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狼鼎
北堂墨2018-03-29 16:464,653

  潘小强正躺在沙滩床上闭目养神,享受着海南三亚温暖和煦的阳光,突然手机响了,他拿过山寨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整张脸耷拉下来,叹了口气后刚刚划开接听键,电话里的女声如爆豆一般的炸开了锅。

  “潘小强,老娘警告你,要是没房子、没车子就别让你妈跟我提亲!老娘没时间浪费在你这个穷逼身上。”

  刺耳的声音让潘小强的脸阴了下来,自己今年都二十四了,一直没有媳妇,这些天老太太实在受不了,托燕京的姑妈给自己找对象。

  这女人叫桂敏,长得倒是不错,却是个纯拜金女,见面第一句话就问多大的房子、什么牌子的车子,当潘小强说自己只有三千多块钱工资的时候,这个女人转身就走,甚至连口水都不愿意多浪费。

  潘小强为了躲着姑妈的念叨,无奈之下他只能赴自己朋友之邀来海南躲一阵子。

  而现在听了这个女人的话,潘小强猜测老妈没有少给这个女人打电话说好话,想想自己母亲都快五十的人了,还为自己这些破事劳心劳力,他的心里泛起了一抹心酸和苦涩。

  电话里面,女人依旧喋喋不休个没完,语气尖锐:“你说你都二十四岁的人了,什么都没有,还见面跟老娘谈梦想,梦想值几个钱?有猪肉贵吗?最后说一遍,告诉你那赖皮的妈,想娶我过门,准备两百万,其余的免谈。”

  潘小强听见自己慈祥的母亲被一个这样的女人挂在嘴边数落,心里的火苗蹭蹭往上冒,他左手对着空气用力的点着,右手捏着手机咬牙切齿的骂道:“桂敏,我他妈告诉你,别说老子家里没有这么多钱,就算真有两百万,老子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还有,你那张破嘴给我放干净点,信不信找人废了你!”

  说完潘小强将手机狠狠的甩在了沙滩床上,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脸颊因为肾上腺素的暴增显得有些发红。

  潘小强隔壁沙滩床上的一个胖子翻了翻身,轻声的说道:“咋了,兄弟,是不是那个相亲的娘们又烦你呢?”

  胖子叫石大壮,是潘小强的死党,标标准准的富二代,大学四年,两人没少出去通宵打网游,当年“小大组合”让不少高手闻风丧胆。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潘小强拿起手机将那个女人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说道:“我一定要有钱,很有钱很有钱的那种。”

  “唉!我早让你去我爸那里上班,你丫的就是不去,要不然,配上你这长相、身高,绝对极品高富帅!”石大壮伸了个懒腰,接着说道:“混社会就要实际,哪能这么倔?”当他睁眼看到潘小强呆坐在沙滩椅上,紧咬着嘴唇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岔开话题。

  “对了,兄弟,你现在不是鉴定古玩么?我听人家说那个玩意只要淘换一个就能发家致富了!”石大壮从椅背的网兜里掏出盒中华,递给了潘小强一根。

  潘小强接过烟,抽了一口,摇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哥们毕业后这两年也算是兢兢业业,但是鉴定的眼力……,唉!算了,我到处走走。”刚才电话里面的那番羞辱让他耐心几乎为零。

  古玩鉴定这个行当主要凭什么吃饭?眼力呗。

  比如一件仿造的青花瓷,普通人看上半年也觉得是好东西,他们会为这件假货出上一千万人民币。要是高手,稍稍眼角一扫,不但一分钱不会出,反而攥住了青花瓷的瓶口就往地上摔--假的!

  但是这眼力可不是一年两年练出来的,都是几十年的阅历、经验、学识沉淀下来,要不说那些大古玩店里面的掌眼师傅都是白胡子一大把的人呢!

  站起身,潘小强习惯性的望了望天,灰蒙蒙一片,让他的内心更加的伤感:“唉!我要是有个透视的能力多好,什么都能看穿,现在没招啊!只能慢慢熬呗!”也许这一熬就是二三十年哪!

  不知不觉潘小强已经走到了一片无人的海滩,只有几颗椰子树岔开着枝条嘲笑他的悲哀。

  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疼的心,潘小强捋了捋自己已经走过的四分之一人生,读书时除了玩游戏什么也没学到,尽管工作后,自己顽强的奋斗着,但是有什么用?曾经倔强的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足够多的钱回馈自己的父母,可惜也没有什么积蓄。

  现在好不容易在自己叔叔开的古玩店里面立足,但是古玩店却已经摇摇欲坠,天天亏本,熬得过今年,也熬不过明年了。

  至于找石大壮的父亲帮助,潘小强自认拉不下这个脸,而且这种方式除了让自己不劳而获之外,吞食掉的还有自己和大壮的友谊。

  “我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去赚大钱吗?我真的就是这么废物?”潘小强想着心里越来越苦闷,竟然像疯子一般的冲到椰子树前胡乱的踢了起来。

  不一会,没有穿鞋的光脚丫子被皮厚的可怕的乔木刮得鲜血横流,血液又顺着椰子树根流到了沙滩里面,潘小强却我行我素,这些天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这个作风顽强男人的内心濒临破碎,体外的伤痛倒不是那么能上心了。

  要不是沙滩里面的点点金光迸射入潘小强的眼睛,也许他会一直将自己踢到骨折为止。

  “咦!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有金子。”潘小强满脑子金币,收起伤感,兴奋的扒拉着沙滩,当挖出个一米见方的坑,里面一只刻着蟠龙的棍状物体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帘,闪着耀眼的金光。

  潘小强的双眼有些迷离,手不由自主的捏住了蟠龙棍往外拽,但是里面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扯住了一样,他干脆双手握住,猛地使劲,两只脚往后蹬,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只是怀里多出了一个鼎,蟠龙棍只是鼎的一只脚!

  好奇的审视着,当潘小强翻到了鼎的背面,“啊”的惊叫了一下,将鼎扔回了坑里面,双手撑着沙滩,本能的后退了一两米。

  一个鲜血形成的狼头在鼎身不停的流动,配合着落寞荒凉的海景,说不出的诡异!

  潘小强的心扑通扑通都快跳出来,一直过了两分钟,古鼎不再散发出耀眼的金色,而是变成了一种黑中掺杂着灰白的颜色。

  摇了摇脑袋,潘小强努力的平静了情绪,伸手扶住了身边的椰子树,勉强站了起来,不过他瞬间体会到了身体的异样,竟然感觉手掌心分泌着一条极细的丝线,忽而又感觉到这根丝线缓慢的开始探入到椰子树内。

  潘小强低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里有细丝,但是他已经感觉那根好像根本不存在的细线缓慢的穿透了椰子树那厚如茧,韧如革的皮,接触到了松软的木质,这还不算奇怪的,更重要的是他脑海里面竟然浮现了出现了一个念头--十二年!

  海南的沙滩上有些椰子树是人工种植的,为了呵护他们的生长,在它的表皮上面通常会用红漆写上种植时的年份,而潘小强从身边的椰子树身上依稀可辨的红漆便得知了它的年纪--恰恰就是十二年。

  “难道说我现在能辨别这棵树的年纪?”他的心里略微有些兴奋,眼睛有些不安的望了望,发现脚边不远处有一个被游客丢弃的可乐瓶子,小跑过去,用手掌贴住了可乐瓶,他感觉到丝线缓慢的探出,并且穿透了薄薄的铝箔,丝线给他反馈了信息,一年!

  “真的可以!真的可以!”已经在潘小强手上翻转过来的可乐瓶子的底部赫然打着钢印--2012年1月17日。

  潘小强已经心花怒放,不过他还有一丝期待感,毕竟自己刚才还明明感觉到了被厚厚的树皮包裹住的树芯,他觉得可能自己还有什么别的能力?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扔掉了可乐瓶,左手覆盖在表盘上面,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出现了丝线钻入表盘里面的景象。

  精密转动着的大小齿轮,以及手表内部的钢圈,甚至是弹动着的机芯,无疑不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

  默立了良久,整理清楚思绪的潘小强猛地用右手抽了自己一耳光,疼!生疼!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右脸颊肿的老高,不过他却连声痛都不喊,双手疯狂的擂得胸部砰砰作响,开心的围着椰子树跑起圈来。

  这种看破内部结构以及年份的能力代表着什么,简单的说这种能力甚至能够比透视更加的具有杀伤力,有些高仿的古玩甚至外形和手感一模一样,用X光透视也没有别的异常,但是现在潘小强只需用手一碰,便能够知道东西的年份,是真是假?妥妥的。

  终于力疲的跌倒在了沙滩上面,潘小强的手还在不停的锤着沙地,锤了大概十几下,他吐了一口浊气,对着天空大声的嚷嚷:“我操!老子要成为燕京城里面最牛逼的鉴宝高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潘小强从今天开始站起来了!”

  这两年生活给他的压抑,那个拜金女给他的压抑,此时他完完全全的宣泄出来了,甚至到了最后他只是干吼着:“啊!啊!啊!”

  激动到了最后,潘小强流着眼泪,哽咽的笑着。自己母亲越发佝偻的背影、银发渐多的形象钻了潘小强的脑海,从小自己就受到了母亲的偏疼,虽然是长兄,但是母亲拿他当小幺儿养着,有什么好吃的全都给他留着。

  而母亲拉扯家里的三兄妹长大已经很艰辛了,现在竟然还为了自己的婚事求爷爷告奶奶,而且为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将自尊仍在地上让人肆意践踏,还被那种人渣女人数落,他的心不由的被揪紧了:“我要快点赚上大钱好好的伺候她老人家了,还有那个贱人,我他妈要给你现身说法--男儿有梦不言输,你给我等着。”

  不过话说回来,要跟这种不入流的女人谈梦想,确实好像对牛弹琴一般。

  躺在沙滩上,用手连续触摸在椰树的根部,测试了几次自己的能力后,潘小强压制住了获得异能的喜悦,翻个身捡起了古鼎蹲在沙地上翻看。

  这个鼎大概也就是一个篮球那么大,四足都有小臂一般长短,鼎身有大量看不懂的铭文,而刚刚那个血色狼头的位置则是狼头轮廓的刻镂雕纹,边上也有不少的符文点缀。

  而通过这几年在古玩行业的浸淫,潘小强直接否认了这件鼎是古人建造的可能性,华夏历史上有三足圆鼎和四足方鼎,自己手里这件正好是四足圆鼎,可不要小瞧了这个细微的不同,鼎是传国重器,造错了规格是要砍脑袋的。

  当潘小强怎么都想不通古鼎的奇异之处,无意中看见了刚才被自己肆虐的那颗椰子树,他顿时释然了,树皮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从树根处延伸到了沙滩里面,渗透进了古鼎的位置。

  也就是说刚才古鼎上面的血色狼头正好是自己的血液形成的。

  对于这个现象,潘小强只能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个颇为勉强的定义:鲜血激活了这个古怪的鼎,获得了这份奇异的能力。

  “唉,兄弟,哪里买的这个铜罐子!”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是石大壮,等了潘小强一个多小时没有回来,生怕他想不开直接跳海了,干脆找寻了过来,正好看见了蹲在地上抱着古鼎傻笑的潘小强。

  潘小强回过头,脸上的笑很灿烂,不过精神很疲惫,也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面色有些苍白,说道:“捡的!大壮,我好累啊,现在回酒店好好休息休息。”

  “别介啊,我今天约你去逛逛海市,放松放松心态,不就是一个只知道钱的婊子么?”石大壮愤懑的神色很让潘小强感动,一个富二代公子竟然为了自己放弃了晚上泡妞的大好时光,去干平常最不愿意干的事情。

  “行,我把这个鼎放回酒店先!”

  石大壮凑到潘小强面前,指着鼎很神棍的问道:“这个玩意能值多少万?”

  “嘿嘿,当铜卖能卖四百多。”

  “哦!”石大壮立刻对鼎失去了兴趣。

  ……

  海市其实就是一些靠着海的地摊,卖上一些小的挂饰,主要是方便游客买点东西留个纪念,不过听老游客说这里还有不少的旧货。

  “要说海南这里真是热闹,气候也好,怪不得这么多人来玩呢。”现在已经是十月份,燕京市都开始穿毛衣,但是在海南即便是晚上套上长袖体恤绰绰有余。

  石大壮手里提溜着一个刚买的苹果芒吃的不亦乐乎,哪有功夫搭理,突然他像发现新大陆一般,使劲的将嘴里的芒果强行咽下去,大喘气的说道:“那个摊位是不是表演杂技的,里面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走看看去。”

  两人拨开人群,发现是一个卖杂货古玩器件的摊子,摊位边上插着个纸牌子:小本古玩生意,绝不还价,不少的人正拿着手电筒和放大镜研究着摊上的物件。

  “兄弟,看看,这些东西古香古色的,你不就是干这一行的么?搞一个,说不准就发财了。”石大壮两只手各捏着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芒,怂恿着潘小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