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另有玄机
北堂墨2017-04-14 11:133,302

  乐亦扭动着腰肢,回过身目光凶狠的盯着潘小强:“怎么?羞辱一遍还不够?”室内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潘小强右手食指和中指弯曲着,有节奏的磕着玻璃柜台,说:“我想问问乐小姐,这幅书法是不是归我们漱芳斋!”

  又是冷冷的一哼,乐亦双手抱拳,对周围看热闹的众人拱了一拱,略带委屈的说道:“诸位看见了!这件事情我们乐家已经认栽了,但是他们漱芳斋得理不饶人,我们今天砸了他们的店也算是于情于理了吧。”说完乐亦的嘴角微微的撇了撇,向边上几个墨镜男示意了,只要气氛到了位,立马开砸。

  不得不说铁娘子就是铁娘子,不光是手腕硬,也极其懂得利用人心,果然,众人里面有几个爷们已经开骂了:“你们漱芳斋这是小人得志,人家虽然是个女人,好歹做事干净利索。”

  “对!你们究竟是不是带把的。”

  没想到乐亦的心机这么深,苦笑的潘小强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乐小姐,这幅书法到底是不是归我们漱芳斋,没有其他的意思。”

  “呜呜,你们漱芳斋欺人太甚了,明明靠着吃软饭点出了这副书法的漏洞,还这么咄咄逼人。”乐亦突然变成了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样,强行挤出了几滴眼泪:“对,这幅字归你们了,怎么样?还要侮辱人是吧?弟兄们,给我砸了。”

  美女要耍横,无需理由。边上几个热血的老爷们已经按捺不住,捋起袖子准备加入护美军团。

  潘小强又大喝了一声:“不要急!”高分贝的声音震住了在场的人,他语气又恢复平和的说道:“乐小姐,有了你的答案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剩下的就是请大家看场好戏。”

  众人心里面都是不解,好戏?还有什么比你这个刚刚出尽风头的人挨上一顿揍好看的?

  只见潘小强从柜台的抽屉里面摸出了一块锋利的刀片,对着书法缓慢、小心翼翼的划开。

  “哇塞!有玄机?”眼尖的人喊了声,这下子更没有谁瞎动了,安安静静的注视着潘小强的每个动作。

  书法已经被切割成了一块二十厘米长,十几厘米宽的纸帖,潘小强将上下两层剥落,里面出现了一张小字帖,用小楷书写,笔力隽永,落款--欧阳通。

  识货的人已经喊了出来:“小欧阳的书帖!”

  潘海的心里更是一喜,这小欧阳是欧阳询的儿子,书法一脉家传,也是大家,所传作品价值轻松就能到千万级别!想不到自己这个侄子连这个都能够看破,看来自己店里的生意红火是必然的。

  老陈的眼神黯淡了一分,看来自己这份活计有危险了,不过他心里也是很欣慰,至少古玩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少的行业出现了很大的希望。

  东青的眼神中更多的是一种坚决,就算没有家里的事情,也是一定要跟着潘小强了,至少先要把他脑子里面的知识全部学到手。

  潘小强两指夹住了欧阳通的字帖,一副胜利者悠然的神情跟乐亦说道:“乐小姐,我之所以不让你走是要让你知道这件书法的原委,这造假的人明显是很迷欧阳家的字画,天天临摹,以至于以假乱真,等他到了极限之年,做出了这一副真中有假,假中藏真的作品,实在是令人感动。”

  乐亦的脸憋得通红,她心里不停的骂着造假的人,这么好的字藏在书法的夹层里面干什么?上前一步,下意识就要抢潘小强手中的字帖,这件价值上千万的书帖,前一个小时还是自己的,后一个小时就归别人了,这换谁谁都想不通。

  潘小强眼疾手快,将字帖放进了玻璃柜中,对乐亦说道:“乐小姐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这幅字是归我们漱芳斋所有,不会是想出尔反尔吧。”

  乐亦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这次没有什么想法,转身带着墨镜男们离开了漱芳斋。

  走出漱芳斋之后,乐亦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人事部,给我说服潘小强加盟乐氏古玩,这是个百年难见的奇才。”

  “什么?不知道潘小强是谁?你们自己去潘家园打听打听。”乐亦挂上了电话,回头望了望漱芳斋的烫金招牌,咬了咬嘴唇:“潘小强啊潘小强,你可比那些几千万的古玩值钱多了。”

  漱芳斋的小店里面已经人声鼎沸,一圈人围着潘小强刚刚从书法里面切割出的欧阳通的字帖赞叹不已,有几个老头拿着高倍数的放大镜,脑袋贴着桌面研究的不亦乐乎。

  几个热情一点的向潘小强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真是厉害,这眼力,啧啧,只怕是潘家园里面没有了敌手啊!”

  “可不是么?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潘老板能出多少工资了?这样的高手每个月没有七八万留不住啊!”说话的是一位穿着箭纹毛衣的中年人--李天,他经营着一个还算比较大的门面,由于非常想将潘小强挖至麾下,言语中挤兑着潘海付不起钱!

  潘海干干的笑着,倒是潘小强大大方方的说道:“我们是亲戚,这工资的事情好说。”

  李天的脸顿时刷成了猪肝色,抱着拳连声说道:“哈哈,那敢情好,那敢情好!”为了缓解尴尬,他从上衣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潘小强的面前:“兄弟,往后我们店里面要是有些什么棘手的事情,我直接就请你出面了哈!”

  “当然,咱也不能让兄弟白弄,有这个!”李天两个手指揉搓着补充道。

  潘小强将名片插入钱包里面搪塞道:“这个好说,好说。”

  这时潘海看看差不多了,举起双手喊道:“各位朋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去吃饭吧,今天好酒好菜,不醉不归。”

  “太好了,今天我也要喝点。”东青舔了舔嘴唇,喉头动了动,似乎闻到了酒香,小鼻子还一抖一抖的。

  潘小强两手抱胸,不耐烦的说道:“女孩子家家的,喝个什么酒啊!”

  东青推了潘小强肩头一把:“你这个人大男子主义还挺严重嘞!知不知道什么叫: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潘小强将脑袋埋到了衣服里面,哎!刚刚想起来这个小妞还是个女文青,要不然人家怎么认得出来那张书法是赝品呢。

  一般不从事古玩行当的人以为鉴定古玩就是靠的技术,其实这个说法太白,试想想,没有文化底蕴能够理解这些古玩的价值么?没有相当高的修养能够看出青花瓷、景泰蓝之类的艺术品里头的气息么?

  喜欢古玩基本上都是有品位的人。

  一阵子功夫,整个漱芳斋人走的差不多了,潘小强收好书帖看见了目光呆滞的老陈,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头:“师傅,咋了,不去喝两盅?”

  “喝啥啊?没心思喝!”老陈扯着自己的衣角,欲言又止的。

  潘小强苦笑着说道:“师傅,你有啥话就直说。”

  “你能不能让我在漱芳斋再干上几个月,现在行里工作不好找,至少要等我寻到了新工作再说吧。”老陈是个知识分子,也有知识分子的坏处,脸皮薄,说这么几句话,就感觉面红耳赤,脚不自在的乱踱步。

  潘小强唉了一声,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不都跟您说了么?店里头还要你照顾,我和东青都还要你指点指点,虽然我们现在运气好能看个大物件,但是说道基本功,我们两加起来也不如您啊!”

  旁边的东青也忍不住点头,谦恭的说道:“老爷子,我也就是擅长看看那些书法字画,其余的基本上可以说一窍不通了。”

  作为极其重感情的潘小强,卸磨杀驴的事情他可真干不出来。

  “真的?”老陈有些怀疑,自己的本事跟潘小强一笔,差距太大,但是这位少东家竟然还愿意留着自己这个吃干饭的?

  潘小强和东青两人夹着老陈往门外边走边说:“可不是真的咋地?想您这么负责的老先生现在哪里看得见啊?不都是些倚老卖老的么?还有一点你放心,工资给您翻倍。”

  谁见了钱不高兴,尤其老陈的老婆还患了心肌炎住着院呢!他的满头银发都在颤抖:“那就太好了,那就太好了。”这个时候他看着自己的徒弟潘小强,左看一个顺眼,右看一个没话讲!这个徒弟没白疼啊!

  三人快要走出潘家园门口的时候,突然潘小强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划开接听键机械性的说道:“喂!你好,我是潘小强。”

  “好你个潘小强,还真敢将老娘拉入黑名单,不想混了是吧。”电话那头响起了桂敏的声音,这位拜金妹子发现拨打潘小强的电话老是正忙之后,换成了座机拨过来。

  潘小强脸色沉了下来:“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今天晚上六点到安定门那边的半岛来,我有事跟你谈,你放心了,这次肯定是好事。”说完桂敏就挂了电话。

  潘小强将手机放到了裤兜里面,心里暗暗的骂道:“好你娘了个腿!见钱颜开的货色还有好事?”

  知道整件事情始末的东青右手缠住了潘小强的左臂弯:“小强哥,今天晚上我陪你一起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