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侮辱一百遍
北堂墨2019-12-04 14:053,207

  身子挺得笔直的吴宝老眼怒视东青,面生恶相:“年轻人,你们实在知道得太多了,我,我……鄙视你们。”就是因为最后的半句话,本来硝烟弥漫的气息一下子无影无踪。

  潘小强本来悬起来的心又安定下来,他还以为吴宝要老手摧花呢。“老吴,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事,虽然没有骗成我们两个,但是你还可以啦,能够蒙住那么多人。”

  将手指头举得高高的摇了摇,吴宝不屑的叹了口气:“不、不,小伙子,你不明白,骗外行人骗得再多也没有意思,算了,我今天能够见到你们两位高手也算是好开心啦,以后有机会,我拿出我最得意的作品让你们俩瞧瞧,要是还能说得出漏洞,你们就真的碉堡了。”老顽童一激动,非主流中还带着点港台腔。

  “来来,这是我的名片,你们一人拿一沓留作纪念。”吴宝从电视柜里面拿出了两盒名片递给两位年轻人。

  这个星期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接到别人名片了,潘小强夹出一张看了看:“华夏古董协会副会长?哎呀,你还是当官的呢。”

  “哈哈,算不上,我也就是挂个闲职。”虽然话这么说,但是看着吴宝脸上得意而炫耀的眼神,这个家伙可能就爱听潘小强的那句话呢。

  东青看了这张名片倒是若有所思,难得的没有说话,不过她顺道看见房间角落的陈列柜里正放着一瓶92年的波尔多红酒,径自倒了一杯,慢慢品尝着,只是某人的嘴角在抽搐,心疼的不行。

  吴宝捻着那块用放大镜钻研许久的瓷片,递给潘小强:“对了,我这里有块小瓷片,说是清朝的青花,好像还是皇宫里面的物事嘞。”

  接过瓷片,潘小强很想考考东青到底肚子里面的墨水有多少,他轻轻敲了敲东青的脑门:“来青青,你先看看这个。”

  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捻着瓷片,东青两只手指来回的摩挲,而她手法极度专业,摩挲之时尽量让手指肚紧紧的贴在瓷片上,保持最大的手感反馈。

  过了一会,东青说道:“质地很薄,而且内部的粘土很细腻,更重要的是这种瓷器我以前见过,应该是皇宫的东西,不过哪个年代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这有啥不清楚的,这是康熙年间的。”潘小强一时说漏了嘴,身后的吴宝再遭雷击,这两位小主都是什么来头,他自问一块这么小的瓷片是不可能推断年代以及规格,甚至都不能推测出真假。

  吴宝拍拍胸脯,眼泪都快被气出来了:“你们两人实在是太打击我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博学多才,老朽羡慕嫉妒恨!”

  “实话跟你说吧,我正准备仿造康熙年间的官窑瓷器,所以托人花了二十万买了这个小瓷片,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的,谁料!”吴宝指了指潘小强,又指了指东青,气馁的说道:“算了,等我造成之时,我一定要把你们骗到。”

  旁边的东青满面红润,红酒这个玩意容易上头,此时她有些语无伦次了,指着吴宝喝道:“我说老头,你这怎么回事?天天就知道造假骗人,十足的老狐狸。”

  “我没有。”吴宝最讨厌别人这么说他。

  潘小强替吴宝解释道:“青青,老吴还真不是造假,古玩行中像他这样会留有暗记,证明这是假货,你打眼着道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没有这暗记,哪真算是造假了,对吧!”他心里暗笑:老吴,只要你在作品上面写上名字,我就肯定能破。

  吴宝猛地直点头。

  三人又寒暄了一会,潘小强扶住已经快站不稳了的东青的肩膀,跟吴宝告别:“哥们先回家了,有空再过来拜访。”

  吴宝拍打着自己的胸脯,类似于人猿泰山,说道:“嘿嘿,行啊,没问题,记住了,下次喊我宝爷。”

  “为什么?”

  吴宝竟然一副傲娇的模样,耍宝卖萌:“让你这么叫你就这么叫嘛!”

  “好的。”潘小强一顿胃酸,赶忙扶住东青的身子,离开了川香阁。

  东青的身子很软,至少潘小强扶着她肩膀时,她的腰肢不停的顶过来的时候能够感觉的到,确实很软。

  没有怎么跟女生交往过的潘小强感觉身下的感觉是一波一波的,都快起帐篷了,尤其是那股女人独特的芳香从光滑白净的后脖颈飘进了他的鼻子,这种感觉委实太难受了。

  甚至潘小强有那种直接将东青带到路边的小树林里面,直接就地正法,不过这种行为不符合他的行为准则,他时常自己说道:不求轰轰烈烈,但求坦坦荡荡。

  为了遏制住自己心里不好的想法,潘小强背起东青快速的跑回家,将她好端端的放到了床上,只是受到红酒后劲影响的东青脸色绯红,散发着令人迷醉的气息,而且胸前鼓鼓嚷嚷的,低领的黑色毛衣似乎会随时包裹不住,而蹦跶出来。

  “幸亏哥不是个小人,要不然,就你这样的,非给侮辱一百遍不可啊。”潘小强退出了房门,擦了擦脑门因为生理现象而出现的热汗。

  回到卧室,冲了个热水澡后,潘小强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上,不知道他目标的第一步——镇店之宝会在什么之后出现。

  “管他的呢!明天开始去地毯式的收缩。”

  ……

  一晃过去了三天,大中午的,筋疲力尽的潘小强手软脚软的摸回了卧室,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吭哧吭哧的自言自语:“妈的!都已经冲了三次能量血了,皮毛都没有收到一根。”

  憋宝这个玩意就像是赌博,越赌越会上瘾,本来第一天的时候,潘小强还是比较矜持的,不是希望很大的东西根本不会动用异能去探测。

  而到了第二天略显疯狂的潘小强则看着古香古色的东西就拿在手里把玩一番,一天冲了两次血能量。

  今天则更了不得了,潘小强大早上的让古鼎饮够了鲜血,出门之后直奔一个曾经出过天宝铜钱的摊位,拿起物件就探测,一直到了吃饭时间用光了能量方才罢休。

  摊主都不乐意了,来了句淫。荡的话:“兄弟,你是来过手瘾的吧?先把我的大蒜球瓶放下,想捏圆的东西,掏两百块钱出门口,有一发廊,能把手摸到长茧子,还软还热乎,叫的可骚了。”

  潘小强现在想着这句损人的话还来气,正躺在床上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放在墙角的行李箱换了个方向,还有一块衣服耷拉在外头,似乎被人翻动过,他心里紧张的不行,抬眼看了看,好在桌上古鼎没有被翻动的迹象。

  “咱们屋里头有小偷?”潘小强狐疑,打开了行李箱,里面用黑塑料袋装着的十万人民币还在,他又将心放回了肚子:“没准这是叔给我收拾一顿房间,不过也够次的,越收拾咋越乱呢。”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潘小强这才将注意力从散乱的房间转移开,掏出了电话,竟然是石大壮打过来的。

  “喂,兄弟,咋了,回燕京了。”潘小强一边将右手掌心搭在古鼎狼牙处,一边问道。

  电话那头响起了石大壮爽朗中稍带猥琐的声音:“哈哈,是啊,你走了之后,我泡了几个海南妹子,那个野劲,舒坦。”

  “丫的有事说正事,别扯这歪门邪道。”潘小强笑骂道,现在古鼎从他身上抽取血液的时候没有了一丝痛苦,还真就跟手机插上充电器一样。

  石大壮笑了笑:“你现在出来吧,我在潘家园门口,这次兄弟得求你办点事,速度快点哈。”手机挂断的那一刻,潘小强还听见手机里面有一声猥琐的笑。

  见古鼎抽血液的劲头也停止了,潘小强拔出手,将门带上后,嚷道:“青青,石胖子喊我出去玩一趟,你去吗?”

  东青正在为一老妇人过手一件祖传的玉石如意,头都不抬,随口说道:“不去了,略忙。”

  “哦!”潘小强打了个招呼离开了漱芳斋。

  可能这几天老是碰古玩,潘小强甚至看见什么瓷瓶啊,卷轴啊就想吐,目眩的紧,离出潘家园旧货市场不远,他一不小心踩在地毯的蓝布脚上,将好多的瓷器和一些别的物事拌翻,有几个皮脆的瓷器磕得稀巴烂。

  “哟,哥们,你这刚磕玩药吧?也不醒醒就敢往外蹦!”熟悉的声音在潘小强身边响起。

  潘小强连忙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唉,还是你啊,记得我不,我是潘小强。”被绊摊主正是前几天碰见但是没有想起来的高中同学王庆。

  王庆也是拍了拍大腿:“我操,还真是你,我那天也觉得你老熟悉了。”说完递过一根烟:“你也别捡了,都是些小东西,值不了什么钱,没事!”

  潘小强心里过意不去,还是蹲在地上弯着身子拣那些绊倒的古玩,也许是这几天异能使用次数太多,这次大脑还是没有控制得当,手掌的细丝钻进了手中的一个葫芦里面。

  “宋朝?”潘小强的脑海里面一片空白,误打误撞真遇上宝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