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茶楼鉴宝
北堂墨2018-03-29 16:553,299

  坐着的士回家,车上潘小强一句话都没有跟东青说,不是因为没话,而是他的内心非常焦急,刚才等着李涵叔叔的时候闲的无聊,想用手中分泌的丝线来探测一下半岛咖啡厅的杯子是什么时候生产的。

  不过他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掌心的丝线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自己的身体,更加不用说去探测杯子了,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的微妙。

  “回去还要钻研那个古鼎。”潘小强想这个问题都快入神了,幸亏东青小美女第一次来燕京,对道路两边的建筑看的津津有味,甚至指着中央电视台的那栋“歪楼”喊道:“小强,快看,那栋楼怎么还没有倒呢?”这句话要是让这栋建筑的工程师听见了,非得上吊不可。

  “为什么还没倒?我也想知道。”潘小强歪过了身子,将外套的帽子戴上,昏睡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的御坊斋,潘小强给东青在店里安排了房间休息后,一扫萎靡的态势,回到卧室,关上门,搬着桌子上的古鼎仔细翻看着。

  反过来、倒过去半个小时也没有什么发现,潘小强脱掉了牛仔裤,躺在那张破旧的床上接着观摩,随着一寸一寸的翻看着古鼎,他终于有了一个重大的突破。

  古鼎身上的狼头刻镂上,两颗獠牙的尖端有着不一样的颜色,不同于鼎身的斑驳陆离,牙齿的尖端是那种纯金的颜色,不过这团金色仅仅有灰尘粒那么大,乍眼望过去还发现不了。

  “这是什么意思?”潘小强回想着当时在沙滩上面捡到这件古鼎时的情景,手不由自主的耷拉上去。

  过了五分钟,还沉浸在记忆里面的潘小强一声惨叫:“啊!这破玩意竟然还咬手!”他一低头看见两颗尖牙从自己的掌心处抽着鲜血。

  有了上一回的经验,潘小强不急反笑:“对,要的就是这个意思。”鲜血的不停抽出,古鼎身上又出现了那个印在他内心的血色狼头,咧着尖牙朝他微笑。

  潘小强一直等着这个古鼎吸够了自己的鲜血,狼头消失之后才将它放在了桌子上面,顺带着拿过床头的玻璃杯子,伸手过去,丝线用以前从来没有的速度钻入了杯子。要说以前丝线速度象蜗牛,而现在至少快上两三倍。

  潘小强异能恢复,心满意足的拉过了被子,脑袋缩到被窝里面窃笑个不停:“这个高级货我算是理解了,他就是一个电源,而我的异能就是一个手机,手机用没电了还得回来充电。”

  不过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自己没用一次都得牺牲不少的鲜血,这个电谁来充呢?“算了,明天去药店买点阿胶补血冲剂!”

  这几天对于潘小强的体力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还没有几个呼吸,卧室里面想起了他响亮的鼾声。

  ……

  上午十点,手机强有力的闹铃声生生将潘小强从春梦里面喊醒

  “哎呀,这是谁大早上的打电话过来。”潘小强伸手拿过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划开接听键:“喂,你好。”

  “兄弟,我是你天哥,西城马连道的天羽茶坊恭候大驾,哈哈。”

  潘小强应了一声,挂了电话,这个李天也太心急了吧,就算让自己过去帮忙掌眼,也不用这么早吧,一顿洗刷、整理衣物,他出门便看见柜台边东青和老陈正对着一件青花瓷商谈。

  “青花瓷的胎有个特点--薄,脆,所以咱们检验它的时候分两步,一是叩,二是摸!”老陈说完用手弹了弹青花瓷瓶,发出一声好听的声音,旁边的东青点头称是。

  潘小强大大咧咧的说道:“妹妹,你可真让我羞愧,这么早就起来学手艺了。”东青扮了个鬼脸:“大懒猪。”

  老陈也招了招手:“哪是学习啊,我是跟东姑娘切磋呢,你也过来切磋切磋。”

  “得了,我还有事,回见呢!”潘小强打了声招呼便出门而去。

  ……

  西城马连道 天羽茶楼

  马连道这一片茶楼居多,而天羽更是这里的佼佼者,不管服务质量上乘,装修也是狠下了一些功夫,华夏风古香古色,黄花梨的椅子打磨得能够照镜子,而中央的大桌更是一些大厂商独家订做,用料十分讲究。

  李涵和桂敏两人坐在木椅上面却如坐针毡,尤其是李涵,屁股左扭右扭,不满的对李天喊道:“叔叔,这个地方要价这么高,想不到竟然如此恶劣,连张沙发都不配。”

  李天羞红了脸,要是没有外人他肯定要训斥李涵一番,不过现在只能作罢。

  而坐在李天对面的是他这次的客户,一个矮胖矮胖的老头子,想要出手一沓宋朝的《燕云楼手札》。

  胖老头安坐在椅子上面,手指摩挲着紫砂茶杯,声音不大的说道:“小女孩,你说的对,这张椅子做的确实不如沙发舒服,也算是我们这些喜欢此道的人摆摆门面罢了。”虽然字面上没有责怪的意思,但是这样的年轻人着实让他瞧不上。

  李天更加的愠怒,自己的侄女昨天差点让自己得罪人,今天又掉自己的脸面,真是无药可治,一大早还吵吵闹闹的说潘小强是骗子,非要跟着自己来,莫名其妙。

  李涵没有听出胖老头话里面的意思,反而得意洋洋的对李天说道:“那个潘小强肯定是知道我在这里戳穿他,于是他不敢来,要说你也真是的,怎么想起来跟骗子做生意呢?”

  已经忍耐到极限的李天暗沉着声音喝道:“你给我好好坐着,人家是不是骗子用不着你审判。”

  这时茶楼雅座的木门打开,传出了潘小强的声音:“既然有人说我是骗子,那正好,我也懒得管这破事了。”

  “哟!小强老弟,咱们这件事情怎么算是破事呢?”李天笑脸迎向潘小强,顺带白了一眼李涵。李涵本来还想坐直了身子骂一声小骗子,但是碍于自己叔叔的威严,还是缄默不言,只是跟桂敏聊着悄悄话,两人连带微笑,无非是想看看潘小强是怎么出丑的。

  身穿老旧西服的潘小强大大方方的拉出了一张椅子坐下,刚好在胖老头的旁边。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毛毛躁躁的,见长辈也不穿件庄重的衣服。”胖老头看了潘小强一身寒酸的衣着之后,语气尖锐的说道,看来刚才不怎么刺李涵还是看在他叔叔的面子上。

  潘小强淡笑不理。

  李天为了打破尴尬连忙说道:“田先生,这位是潘家园最近崛起的鉴宝新贵--潘小强。”

  田老头是古玩界的老虫了,他对于“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句话深度赞同,不置可否的说道:“什么新贵不新贵,只怕是肚子里没什么墨水,靠着家里人捧起来的什么二代吧。”

  这句话引起了桂敏和李涵的共鸣,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就是一个小骗子,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好心的介绍倒把气氛闹得越来越尴尬了,李天红着脸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潘小强叩了叩桌面:“天哥,给货吧,我先看看,免得有人说我没什么墨水。”

  解了围得李天点头赞道:“小强老弟有胸襟,是干大事的人。”说着递过了田老头想要出手的《 燕云楼手札》,胖老头继续喝茶,看都不看潘小强。

  右手按在了手札上,细丝快速的钻入了里头,潘小强左手端着茶杯说道:“现在的宋版书一页能够卖出一万人民币,算是藏家心中的潜力品种,而且这幅燕云楼手札保存不错,品相也好。”

  胖老头这才发现眼前的年轻人确实不一样,转过头笑呵呵的说道:“不错,还算是有些见识!”

  “说两句场面话谁不会啊?”李涵冷哼了一声,似乎处处与潘小强作对。

  潘小强懒得搭理他,而是对李天说道:“天哥,亲兄弟、明算账,这次鉴宝的钱怎么算?”语气中明显是对李涵不爽。

  李天也知道潘小强的意思,托着下巴苦笑着说道:“这幅手札,田先生出手价两千万,若是真的能成,给出信服的证据,我给百分之五的提成,若能指出这是赝品,一口价--十万。”

  桂敏和李涵都有些口干舌燥的,她们在夜店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晚上也就是几千块钱,现在人家潘小强简简单单的就能搞至少十万,多则一百万,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李涵从梨花木椅上面蹦跶起来,跳到李天的身边:“叔叔,你真打算给这个骗子这么多钱?”李天怒不可揭,指着李涵骂道:“给我好好坐着别动,要不然你就走。”

  “我要是走了,谁帮你看着这个小骗子。”李涵扁着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抚摸着《燕云楼手札》,潘小强咧着嘴笑道:“天哥,看来这一次我要给你省点钱了。”

  胖老头一脸阴云,双下巴不停的弹动着,他盯着潘小强说道:“你什么意思?”李天也注视着潘小强,这份手札他其实很想过手,但是价格又很昂贵,一旦发现是假的,自己的店估计都要破产了,所以他也很关心结果。

  潘小强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说:“还用问么?这是假的呗。”

  胖老头紧紧的捏着紫砂茶杯,发狠的说道:“如何能够证明?我希望你不是哗众取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