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初到苏府拜世伯
大墨2015-12-29 18:363,592

  其实高云跟刘旭做的这笔交易,除了那些山贼,恐怕也就高云自己敢做了。因为这些毕竟是官粮,如果不是知道黄巾起义要来,那这粮食就等于是给朝廷买下的。

  但正是因为知道黄巾起义要来,高云才有恃无恐,到时候谁还管得上查账啊,这些粮食还不是他说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出了县衙之后,高云把这里里外外跟关羽和张飞一解释,俩人这才恍然大悟,惊得连关羽这么沉稳的人都连挑大拇哥,对高云佩服的那是五体投地。

  虽然是这样,高云也不能不防备刘旭使诈,货卖两家。所以还是安排几个精干的护院,暗中紧盯住官仓。

  因为知道明天要去苏家赴宴,回家以后,高云叮嘱关羽和张飞早早歇息,自己也回房睡觉。

  第二天,高云身着白锦礼袍、手持羽扇、头戴长冠、腰系白玉带、脚下皂锦靴,丰姿洒逸、器宇轩昂;玉儿身穿锦缎紫衬留仙裙、十三颗珍珠裹住秀发、上簪一枚赤金凤头钗,轻颦笑、碎步摇,犹如瑶池仙子一般。俩人乘坐府里最豪华的四匹马拉的锦缎角棚马车前往苏府赴宴。

  关羽和张飞在前开路,俩人一样的锦袍软靠,骑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十二人的仪仗分两列簇拥在马车前后,都是虎背熊腰的大汉,刀砍斧剁一般高矮,一水儿的皂衣长裤、兽皮围腰,勇武彪悍。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过官道,开出逎县县城,一路上引得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苏府坐落在涿县北城,建筑考究,论气势比高府还要宏伟一些。苏双知道高云要来,便带了夫人和女儿苏苏,早早在门外迎候。

  见高云一行威武豪壮、大气凛然,苏双等人不禁暗暗惊奇。

  到了苏府门前,关羽和张飞一同下马,各拽住车帘一角,往上掀起,高云搀扶玉儿下车,两人一同躬身向苏双夫妇见礼:“小侄高云(侄媳玉儿)拜见苏世伯、苏伯母,恭祝二老福寿安康”。

  原来高老爷子在世的时候,高家和苏家连同张世平家都有交往,所以高云才称苏双为世伯。

  “哎呀,贤侄免礼,外面风大,快请到屋里说话”。苏双夫妇赶紧还礼,把高云一行请进府里。

  苏苏自从知道高云要来,每天都满心欢喜的期盼着,可这会儿见了如花似玉的玉儿,她心里却觉得很失落,一脸的怅然。

  但高云和玉儿自然不能失礼,一起向前跟苏苏打招呼。苏苏这才回过神来,仓促的还礼。

  苏双领高云一行来到前厅,宴席已经摆下,众人便分宾主落座。关羽和张飞是高云的结义兄弟,自然和高云坐在一桌。苏双又在外堂另置酒席,款待其他随从、车夫、丫鬟人等。

  众人又寒暄一阵,高云便让关羽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对苏双说道:“小侄来的匆忙,没来得及准备礼物,小小心意,还往世伯不要嫌弃”。

  高云说完,随手打开盒子,里面露出一个木制座钟,不用说这是高云的手笔。

  其实高云自从接到请柬开始,就为送什么礼物给苏双犯愁。既然是有求于人,这礼物能否打动对方可是至关重要的。

  但苏双家世累富,金银财宝人家未必看得上眼,高云一系列的冥思苦想之后,才想出这么一个点子,连日赶制了一个上弦的榆木钟作为礼物,这也算是学以致用了。

  但苏双等人哪见过这种东西,各自一脸茫然,“贤侄,这是何物啊?”苏双疑惑的问道。

  “哦,这个名叫‘跑不停’,凭借这两条指针,就可以准确的知道时辰,我来给几位演示一下”。因为这个时代对于“钟”字有所避讳,所以高云随口就捏造了个名字。

  高云说完,拨动木钟的发条,指着上面的十二个时辰,一一给苏双等人讲解。众人听完之后,无不拍手叫绝。

  “贤侄这件宝物精妙非常,实在是太贵重了,我…,我怎么能收贤侄这么昂贵的礼物呢”。苏双虽然嘴上说不敢要,但拿在手里却舍不得放下,可见是相当的喜欢。

  “世伯不必客气,尽请收下,小侄既然带来了,哪有再带回去的道理”。其实这东西在高云看来,充其量值两块钱,要真能凭这个粗糙的我玩意儿买动苏双,那可真是赚大了。

  苏双一听这话,立马喜上眉梢,“哎呀,这…,这…,贤侄既然这样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贤侄”。

  高云看苏双这表情,知道他在感情上已经被自己完全拿下了,但高云并没有马上道出来意,而是先拿话试探,这是高云一贯的套路,多知道一点儿信息,就多一份把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高云看苏双喝的差不多了,便开始旁敲侧击。

  “小侄听闻,苏世伯和张世伯常年做马匹生意,经常在中土和北方蛮邦之间走动,近年世道不太平,世伯可要多加小心啊”。

  苏双笑道:“呵呵,多谢贤侄好意,其实从涿郡往北还是很太平的,道路也通畅,所以贤侄不用太为我担心”。

  “哦,那就好,既然道路通畅,世伯一年怎么也能跑个十趟八趟的吧?那利润可就相当客观了啊”。高云探明了路况,开始探行程。

  苏双摇了摇头,“贤侄这就有所不知了,这道路倒确实是通畅,跑一个来回也不过三两个月。但这马匹贩来容易,但要卖出去就不那么容易了。要是进来没有买主,还得搭上草料喂养,时间一长恐怕就要亏本。草原上大部分都是以脚力见长的良马,这种马虽然好,但价钱也贵,买主并不多。而我们贩卖的主要是那些能拉能托的驽马,这种劣马大多是用来搬运或耕作的,价钱便宜,销路广,但货源却少,我们每年跑两趟最多也就进来两千多匹,哪还用十趟八趟啊”。

  这酒一到量上,苏双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里里外外给高云说了个详详细细。

  高云笑了笑,“照世伯这么说,那这些良马的价钱一定要比世伯购进的这些马匹低很多吧”。探明了行程和货源,高云又开始探问货价。

  “那可不,这些劣马在草原上本来就没什么用处,每匹只要一千五六百钱就能买到,而那些良马就不同了,一般的也要三贯以上,上好的更是得一金不止”。

  “哦…,这倒是可惜了”。高云问明白了情况,心里开始盘算,他盘算的当然不是这些良马劣马的利润,而是自己的人手和购买力。

  高云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已经对这个时代的通货非常清楚。这时主要的货币是五铢钱,当数额特别巨大的时候经常会折算成黄金,折算比例是一金等于五千钱,也就是五贯。

  高云要装备精锐部队,自然要购买上好的良马,按照苏双说的,再加上其他费用,一匹马大概就在一金左右,高云觉得以自己的财力,购买三千匹还是没有多大压力的。

  高云想了想,对苏双说道:“前几日有一位在地方做官的朋友偶尔跟小侄闲聊,说起要购买三千匹良马,每匹出价六千七百,然而小侄对马匹生意却是一窍不通,想请教世伯,这生意能不能做得?”

  “做得,太做得了,这一笔下来,少说也有五六百万赚头。贤侄如果有意,不妨跟我们跑一趟,那些东胡人跟我们相熟,到时候价钱方面也能为贤弟说一说”。

  苏双本来是为了答谢高云救女之恩的,现在反倒受了高云一份大礼,心里自然觉得有愧。听说高云要买的又是良马,也不影响自己的货源,正好做个顺水人情,也算对高云有所回报。

  “那小侄真是太感激了,小侄敬世伯一杯,如果这单生意能成,小侄一定不忘世伯的恩情”。高云知道,茫茫草原人烟稀少,要是没有苏双带着,自己恐怕转个一年半载也不一定找到部族。

  “诶!贤侄这是说哪里话,你我还分什么彼此啊,来!我们干了这杯”。

  苏双觉得终于找到了点儿心里平衡,神情也随之高涨。

  这桌酒宴本来就是苏苏要答谢高云的,但从开席到现在苏苏却一句话都没说。她甚至不敢抬眼看高云,或者说是不敢看高云身边的玉儿。

  其实,高云自始至终也没敢看苏苏一眼,他知道爱上一个拒绝自己的女人会让自己痛苦,他怕过多的和苏苏接触会让他不能自拔。所以他尽力把注意力放在玉儿身上,就是想要斩住这份情思。

  但是他们两个的这种心思,连彼此都不能了解,就更何况旁人了。既然是答谢高云,苏双自然要让苏苏向高云敬酒。

  苏苏不能违背父命,只好端着酒盏站起身来,却不敢抬头,怯生生的说道:“苏苏拜谢高世兄搭救之恩,请世兄满饮此杯”。

  事情到了这一步,高云也没法再回避,只好站起来说道:“苏小姐太客气了,在下愧领好意”。

  说完便去接苏苏手里的酒盏,却不防碰到了苏苏的手指。就这一碰,苏苏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被电到一样,突地把手撤开,要不是高云接的快,那酒盏就得掉到菜里。

  苏苏怔怔的看了高云一眼,顿时觉得鼻尖儿有些发酸,“我…,我有点儿不舒服,诸位见谅”。苏苏话没说完,赶紧往外走,刚转过身泪水就涌了出来。

  “不就是碰了下手嘛,我也不是故意的,至于的嘛,真是有一套”。高云心里很不满,他觉得苏苏是因为讨厌他,才那样的。

  高云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但不知怎么的,苏苏的举动却让他很愤懑。

  所以见事情已经办妥,高云就再也没有心情待下去了,稍微应付了苏双几句,便以路程遥远为由,起身告辞。苏双倒也不怀疑,亲自送出府门,告诉高云,等和张世平商定了启程日期,再派人到逎县通知他。

  高云谢过苏双,便同玉儿上车返回逎县。

  一路上高云都很郁闷,越想越觉得苏苏狂傲的可以,嘴里也就禁不住埋怨。但玉儿坐在车里,一句话都不说,脸上带着一丝不太寻常的笑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