王八蛋了。”赵福永板起脸来说道。

  他的这一个孙女被他宠坏了,现在赵福永都拿他没有办法。

  “我不是说你了,爷爷。”

  “你怎么也跑过来了,不在京都好好呆着,你放假了?”赵福永质问着。

  “试考完了,明天才放假。人家想爷爷了嘛。”碧云对着赵福永撒着娇,赵碧去对他爷爷一撒娇这一招可是百试百灵。

  “她在京都读书,怎么半年前又在这边的?”张天生开始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了。他有点不明白地问道

  “上次也是他放暑假过来的,也是刚过来的那一边遇上了你,结果你们一起被劫匪绑了。”赵福永解悉说道。

  为什么自己要被灭口,而她不用被灭口,这让张天生一下子糊涂了起来,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去问好。

  “我过来关你什么事,每次过来都见到色狼,晕死了,我再也不来南海这一个鬼地方了。”

  碧云双手抱在你胸前埋怨着,她把头转向一边说着。

  “什么鬼地方呀,南海是你的老家。”

  上一次在游艇会里,赵福永只知道碧云让人打晕了,不知道原来打晕碧云跟绑架张天生的是同一伙人,却想不到他们之间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

  “反正以后我再也不回了,除非这一个死掉。”

  “上一次就是因为你大叫,你害我差点死掉了,不过还好,我福大命大,天都让我回来找你算帐。”

  赵碧云听张天生这样说着,她又记起半年前,在她被打晕之前,他的确为自己出头,也的确是如果不是自己大叫,那些劫匪不会发现他们的。

  “你怎么害你了。”我又不见有事。

  碧云他没有想到这大半年来,张天生在小岛上面的过的生活。更加没有想到张天生差点让劫匪给杀了。

  “要不要看看我给个弹孔你看看。”张天生就要把衣服扣子解开。

  “爷爷,他又耍流氓了。”碧云马上用手捂着眼睛,大声地叫着。

  “赵总,我看我还是快点离开了,你帮我跟王爷爷说一声,他也就不跟他告辞了。”张天生可不想在这里又让人误会成流氓。

  “你才刚刚拜我为师,这么快就要走了。”这时候

王.震

出现在楼梯口处。

  “王师傅,我过几天再找你了,我可不想赔了性命还让人误会是流氓。”

  张天生看了看赵碧云,淡淡地说着。

  “你是不是想连谢师宴都省了?我可不依呀。”

王.震

走下来后,他这是第一次跟别人开着玩笑,也是张天生第一次看到

王.震

开玩笑。

  “老爷,你的电话。”正当张天生想回答的时候,赵福永的管家马上跑了过来。

  赵福永拿起电话后,才知道,原来拍卖行的科学鉴定已经出来了。

  “好的,我这边处理就可以了。”

  赵福永把电话挂了之后,他笑着向张天生走了过来。

  “你现在走,是不是不要那两百万了。”

  被赵福永这样说,他这才想起他的古董还没有拿到赔偿呢。

  “怎么样,鉴定出来了?”

  “看来你的眼光还真是准,看来我是我打眼了。”

  赵福永一边说,一边从衣服里面拿出了支票,填写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递给张天生。看着赵福永递过来的支票,张天生反而显得有点不敢相信了。

  他不相信就这样就可以拿两百万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不拿了,你还等着这钱去赎回了你的房子呢。”

  

王.震

看着张天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一个时候迟疑。

  “什么东西两百万?”这时候轩文听赵福永这样说,他一下子感兴趣了。

  “周文把他的杯子给摔破了,公司刚刚带着杯子去检测回来,杯子果然是值四百万,不过因为他之间有损坏,所以折价只值两百万了。”

  赵福永看了看张天生,然后王轩文说道,王轩文正是赵福永的徒弟,这也是李秀兰一再要求他的。

  拍卖行并不是王轩文的主要业务,因为王兴的回来搞拍卖行,一开始是王轩文为了报之前赶自己母亲出门口的仇,而让周文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岳父那边出面开边的拍卖行,而五轩文更是派赵福永去做这一个拍卖行的顾问。他更是给予了最大的支持。随着业务的扩大,拍卖的业务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因为复仇了,他们还帮助国家协助寻找流落海外的文物。

  “阿文怎么到现在还是这样?”王轩文一听赵福永这样说,他的气一下子又来了,对于周文,如果不是自己的岳父在那里护着,他早就让他撤了回来了。

  “他还小,你也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慢慢来嘛。”这时候李秀兰说着,毕竟周文是自己亲家的唯一的孙子。

  “如果凯俊以后也是这一个样子,你看我还认不认他。”王轩文扶着自己的母亲,他在想着自己的儿子,儿子现在正在美国念书,照现在算来,再过几年,他也可以毕业了。

  “我还有个孙子吗?”.

王.震

听轩文这样说着,他更开心了。

  “是呀,我刚刚都忘了告诉你了,你的孙子大,孙女小。他们现在都还在读书,等放假了,你就看到了。”王轩文笑着对自己的父亲说道。

  “快把你的支票收起来了吧。”赵福永再次把支票递向了张开生。

  张天生接过了支票,然后看了看

王.震

说道:“师傅,这里也有你的一份,要不我分给你一百万。”其实那杯子如果不是

王.震

鉴定,他也不敢肯定这么值钱。

  “爸,原来他是你的徒弟?”

  “是呀,刚刚收的。这一次我能回来全是因为有他,要不然我怕我不被淹死也会被冻死了。”

  

王.震

感激地说着。

  “那如果不是你救了我,还把我的枪伤治好,我不是也一样会死。”

  张天生虽然坚持着要分一百万给

王.震

,但是

王.震

知道他等着钱用来赎回房子,所以他对张天生说就当那一百万是借给他。等他以后有钱了再给他也不差,因为他现在找到了家人,其他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显得不重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董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