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白衣谁家郎
离人望左岸2017-04-14 12:403,528

  三月的早晨,阳光温暖,春风和煦,苏府门前的桐木抽出新枝,不远处的坊渠边上,杨柳依依,隔壁府邸的院墙上,桃枝如伸懒腰的熟睡婴儿,怒放的桃花,在春风之中招摇,让人看着,仿佛能够看到院内的女子,正在桃树之下,捏着手中的方胜儿,幽怨地盼着男人归家。

  苏牧牵着腿瘦毛长的老马,背着长布包,陆青花诧异甫定,抱着书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

  正在府门前洒扫的徐三斤看了过来,眼中满是厌烦。

  他来苏府当工也有三个多月了,尽做些扫地倒夜壶的粗活脏活,梦想中凭借自己俊朗到没边没际的外貌,俘获苏家小姐芳心的剧情并未出现,反倒昨天打碎了一个瓷瓶,让老管事使唤护院,拖到柴房去打得屁股开花,今日走路都怪怪的,以致于今天大家都用古怪的眼光看他,心下怀疑那护院到底是用上面的棍子还是用下面的棍子打他屁股。

  念及此处,再看那武士不像武士,书生不似书生的落魄人,他的心情简直糟糕透了,象征性地挥动扫帚几下,边转身往回走。

  “小哥儿慢走。”

  那人还是开了口,徐三斤捂了捂额头,心叹终究是躲不过这些唠叨的鬼,没好气地回应道:“你喊我做甚!”

  人说宰相门房七品官,可这苏府虽号称杭州十大缙绅大族,说到底还是从商的贱业,再说了,这徐三斤也并非门房,只不过是个洒扫的小厮,哪来这么大的脾气和架子?

  苏牧对人情也看得通透了,人总有个情绪不佳之时,心里也不以为然,反倒陆青花着急了,也不知是故意使坏,还是终究怀疑苏牧的身份,当即怒叱道:“瞎了你的眼!你家少爷回来了,还不让里面的人全都出来恭迎大驾!”

  她说完这句话,并无与有荣焉的表情,于是苏牧知道了,她到底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身份,存心搅局使坏来了。

  徐三斤也是认得陆青花的,毕竟这老姑娘就在对面街卖包子,眼熟得紧,见得陆青花敢对自己大呼小叫,徐三斤顿时火气。

  “烂嘴巴的包子婆,没事来这里闹!哪个月没几个自称我家少爷的刁民过来装疯卖傻?最后还不都给打出去了?赶紧把你的野汉子牵回去,省得管事老爷一顿好骂!”

  “谁的野汉子!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你个没人要的老婆娘!这里也是你耍泼卖疯的地方!”

  陆青花最忌讳别个儿说她没人要,本来只是想等着看苏牧的笑话,此时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与徐三斤对骂起来,最后还打起了赌约,若苏牧真是苏家的公子少爷,徐三斤便给包子铺当三个月的免费劳力。

  苏牧也是哭笑不得,眼见府门前有人开始看热闹,终究觉得影响不好,遂从怀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路引,递给了徐三斤。

  “这张东西,交府里看看,劳驾了。”

  徐三斤也不是狗仗人势的货色,苏牧言语有礼,举止有度,面挂笑容,人都说伸手不打笑面人,徐三斤也不会太过分,可有陆青花从中作梗,二人又立下了赌约,徐三斤便怒火中烧,一把抄过那份路引,边骂着,竟然将那路引给撕了!

  陆青花见得此状,便开始叫骂,苏牧的笑容也收了起来,不过府内的仆人们到底还是被吵闹声引了过来,听说又一个少爷要回来,就聚过来看热闹。

  府里长房的二公子不算得良人,虽然读书有些底气,但整日里流连青楼楚馆,尽做些斗鸡遛狗之事,在府里没什么好名望,在杭州城内也是臭名昭彰。

  早在半年多前,二公子又跟别个儿在思凡楼争风吃醋,惹出了事端,连老太公都惊动了,长房老爷不得不狠心教训,名为外出游学,实则是让他出去避避风头。

  可哪里想到二公子会跑到匪患之地去,收到消息的时候听说已经凶多吉少,虽然苏家动用了关系人脉,着人四处寻找,却最终一无所获。

  苏家悬赏一出,那些包打听和消息灵通的人也是踏破了门槛,可大多只是为了骗点银子,更有甚者,一些人还找来了与二公子酷似的骗子,只说遇到歹人行凶,将脑子打傻了云云,想要混个便宜二世祖来当当。

  这等事情终究是让人哭笑不得的。

  此时的苏牧一路风尘,虽然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调养,但双颊消瘦,肤色黝黑,又不修边幅,莫说进府才三个月,并未见过苏牧本尊的徐三斤,就是随后而来围观看热闹的仆人们,都认不出他来。

  正喧哗之时,一名长衫老者从府中走了出来,朝徐三斤喝道:“三斤!大清早如此胡闹,成何体统!让人看我苏家笑话不成!”

  老管事一出面,徐三斤顿时闭了嘴,怒气未消地瞪着陆青花,后者也是分毫不让,倒是老管事的眼前一亮,视线定在了苏牧的身上。

  “二少爷?”

  “张叔,是我。”

  严格来讲,此时的苏牧确实是个“骗子”,前任苏牧与老仆人遭遇匪徒,被殴打以致昏迷,醒来的时候灵魂已经换了主子,老仆人最终又没能醒过来,苏牧对苏府的情况也没半点了解,除了身上的路引作为物证,也就身子是货真价实的。

  这也是他为何要在隔壁住大半个月的原因,他要摸清楚苏府的情况,哪怕住进去了,也要让人觉着他依稀还是能记得一些人物和事情的,再者,他也需要考察一番,若这个苏府不适合自己,他倒也有心就此离去,过上自己逍遥自在的生活。

  他这厢一开口,老管事听得熟悉的声音,顿时老泪纵横,忍不住惊呼道:“真的是二少爷!是二少爷!二少爷真的回来了!”

  嘴里这样说着,他就过来抓住苏牧的手臂,身后的仆人已经骚动起来,徐三斤却是呆立在了原地。

  老管事张昭和往他头上拍了一记,大骂道:“还杵在这挨天收么!还不快去禀报老爷!”

  “这……是……是!小的便去了!”徐三斤脸色发白,转身往回跑,到了门槛那里还绊了一跤,哎哟一声叫,而后拍拍屁股,继续往府里跑。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二少爷拿东西!”张昭和一声呵斥,门内的家丁仆从都纷纷出来,抢着牵马,见没东西可拿,就将陆青花怀里的书箱给抢了过去,而后簇拥着苏牧,欢欢喜喜进入了府邸。

  “还……还真是苏家的少爷啊……”陆青花愣愣地站在原地,过得许久才缓过神来,而苏府却已经关上了大门,只剩下她孤身一人站着,心里倒是有些失落了。

  进了府门没走出太远,苏家长房的老爷苏常宗就撞撞跌跌地小跑了过来,见得苏牧,便拥了过去,泣不成声。

  父不嫌儿丑,前任苏牧在如何纨绔不成材,也是亲生的骨肉,本以为这个儿子死在了南面,如今失而复得,又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欣喜?

  苏牧还有个兄长,不过此时在外地处理家族的产业事务,一时半会儿是见不到了,倒是其他房的堂亲们一窝蜂涌了出来,将苏牧当成了怪物来围观。

  苏常宗虽然是长房主事,但子嗣不旺,苏牧失踪之后,就只剩下长子苦苦支撑,长房地位岌岌可危,其他房的堂亲们见得苏牧回归,心里也不知该不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

  但听说苏牧受了匪人所伤,脑壳坏掉了,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他们的心里到底是好受一些的。

  如此闹哄哄了大半日,又被苏常宗带着去见了家里的老太公,到得晚间,苏牧才终于得了清闲。

  正稍坐歇息,喝了一口茶,一个小丫头又怯生生地进了门,小声地说道:“少爷,婢子……婢子过来伺候您沐浴更衣……”

  经过前些日子的暗中观察,苏牧对苏府的人事也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丫头他也是知道的,乃是前任苏牧的一个通房丫头,名唤彩儿。

  彩儿此时才十三四的年岁,身子刚刚长开,如雨后的丝瓜一般,青涩又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许是羞于胸脯长大了,并不敢抬头挺胸,稍有些驼着背,正是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的水灵时期,眉眼已经显露出美人的迹象,稍带着一点点婴儿肥,颇为讨喜。

  苏牧不由想起现世里,自家的妹子,又怎忍心让这么个小丫头给自己洗澡,当即摆手道:“我自己来就好,你下去歇息吧。”

  那丫头轻轻吐了一口气,似乎心头大石落地一般,可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脸为难地嗫嗫嚅嚅道:“可是……可是老爷吩咐了……一定要婢子伺候少爷……若失职了,婢子是要受责罚的……”

  苏牧本想说稍候会自己跟父亲解说一下,但想了想,还是默认了下来。

  彩儿见自家公子如此,便出去提来热水,虽然年纪尚小,但她做惯了这等活计,倒也娴熟,不多时就准备好了浴桶香汤,替苏牧宽衣解带。

  然而当苏牧的衣服完全褪下来之后,她却捂住小嘴,禁不住“啊”的低呼了出来!

  摇曳的灯光之下,苏牧的前胸后背满是狰狞的伤疤,也不知这半年来经历了些什么可怖之极的事情!

  苏牧苦笑一声,早料到会这样,便摆手让彩儿出去,这一次,小丫头倒是没有拒绝,很快就逃出了房间。

  苏牧享受热水澡之时,彩儿已经慌慌张张地来到了苏常宗的房间。

  “什么?!没有胎记?!怎么可能会没有!”

  “婢子……婢子看得清楚……也不是没胎记……只是那胎记之处只剩下……只剩下一道很大的伤疤……很多伤疤……”

  “很多伤疤?”

  “嗯……很多……”

  夜已深,苏常宗房间的灯却仍旧亮着,他紧皱着眉头,那肥胖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离手不远的地方,一张重新粘贴起来的老旧路引,静静地躺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卧江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