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斗将莫攀山(中)
大墨2015-12-29 18:363,291

  高云见了“莫攀山”整齐的军势,从心里喜欢这支人马,越坚定了收编他们的意愿。所以早早告戒众将,阵前厮杀的时候,尽量不要伤害他们。

  高顺知道高云的心意,虽然轻松取胜,却并没有羞辱马志,反而抱拳尽礼。但那马志先前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这下却输得这么惨,怎能不羞愧。

  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敢抬,只冲高顺拱供手,顾不上灰头土脸,翻身上马,仓皇奔回本阵。

  周仓知道马志已经尽力,所以也是好言安慰。随即又对众人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马将军一时大意,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第二阵我老周亲自出战,定要挫败敌将,振我军威”。

  周仓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一人搭话,这人乃是“莫攀山”三寨主,名叫牛雄,惯用一柄长杆大刀。听说大哥要亲自出战,赶紧请缨道:“不劳大哥亲往,且看牛雄出战!”

  牛雄说罢,提刀纵马,出阵搦战。

  高云见了来将,微微一笑,令道:“‘佐卫营’总兵周泰何在?”

  周泰一听高云点将,赶忙抱拳应道:“末将在!”

  “出战!”

  “得令!”周泰捧刀应命,拨马出阵,直取牛雄。

  牛雄见来将威武雄壮,面色冷竣,心下也是一惊,忙问道:“来将何人?”

  “周泰!”

  周泰的回答像极了他的表情,简单又冷漠。

  报了姓名,周泰也不问对方名号,阔背截头刀在手中一摆,就听“呜!”的一声,冲牛雄当头劈了下去。

  牛雄见截头大刀来势凶猛,不敢硬接,急忙侧身闪过。

  周泰的杀法不但凶狠,而且凌厉,这第一招得了先机,牛雄可就再没反手的余地了。只见周泰施展身手,或劈、或砍、或斩、或剁,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

  牛雄只落得招、架、拦、挡,勉强接应了不到十多个照面,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周泰觑得牛雄破绽,沉叫一声:“小心了!”

  话音未落,手中厚背截头刀一翻,就听“啪!”的一声,刀面正拍在牛雄左肩。

  “啊呀!”牛雄一声惨叫,被周泰从马背上拍出一丈开外,重重的摔在地上,痛吟不止。

  周泰得胜之后依旧是面无表情,拨马回阵,向高云交令。周仓急忙命人把牛雄抬回本阵,只看他那神色,就知道伤的不轻。

  这下周仓可坐不住了,他原以为高云之所以立下先前那样的战约,是因为高云本身就是个狂傲之人。

  看完这两场厮杀周仓才明白,高云的狂傲是有充分理由的。他很清楚,刚才那两场对决,就算自己亲自出马,也是很难取胜的。

  周仓的焦虑被身边一员战将看在眼里,这员战将年纪二十上下,中等身材,体态壮硕,手提一柄镔铁大枪,面色十分沉稳。见周仓忧虑,在马上一抱拳,说道:“大哥不必忧心,且看小弟前去厮杀一场”。

  话音一落,这员战将催动跨下马,倒提手中枪,奔到阵前。双手抱枪,冲高云行个马上礼,说道:“襄阳廖化前来讨教,哪位将军出阵一战?”

  “噢?”高云在阵内听了这将的姓名,心里不禁一惊。

  “廖化?那个贯穿整个三国,兢兢业业的廖化吗?哈哈,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高云知道廖化确实是襄阳人,也确实是山贼出身,听廖化报出自己的籍贯,高云心里就更有底了。赶忙对张飞说道:“翼德”。

  “大哥!”

  “你去战一战这个廖化,切记小心在意,不要伤了他的性命”。

  “大哥放心,俺老张保证轻拿轻放,绝不伤他性命便是。大哥稍坐,俺老张去也!”

  张飞看了两场厮杀,早就心里发痒,这一听高云点将,忙不迭的催动跨下乌骓马,摆开丈八蛇矛枪,直奔廖化。

  “来将何人?先通姓名”。廖化也听说过“虎威军”中有一个张飞张翼德,一回合秒杀鞠三虎,骁勇异常。这下见了张飞形象,和传闻中的十分吻合,心里犹疑,于是赶紧询问姓名。

  “哈哈!俺乃燕人张翼德也!小子看枪!”,张飞乌骓马神速非常,转眼就到了廖化面前,丈八蛇矛当胸便刺。

  廖化听说果然是张飞,哪里敢有丝毫怠慢,使出浑身力气使动大铁枪,自横里往上一磕,就听“当!”的一声,把张三爷这一枪挡在外围。接着把大铁枪往后一带,猛力砸向张飞面门。

  “咦!”张飞暗吃一惊,赶忙倒转蛇矛,挡开廖化这一枪。

  张飞虽然是听了高云的嘱咐,只用了五分力气,但是能接下这一枪的人也委实不多。这廖化不但破解了他这一枪,而且还反手使出杀招,这就难免让张飞大感意外了,心想:“这个廖化倒是真有些本事,哈哈,那就让俺老张来杀个痛快!”

  廖化的勇武激起了张飞的斗志,使转丈八蛇矛,左挑右戳,那枪头如同一条活了的灵蛇,吐出信子,忽隐忽现。枪风带起漫天沙尘,“呜呜”作响、“嘶嘶”有声。

  廖化更是展开浑身解数迎战,镔铁大枪上拦下挡,两枪相撞“叮当”声不绝于耳,与张三爷鏖战四十多个回合,虽然稍处下风,却依然没有落败。

  把两边众人看的热血沸腾,呐喊声、喝彩声连成一片,连关羽都看的连连颔首。

  高云更是喜在心头,他原来只知道廖化是个谨慎务实,足堪大用的人才,却没想到还有这样高超的武艺,实在大大超出了演义里的描述。

  虽然说不是张飞的对手,但究其战力恐怕不在高顺之下。这样的战将若是招到自己麾下,那绝对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高云怎么能不欣喜呢。

  但是张三爷这会儿可有些不高兴了,他觉得人家高顺和周泰都是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拿下对手,而自己却在这里鏖战了四五十个回合还没有得胜,不禁有点儿挂不住面子。

  这一焦躁就忘了高云的嘱托,大喝一声,招数突变,只用单手握住蛇矛末端,抡起来砸向廖化头顶。张三爷本来就是以威猛著称,招数势大力沉,这下由双手改为单手,力道上增加了何止一倍。六十二斤的蛇矛犹如泰山之重,呼啸着砸了下来。

  张飞双手使蛇矛的时候,廖化就已经觉得拦截起来十分吃力。这下见张飞单手抡枪,知道是全力灌注,哪敢硬接,赶忙侧身躲开。蛇矛贴着廖化身子滑过,带起的枪风扑在廖化脸上,吹的廖化都有些睁不开眼。

  张飞这一枪使出来,受惊的可不只有廖化,还有高云和周仓。周仓和廖化结义多年,情同手足,见张飞使出这样霸道的招数,自然担心廖化有性命之忧。

  而高云是个非常爱才的人,他宁愿输掉这场赌战,也不愿看到廖化命丧当场。于是赶紧传令道:“鸣金收兵!”

  张飞是神勇之将,一旦施开全力,那气势当真是鬼哭神嚎,就在高云传令到军士鸣金的这个空挡,张飞已经连续出了五枪。

  廖化一枪都不敢硬接,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堪堪躲过这五枪,被逼的险象环生。尤其是最后一枪,张飞横扫廖化中路,廖化躲闪不及只好先竖枪拦截。

  但张三爷这论圆了的丈八蛇矛不下千斤之力,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能拦挡得下,就听“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廖化的大铁枪脱手而飞。

  虽然这一挡没能截住张三爷的横扫,但毕竟稍微减慢了蛇矛的速度,廖化这才有机会仰倒在马背上。仗八蛇矛贴着廖化面门扫过,吓出廖化一身冷汗。

  不料张三爷杀的性起,蛇矛在空中划一个半圆,“呜!”的一声,接着劈向廖化头顶。

  张飞这变招实在太快,廖化刚坐起一半身子,蛇矛就已经砸到面前,别说廖化手中已经没有了器械,就算有也是不可能挡住三爷这万钧神力的。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廖化就要脑浆迸裂,命染黄沙,就听“叮!叮!叮!叮!”,高云阵中一阵紧密的鸣金声传遍整个战场。

  张飞虽然杀意正浓,却不敢违了高云的将令,听到本阵鸣金,猛然想起出战前高云的嘱咐来,赶紧用力收住蛇矛,那蛇信子似的枪尖停在廖化面前,距离廖化的鼻梁兴许有半寸的距离。把廖化吓的目瞪口呆,丝毫动弹不得。

  “哈哈!你小子倒也有些手段,但比起俺老张来还是差些火候,啊哈哈哈哈”。张飞这是打痛快了,仰天大笑起来。

  见张飞收住了蛇矛,高云和周仓彼此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

  亲爱的朋友!多谢您的阅读!请顺手点一下【加入收藏】!给大墨一点支持!一点态度!大墨一定不让大家失望的!多谢多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