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极品景泰蓝
北堂墨2020-07-20 06:473,095

  “哼哼,你们敢挑衅,小哥我今天就接了。”潘小强进入自己的卧室,一脚将门踢上,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个老头敢把景泰蓝卖这么低的价格,要么是真货,但是藐视自己店里出不起这么高的价格;要么真像老陈说的,这个玩意是假的,藐视小店掌眼眼力不到位。

  潘小强从背包里面拿出了古鼎,咬着牙说道:“要是真的,老子找大壮借五百万,让你们这群家伙有苦没地方诉,要是假的,那对不起了,今天要你们丢东西还丢人。”

  将古鼎放在桌子上面收好,潘小强转身拉开了房门,发现自己叔叔正等在门外。

  “叔!”

  “小强,你可别硬来啊,现在是销售淡季,咱们认亏关上几天门就算了,没什么太大的经济损失。”潘海可能年纪大了,做事情比较谨慎,同时也没了年轻时候的气魄。

  潘小强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淡季?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店里就指望着这个黄金时期能够搞点钱,这群家伙是断了我们的活路啊!”说完,他正视着自己叔叔的眼睛,没有一丝的躲闪:“放心吧,叔,我一定让他们无话可说的。”

  潘海叹了口气:“也许我真的老了,你真的成长起来了。”

  ……

  潘小强终于在千呼万唤中走了出来,他双手插兜,面对阴险老辣的沙皮狗老头,鼻翼抽动,冷哼了一下。

  “嘿嘿,来,看看这件东西,过过手。”沙皮狗老头对自己的景泰蓝的香盒有极大的信心,指着香盒说道。

  伸出手捧过香盒,潘小强先是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阵,蓝色的底子,血红色的图案,包括铜丝珐琅线的印记,好像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半分假货的影子。

  群众里面有行家,看着潘小强不太专业的手法直摇脑袋,忍不住评论道:“这个小兄弟手法太潮,肚子里可能没有什么真货。”

  “谁说不是呢?景泰蓝是什么?珍玩杂项!这玩意咱们都不怎么碰,何况这么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呢。”

  “要我说,也就是潘老板实在没辙,弄出个小家伙过来拖延时间,这件事情不地道啊。”一位老掌眼这么说道。

  听了身边众人的议论,沙皮狗老头子嗤笑了一声,翘着嘴角,用指甲刀修手指,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小子能玩出个什么花样。

  潘小强装模作样了两分钟后,将掌心紧紧的贴住了香盒,脑海里面便传过了一个年头:“2012。”他心里冷哼了一句,这个玩意的出厂日期估计比大壮游艇上面的电视机还要靠后呢。

  心里有了底的潘小强信心十足,接着感觉着这件香盒,一分钟之后,他随意的将香盒扔到了玻璃柜上,碰撞出不小的声响,清脆透彻。

  立马沙皮狗老头阴霾的表情瞪住了潘小强:“要是我发现你小子摔掉了它身上的一块瓷片,信不信我废了你。”

  潘小强将两只手在牛仔裤上面擦了擦,眼神和沙皮狗老头对视着说道:“老家伙,你们也是够可以的,拿着假货装大头,无比嚣张啊!”假“字一出,群众里面有人开始小声的议论。

  沙皮狗老头心里咯噔了一下,拳头攥的紧紧的,旋即挤成一团的眉毛再次松开,又咧着嘴阴阳怪气的说道:“小伙子,药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拿不出钱买我的东西就坦白的说出来,也用不着诬赖我的东西是假的吧。”老头打了个响指,指着潘小强的鼻尖喝道:“说不出个道道,以后你们店开一次我拆一次,说得出来了,我立马拍五十万,自动走人。”

  顿时群众的话头又导向了御坊斋,诬赖别人的东西是假货,这在潘家园算是立不下足了。

  潘小强摇了摇脑袋,两只弯曲着的颀长手指在玻璃柜台上有节奏的敲打着:“我本来说看你年纪大,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这么说,那对不起,我只能当着众人的面打你的脸了。”

  说完潘小强拿起了香盒,揭开了盖子,在香盒的内壁处快速的找准了一个点,大拇指有力的按了下去,啪的脆响了一声后,他一只手抓住了香盒的边缘,拉到了沙皮狗老头子的眼前,吐出三个字:“吴宝,仿。”说完又将香盒对着边上围观的群众转了一圈:“你们评评理,看看有没有真东西是写了个仿字的。”

  众人看了看,确实,香盒的里面肚腰的位置是个小夹层,按破表面的瓷片后,内壁上面赫然写着三个蝇头小楷--吴宝仿,这估计是仿制名家在上面留的印记。

  沙皮老头子的整张脸都黑的像包青天一样,不过毕竟是在潘家园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老将,心理承受能力异常的强大,他瞬间恢复平静,从容不迫的说道:“对,是仿的,但是吴宝可是明朝的仿制名家,这件东西还是真玩意,我现在让价一百万!”

  潘小强心里暗骂这个老家伙不要脸,按照自己的异能推测,这个吴宝没准还活着在呢!只听见门外的一个人大声的说道:“扯什么瞎犊子呢,潘家园谁不认识吴宝,这老小子现在还在通州烧窑呢。”

  这种声音逐渐变大,将沙皮狗老头噎得半句话说不出来,只能一挥手:“兄弟们,走!”理都没理潘小强手里捏着的那个刚才叫嚣五百万的景泰蓝香盒。

  潘小强哪里愿意,手往玻璃上面狠狠的一拍,大声的嚷道:“说出了道道,拍下五十万,这句话是你说的吧!怎么,难道想反悔?玩不起入个狗屁的局!”

  这句话可够狠,沙皮狗老头被刺激得一脸狰狞的神色,缓缓的转过头紧盯着潘小强:“小伙子,万事留一线,来日好相见!不要把事情做绝了?”

  潘小强一把从玻璃柜台上面翻了过去,胸口挺直,不卑不吭的说:“刚才是谁玩命的想砸我们的店,现在玩不起了?想走了?当我们都是吃干饭长大的?”

  “对,你们不留下钱,先看看同行们答应不答应。”潘海见潘小强把事情办的这么漂亮,而且此时占尽上风的时候还不出来说话,就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他拿出手机对着沙皮狗老头说道:“老爷子,我潘海干了十几年古玩了,钱没多赚,兄弟倒还是交了几个,要是你们反悔,我也就喊上兄弟们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沙皮狗老头万万没想到在这么个小店里面翻船,咬了咬牙齿,对着身边一个秃瓢强行挤出了几个字:“麦子,去取钱。”

  五十万到了手,潘小强打了个响指,对老头刺了一句:“欢迎你下次再来过招,说实在的,你都赶上财神爷了。”

  沙皮狗老头酱紫着脸皮,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拨开人群,带着手下人离开了。

  潘海将点好的钱重新放到了黑色的袋子里面,拍了拍潘小强的肩膀说道:“强子,你现在真是出息了,要不是你,叔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嘞!”说完他将装钱的黑袋子揣道潘小强的兜里头。

  潘小强不要,左手挡回了钱袋子,对潘海说道:“叔,我也知道,咱们店现在日子难过,这些钱你先拿着周转一下,我还有钱,够用。”要说他还是比较重感情,这些年潘海确实帮助了他不少,又是他亲叔。

  潘海看着潘小强拧巴的表情,只能收回了手,笑道:“行,这钱就先放叔这里,到时候我全部连本带息还给你爸,给你娶个漂亮媳妇。”这时老陈好不容易挤了进来,捏着潘小强的肩膀:“强子,我真是没有看错人啊,你果然就是天生干这一行的料。”

  潘小强对着老陈干笑着。

  这时围观人群里面和御坊斋稍稍熟悉的人走了进来,拱着拳头对潘海说道:“海哥,你们店里面有了这么个活宝贝,你飞黄腾达的日子不远了。”

  “谁说不是呢,吴宝这个家伙仿出来的东西尤其难辨认,不少行家都着道、打眼,刚才那件景泰蓝啊,估计是吴宝仿制出来的极品,几可乱真,这个小伙子真是牛!不得了啊!”边上玩石坊的老板羡慕的看着潘小强,心里尤其不是个滋味。

  潘海拱拳向众人说道:“今天的事情都是我小侄子一个人的功劳,别的不说了,今天我宴请各位,算是讨个吉利。”

  “潘老板仗义!”这一群刚才屁忙都没有帮上的人这个时候唯恐马屁拍的不够及时,古玩店里面最重要的位置是什么?掌眼!名动一方的掌眼能够让寻求鉴宝的人把店里头塞满,有了人流量,还怕没生意吗?这个道理潘海懂。

  “小强哥,想不到你有这么厉害。怎么火车上的时候也不跟我说一下呢?小气。”拉着行李箱的东青颠颠的跑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