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桃园结义从新说
大墨2015-12-29 18:364,422

  高云知道张飞狂傲,要不先杀杀他的锐气,哪能招得动他,所以见关羽向前挑衅,高云丝毫没有劝阻。

  “哈哈!俺老张这几天正手痒得很呐,你这个大汉倒是挺对俺老张的胃口,正好给俺解解闷儿”。

  张飞一把扯下油乎乎的袍子,露出黑布紧身短靠,摆一摆醋坛大小提溜圆一双拳头,使个夜叉探海,箭一般冲到关羽面前,当胸就捣。

  关羽眼见张飞攻来,不急不躁,晃一晃身形,双掌一分,右臂向前,左掌在后,使一个倒转乾坤,夹住张飞双手,往后一带,再往前一推,荡开张飞双拳,身形顺势跟进,右肘横扫张飞面门。

  二爷和三爷各展浑身功夫,你来我往打在一处。但见,拳似双龙杵,劈啪作响;掌如飓风刃,呼呼做声。两人大战八十多个回合,院子里是风云攒动,整个地面的石板,没剩下一块儿囫囵的。

  别说高云没见过这样的恶战,就是那些远近来看热闹的,也都看呆了。

  打了得半个多时辰,高云看这俩人都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害怕哪一个稍有不慎,再被对方伤着,便叫关羽住手。

  关羽此时已经领教了张飞的武艺,知道即便再战下去,也很难分出胜负,听见主公叫停,虚晃一招,跳出圈外,说道:“你我旗鼓相当,就此停手吧”。

  “好!哈哈!真他娘的痛快,俺老张还从来没打这么痛快过,你这大汉真是好武艺,想必这个书生也是个好男子,走走走!跟俺到屋里去,俺老张请你们喝酒”。张飞哈哈大笑,不由分说拉起高云和关羽就走。

  高云看了张飞的神色,知道自己发挥口才的机会来了,心里暗暗高兴,早就想好了说辞。

  三人分宾主落座,后厨随即摆上宴席,高云笑道:“都说燕人张翼德骁勇无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哈哈”。

  “嗨嗨!俺倒也没啥,这个大汉才是真真的好武艺啊!”

  关羽呵呵一笑,“哪里哪里!你我旗鼓相当”。

  关羽和张飞正客气,高云突然叹了口气,“唉!只是可惜啊!”,这是知道张飞是个急性子,高云故意话说一半,吊他胃口。

  “可惜什么?你这人到底是个书生,说话真不爽快”。张飞急的直拍桌子。

  “呵呵,翼德莫急,我只是觉得,可惜你这一身好武艺,却用在了杀猪刀上”。

  高云这话正正的戳在张飞痛处,“唉!”,张飞一拳砸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俺老张也想凭着一刀一枪,厮杀疆场,就是死也痛快。但是现在这个朝廷,根本他娘的不用好人,俺老张空有这一身本事,却碰不上识货的”。

  张飞说完,抱起酒坛子,“咚咚咚”一通狂饮。

  关羽在一旁见了,表情也凝重起来,张飞的感慨好像也勾起了他的心事。

  高云见火候差不多了,笑了笑,曼斯条理的说道:“其实也用不着这样沮丧,你若真是有心,离驰骋疆场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高云这句话,差点儿让张飞把刚喝下去的酒呛上来,“嗯!?此话怎讲!?”

  关羽听了这些话,也是吃惊不小,虽然不好明问,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期待。

  高云站起来,倒背着手,在张飞家客厅里来回的走着,“二位都是当世的英雄豪杰,我也不妨明说,想必二位也都知道,如今天下已经是千疮百孔,百姓苦难深重,已经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这一点,估计云长比我更有体会。官逼民反,则民不得不反。依我看来,这天下百姓早晚会揭竿而起。当今朝廷微弱,到时候无力镇压,就必然要依赖地方诸侯的兵马。这样一来,各路诸侯势必会趁机壮大自己的势力。如果朝廷微弱,而诸侯强盛,那天下必将大乱。我买下这个县令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趁现在开始招兵买马。说这样的话,可是杀头的罪过,我拿你俩当兄弟,所以我才对你们两个说。天下大乱,受苦受难的必然是黎民百姓。我不想再看着百姓受苦,所以我要积蓄势力,到时候好平定乱世,还百姓一个太平天下。单丝不成线,独木难为林,我高云即便浑身是铁,又能打得多少钉儿?所以,我需要你们这样的英雄豪杰来帮我,这次我带云长前来,其实就是想请翼德助我一臂之力,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高云的这通长篇大论,快把关羽和张飞听呆了,俩人怔怔的看着高云,仿佛是见了天神一样。

  “哎呀!”,张飞一拍大腿,挪开桌子,双膝跪地,“你怎么不早说,且先受俺老张一拜!俺老张这腔子热血早就等着卖给识货的,你要真肯用俺,俺老张就是为你死了也心甘情愿呐!”。

  关羽也站起身来,双手抱拳,跪倒在地,“关羽愿誓死追随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高云见关羽和张飞一齐拜倒在地,赶紧上前扶起二人,“二位兄弟!何须如此!?能得到两位相助,是我高云莫大的荣幸。既然要举大事,必须戮力同心。我有心和二位结为生死兄弟,今后同生共死,共创大业,二位意下如何!?”

  关羽和张飞早已经对高云佩服的五体投地,听说高云要跟自己结拜,又是高兴又是感动还带着激动,“全听主公安排”。

  高云本来就是模仿桃园三结义,只不过自己取代了刘备,虽然现在没有桃花,但高云还是把结义地点选在了张飞家后院的桃园里。话说张飞家还真有个桃园,杀猪的弄个桃园,这似乎科学。但是我说它有了,那就有了。

  三人焚香叩首,金兰立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违此誓,天人共戮……”。

  拜过皇天后土,三人歃血为盟,结为异性兄弟。高云和关羽都是二十二岁,但高云的生日大一些,自然被关羽和张飞拜做大哥,关羽行二,张飞二十岁,排行老三。

  穿越一个月不到,关羽、张飞、高顺三员大将,这酸爽让高云有些把持不住。

  有了这么两个惊世骇俗的兄弟,高云心里高兴,没有马上回逎县,而是在张飞家里住了下来,打算哥儿三个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刚来见张飞的时候,高云看了关羽和张飞的打斗,那种场面一直在脑海里晃悠。在现代的时候,高云也看过不少搏击比赛,但是跟关羽和张飞的打斗相比,那些比赛就好像小孩儿掐架。

  这种每一击都足以开碑裂石的功力,让高云真正见识到了可怕的古代武艺,心里觉得很不踏实。

  高云知道,自己早晚是一方之主,在这乱世当中驰骋,身临沙场是在所难免的。凭自己当前的身体状况,遇到关羽张飞这样的武将,肯定是一秒必死。就算有他们保护,但是哪能万无一失呢。

  高云权衡再三,觉得必须要强化自己,至少不至于被秒杀才行。有了这个想法,高云打算向关羽和张飞学艺。

  他也知道像关羽张飞这样的功夫,那都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自己也不指望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优势条件,那就是从游戏里带来的那把锋利无比,而且又非常轻巧的钨钢斩军刀。

  有了这样一把削铁如泥,而又轻便的神兵利器,高云的修炼就有了针对性,那就是一个字—“快!”

  关羽和张飞听说大哥要跟自己学武艺,比高云都高兴,各自把自己生平最得意的本事教给高云。当然这些功夫都是难度极高的,凭高云的底子,绝大部分都拾不起来。

  但高云毕竟是拥有现代智慧的人,他在两个人的招数里,选出自己能用的部分,加以整合,改成了适合自己的套路。虽然这个套路只有五招,但是高云已经很知足了,毕竟比程咬金的三招半还多了一招半呢。

  高云自从得了这五招,每天苦练,在关羽和张飞的指导下,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高云就把这五招练熟了。

  高云知道要发挥这五招的极限威力,还必须要强悍的身体支撑才行,但那是个长期的修炼过程,现在时间紧迫,也只能先这么将就了。

  这半个月里,高云早晚练功,日间就带着关羽和张飞出去喝酒畅谈,三个人本来就志趣相投,再加上这样日益增进感情,彼此之间都把对方当亲兄弟看待。尤其是关羽和张飞,对高云这个大哥那真是万分敬重。

  这天中午,三个人又是一通畅饮,酒足饭饱之后,高云打算在城里转转,好好了解一下涿县。

  张飞自然十分愿意给大哥和二哥当向导,领着高云和关羽在涿县城里四处溜达。

  这涿县虽然是涿郡的首县,但在高云看来也不比逎县强多少,尤其是西城那些破旧的民居,甚至比孙斌原来居住的那些房子更残破,看到这些,高云不禁摇头叹息。

  眼看四城都转的差不多了,高云便打算回去,却突然听到女子呼救的声音,三人一同时怔,急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在一条幽静的深巷里,就看见三个地痞正围住一个少女在调戏,地下还坐着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正在大声呼救。

  “住手!”,高云平生最恨这种欺负女人的杂碎,一看这情景,顿时火冒三丈,大喝一声冲了上去。

  那三个地痞听见喊声,回头一看,“我的个妈呀!”,拔腿就跑,转眼的功夫儿就没了影子。

  “咦!?这可怪了,为什么这么怕我!?”,高云纳闷儿了,他哪里知道,这仨人上个月刚被张飞修理过,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天,这刚好利索,就又看见灾星了,能不跑吗。

  高云看他们跑的比兔子还快,知道追也追不上,于是便收住脚步,想安慰一下被围的那个少女,就这一看不要紧,高云顿时不淡定了。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美女?”,高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已经不能单纯的用“美”来形容了,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儿、如勾似画的模样儿、珠圆玉润的肌肤,让人看在眼里,酥到骨头。高云感觉自己就好像沉浸在万亩芝兰当中,似乎有一滴芳露滑过心脾那样的沁爽。

  “小女子拜谢恩公搭救”。那少女走到高云面前,面带娇羞的作揖道谢。

  “哦…,姑娘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都是应该的”。高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端正态度。

  “小女苏苏承蒙恩公垂怜,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什么!?”,听到这个名字,高云脑子里的记忆飞速的翻了出来,“你……?,你就是苏苏?中山富商苏双的女儿?”。

  高云听到那少女的名字,突然有些黯然神伤,他虽然没见过这个少女,但在这个身体的记忆里,却对苏苏这个名字很熟悉。

  那是因为高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曾经为高云向苏家提过亲,但却被苏双一口回绝了,据说正是因为苏苏坚决不同意的缘故。

  高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个少女有一种一见倾心的感觉,非常的浓烈。但是没想到自己早就已经被人家拒绝过了,怎么能不伤感呢。

  高云想要这个女人,倒不是说自己不爱玉儿。如果得到苏苏需要以舍弃玉儿为代价的话,那高云最多也只是想要,而不会动真心思。

  但是现在这儿时代,男人无论想要多少女人,只需要有钱有势就可以。不需要付出任何其他代价,这样的前提下,高云这样的就算是极度克制的了。

  社会环境决定人的意识形态,在这个社会环境下,所有女人都觉得,自己的男人如果能妻妾成群,是一件很应该的事,而且还很风光。

  事高云虽然是现代人,但他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妻一妾了。既然这个时代的律法和道德都是认可的,高云那好色的本性就释放了出来,确实是喜欢的女人,如果对方也愿意,那自然是想要的。

  但可惜的是,人家苏苏好像不愿意。

  “恩公怎么会知道家父的名字?难道恩公认识家父?”,苏苏虽然知道高家提亲这回事,但却从没见过高云。

  “呃…,在下逎县高云,家父与令尊乃是故交”。

  “你!?你是高云!?高普方!?”

  “正是在下,这天也不早了,苏小姐还是赶紧回家吧,免得再发生意外。二弟、三弟我们走”。高云说完,转身就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