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阴的就是你
北堂墨2018-03-29 17:023,708

  石大壮觉得自己父亲顽固不化不说,还过分的污蔑自己的好哥们,气得头发立了起来,指着专家对石全说道:“爸,我今天跟你说,你要是再买这个人的古玩,以后别喊我儿子。”

  石全深知儿子的倔劲,平常虽然胆小怕事,但一上脾气九头牛都拽不住,他拍了拍大壮的肩膀:“儿子,你误会了,这位真不是骗子。”他从口袋摸出一张烫金名片放到了石大壮的手上:“呐,你看看,燕京城北拍卖行的高级顾问,北清大学考古系毕业的博士呢!”

  “哼哼!”石大壮鼻子里哼哼冷气,抓起名片,发狠的给撕成了碎片,仍在地板上,拉过潘小强,给父亲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兄弟潘小强,现在潘家园炙手可热的鉴宝高手,你让他给你瞅瞅。”

  石全看了一眼专家,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潘小强,眼里全是犯难之色,要是遵循了儿子的意思吧,这个专家指不定要怠慢自己,好歹从他手上过了两千多万的古玩,一旦全砸手里,哪怕自己家大业大,心疼就不说了,还有更大的风险等着他呢。

  而且潘小强在石全的眼里根本没有一个古玩鉴定高手的模样,心里也是百分的不放心。

  “这样吧,叔叔,你让见见那些古玩,到时候我自然能够给你说法。”潘小强上前一步,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

  “这?”石全犹豫不决的用眼神询问专家。

  专家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面提溜了好几圈,干他这一行没有真才实学可以,但是看人的眼光一定要准,而且他自己也是很得意自己眼光,从这次找了石全这么大的金主就可见一斑。

  平头皮鞋在实木地板上踱的乒乓作响,专家很有气势的走到潘小强面前,他从这位小伙子不大的年纪以及身上的气度来看,打心眼的觉得这家伙就是石大壮请来壮声势的。

  “我觉得没有问题,而且刚好我还能让这两个小家伙看看--没有深奥的知识就不要碰古玩,这可不是没文化的人触摸得了的领域咯。”专家对石全点点头,期间还是稍稍拍了拍金主的马屁,有文化的人才玩古玩呐!

  “跟着我来吧。”石全拖拉着布鞋,带着几人上了三楼。

  因为石家的别墅是仿古式的建筑,用的是尖顶,所以本来可以住三层的房子仅仅能够住两层,狭小的三层干脆就用来堆放东西。

  而且自从石全开始玩古玩之后,还特意让设计师过来好好的装饰以及清理了一下储物间,拉开门,要是不看这些古玩的真假,错落有致的布局倒还真有几番韵味。

  “那,这些全都是我最近淘换的古玩,小朋,哦不,小强,你可以欣赏一下。”石全指了指储物间里面的十几件古玩略带得意的说道。

  恩!潘小强点点头,在专家冷笑的注视下走进了房内,他先细细的四处看了看,一共有十七件藏品,悬挂在墙上的字画有六幅,其余都是些瓷瓶或者类似于小葫芦之内的珍玩杂项。

  从门口走到了角落里面,潘小强在每幅展开的字画中央伸手触摸了一下,细丝探测到的结果告诉他,每件都是货真价实的赝品,而且漏洞颇大。尤其是角落里的那副落款是唐伯虎的《百雀图》,右下角他提的小诗里面竟然是贬斥唐寅的,他连甚至异能都懒得用。

  喵了个叉的,再没有知识的人也看过电视吧,只要看过唐伯虎点秋香的人也都知道唐伯虎和唐寅根本就是一个人,而这幅画里竟然自己骂自己?造假者真是直把杭州作汴州啊。

  “哎!石伯伯要是这个样子玩收藏的话,估计有一天能把自己给饿死。”潘小强心里叹了口气,走回了专家的面前,缓慢而有力的说:“这里没有一件东西是真货,全部都是赝品。”

  专家的心有点虚,试探的说道:“你拿出证据来。”

  “没有证据,但是根据我多年的判断这些东西全都是赝品。”潘小强直截了当的说道,惊掉了其余三人的下巴。

  石大壮偷偷的在潘小强耳边说道:“强哥,你不会真没证据吧!”不过马上他就闭口不言了,因为他的手被身边的潘小强轻轻的捏了一把,心领神会的他缄默着。

  “切!”专家嗤笑了一声,刻薄的说道:“什么证据都没有还在这里装大拿?我们公司的好多专家都说了这些东西肯定是如假包换的真古玩,而且价格上涨的趋势非常大,要不然我为啥一定要推荐给石先生呢。”

  潘小强指了指房间里的古玩,故作惊讶的对专家说道:“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你们公司卖给石伯伯的?”

  “对!”专家以为将潘小强唬住了,对公司的雄厚底蕴以及自己的说话技巧而得意洋洋。

  谁料专家还没从得意中回过神来,就听见潘小强冷冷的说了一句:“大壮,可以报警了。”

  “报警?”石大壮和石全两人都愣住了,这局面变化得也太快了吧。

  专家有些慌神了,龇牙咧嘴恶狠狠的揪住了潘小强的衣领子:“争辩不过你就要报警?什么素质。”

  “什么素质?再差也强过你这个死全家的骗子。”潘小强愤怒的打开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走到门边,拉过了墙壁上第一幅字画--张大千的《梅清山水》,跟揉废纸似的递到了专家的面前,这个行为让石全心痛不已,由石大壮紧紧抱着才作罢。

  潘小强大声呵斥道:“死骗子,张大千先生的这幅作品分明就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者,什么时候你这里也有一张?”

  专家心中一急,说了一句挨千刀的话:“这是我们有高手从博物馆里面偷出来的。”鸭子煮熟了嘴壳硬,丫的以为是玄幻小说呢?

  已经被这句“我们偷出来的”逗得两颊生笑的潘小强攥住了国画的两头,用力一扯,字画的断裂面全是雪白。

  “大千先生擅长泼墨,所以他的画纸里面会浸有墨丝,为何这张宣纸内部就是光板?”潘小强将字画揉作一团仍在了专家的脸上:“因为你们的画是他妈打印的。大壮,报警!”

  石大壮这才反应过来,一脚蹬倒专家,头伸到楼梯间喊着自己家里的保镖:“大李,老白,过来抓骗子嘞。”

  专家的脸皮被戳穿,惊慌失措的拔脚就往楼下跑,不过两个膀大腰圆的西服男直接将他摁倒:“想跑,往哪里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好东西。”

  石大壮和潘小强击了一掌:“兄弟,牛叉,出手不同凡响。”转过头却看见父亲蹲在房间门口,脸色煞白。

  “爸,你这是怎么了?”石大壮蹲下身和潘小强一左一右将石全扶了起来。

  石全的额头还有豆大的汗珠,脸部感觉发麻,甚至连嘴唇都有些乌紫:“我的钱呐!两千多万呢。”

  石大壮安慰父亲道:“不要这么沮丧,等警察一来就能把他们全抓了,到时候肯定能把我们的钱要回来。”

  石全也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不过老泪还在眼眶里面打着转,大而厚的手掌盖在石大壮的胖脸上,哆哆嗦嗦道:“儿子,这个世界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家伙当时让我卖古玩的时候,忽悠我古玩行有古玩行的规矩,他卖给我的东西都没有发票,我根本就不能像警察证明他骗了我。”

  一句话将石大壮戳了个透心凉,买东西没有发票,你能拿他怎么办?不过总归是自己的父亲,他抱住石全的肩膀:“没事!爸,钱没了咱们还能再赚,再说咱们家好几亿的家业,怎么也不可能就这样塌了。”

  儿子的安慰没有让石全的情绪安静下来,反而老泪纵横,呜咽着:“那两千万是从流动资金上面拿下来的,而且前段时间我们接了一个大工程,大概有三亿,现在我是一点流转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几天时间,石家就要面临着绝大的危机,没有流转资金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致命的,而且少了都不行,石全前些日子都已经核算好了该用的款项,现在突然少了一大笔,很有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石大壮紧紧抱住了石全,已经茁壮成长的儿子搂着身材日益佝偻的父亲这个场面很悲凉。

  突然旁边潘小强一声大喝:“掏什么?”一脚踩在专家的右手手腕,捡起了手机,使劲的摔烂在地板上面:“到了现在,还敢通风报信。”

  专家原形毕露,咧咧嘴狠辣的说道:“小子,大爷记住你了,今天的事没听姓石的说吗?拿我没招!以后街上走的时候注意点,不然老子废了你。”

  潘小强叉着腰冷笑道:“你都是秋天里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还敢在这里废话?”他回头走到石全的身边,微笑的说道:“石伯伯,你不要担心,证据我有!”

  “真的?”石大壮脑子都有些发愣,石全也停止了流泪,只见潘小强走进了储存室里,从桌子上两个瓷瓶中间的缝隙处夹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停止键和保存,他刚才之所以没有直接揭穿而是先套话就是因为下了这个套。

  潘小强拨弄着手机,里面的视频清晰的出现了刚才整件事情的始末,尤其是中间潘小强和专家骗子的对话。

  “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卖给石伯伯的?”

  “对!”

  石全狠狠的拍了拍大腿:“有了这句话,我就不怕了,非要好好的判这个家伙几年不可。”他指了指已经蔫不拉几的专家,高兴的喊道。

  石大壮在潘小强的胸前擂了一拳:“兄弟,真有一套。”

  “是啊,这次多亏了小强了。”石全现在重新满面春风,抚摸着儿子的头赞许道:“真行啊小子,现在交的朋友这么有能耐。”

  石大壮的脑袋拧了拧,从大手里面磨蹭了出来,搂过潘小强:“爸!不是朋友,是兄弟。”

  “对,兄弟。”石全都已经欢喜的合不拢嘴了。

  ……

  “这件东西,里面有暗记,说明它是仿的。”

  “这件东西,太明显了,元朝根本没有这种装饰的瓷器。”……

  潘小强一件一件给身边的警察解释道,也算作了一个现场笔录,最后他抓到了墙角的那副唐伯虎字画的时候,手中的细丝不自禁的探测了进去。

  “咦?”潘小强捻着字画对身边的警察说道:“不好意思,同志,这件是石伯伯家自己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