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铁娘子
北堂墨2017-04-14 11:133,236

  潘海注意了一眼东青,从她看向潘小强略带羞涩的目光中察觉到这件事情不简单,他点了点侄子的胸口,讪笑着说道:“小强,你小子可不地道啊,找了个这么俊的媳妇,还不跟长辈好好说道说道这个事情。”说着又将怀里的黑袋子递给潘小强。

  东青的脸越发的红润,倒是潘小强一副愣愣的模样 ,左手将钱袋子打回,摇摇头说道:“叔,你搞错了,他就是跟着我一起来潘家园找工作的。”东青用力一跺脚,羞涩之情化作了愠怒,扭过头不理他。

  潘海悻悻的收回了黑袋子,心里倒是有些焦急,怎么自己的这个侄子就老是不开窍呢,这个关键时刻,你要是应下来说不定没关系也能有点什么关系呢。

  “对了,叔,我还得拿点钱。”潘小强拿过黑袋子,从里面抽出了五沓红票子后伸给了老陈:“师傅,这个钱你拿着,这两年你可没少操心。”

  潘海点了点头,自己侄子感情方面不开窍,但是做人绝对没话说,边上众人也劝摆手不要钱的老陈:“陈师傅,你们家老板对你多好,拿着呗!以后好好干活。”言语间还有微微的醋意。

  老陈还是憨憨的摆着手:“强子,你这可要不得,潘老板待我也不错,再说今天的事情我一点忙没帮上,实在是汗颜了。”他看了看潘小强的颀长的手,心悦诚服的说道:“再说了,以后这个掌眼啊,我是真干不下去了,这个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说实话,老陈心里还是略微的有些生气,潘小强现在的本事这么大,但是开头一点端倪都没有,让他这个当师傅的实在是不好想。

  潘小强心里清楚,撇开了话题,拉着老陈有些枯瘦的手,不露声色的说道:“您哪能不干呢?以后我们这些后生还指望你好好点拨点拨呢!”

  听了潘小强的话,老陈喜笑颜开,面子里子都给了,要还是僵着,实在是不做人,趁着这个当口,东青抽过小强手上的五万块钱,塞到了老陈的口袋里面,说道:“陈师傅,以后我也要仰仗你指点指点我的眼力呢。”

  老陈看着东青有些愕然的对潘小强说道:“这个小姑娘还懂古玩呢?”潘小强点了点头:“他这次就是来这里找工作的。”

  虽然潘小强跟自己说过一次,不过潘海当时觉得他是在开玩笑,现在看上去倒是真的,他眼睛火热的盯着东青:“还找啥?就是我们这了,一个月四千,包吃包住,咋样?”

  古玩店里面站着一位妙龄的美女会是什么光景,绝对比以前全是爷们的时候强上数十倍。

  东青看了潘小强一眼,似乎是征询他的意见,不过此时门外响起了一声娇喝,打破了房屋里面的气氛。

  “刚才是谁羞辱我爷爷来着。”一位穿着职业西服的女人带着刚刚破店的那些墨镜男走了竟然,半靠着玻璃柜台,瞪着眼睛说道。

  潘小强回头一看,这个女人年纪估摸着二十五岁左右,饱满贴身的职业装颇有成熟女人的风韵,而她盘起来的发髻以及粉红色的束带又有些年轻少女的活力俏皮,算是冰与火的女人。

  最不能掩饰的就是她的眼角迸射出神采,潘小强几乎想象不出,为什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女人会流露出如此强烈的霸道气息。

  潘家的人还没有说话,边上的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哇塞,我说谁敢破店,原来是乐亦这个铁娘子啊!”

  “可不是么?他们家的店可是潘家园的百年老店,资质高,而且势力也极大,听说这两年她主了家以后更是了不得呢?”

  “就是撒,这次潘家的人碰上他们算是倒霉了,这个女人手腕子硬着呢。”

  乐亦两只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目中无人的架势说道:“我说刚才是谁侮辱我爷爷是个财神的?站出来,不要告诉我,你们漱芳斋全部都是不带把的!”不光是气势凶悍,就连语气和用词都是这么凶悍。

  潘小强冷哼了一记,往店中央站了站,不客气的回嘴道:“你想咋周?不是又打算给我送钱过来了吧。”

  乐亦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部,不紧不慢的走到潘小强的面前,略微上扬的眼角眨了眨,轻蔑的说道:“送钱?就你们这个小的可怜的店子?说句不是吹牛的话,我们乐家随时随地都能把你们碾碎。”

  潘小强冷眼旁观,现在旁边这么多人,要是放这么狠的话,而且实施了,基本上小店都会联合起来,到时候就算他们乐家手眼通天,也是在潘家园呆不下去的。既然正大光明,那肯定是有明枪对着干了。

  果然,乐亦从身后的墨镜男手上接过了一根白色的卷轴,拉开了上面的红色尾线,展开在了玻璃柜台上面,是一副两米长、半米宽的书法,,落款处的名号是用接近于隶书的字体写的三个字--欧阳询。

  不光是潘小强吸了一口凉气,就连边上的众人口里也是啧啧称赞不停,初唐书法四大家之一的欧阳询,更被称为楷书唐人第一,他的作品自然让人惊叹不已,绝对是绝世名作,价值连城。

  “好书法!气魄太大,初望山去都有高山仰止的感觉,好宝贝。”一位戴着老花镜,整张脸都差点扑到了这副作品的宣纸上面。

  边上众人也是随声附和道,有些舌头长的已经开始在偷偷的议论。

  “估计今天漱芳斋还是难逃被破店的命运,这种镇店之宝都已经摆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咱们以后也要注意注意乐家的势力了。”

  潘小强不答话,只是用手掌按住了这幅书法,掌间的丝线迟迟没有发动的感觉,心里上下不停的打着鼓,整理心绪,细丝终于缓缓的钻入到了书法的里面,只是前进的速度是这几次最为缓慢的,比蜗牛还要满上半拍。

  乐亦踩着高跟皮鞋,蹬蹬蹬的走到潘海的面前,嘴角微微的向上挑:“潘老板,这幅《卜商子》我要价三千万!”众人都长大了嘴巴,三千万的东西也算是少见的交易了。

  潘海有些气馁,望了望身边的老陈,轻声的问道:“你觉得这件东西是真是假。”老陈的额头汗如雨下,用颤抖的声线说道:“八成是真的。”他刚才也凑过去看了看,没有什么漏洞。

  “乐小姐,不知道我们店里有什么地方招惹到了你们乐家,偏偏下这样的狠手呢?”物件不行,只能通过别的办法化解矛盾了。

  乐亦琼鼻皱了皱,冷哼了一声:“刚开始我们只是看你不爽,现在还是看你们不爽,服气吗?”盛气凌人,生硬的语气刺激的潘海怒火上涌,不过古玩行是讲规矩的地方,他只能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潘小强的身上。

  此时潘小强的丝线走的急慢,他的体力耗费却极快,脸色苍白,时刻都有晕掉的危险,一只葱白的细手捏住了他的手掌,正是东青,她本来纯真的脸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声音不大但是下下落在人心的说道:“那位小姐,拿着你的书法回去吧,这张是假的?”

  乐亦的脸色突然难看了一下,下巴一挑:“说个理由。”

  众人也不乐意了,这潘家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的青年才俊,眼力都这么独道?他们也想听个说法,各个都将耳朵竖了起来,这个漱芳斋一点声音都没有。

  东青微笑如水,背着双手装作老成的模样,围着玻璃柜台走了一圈,眼睛没有离开这幅名为《卜商子》的作品。

  晶莹的中指在书法上面点了点之后,东青开始高谈阔论:“这幅书法,非隶非楷,确实有欧阳询的风采,而且笔力雄浑,力透纸背,功力不可谓不深,从俊俏、严整的走笔风格来说也没有什么漏洞。”

  边上的人点了点头,这个跟潘小强一起回来的姑娘确实有才华,算是才女一枚。

  “但是你们看这里。”东青的话锋偏转,指着书法的最后八个字--志之于心,弗敢忘也。“大家看着这个心字,胸怀坦荡者行文若流水,毫无阻碍,但这心字却明显停顿了一笔!为什么?”

  东青的眼神刹那间让人觉得犀利得可怕,直指人心:“因为作假的人始终鬼鬼祟祟,谈不上君子,更是个小人。”

  众人里面也有不少的行家,他们经过东青这么一指点,心中了然,而且通过了这个小瑕疵之后,整张字都变得不那么流畅,确是作假。

  乐亦气呼呼的盯着东青,半分钟后她一甩染成了暗红色的秀发,美目圆睁着,对潘海说道:“潘老板,看不出来啊,庙小妖风大!”

  潘海讪笑着说道:“乐小姐牙尖嘴利!这次又输了不说,还嘲笑我们漱芳斋--池浅王八多是吧?你们大店的教养何在?”

  这年头,有实力者说话。东青爆发,慧眼识假货,自然潘海的腰杆子硬了。

  乐亦这两年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她咬紧了嘴唇,生生的挤出了三个字:“我们走!”

  “且慢!”厅内一阵大喝,正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潘小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