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斗将莫攀山(上)
大墨2015-12-29 18:363,364

  这些山贼见张三爷一枪秒杀鞠三虎,一个个吓的面如土色,再加上疲于奔命的体力损耗,这会儿腿都软了,坐在地上直打哆嗦,都以为这次算是必死无疑了。

  周泰喊话之后,众山贼听说还有活路,全都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争先恐后的跪地求饶。

  鉴于他们这种悔过的表现,高云也就网开一面。愿意当兵吃粮的,全部收编入队。不愿意跟随自己的,一概释放回家。

  这些山贼绝大部分都是被逼无奈才上山落草的,这一年里他们也早听说新县令高云宽仁厚德,治理有方,遒县百姓安居乐业,早就有改过自新的念头。这下见了高云的风范更是敬佩无极,总共八百多人,有六百多愿意追随高云。

  高云命人收敛了山上积存的粮草、器械、辎重、银钱,悉数运回遒县,让孙斌点验入库。这六百多名降卒则交由高顺统一整训。

  回县之后,高云命人将鞠三虎尸首用高杆悬挂在县衙门前,四处张贴布告,告知百姓“下驴岭”贼寇已经剿除。

  遒县百姓多年来一直受到鞠三虎的祸害,尤其是那些行脚跑商的更是对他们恨之入骨。每次更换县令大家都期待着能消灭这伙儿山贼,但是每一届县令却又都让他们失望。

  这下听说高云为他们剿除了鞠三虎,百姓们无不觉得欢欣鼓舞,纷纷走上街头,奔走相告。每个人的心里都对高云多了一份崇敬。

  高云的“虎威军”也就因此一战成名了,不费张弓只箭就降服了近千名山贼,让无数人觉得匪夷所思。那些往来的客商相互传扬,一时间“虎威军”名声鹊起。

  而张三爷则更是被传成了神将,众百姓都对“下驴岭”一战十分好奇,所以纷纷向“虎威军”的兵士询问。

  而“虎威军”的军士们经过这一战之后,也是对张飞十分的崇拜,转述的时候就不免有些夸张。什么“蛇矛一出鬼神惊”、什么“枪起处飞沙走石”,凡是能用上的词都用上了。这一传十十传百,到后来张三爷便成了力量与勇猛的化身。

  剿除了“下驴岭”一处,高云便开始考虑收服“莫攀山”的事。自从听了孙斌他们的讲述之后,高云也对这个周黑炭多留了一分意,有机会便搜集一些周黑炭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大多都是褒扬周黑炭好处的。这样一来,高云招安“莫攀山”的决心就更坚定了。

  把这些新进的人马、辎重安排妥善之后,高云便写了一封“招安状”,派两个胆大心细的随从军士送往“莫攀山”。

  约过了半日,送书的人回来向高云复命,说周黑炭拒绝招安,理由是他的属下们都野惯了,怕难以与官军为伍。

  高云听完之后略微点了点头,这本来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像周黑炭这样的贼寇,既然懂义理,就必然有心机,单凭一封“招安状”就前来归附,那是不可能的。

  高云这一举措主要是试探周黑炭,想通过他的表现来推断招安他的可能性有多大。于是问那两个办事的军士道:“你们两个到‘莫攀山’之后,可曾受到那周黑炭的为难?”

  两个军士赶紧回道:“回禀主公,我二人上山之后并未受到为难,那周黑炭听说我等是封大人之命前去招安他们,倒是十分礼敬,不但要宴请我二人,还要送银钱给我们。只是我二人恐怕误了大人机要,便全部谢绝了”。

  “嗯”,高云微笑着点点头,说道:“你们做的很好,每人犒赏铜钱三贯,先下去吧”。

  “多谢大人!小人告退!”两名军士欢喜的退出大堂。

  高云转身问孙斌道:“辅仁先生以为如何?”

  孙斌听了高云问话,哑然一笑,说道:“主公心中已经有了定论,又何必再问孙斌呢”。

  “噢?哈哈,知我者孙辅仁也!”,高云不禁也笑了起来,又说道:“如此一来,不难推断那周黑炭已经萌生归降之心,只是碍着颜面,不好下台。既然这样我们就再加一把火,给那周黑炭一个台阶。诸位各自回去收拾本部军马,明日五更兵发‘莫攀山’!”

  “得令!”,众将官齐声应命,各自下堂。

  高云为了不让周黑炭惊恐,便先写了一封战书让人送去,约会周黑炭明日五更在‘莫攀山’下交战。那周黑炭倒是个性情中人,虽然对高云的意图有些不解,但还是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风轻云淡、天高日薄,两方兵马各自列阵,对峙在‘莫攀山’下。

  “虎威军”分四队布一个玄襄大阵,马军在前,步军在后,左右两厢陈列强弓硬弩。高云跨龙马,挂白袍,盔甲鲜明,倒提“一字斩军刀”立于阵前。关羽、张飞、高顺、周泰,环列身侧。

  高云仔细打量周黑炭所部兵马,见虽然只有八百多人,却排布的整整齐齐,动静得法,面对超过自己十倍的“虎威军”丝毫没有怯意,禁不住暗暗称奇。

  敌阵前方四匹良马,驮着四员战将,为首一员身似铁塔,面如锅底,肩头抗一把截头大刀。

  高云心想:“这肯定就是那个‘周黑炭’了,难怪都叫他‘黑炭’了,还真是黑啊,这该不会是李逵的前身吧?”

  高云不禁一乐,拨马走到阵前,说道:“请周大寨主出阵说话”。

  高云话音一落,果然见那黑脸汉子拨马出阵,来到高云面前,双手抱拳说道:“在下便是周仓,人送诨号‘周黑炭’,想必阁下就是名声赫赫的虎威校尉高普方了,久仰大名”。

  “周仓?”,高云一听差点儿笑出来,他知道这个周仓当然不可能是《三国演义》里的周仓,因为那个周仓是罗贯中杜撰的,历史上根本没有这个人物。

  “这也太巧合了吧!”,高云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因为这个周仓和罗贯中笔下的周仓实在是长的太吻合了。

  “呵呵,好说,好说”,高云微微一笑,又说道:“昨天高某派人下书,本想招安周寨主共同保国安民,不想却被周寨主拒绝,让高某好不惋惜。久闻周寨主侠义,高某实在不想跟足下兵戎相见,但皇命难违,我又不得不来。今日一战,高某有一个特殊的战法,不知道周寨主可否愿听啊?”

  周仓虽然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他也明白,就凭自己这八百来号人要真跟名声赫赫的“虎威军”厮杀起来的话,恐怕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就得全部交代在这里。

  听高云这话里有了转机,赶忙一拱手,说道:“愿闻其详!”

  高云说道:“高某身奉皇命,你我今日一战在所难免。但高某以保救百姓为己任,向来只剿除那些残害黎民的凶顽贼子。本公经过多方查实,知道周寨主及属下众人尚且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本公也不想斩尽杀绝。今日之战你我一不斗兵、二不斗阵,我们只对战将如何?”

  周仓既然是绿林出身,自然十分尚武。况且他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没在阵前败过,对自己的武艺十分有信心。高云这话一出,正中周仓下怀,当即哈哈一笑,说道:“好!就依阁下,但不知这斗将又是怎么个斗法?”

  高云是何等聪明,看周仓神色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心里暗喜,笑道:“周寨主真是爽快之人,既然是约定赌斗,必然要有个说法。以本公之意,今日你我双方各派四人出战,对打四阵,如果周寨主能赢本公一阵,就算‘莫攀山’获胜,从此之后‘虎威军’再不来打扰。但如果我军四阵全胜,周寨主又怎么说?”

  “啊!?哈哈哈哈”,周仓怒极反笑,高云这一番话显然没把他放在眼里。

  “阁下好大海口,如果当真如阁下所说,我‘莫攀山’上下八百三十七口人丁,全部任凭阁下处置!”

  “好!够爽快!”,高云拍手称赞,又说道:“如此你我便各自归阵安排,少时派将厮杀”。

  “好!”,周仓答应一声,拨马便回。高云也回归本阵安排斗将。

  工夫不大,双方准备停当,各打三通战鼓,众将驻马待战。

  高云这边第一个出战的是“飞弩营”总兵高顺,手提“鎏金凤嘴刀”,飞骤枣红骅骝马,直到阵前,喝道:“高顺在此!哪一个出阵较量”。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周仓只是远远的看见高顺,就知道这员战将不同寻常。于是一提丝缰,正准备亲自出战,就听耳边一人喝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不劳大哥出马,且看小弟出战”。

  说话的这人正是“莫攀山”四寨主马志。话音一落,不等周仓将令,催动跨下马,倒提镔铁枪,出阵迎战高顺。

  两骑相交,只见尘土漫起,火星四溅。

  高顺是个谨慎的人,他的杀法不像张飞那样凶狠霸道,而是走稳中求胜的路子。又加上高云先前有嘱咐,让众将只可取胜,却不许伤害他们的性命。所以尽管那马志的武艺远在高顺之下,却跟高顺鏖战了二十多个回合未分胜负。

  二十合过后,高顺已经摸清了马志的路数。眼看马志铁枪当胸刺来,高顺使一个“仙人醉”,在马上往后一仰,让马志这一枪过去,伸手一抓,攥住枪杆,膀上用力,叫一声:“下马!”

  那马志怎当得高顺力气,当时坐不住鞍桥,应声滚落马下。高顺也不伤他,略一抱拳,说道:“承让”。便拨马回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英雄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