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头上长草的人
出剑2020-04-22 09:243,187

  老三脑袋向左微颔,双腿一叉,胳膊做甩水袖状,略含抽噎的吟唱道:“冤、枉啊——”十足的京腔,尾音拉得足足的。

  “哈哈哈——” 沈飞飞和老四都被逗笑了。

  话说这一屋子都是学历史的,那关汉卿的《窦娥冤》早被大家翻烂了,里面的桥段大家最熟悉不过了。这时候老三的表演真是恰到好处,惹来大家一片开心笑声。

  寝室里一共有六个女孩子,老大沈飞飞,简称飞飞老大。

  老二眼镜妹,顾名思义带着个大眼镜,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孩子,有志于考研究生,到更高级的学府深造,一天到晚教室,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

  老三乐乐,天性乐观,喜感细胞繁盛,极爱开玩笑,从没有愁眉苦脸的时候,总在人们纠结的时候,逗乐大家。是寝室里的开心果。

  老四娟娟,没心没肺,不管什么事从不放在心上,过后就忘。

  老五千千,小六艳艳是XX二代,家里背景深厚,最爱玩耍,常常很晚才回寝,上大学就是为了捞个文凭做嫁妆,从来过的很潇洒。

  “眼镜妹呢,还在图书馆?这么大的雪,但愿别被浇到了。”沈飞飞有些担心。眼镜妹是寝室里身体最弱的,有个刮风下雨的沾上都会生病,虽然是下雪,但是这是六月天,下到身上就融化了。要是眼镜妹被淋到了,不用说,准生场病。

  “刚才我给她打过电话了,她还在图书馆埋在书本里呢,连打雷下雪都不知道呢。”娟娟举着电话说。

  至于老五老六,没人担心,她们天天往外跑,自有她们的男朋友照料。

  “雪下小了,好久没看到这么大的雪花了,好想念啊。”乐乐是东北人,一年多没回家了,很怀念家乡的漫天飞雪。这回看到大雪,忍不住打开窗户,就要抓起窗台上的积雪。

  “不要碰它们!”沈飞飞脸色大变,急忙阻止乐乐,将她拉离窗台。

  “为什么啊?”乐乐不解道,连着娟娟也奇怪的看向沈飞飞。

  “这个,六月飞雪,不是什么好事,再说现在是20XX年,还是谨慎点好。”对着这些雪,沈飞飞有说不出的气闷感,总觉得很不舒服。再加上平时沈飞飞爱看小说电视,什么末世系列,废土系列的没少看,多少有点警惕性。

  “啊哈,飞飞老大是看小说看多了,怕是世界末日来了吧,好吧,不摸就不摸它们了。我们吃油炸臭豆腐。”乐乐笑了,不知从那里变出几盒还冒着热气的麻辣油炸臭豆腐。

  “好啊,老三,我说怎么刚才就闻到臭味了呢,原来你私藏了臭豆腐,快交出来。”沈飞飞和娟娟也好这一口,常常偷着买着吃。至于为什么要偷着买,那是因为除了她们三个,寝室里的其他人闻不得这个气味。为了照顾大家的利益,她们只好乘其他不人在时,买来解解馋。

  走廊里传来阵阵急行的脚步声,不少刚才躲雪的人趁雪下小了,匆匆跑回寝室。

  “你们都在啊,咦,哪来的臭豆腐味?”寝室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身上还沾着雪花残片,浑身湿淋淋的老五小六跑回来了。

  “好啊,你们在偷吃臭豆腐,我终于抓到你们了。”老五小六六看到桌上的空纸盒,还有乐乐手中竹签子上的一块臭豆腐。

  “奥姆,吃完了,没证据了。”乐乐夸张的一口就将最后一块臭豆腐吃掉了,对着她们晃着竹签子坏笑着。

  “坏蛋,你们这些满嘴臭烘烘的家伙!”老五、小六扑上来做扭打状••••••寝室里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晚饭后。

  “飞飞老大,我们先睡了啊,啊-阿嚏!”老五小六下午浑身湿透了,精神状态很不好,晚饭也吃得很少,有些浑身发热,早早要休息睡觉。

  “好啊,捂多点,出出汗就好了。”沈飞飞伸手摸了摸她们的头,嘱咐着。

  往日里,这个时间是最热闹的,聊天的,上网的,串寝室打屁的,洗洗涮涮的;楼下树荫里还有不少情侣幽会,有时候还会有大胆的男生在唱情歌博取女孩子欢心•••••• 但是这一晚很奇怪,宿舍区静悄悄的,很多寝室不到10点钟就熄灯就寝了,浑然没有往日的热闹气氛。

  难道是今天下雪惹的祸,很多人都生病了吗?沈飞飞迷迷糊糊的,睡前最后想到。

  第二天早上。

  “哈——”沈飞飞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到大家还没有起床,就轻手轻脚的下床,开始一天的准备工作。

  真奇怪,怎么今天这么少的人起床,明明天已经大亮了啊。沈飞飞一路走来看到很少有人走动,很奇怪。更让她奇怪还在后面,食堂里从做饭到吃饭的人比平时少了三分之一还不止。一打听,原来剩下的那些人都还赖在床上睡觉呢。

  再迟钝的人这回也觉得不对劲了,一个两个人贪睡还有可能,这么多人都贪睡?

  莫非跟昨天下的大雪有关?沈飞飞一边飞快的跑回寝室一边胡乱猜想着。

  “乐乐,千千她们起来过吗?”沈飞飞一进门,就看到老二、老三、老四都起来了,就剩下老五老六还在床上。

  “没呀,她们一直没醒过,连动都没动一下,睡得跟猪似的。”乐乐开口笑着。

  “今天很多人都没醒来,可能都是被雪水淋过的人。”沈飞飞一脸严肃。

  眼镜妹听了沈飞飞的话,伸手摸了摸靠近她的老五千千的额头,“哎呀,怎么这么凉啊,像冰一样!”眼镜妹嚷嚷道。

  什么?象冰一样,那不是没体温?沈飞飞正要上前查看,就见老五千千的眼睛刷的一下子睁开了。

  “五啊,你醒了,你可是睡了好久了,真能睡。”眼镜妹也看到千千睁开了眼睛,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脸颊说。

  看着千千的眼睛,沈飞飞有说不出的陌生感觉,有点像昨天看到下雪一样,气闷得很。这双眼睛怎么这么怪?完全不像是她平时的眼神,倒像是一头没有感情的动物,让人后背凉飕飕的。对,像是平时看到的蛇眼,冷血嗜杀!

  床上的老五千千缓缓坐了起来,眼珠一转不转定定地看着眼镜妹。

  “老五,你怎么,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我是你二姐眼镜妹啊。咦,你头上怎么还带着一根草啊,啥时候沾上的?”眼镜妹伸手就要将千千头上的一棵小草拿下来。

  一根小草把大家的视线吸引过去,它碧绿碧绿的,枝叶就像是刚刚从树上抽出来的,鲜嫩欲滴,不像是昨天沾到千千头上的,倒像是刚刚从千千头顶上长出来的。沈飞飞觉得它很眼熟,对,就是蒲公英的幼苗。

  “别碰她,眼镜妹!”看到千千青白的面孔,沈飞飞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急忙喊道。

  “啊——我的手!”那千千突然抓住眼镜妹的右手狠狠咬了下去,像是一只饿狼在撕扯猎物,一下就从她裸露的手臂上扯下一大块鲜肉来。顿时眼镜妹的鲜血喷薄而出,喷了一床一地。

  “啊,我的手,我的手——”眼镜妹撕心裂肺的惨呼着,使劲想把胳膊抽回来,可是千千还不肯放手,呼噜呼噜的吞下嘴中的血肉,又朝眼睛妹的胳膊啃去

  千千的反常举动吓坏了在场的几个姐妹,纷纷尖叫着,乱跳着,不知该做什么好。

  “老五,你干什么,你疯了!”娟娟一边惊慌的喊叫,一边抬手就要去拍打千千的头。

  “不要用手!”沈飞飞从床边捡起一只皮鞋就朝千千脸上抽去,只听“啪”的一声,那只皮鞋的底部就与千千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几鞋底子下去,千千终于被打晕了,咚的一下又倒回床上去了,满脸满头的黑鞋印。

  眼镜妹趁机将胳膊抽回来,只是这个时候的胳膊已经被啃掉了好大一块肌肉,白惨惨的骨头和筋膜都露了出来,鲜血还在不停的汩汩而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快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乐乐跳起脚叫起来,在原地兜了好几个圈子,才记得去找电话。娟娟抱着因为失血过多软塌塌的眼镜妹不停的哭起来。沈飞飞定了定神,哆嗦着转身上柜子里去找急救包,那里是寝室里平时放置药品的地方。

  刚才千千的举动实在是太疯狂了,有点像,有点像——怎么这场景这么眼熟呢?

  沈飞飞的脑子这时候有点当机,木木的。难以想象啊,看到的这一幕景象,她一边找绷带止血粉,一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真疼,这一切都是真的!

  “电话,电话打不通啊!”乐乐惊叫着,使劲拍打着手机。这个时候电话手机信号都是嘟嘟的短音,根本接不通。

  “先止血。”沈飞飞总算找到止血粉,不要钱似的将一瓶子药粉通通倒到眼镜妹的伤口上,然后又将绷带一圈圈缠上将她的胳膊缠的像个大粽子。

  这时,走廊里,别的寝室也陆续混乱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丧尸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丧尸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