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同生共死你和我
大墨2015-12-29 18:363,374

  高云本以为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年代,大夫都应该是以医德为先的,没想到竟也会有这种偷菜的医生,逼的他不得不动用官威,派张飞持令拿人。

  那郎中见张飞凶神恶煞,又听说是校尉大人召唤,吓的有屁都顾不上放了,哪里还管的了刮风下雨。收拾起行医器械,跟着张飞屁颠儿屁颠儿的赶到客栈,见了高云更是点头哈腰,连连赔罪。

  高云这会儿早就心急如焚,哪有心情听他磨嘴皮子,把手一挥,说道:“废话少说,赶紧去诊治病人”。

  “是、是、是,小人马上就去”。郎中连连点头,颠颠儿的跑上楼去。

  一通小心谨慎的诊断之后,得出结论是伤寒日久,火犯金宫,以致高烧不退。当即开了处方,交给高云。

  高云见这郎中一个劲儿的赔补小心,也不为难他,稍微教训了几句,便给了诊金,打发他回去。

  那郎中见高云不但没治他的罪,反而还多付了诊金,自然是喜出望外,千恩万谢的告辞而去。

  高云随即命人前往药堂,按方抓来药材,给那大汉煎服。又安排两个精细的兵士,留在房中看护。

  一连两天,在众人精心照料下,那汉子渐渐苏醒过来。军士按照郎中的嘱咐,先给他喂下两碗米粥,那汉子面皮慢慢转润,逐渐有了生气。

  高云一直惦记着这大汉的安危,这会儿听说醒了,心里自然高兴,急忙赶去探视。

  那汉子早从士兵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见高云进来,翻身便要下床,口中说道:“小人叩谢恩公救命之恩”。

  高云赶紧一摆手,说道:“你别动,躺着吧,我这里没那么多礼数”。

  那汉子一来身体实在虚弱,二来也是被高云的豪爽感染,便不再坚持。

  高云走到床边,伸手试了试那汉子的前额,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这烧也退了,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多谢恩公搭救”。

  “诶!”高云又一摆手,笑道: “四海之内皆兄弟嘛,举手之劳你不用挂在心上。不过我纳闷儿的是,你怎么会昏倒在大街上呢?”

  “唉!一言难尽呐”,那汉子听高云这么一问,顿时一声叹息,满面怆然,悲声说道:“小人祖居九江下蔡,只因今年夏天江水泛涨,冲破堤坝,下蔡县变作一片汪洋。小人一家七口就剩我自己活了下来。家父临终前告诉小人,说逎县有个高禹高老爷,是个悲天悯人的长者,早年曾经救过家父的性命,让小人前去投奔。不想走到半路,却身染风寒,又无钱医治,终于支撑不住昏倒街头。若不是恩公搭救,恐怕早就性命不保了”。

  “噢?”,高云听完,脸色突变,问道:“那令尊的名讳可是一个‘安’字?”

  高云这话一说,那汉子比高云吃惊十倍,说道:“不错,家父正是周安,恩公是怎么会知道的?”

  高云一听,哈哈大笑,喜道:“你说这世上竟然就有这么巧的事!我平日里就经常听家父说起,说他早年往江南行商的时候,曾救过一个叫周安的好汉,武艺超群。如今我却在这曲阳遇到了他的儿子,哈哈,巧啊!真是巧啊”。

  高云虽然是读取的记忆信息,但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可能是和这些记忆共处时间长了,便产生了感情上的共通。

  那汉子听完这话,楞了一会儿,突然扑下床榻,跪倒叩拜,哽咽道:“昔日高老爷救下家父性命,如今恩公又垂救在下,这大恩大德,在下粉身碎骨无以为报。如蒙恩公不弃,周泰愿意追随恩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周泰?那个因为忠心护主而流芳后世的东吴名将?”,高云心里暗自吃惊,他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巧合。

  高云赶忙俯下身去,把那汉子搀起来,说道:“壮士不用多礼,快起来。刚才有点儿没听清楚,你是说你叫周泰?”

  “正是,在下周泰,小字幼平”。

  “九江下蔡人,姓周名泰,字幼平。恩,这下错不了了”。高云心里暗喜,笑着说道:“这要说起来,我们周、高两家也算是世交了,呵呵,幼平也就不要再这么拘谨了。今后我们就休戚相共、福祸同当!”

  “谢主公不弃”。周泰又是一拜。

  “诶!说了不要拘谨嘛,快起来,快起来”。高云扶住周泰,打量了一番,越看越觉得高兴。

  又滞留了两天,见周泰的身体渐渐恢复,高云放下心来。因为逎县还有很多事务需要筹措,高云便留下张飞和一百名军士等候周泰康复,自己带其余人马先行启程。

  不料想越是心急,越是行程不顺,连日阴雨连绵,高云一行走了七天还没到逎县地界。

  好容易守得云开见日,高云便命人马急行。将近正午的时候,走到一片山林,高云见山高林密,暗暗担心,催促队伍加速前进。

  正行间,就听一声铜锣响,山林中涌出一两千人马,各执大刀长矛,分前后两路,把高云一行二百余人堵在当中。

  “山贼!”,高云心头一沉,环顾一下四周形势,心中暗道:“不好!”。左右两面都是山坡,虽然不怎么高,却也足以挡住马蹄;山路前后都被山贼挡住,狭窄的地面内,骑兵根本无法施展。

  高云左右衡量之后,还是觉得没有胜算,“他妈的,看来要破财了”,高云心里暗骂。既然硬闯行不通,也只好拿钱买路了。

  为首的山贼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骑着一匹墨染一般的乌骓马,仗着自己人多,显得洋洋得意。

  “哈哈……”,山贼头子笑到一半,突然看见了高云身边的莎林娜,顿时直了眼。

  “美!美!真美!”,那胖子大张着嘴,口水流了一地。

  高云一看这架势,觉得没有谈判的必要了。因为他很清楚,莎林娜的美貌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不惜一切的。

  “小美人儿,只要你跟了本大爷,我马上就放了这些人,你看怎么样啊?”胖山贼一脸讨好的说道。

  莎林娜看着那胖子恶心的嘴脸,心里突然一转念,旋即媚笑着说道:“好啊,不过你可要说话算话噢”。

  “算话!算话!一定算话,我的小美人儿,你快过来,让我好好亲亲你”。胖山贼激动的张开双手。

  “别急呀,人家这不来了嘛”,莎林娜说完,竟然真的催动战马,走了过去。

  “莎林娜!危险!快回来!”,高云急的大叫。

  但莎林娜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头也不回的进了敌阵,径直走到那胖山贼身边。

  “我的宝贝儿”,胖山贼激动的忘乎所以,伸手就要去抱莎林娜。

  眼看那脏乎乎的贼手就要碰到莎林娜的身体,却突然改变了方向,由向前改为向上,一直举过了头顶。

  再看莎林娜,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但手里的弯刀却顶在了那胖山贼脖子上。

  “我忘了告诉你了,要想让我跟你,你得先做一件事才行”。莎林娜攥着弯刀,轻蔑的笑道。

  “什,什,什么事?”,胖山贼早被吓的色胆全无。

  “咯咯”,莎林娜笑的有点儿恐怖。

  突然,莎林娜脸色一变,狞声说道:“回你娘肚子里去,好好的再生一遍,别让我看了恶心!”

  这话音一落,就听“噗!”的一声,莎林娜的弯刀带着她的愤怒,从胖山贼颈上划过,溅起一道鲜血。那胖山贼顺势倒撞马下,连哼都没哼一声,便一命呜呼了。

  “给我闪开!”莎林娜一声娇咤,挥刀砍翻数名山贼,趁这些喽啰还在愣神儿,回马冲出敌阵。

  众山贼这才反应过来,“别让她跑了!为大王报仇!抓住她!”

  前后两面的小喽啰一起呐喊着冲了上来。

  “放箭!”,莎林娜刚刚回到本阵,高云便一声令下。顿时,两百名“佐卫军”战士一分为二,一百名冲前、一百名冲后,两千支连弩飞矢刺破空气,“啾啾”有声,仿佛一群群低鸣的哀鸟,一波接一波的袭向敌阵。

  敌阵中顿时惨叫不止,冲在前面的山贼成片的倒下,后面的纷纷收住脚步,一个个呆立当场,显然是受到了空前的震慑。

  但是高云却并不感到轻松,因为他知道,这一波箭涛过后,连弩已经失去了作用,剩下的就只有拼命了。

  “冲!”趁山贼还没反应过来,高云一声令下,二百名“佐卫军”战士各自抽出阔刃短刀,冲向前方敌阵。

  后方的山贼见“佐卫军”收起了连弩而改用砍刀,顿时胆气陡涨,大声呐喊着冲了上来。

  高云夫妇和二百名“佐卫军”战士转眼间便被围在核心,狭小的山间,马蹄都没法转动,更别说发挥骑兵的冲击优势了,很快就陷入了苦战。

  高云的五式本来就是为一对一斗将而创立的,再加上练习不多,在这种混战之下就显得力不从心。倒是莎林娜的那把双刃弯刀使得虎虎生风,左右遮护着高云。

  “林妹妹!你自己火速突围,回逎县去搬救兵”。高云知道以莎林娜的骑术和战力,突围是很有希望的。但他更知道,莎林娜绝对不会丢下自己独自逃生,所以他才这样说,好让莎林娜能保全性命。

  “要死我们一起死,来生我还嫁给你”。莎林娜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并没有去考虑高云是什么用意,因为任何理由都不能让她离开高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