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是刘德华?
北堂墨2015-12-21 14:583,227

  “青花瓷?”潘小强和东青两人的注意力瞬间被一块大号的磁铁吸引住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饭店,装啤酒都得使青花瓷,这得是什么档次?刚还在鄙视这家店的潘小强脸红到了耳根处。

  看来人家这么红火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一顿饭百十来块钱就当是欣赏古董也是值得的,前一段时间,潘小强还看了看新闻,据国外的专家验证,整个华夏拥有完整的青花瓷器不超过三百余件,尽管人家的调查有相当大的水分,也从侧面说出了青花瓷的可贵之处。

  东青一把抄过青花瓷瓶,对着瓶口先浇上一大口啤酒,小酒鬼可爱得没谱。她眼热的用手指头弹了弹瓶子的外壁,发出叮叮的响声,特别好听,然后眉目微闭,手指肚在瓶身游移,慢慢的,整张脸上火热的态度渐渐冷却,到最后只是一声轻哼,就将瓷瓶搁回了原地,拍拍手,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多了不起的东西呢?原来就是一假货。”

  这次轮到潘小强吃惊了,不是说东青不会检查瓷器么?这么快就看出了这件东西是赝品。他也劈手抓过了瓷瓶,就这胎体,就这包浆做工怎么瞧也不是仿出来的。

  “这包浆还做得很真哈。”潘小强百思不得其解,有心和东青两人探讨一下,并没有使出异能,递了一句话过去。

  包浆简单来说就是古玩经过了数千年的时间,表面因为氧化产生的一层膜,又加上几千年来人手的触摸以及时光留在上面的烙印,都会呈现像牛毛一样的斑纹,称为牛毛纹,两者相辅相成。

  东青抢过了潘小强手上的瓷壶,先给自己来了一大碗啤酒,边喝边说:“对啊,包浆没有问题,而且牛毛纹条理清楚,所以漏洞不是出在这里。”

  虽然东青爱喝酒,但是酒量实在不敢恭维,两三口啤酒下肚,脸上绯红渐起,让可爱的小脸蛋更加的诱人,旁边的潘小强很想在上面轻轻的咬上一口。

  “不行,说不定给这个小妮子耍了呢?”潘小强默默用劲,手中的丝线快速的探入到了瓶体之中。“两年!”这是丝线反馈给潘小强的念头,的确没有错,这真的是赝品。

  让丝线在整个瓶里面游走了一遍之后,潘小强对这个青花瓷瓶了解得十分透彻:“还真是假的。”

  “就是咯,你说这么个小店会用这么名贵的东西当做装啤酒的容器呢?就算装也得装装什么茅台、五粮液之内的吧。”东青摇晃着手,将手上的铂金手镯摇的叮叮作响。

  青花瓷的事情淡出了两人的聊天范围,毕竟,没有人会对一个已经鉴定成假货的东西耿耿于怀,只是酒店的柜台处,一双好奇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潘小强两人。

  东青聊兴正浓,对潘小强说道:“你妈说了,准备把你给她的三十万存起来结婚用?”

  一口鸡丁差点喷薄而出,潘小强太了解老太太了,她的原话一定是:东姑娘,你放心,你和小强结婚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三十万。

  “那你怎么回答我妈的呢?”潘小强很好奇这个问题。

  东青夹着菜,淡定的张了张嘴:“我说你中了五百万,三十万只是小意思而已。”

  潘小强苦恼的抱了抱头:“看来自己这回又给我妈留下了暴发户的印象了。”

  东青咯咯的笑着,葱白的手指点了点潘小强的额头:“我其实说的是:小强现在很能赚钱,三十万就是他一个月的工资而已。”

  潘小强:“……”

  ……

  虽然川香阁的菜并不怎么样,好歹俩人还吃了个大饱,潘小强伸了个懒腰,喊服务员:“买单。”

  系着红底白花围裙、打扮成辣妹子模样的服务员走过来鞠了个躬道:“先生,这顿饭免单,就是我们老板想见见你。”

  潘小强抓钱包的手略微的滞了滞,面带狐疑的说道:“你们老板想见我?为什么?”

  服务员招牌式的微笑挂在脸上,欠身答:“我们打工的哪里清楚老板的意思,对了他在二楼ktv包厢201号房间等着你呢。”说完服务员也不催也不拉,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站着。

  “东青,要不咱们就见见他们老板?”潘小强喜欢那些略带刺激的事情,而这位老板十足的吊起了他的心思,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那件破旧寒酸的老式西服跟在了服务员的后面。

  倒是店里许多正在用餐的年轻男人们将怨毒的目光投向了潘小强:凭什么?穿这么破的衣服,把这么正的妹子。

  ……

  可能是考虑到现在住宿业比较萎靡不正,川香阁算是顺应潮流将楼上较大的空间改成了量贩式ktv,刚刚走上楼梯间,一声能让人有撕裆冲动的《海阔天空》吓了潘小强一大跳。

  东青直接用手按住了耳朵,脸上全是怀疑人生的表情。

  打开了201号房间的门,潘小强算是被里面的格调震住了,超现代化的设计很难让人想起这里的老板的饭馆竟然是那么的破旧。

  “两位,里面请。”服务员伸了伸手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这件小厅房的隔音设计非常优秀,潘小强轻轻的吐了口气,大咧咧的走向了正拿着放大镜研究一小块瓷片的饭店老板,走到了近前,饭店老板依旧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事情。

  潘小强拿手叩了叩钢化玻璃做的茶几:“老板,喊我过来不会是看你研究瓷片吧。”

  饭店老板突然大惊,像是受到了很大惊吓一样,咧咧着嘴,眼珠子瞪大了不速之客。

  潘小强看了看眼前的人,大约四五十岁,眉毛如同一柄西瓜刀一样插入两鬓,大鼻子,很有福气的长相,隐约中透露着一点威严,嘴巴略微有些薄,满脸的沧桑皱纹也遮挡不住那曾经的英气。

  这位快要步入老年的老板一张嘴就将两位年轻人给惊着了:“哈哈,你们两个年轻人真是碉堡了,陌生人下的邀请,都有胆子接着,老吴我佩服。”

  很难想象这么大年纪的人竟然一开口竟是现在的流行词汇,潘小强和东青都无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难道说我现在已经out了吗?而且听老吴的口气,似乎根本就没指望潘小强和东青过来。

  不过有了着类似老顽童的开场白,两人放松了不少,东青径自小跑到52寸的大号液晶电视前按开了开关,她最喜欢的宫斗剧就要开演了。

  潘小强则一屁股紧挨着老吴坐在了银白色的沙发上,没好气的说道:“你根本不想我们过来,那邀请我们干什么?”

  “老吴会告诉你们喊过来是打算交你们这对小朋友吗?宝贝。”老吴伸出略微有些皱纹的左手拍了拍潘小强的肩膀。

  不得不说,老吴的这种极富非主流的语言很难让潘小强接受,不过他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为老不尊的老顽童了,也跟着说道:“你都不认识我们两个人,交个什么朋友。”

  老吴爽朗的笑了笑:“我不认识你们,但是我做的东西认识你们。”东青挥舞着遥控器兴奋的喊道:“要是我爷爷能够跟你一样喜欢开玩笑,我就不会来燕京啦!”意识到说漏了嘴,她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倒是潘小强反应比较激烈,蹦跶起来说道:“你是吴宝?”他开头在楼下的时候用丝线探测到了那个青花瓷瓶的底部有一个非常小的名字印记,如果不是丝线反应比较灵敏,还真是反应不过来,而那个印记应该是用了微雕的技艺,字体小的只有灰尘般大小,一般人没有放大十多倍的放大镜根本看不出来。

  老吴依旧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你似乎认识我啊?”潘小强得意的微笑道:“嘿嘿,两面之缘,昨天我鉴定了一个景泰蓝的香盒,在里面的夹层里头发现了你的名字,今天又随手翻了翻楼下的青花瓷瓶,底部还是写着你的名字,你以为你是刘德华啊?名字到处写。”

  吴宝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酱猪肝,想不到自己的两件得意之作竟然都被人看穿了,而且看穿它们的人竟然是一个年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愤怒的砸了一拳茶几,吴宝大喝道:“要是我不写那些狗屁名字,你这个小子怎么会看的出来呢?”

  电视里面宫斗剧刚刚演完,东青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瞄着吴宝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吴啊,你那个青花瓷瓶的釉质那么均匀,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潘小强看着耍宝的东青忍不住想笑,不过还好,硬生生的憋住了,吴宝心急如焚的问道:“小姑娘,你什么意思?”

  “这个很简单啊。”东青两只手指捻住茶几上的那张小瓷片,指着背后的反光材料说道:“老吴,你看这层釉,经过了几百上千年的时光侵蚀后,会有一种砂砂的手感,但是哪里有那么均匀的砂纸手感呢,肯定是一些地方细腻,一些地方粗粝,这才符合自然科学吗。”

  东青一席话将吴宝说愣住了,旋即他站起身指着东青怒喝:“你们两个年轻人, 知道得太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