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5章:凌云之志
顾影2017-06-13 10:236,057

  三人选得一棵粗细适当的幼松,将其砍断并削去枝杈,遂将老虎四肢捆绑在上面。而后断风寒与李虎扛着死虎,李鹰负责在前开路,趁着夜色降临之际下得山去。

  老虎体重恐怕有四百来斤左右,李虎倒是感觉不到什么,反是断风寒暗自叫苦。

  回到家中,感到浑身酸痛不已的断风寒立刻倒在了竹床上,而李鹰则是气喘连连的坐在桌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唯独李虎仍然向平常一样,在屋外忙活了好一阵后,依旧带着兴奋的表情走进了屋子。

  看到李虎跟没事人一样,断风寒暗言其变态,而后无力地抽出了腿上的龙刺并交给了他。

  大约过了个把时辰,李虎再次返回屋中,不过这次他手中多出了一只木桶,细看之下,桶中竟装着两只处理妥当的虎腿。

  老虎肉究竟是什么味道,能不能吃?断风寒心中对此表示了怀疑。

  在李虎的授意下,李鹰撕下一小块肉放进了口中,从其面上怪异的表情来看,显然味道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味。

  断风寒迟迟没有动手,但见李虎抱着一只虎腿狂撕猛嚼的样子,似乎又不像是很难吃的感觉,故而还是忍不住尝了一口。

  肉质很细腻,感觉和鸡肉差不多,但略有些生涩,实难称得上美味。

  断风寒在品尝过后,便不愿再吃了。

  李虎看着二人没有进食,奇道:“两位兄弟为何不食?”

  李鹰的面上显得有些尴尬,道:“想是昨夜吃坏了肚子,今日没什么胃口。”

  断风寒原本也想用此理由,不料李鹰抢了先,遂只得附和道:“正是如此,小弟也感肠胃有些不适。”

  言罢便向李鹰看去。

  两人相视而笑,其意自明。

  李虎闻言,并不在意,复又撕咬下虎腿上一大片肉来,狠狠道:“娘地,这畜生好生了得,两箭都无法将它杀死,反倒教俺吃了大亏,双手险些不保,今日若不食其肉,噬其骨,实难消俺心中之恨!”

  联想到李虎今日射出的两箭,尤其是射进老虎眼中得那一箭,断风寒不禁由衷赞道:“李大哥那一箭,着实神准,今日实教小弟开了眼界。”

  闻听断风寒赞誉,李虎面上好一阵欢喜,随即放下手中虎腿,谦虚道:“哪里,俺这算不得什么?跟先祖比起来,却是差地远了。”

  “想来大哥祖上定非寻常之人!”李虎箭法已是了得,其先祖比之更甚,那又是何等的厉害。

  李虎大笑道:“若说俺先祖确非寻常之人,若俺说将出来,想必断兄定然知晓。”

  断风寒惊愕,疑惑道:“还请李大哥明言。”

  李虎并没有立即言语,只是凝望着一旁的李鹰,似乎拿不定主意一般。

  李鹰沉默半晌后,淡然道:“此事鲜有人知,今日既然提及,李鹰自不应再欺瞒断兄。我李家先祖非是寻常人物,正是那武帝年间被誉为飞将军的李广!”

  “哦,难怪李大哥箭法如此神准,原来是传自飞将军李广……。嗯?!李广……”断风寒言道这里,惊的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而后瞪大了双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言道:“什么?二位兄长的先祖是李广?那个被称为“汉之飞将军”的李广吗?”

  “正是!”李鹰十分平静地应道,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此刻断风寒心中顿时醒悟,暗道难怪每逢李鹰谈及胡人时脸上所表现出的那种复杂。

  尽量平静下心中激奋,断风寒思索着道:“既是如此,两位兄长岂非不是大汉子民,又如何会流落到此地呢?”

  他的这番询问,大有道理。

  据历史记载,李广有子三人,长子李当户早死,有遗腹子李陵。次子李椒为代郡太守,也先于李广而死。幼子李敢在甘泉宫狩猎时,被骠骑将军霍去病射杀。而后其孙李凌一次在与匈奴的战役中,以五千军士力抗匈奴八万骁勇之敌,最终因寡不敌众,受降匈奴。天汉四年(公元前97年),汉武帝听信公孙傲之言,将李凌一家尽皆处死,备受牵连者众多。当李陵听到这个消息后,最终打消了还汉的念头,乃至余生二十五年皆在匈奴度过,这一期间他取了匈奴公主为妻,并生有子女。

  如今听闻那李鹰两兄弟乃李广之后,断风寒方才以为其并非汉人。

  断风寒的这番询问,似乎正说到了李鹰内心的痛楚,只见他面上一阵凄然,道:“断兄有所不知,我兄弟二人并非胡人,实乃李家正脉!天汉四年,武帝诛吾李氏一族,先祖李孝(李陵之子)出外游历,因而逃得此劫,事后不得已改姓易名,避居山野,到吾兄弟一辈,算来已历经一十三代。”

  断风寒听到李鹰的这番说辞,心下恍然的同时口中也嘀咕起来,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史书中也有遗漏的地方啊,如此想来那唐高祖李渊自称是李广之后也并非不可能啊!”

  “哦……兄弟口中所言的李渊为何许人也?”李虎耳尖听得仔细,故突然大咧咧的问道:“莫非这人也是我李家之后?”

  嘿嘿,这个吗……靠!这让我咋回答你呢?

  断风寒瞥见两兄弟正张大着眼睛,等待着自己作答,当下只得胡乱言道:“哦,这唐高祖李渊是洛阳城中一卖糖糕的小贩,为求招引往来客商买他地糖膏,故而经常向过往路人吹嘘,言自己乃飞将军李广之后,吾当时也以为此人是个骗子,不想听两位兄长所言,时下倒有些相信了。”

  他急中生智,硬是将唐朝开国皇帝说成卖糖糕的小贩,脸都不红一下,感情当真是欺负眼前俩兄弟没他的“岁数”大。

  李鹰闻言不禁失笑,道:“那人必是骗子无疑,自先祖李孝避世以来,从未有子孙到过洛阳,族谱之中也绝没有取名为渊者。”

  见李鹰否认,断风寒尴尬地笑道:“哈哈……那人果然是个骗子,哈哈哈……”

  “哼!这厮竟敢冒充俺李家后人,若是让俺碰见这厮,定教他尝尝俺地拳头!”李虎举起右拳,狠狠地大声叫嚷道。

  呵呵,想让李渊吃你的拳头,除非你小子能多活个几百年。见李虎认真,断风寒内心暗自发笑,而后赶忙将话题一转,紧接着询问道:“两位兄长既是名将之后,何不出仕为朝廷效力呢,何故隐伏于这山野之中?”

  李鹰听闻,悲痛之情浮于面上,凄然道:“身负先祖骂名,又有何脸面现于世人身前。”

  断风寒心里清楚对方意指祖先李陵被俘受降匈奴一事,故感慨道:“将军百战身名裂,想来实是叫人痛心不已,但小弟认为兄长先祖受降于匈奴,虽其责不可免,但情由可原。以五千兵马而能力抗匈奴八万精兵达近十日之久,若非军中出了奸细,尚有不败的可能,再言汉武帝那糊涂蛋,任人唯亲不说,还总是听信谗言,一再致李陵于绝地。故而李陵虽孤恩,汉亦负德。”

  不想此话一出,李鹰竟淌泪泣道:“想我李家先祖皆遭当今世人之唾,不料竟得断兄如此评待,先祖若泉下有知,定然无憾矣。今断兄仗义直言,还我先祖公道,鹰实是感激,断兄在上,还请受我兄弟二人一拜!”

  说罢,便拉着李虎同时跪倒在断风寒身前,欲行叩拜之礼。

  在这个时代,恐怕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说出这样客观公正地言语,所以李鹰两兄弟闻听断风寒一番话语,自是十分地感激。

  断风寒见状急忙上前搀扶二人,阻止道:“二位兄长切勿如此,小弟实是以事论事罢了,怎敢受此大礼,两位快快请起。”

  两人不依,仍然固执的叩头行礼,断风寒则是无奈的背过了身去。

  后世很多史学家多为李陵评辨,断风寒也深为其惋惜,复又想起那个有着赫赫战功的李广至死也没能够封候,当下心中感慨万分,不禁口中吟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一首王昌龄的《出塞》只不过是断风寒有感而发,不想确再次震撼了李鹰的内心。

  李鹰当即眼神一亮,面上肃然起敬,望着断风寒伟岸的背影,诚然道:“不想断兄文采溢然,实教鹰心折不已。”

  “惭愧,小弟心中一时感慨,涂鸦之作难登大雅。”一首唐诗不慎脱口而出,断风寒当下后悔不已,为免露出马脚,急忙将话题转移,道:“论文采学识,李鹰兄世间少有,论勇武,李虎兄不负先祖猛将威名,两位兄长如此人才又怎甘隐遁山野,若恳外出闯荡一番,必能成就一方伟业。”

  断风寒一番言语似乎正说到李鹰痛处,面上一阵复杂,默然无语。

  而一旁的李虎确突然岔道:“兄弟有所不知,俺实是有心外出闯荡一番,无奈碍于家祖遗训,不敢相违。”

  “家祖遗训?!”断风寒面上现出一丝不解。

  李鹰叹道:“祖上遗训,若非汉室衰亡,举凡我李氏子孙,不得出世入仕。”

  看来这李家对大汉恨之入骨,断风寒心中暗想,马上这大汉朝就要四分五裂了,看来你们两兄弟算是熬到这一天了。

  断风寒只身来到这个时代,自然不会甘心隐居山野,不管李家兄弟作何想法,总之断风寒则是打定注意要好好享受这下半生了。反正凭借着他清楚的知道历史走向地特殊本领以及这个时代人们所没有的后世文明,即便不能攀登九五,坐收江山,至少也可以择一明主相投,少不得大施一番拳脚,创一方功绩。

  只是眼下天下即将大乱,名动三国的三位霸主曹、刘、孙均未有所成就,各方诸侯难成大器,迟早沦为三国鼎立时代的附属品。既然如此,何不趁着黄巾大乱的伊始,趁势雄起呢?既然那刘备能打着汉室宗亲的旗号,从一个织席小儿变成一方霸主,我断风寒难道就不能有所作为吗?!

  断风寒昨夜思考了一宿,最终从流落异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刻下胸中纳有万千豪气,竟而涌生出争霸天下之意。

  此时二人突见断风寒神情毅然,身上隐约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折的霸气,不禁心中讶然。他们哪曾想到此时断风寒的心态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倘若汉室衰亡,二位兄长是否愿意出山与那天下豪杰一较高低!”断风寒眼若电芒,扫视着面前的李氏兄弟,再这很短的时间内,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已发生了改变。

  李鹰内心暗惊不已,心道断风寒何以突然变得如此威仪,教人实是难以接受,时下心有摇曳,道:“大千世界,谁不向往,倘若汉室颓废,新朝幕临,鹰自当不愿终老山野。”

  “兄弟若去,俺自当相陪左右。”李虎心中确也期盼着那一天的降临。

  断风寒闻言,面上如沐春风般,欣然言道:“既是如此,那小弟便要恭喜二位兄长了。”

  二人闻言皆是一怔,李虎忙将手中吃得只剩下半拉地虎腿放下,愕然道:“兄弟此言何意,俺兄弟二人有何喜可言?”

  断风寒昂首闭目,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神态,道:“二位兄长可知,这汉室气数已尽,天下亦将沦为群雄割据之势也!”

  李鹰面现惊容,随即稍做沉思,道:“虽说当今灵帝荒淫无道、宠幸阉臣,以致朝政日非,天下人心思乱,但朝中不乏忠谏能臣,地方政要皆恶十常侍乱政之举,早晚群起除之,宫廷政事往来如斯,只不过把持朝政者换做他人罢了,若说汉之将亡,恐怕尚需时日。”

  举凡哪一个朝代到了它快要灭亡的时候,总会是最高统治者重用一些奸佞之徒祸乱朝政。比如夏朝的夏桀,商朝的纣王,周朝的厉王等等莫不如是。李鹰的这一番话对断风寒所言表示认同,只是他还不敢肯定汉朝会很快的灭亡罢了。

  当然,李鹰审时度势,能够有这番见地已是了得。断风寒闻言后,内心自是暗加赞叹,心道正如李鹰所料,黄巾大乱后宫廷发生政变,张让率领十常侍,颠倒黑白铲除异已,捏造罪名滥杀朝臣,终于引起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不满。而后张让又先下手为强,诱杀何进,导致京师卫军变乱,最终被袁绍,曹操等人杀尽宫中几千太监,张让也走上绝路,投身于黄河。

  念及至此,断风寒微微笑道:“李兄有此卓见,实令小弟钦佩,不知李兄近日可曾听闻有关黄巾暴乱的消息。”

  “哦,前些日鹰在卫家做幕席之时曾有所闻。”李鹰面上顿时现出疑惑,眼神中暗藏怀疑,道:“那黄巾暴乱的消息乃是几日前才传至陈留,鹰从未提及此事,想断兄来此已有数十日之久,又如何知晓此事?”

  好家伙,这小子心思竟然如此缜密!断风寒暗自压下心中的惊诧,镇定的言道:“不瞒李兄,小弟来此之前,曾在京师与那马元义有过接触,其见小弟乃关外之人,故而加以游说,小弟当即假做应允,方从其口中得知内中情由。”

  历史记载,中平元年,钜鹿人张角自称“大贤良师”,奉事黄老道,畜养弟子,后发展教徒,自青、徐、幽、冀、荆、杨、兖、豫八州数百万人。遂角置三十六“方”(相当于将军)。

  而后命马元义(其中一方)往来京师,暗中结中常侍封谞、徐奉等为内应,约以三月五日内外俱起。不想未及作乱,被张角弟子济南唐周上书告之,于是朝廷将马元义捕获并将其车裂于洛阳,张角知事已露,晨夜驰敕诸方,一时俱起,提前在二月发动暴乱,起义军皆著黄巾为摽帜,时人谓之“黄巾”。

  如今断风寒正好借助此事编造谎言蒙骗李鹰。

  “原是如此!”李鹰闻言,当即释疑。

  见李鹰深信不疑,断风寒接着道:“既然如今天下适逢暴乱,想汉室江山定然难已保全,二位兄长岂不是正可借此良机一展志愿,从塑先祖威名吗?”

  李鹰闻言缓缓摇头,淡然道:“断兄此意虽妙,只可惜那黄巾军众皆为乡农,难成大器,即便我兄弟二人相投,亦难逃覆灭之举,昔日秦二世之戍卒之乱便是最好的例子。”

  断风寒闻言不禁愕然,不想李鹰竟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要规劝他加入黄巾义军,当然最让断风寒惊讶的还是李鹰对黄巾起义最终的结果做出的正确判断。

  见断风寒惊愕,李鹰沉叹一声,道:“天命如此,可惜啊,可惜。”

  久未言语的李虎,听闻李鹰之话,脸上竟然满是失望之色,口中气骂道:“娘地,老天尤是不公,想俺这辈子只得老死在这卧虎山中。”

  言罢,便从新拾起桶中吃剩下地虎腿,张口狠狠的从上撕咬下一大块肉来,继而嚼咽起来。

  断风寒原本有意效仿刘备义结关张之举开导二人,不想二人并无心意。但一想到眼前二人一文一武,是难得地人才,心中实在不舍。既然自己有心争霸天下,那么眼前二人绝对不能轻易地放过!

  想到这里,断风寒脑中一阵急思,而后竟突然大笑起来。

  二人不明所以,李虎当先问道:“兄弟何故发笑?”

  断风寒立时止笑,断然道:“我笑李兄错解小弟之意了。”

  李鹰诧异道:“不知断兄本意若何,还请赐教!”

  断风寒双目精光闪现,直视李鹰道:“李兄既知黄巾日久毕败,那么天下局势又当如何?”

  李鹰淡然道:“正如断兄先前所言,天下必将沦为群雄割据之势!”

  断风寒进一步试探性地言道:“既是如此,李兄何不择一明主相投,他日推翻汉室,定当成就裂土封疆之绩!”

  李鹰笑言道:“断兄此言差矣,诸侯纷争为的只是一己私欲,又有何人能够真正的心系天下苍生,战事一起,必然导致万千百姓流亡失所,鹰于心难忍,又怎会卷入其中,还不如避居山野,以事清闲。”

  断风寒闻言一怔,心中不禁生愧。心想眼下自己确实只有称霸天下的野心,而如今黄巾兴乱天下,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至于天下黎民百姓的死活的确没有考虑过。不过转念一想,若不能称霸一方或是进一步的制霸天下,又有什么能力去实现天下大同呢?

  “断兄还有何高见,尽管道来,李鹰自当洗耳恭听!”见断风寒沉默下去,李鹰竟然得势不饶人得催问起来。

  “李兄雄辨,小弟实是不及。”不想李鹰口才如此了得,断风寒一时竟感到无有反驳之力,无奈只得当场认输。

  不过他脸上却并未显出失望之色,反而神情更加坚毅,继而言词激奋道:“好男儿当有凌云之志,今天下祸乱四起,我等皆应放下个人私怨,肩负起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任,虽不能成事,亦无愧于苍生,将来若是风寒问鼎天下,定然以天下万民为重,绝非李兄口中那贪图享乐之人。”

  言罢,竟而迈步行出屋外,忿然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