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破店来袭
北堂墨2018-03-29 17:023,755

  啃哧啃哧的喘着粗气,将这两个人扶进了房间里面,潘小强的汗水已经打湿了整个后背,他连口气都没歇,将女孩放在了铺着厚毛毯的地板上面, 咬了咬牙,先把石大壮扶到一张床上,胖子立马像泰山压顶一般,好好的席梦思床垫压出了一个大坑。

  给胖子盖好被子后,潘小强又开始抱着女孩扶到了这个双人间的另外一张床上面,搬动的过程中,他看见少女的脖子上面挂着个白色的吊链,上面还有字:我叫东青,有缺血性贫血,可能随时会晕倒,休息休息就会好。

  看了这个牌子,潘小强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也给少女盖上了杯子,自己去卫生间冲了冲凉,找服务生又拿了一床被子,直接铺在地板上面昏沉沉的睡了,喝完了酒,加上刚才太过于累了,这次觉睡得很死。

  半夜少女醒了过来,身处异地,不过并没有惊讶的表情,反而安静的看着睡梦之中的潘小强,注视着他的脸庞,尤其是刚毅的脸部轮廓让她的心里如小鹿乱撞一般,出神了很久,少女咬了咬牙,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便翻身盖好了被子睡了过去。

  此时门外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接着传出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之后,重新归于安静。

  ……

  早上八点钟,“滴滴滴”闹钟的声音将潘小强给震醒,他勉励的撑起了眼皮,揉了揉生疼的脑袋,有气无力的喊道:“石头,起来吃饭去。”

  石大壮的回答只有如雷的鼾声,让潘小强不住的摇了摇头,这个家伙除了吃,就是睡,最大的体育活动也许就是晚上泡妹子的时候甩甩胯了,看来年底有望突破二百五十斤。

  清脆的声音传到了潘小强的耳朵里面:“大哥,我已经让酒店的服务员订餐了,过会给你送上来。”洗漱间里面水声咚咚的,女孩正在洗脸。

  “谢谢,我还以为你早上起来要大哭大闹,觉得所遇非人呢。”潘小强爬起身,半开着玩笑说道。

  女孩岔开了话题:“大哥,我看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古鼎,不过规格好像不对,你不会是着了人家的道吧。”

  潘小强心里一紧,回头看了看摆在床头柜上面的古鼎,见没有丝毫的移动,心下稍安,揉了揉脸说道:“你竟然还懂古玩?”要说古玩行绝对是男人的领域,虽然也有女的,不过像这么漂亮的女人干古玩还真是少见。

  “我在海南一家古玩店里面上班,最近辞职了,不知道大哥在哪里高就啊?”少女一手拿着洗脸毛巾,一边和潘小强说着话。

  潘小强笑了笑:“燕京潘家园。”

  少女咦了一声,上前拉住了潘小强的手,激动的说道:“大哥,缘分啊,我正准备去潘家园找工作的。”说到了潘家园,潘小强的心里头一紧,他叔叔的店现在还是半死不拉活的,惨!

  看着潘小强咬着牙没有说话,东青有些不自然,将手上的毛巾扔到了宾馆的架子上面,微微一笑,说道:“大哥,是不是在潘家园有什么伤心事。”

  “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些比较纠结的事。”潘小强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他现在很着急回潘家园,除了叔叔的店,他还迫切需要证明一件事情--桂敏这种只知道钱的女人配不上自己。

  东青乖巧的问道:“你是不是打算回燕京?能不能带上我。”

  潘小强的动作微微一滞,回过头古怪的看着女孩:“难道不怕我把你卖了?”

  “这有什么好怕的,要是你是个坏人,昨天你就那个了!”东青的脸有些羞红,配合上她略黑的肤色,很迷人,让自诩为君子的潘小强神情都有些不太自然,只能转过头默默的收拾东西。

  “我说你们两个一大早就这么腻歪,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谈情说爱去外面。”石大壮慵懒的声音比较合适的传到了两人的耳际,东青龇着小虎牙对他阴阴一笑。

  石大壮连忙将脑袋缩到了被套里面,隐隐的对潘小强说道:“兄弟,你要回燕京我也不拉着你了,不过我还要在海南呆几天,回去找你聚聚。”

  潘小强整理好行李箱,将古鼎套在了大号登山包里,背在背上说道:“石头你就好好睡吧,我走了,下次哥们请你吃大餐。”

  石大壮伸出一只胖手,挥起来的时候都能看见大臂上面的肥膘晃动:“赶紧走,赶紧走,别耽误哥睡觉。”

  东青走在潘小强的身边拉住了旅行箱,小虎牙微露着说道:“我以前就经常帮助我哥哥提东西呢。”

  潘小强背着背包默默的走出了酒店房门,虽然东青的来历还是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人家只是想去潘家园工作,自己又没有什么好让她图的,就算是银行卡里面的三十万全部给她,能够换个这样的媳妇也赚大了吧!想通了这点,他是义无反顾,心情开朗的带着东青上了回燕京的动车。

  下了地铁,潘小强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燕京潘家园,全国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尽管只是离开了这个地方几天,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般,离开的时候仅仅是个一文不名的店伙计,而现在自己也算是异能加身了。

  潘小强有些激动的带着东青走进了潘家园,左拐右拐,拐到了御坊斋古玩店--这是他叔叔潘海开的店面,门面不大,仅仅和一个普通的小门诊一样,大厅里面就摆放着一排玻璃长柜。

  而今天和往常不一样的,本来淡出个鸟来的生意,门口竟然堵个水泄不通,潘小强意识到可能有事情发生,撇下东青赶忙跑了过去,发现离门边不远的一个台阶上,自己店里面的掌眼老陈竟然蹲在那啪嗒啪嗒的抽着闷烟。

  “陈叔,今天咋了?”潘小强挺了挺包,古鼎还搁在包里头,略微的有些重。

  老陈抬了抬头,眼皮有些浮肿,头顶的银丝又多了几缕,沉重的说道:“小强,我估计咱们的店今年是开不了了?也好,你也趁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休息。”

  潘小强心里有些着急,连忙问道:“我叔叔咋了?”

  “你叔叔没事,只是我们潘家园好多年没有的破店又出来了。”老陈狠吸了一口烟,自己作为掌眼,面对这次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店发动的破点行动无能为力,深感自责。

  潘小强有些发愣,虽然来了店里两年了,每天和不少人打交道,但是这个“破店”还是头次听说。

  “破店都是老年间的手法了,你不知道很正常,那个时候,有些实力强的店面会故意找人,拿件东西指定要某个小店收,要是不收就砸店,让你关上几个月的门不可。”老陈说道。

  摇了摇脑袋,潘小强还是不清楚:“他们既然给我们东西,咱们收不就行了吗?”

  老陈干笑了一下:“要是这样简单就好了,他们要不拿出来的东西贵得要死,咱们小店吃不下,要不拿出来的东西是假货,但是咱偏偏就看不出来。”说道这里老陈将烟头狠狠的仍在了地上,溅起了几粒火星,极度懊恼!

  这几个动作潘小强都落在了眼里,他轻声的问道:“陈叔,是不是他们给咱的物件是假的,但是您看不出来?”虽然这件事情加在一个店的掌眼头上比较没有礼貌,但是事关紧要不得不说。

  老陈这个时候也不管面子的事情了,说道:“那个东西肯定是假的,他们给的景泰蓝香盒仅仅要价五百万,要知道这个东西上了拍卖场一千万绝对跑不了,他们这是赤裸裸的打我的老脸。”老陈越说越激动,一拳头砸在墙壁上,花岗岩砖砺咯得他手上渗出了不少的鲜血。

  潘小强怒火中烧,这也太欺负人了,他二话不说,开始拨开人群,老陈在后面扯着他的衣襟:“小强,你可不要跟他们打架,那些人都是一群流氓,下手黑着呢。”

  “打啥架?我要让他们心服口服的滚出御坊斋。”潘小强说的胸有成竹,让离他不远的东青点了点头:“男子汉做事就要勇敢,有担当,大哥是条汉子。”不过她没有跟着挤,而是就在外面看看热闹。

  渐渐的,年老体衰的老陈被挤在了人群的外面,而潘小强已经挤到了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穿着黑色体恤,带着墨镜,人高马大的暴徒,手里拿着钢管,有几个还把脑瓜子削成了秃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狠角色一样。

  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老头子正在这群墨镜男的中央,坐在梨花木的椅子上面悠闲的喝着茶,只是额头上如同沙皮狗一样的耷拉的皱纹看上去实在恐怖,他用茶杯盖刮着热气,阴阳怪气的对柜台里面有些畏畏缩缩的掌柜潘海说道:“潘老板,我这个景泰蓝,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啊?要是不收,我可就砸店了。”

  潘海毕恭毕敬的说道:“老先生,不是我们不想收?实在是五百万的价格……。”

  老头一把将茶杯仍在地上摔得粉碎,站起身向边上围观的群众拱手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都是咱古玩行业里面的熟人了,大家伙说说,这个景泰蓝的香盒五百万到底贵还是不贵,我有没有讹诈他们御坊斋一分钱。”

  群众各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他们附和着说道:“还真不贵,前段时间,香港佳士得拍卖场拍出一对景泰蓝的双鹤香炉,出手价可是一点四亿港币呢。”

  老头满意的点点头,回过头对潘海摊了摊手:“潘老板,我也是仁至义尽了,弟兄们,给我砸。”身后几个西服男捏着钢管楚楚欲动,突然背后一声大喝:“全他妈住手。”正是潘小强。

  “叔!”潘小强走进了柜台,潘海连忙将潘小强拉到了身后,悄悄的说道:“强子,形势比人强,你可不要报警,也别跟他们死磕。”古玩行业有自己的规矩,讲的出理来,自然有人帮你手,但是你要是喊警察,一辈子都别想在潘家园立足,这也是这个园子里面假货成堆、骗子成团的原因之一。

  潘小强捏了捏潘海有些发冷的手:“叔,别担心,今天我就收了这帮妖孽。”说完他右手指了指沙皮狗老头,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等我五分钟,我待会要在所有人的面前拆了你的台。”一句话,年轻人血气方刚、敢打敢拼的劲淋漓尽致。

  老头“哟呵”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敢叫板,行,我等你半个小时,你要是待会解决不了这个事情,我连你都砸了。”

  拍了拍潘海的肩膀,潘小强咬着嘴唇进入了内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鉴宝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