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七千万咱卖不?
北堂墨2017-05-14 06:462,951

  吴宝将画卷丢在了桌上,整个人往沙发上靠了靠,拉过棉被,暖暖和和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这幅画不可能是真的,唐伯虎又不是神经病,咋会自个骂自个呢?”说完他还取笑潘小强:“你说你这个能凭着小瓷片知道年代的高手咋会在这么明显的地方打眼失算?我真的很不理解啊!”

  石大壮打声酒嗝,接着倒了一杯:“破老头,敢反驳强子,我再喝一杯你的红酒。”

  一提这瓶波尔多吴宝就来气,将棉被裹到脖子处,扯着嗓子喊道:“你丫的就是流氓,我跟你说今天就算把我这瓶红酒喝光,这幅画也是假的。”

  潘小强连忙扯住了吴宝:“老吴,你先别动火,这幅画你再看看,唐伯虎略有些疯癫的人也不是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吴宝还是摇着脑袋,表示潘小强说的想法太玄乎,不敢相信。

  左让看不看,右让看还是不看,潘小强气得受不了,将画卷小心翼翼的放好,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愤而起身,指着沙发上的老头喝道:“吴宝!你知道你的做法是有多荒谬么?你这是伤害华夏的古玩。让真正的宝贝得不到保护,我要控诉,你这样的人不配当华夏古董协会的副会长,你只配去景德镇扫地!”

  吴宝眼珠子提溜乱转,说实话他对于潘小强刚才的小宇宙爆发还是有些胆寒的,被喷的时候甚至将头完全缩进了被子里面。

  等到一顿乱喷完毕,他才将脑袋伸了出来,弱弱的说道:“让我再看这幅画卷也行,给个理由先。”

  “要啥理由,我强子兄弟说这个是真的就是真的。”石大壮插了一嘴。

  潘小强还哪管这些,喊了喊石大壮,两人将画卷拉开,平行放在吴宝的面前:“老吴你先看看。”

  吴宝紧闭着眼睛说啥也不看。

  “那好,你不看是吧。”潘小强抢过石大壮手里的红酒一口气全部喝完:“你听我说理由,如果这幅是赝品,那么为什么配画的小诗和唐伯虎的笔法如出一辙,而且画法也能肯定是他的风格!”

  “这有什么?肯定是有人临摹出了唐伯虎这家伙的笔迹,然后写了首骂唐伯虎的诗呗?”吴宝还是没有把眼睛睁开,这番小孩子气着实让潘小强忍俊不禁。

  “对啊!”潘小强笑了笑:“那么这幅画的鉴定就不能从那首诗里头破题了,得从这幅画的本身来看啊。”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吴宝迅速把眼睛睁开,瞄了瞄潘小强:“你这句话好像还隐藏着哲学道理--第一印象欺骗了我的眼睛?”

  潘小强点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说到这他也有些微微红脸,毕竟自己也被欺骗了,要不是靠着异能,他很有可能都把这幅国宝级别的画给毁掉了。

  轻轻扯过画卷,吴宝顺着潘小强的思维粗看了一圈,立马抱起画卷,右手对着桌上一扫,将昨天晚上花了一晚上时间整理出来的新瓷器图纸给当做垃圾一样的扫了下去,然后将画卷小心翼翼的展开。

  “那个胖小子,你别喝了,在那个抽屉里面把我老花镜、放大镜、手电筒都拿出来。”吴宝指了指电视柜对石大壮说道。

  戴上老花镜,吴宝满心激动的检查着画卷,先是用手电筒调至强光往画卷上面一扫,接着用放大镜仔细的盯着那个范围。

  就这个动作持续了五分钟,像尊雕塑似的,吴宝开口点评道:“这幅画起码不是现代人画的,宣纸的年代不会错,而且也不是打印上去的。”

  潘小强冷眼旁观,并不是很开心,仅仅是点点头表示听见了,反正他已经知道了结果。而边上的石大壮心思也不在这里,安安心心的喝着红酒,费脑筋的事情他都不怎么愿意干。

  又看了至少有半个钟头,吴宝的眼睛都恨不得长到这幅《百雀图》上头:“绝对是真迹,绝对是真迹,一副两三米长的画卷能够足足画上一百只孔雀,这对于画工要求就比较高,但是这幅画主要体现功力的地方还不是这些孔雀上头。”

  “那在哪?”潘小强能够判断哪件古玩是真的,哪件是假的,但是真要说出个道道只怕没这个能耐。

  吴宝指着这副国画的边角说道:“你看这背景,山崖方面的取景,以及那些似乎能够流动的白云,没有了这些点缀的烘托,还真不能见得这些孔雀的栩栩如生。”

  两只手指夹着老花镜,吴宝用尤其缓慢的语速点道:“笔补造化无天功,在国画的世界里,作者就是上帝,所以不能认为自然界里面东西是什么样就画什么样的,得靠着笔法来修补这些残缺的东西,营造极高的艺术价值。”

  还别说,这位老顽童说到真正有料的东西时还真是一板一眼,听得潘小强都似懂非懂,石大壮就更是像听天书无异。不过吴宝的下一句话两人都听懂了。

  “唐伯虎不光是国画世界里的上帝,他应该是、应该是。”吴宝可能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修饰词,直接说道:“他应该是无始大帝!”

  这句话没有将两位年轻人给雷死,尤其是石大壮,一偏胖脑袋,对潘小强说道:“这个老家伙最近玄幻小说可没少看啊。”

  潘小强点头赞同。

  “对了,这次找你老吴不光是看画这么简单,你还要帮我们出具一张鉴定证书,这样我们就能够拿去拍卖了。”潘小强客客气气的说道。

  吴宝斜着眼睛看向潘小强:“你打算卖掉它?”

  潘小强指了指身边的石大壮:“这幅画是他的,他们家又没有热爱收藏的人,不卖掉它干什么?留下来生崽?”

  “哈哈,这样啊。”吴宝抱着画卷一个劲的傻笑。弄的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要闹哪样?

  吴宝连棉被都不要了,一骨碌站起来说道:“这幅画我要了!我出七千万!”

  潘小强有些狐疑,跟计算器一样精细的说道:“老吴,唐伯虎的《松溪幽栖》立轴绢本,去年在保利拍卖场卖出了2645万,这幅国画的价值更高,要说起来应该是三倍的价格,除去拍卖场扣掉的税,差不多也就是七千万。”

  “老头子开价公道吧。”吴宝还是一副傻笑。石大壮倒是麻溜的跑出去给他爸打电话,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潘小强笑了笑:“老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想说你哪来的七千万?你是不是贪污,那我们的画洗钱呢!”

  “潘小强,你侮辱了我的人格,同时也侮辱了我的智商,告诉你,我儿子叫吴浩然,号称是华尔街神童,一年下来能赚上亿,七千万算什么。”吴宝还气鼓鼓的剜了潘小强一眼。

  潘小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老小子天天就是睡觉、研究古玩,还听人说在通州自己开了个窑厂,不为赚钱就为自个烧着玩呢?原来是有个有钱儿子啊!

  一屁股坐到了吴宝的身边,潘小强拍了拍老小子的肩膀,笑了笑:“人家都是我爸是李刚,你也差不多,我儿子是吴浩然,哈哈。”

  “你管呢,我有个有钱儿子,有能耐你生一个去。”吴宝这么大的老头还这么爱耍小性子,挺让潘小强头疼的。

  “得了,我替大壮做回主,七千万卖你了。”潘小强拍板。

  吴宝顿时兴致高昂,活蹦乱跳的拿过电话让他儿子给转账。“我儿子说了,让那个小胖子去CBD商务区,找天水金融公司的财务总监拿支票。”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爱不释手的研究《百雀图》。

  潘小强点点头,这个老头子还是信得过的,这时石大壮灰头土脸的走了进来:“我爸骂我了”

  “咋了?”

  “我问我爸这幅画七千万卖不卖?”石大壮很委屈。

  潘小强很好奇:“你爸咋说的?”

  “我爸一声大喝:你个兔崽子是不是疯了!七千万都不卖,难道要一亿吗?”石大壮说着说着把自己都说乐了。

  “走吧,带你拿七千万去。”潘小强拉开房门,对吴宝道别:“老吴,我先走了啊。”

  吴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看都不看潘小强:“出去把门带上。”

  “唉,也不知道刚才谁一把就认定它是赝品的。”

  吴宝拿起放大镜就甩了过去:“臭小子你到底走不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