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顾影2017-06-13 10:302,129

  从昏厥中醒过来的断风寒,极力搜寻着周围的情景,可由于长时间处于昏厥状态中,导致他的五感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刺骨的疼痛在他浑身上下蔓延开来,使得大脑逐渐清醒,他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昏厥前的遭遇,瞬间便想起了“试验、时空穿梭机、穿越时空”等等这一系列的关键性词语,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却是心存疑惑的想道:“难道那群疯子真的把我送回到了白垩纪?”

  做为一名即将退伍的特种部队士兵,为了今后的生计,断风寒不得不冒险接受了这次试验。虽说这次他签订的是生死约,死活全仗运气,可一旦有生存的希望,他也绝对不愿意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上苍来主宰。

  断风寒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整个像是散了架一般,除了刺骨的疼痛,根本提不起任何力气。

  伴随着五感的逐渐恢复,一股子腥臊刺鼻的恶臭味立时钻进了他的鼻中,并且感觉到自己好像正躺在一张很软、且很有弹性的东西上面,伸手触摸竟而十分地光滑,疑惑的同时,模糊的双眼业已渐渐的看到了眼前的情形。

  “我操……”待看清自己身下那个软软的物体时,断风寒不禁感到一阵倒胃。

  他发现此时自己的身体下方竟然躺卧着一头体形肥大的无毛白猪,细看之下更是惊诧不已。因为这是一头极为罕见的猪,它的体形都快赶上一头牛了,这么肥壮的猪,断风寒还是生平仅见。

  “奶奶地!为啥别人能掉在**身上或者落在帝王权贵之家,唯独自己却落在了一头猪身上,真他娘的晦气!”想起平日看的那些网络小说,断风寒不禁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气忿。

  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这头肥猪,恐怕自己早就粉身碎骨了。

  而且此时这头猪也早已是七孔流血而亡,显然是被自己从天而降给活活压死的,照此看来,这头猪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真不愧是白垩纪啊,他妈的猪也能长这么大!”断风寒内心慨叹不已,心想估计在这个时代,也许所有的动物都像恐龙般有着巨大的身躯吧。

  念及至此,他赶忙伸手摸向了右边大腿侧面的系扎匕鞘,迅速的抽出了那柄名为“龙刺”被他视为平生最爱的特战军用匕首,十分警惕的注视着四周,深怕突然会从某个地方冒出一头庞然巨兽。

  好在周围一切都很平静,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

  待认清周围并无危险之时,他这才放心的将龙刺从新插回鞘中。

  目光重新锁定到死猪身上,断风寒的内心紧接着又疑惑起来,因为他根本无法确定,白垩纪这个时代是否有猪的存在。

  当他再次发现自己身处一猪圈之中时,不禁立刻欢呼起来:“哈哈,老子倒底是福大命大。”

  他此时心中十分肯定此次试验一定是失败了,自己也并没有回到白垩纪,要不然这猪圈怎么解释?

  转而想到和陆华强签订的那份一千万的合同,内心更是止不住地一阵狂喜。

  劫后余生的喜悦加上即可拥有千万财富的兴奋,竟而使他忘记了身上地疼痛,硬是生出一股子力气,摇晃着身躯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而后拖着一身感觉似乎快要散架的身躯,艰难的走出了猪圈。

  但当他走出猪圈时,内心却不禁复生茫然。

  眼前除了一间用茅草铺顶的土坯房外别无他处,顾盼四周更是遥遥可见的绵延无尽,峰峦起伏的大山。

  难道自己现在身处某个山区之中?带着一丝怀疑,断风寒向茅草屋一瘸一拐地行去,心想还是先打听一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有人吗?有人在家吗?老乡……”缓慢的走到茅草屋的门口,他向里探头喊道。

  可连续喊了几声也没见人出来,在门口犹豫了一阵,便自个儿走进了屋子。

  房屋中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屋子正中摆放了一张黑漆漆的方桌以及桌上一盏看似古老的破旧油灯,墙边还有一张竹床以及残破的被褥,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别的物什。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此间情形,那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看到这里,断风寒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愧疚,若不是因为他,那头猪也不会惨死,此刻想来那头猪定然是这户贫苦人家维持生计的重要保障。

  可如今那头猪已被自己给活活压死了,若是主人家回来,自己又该怎样解释呢?

  正当他脑中思索着该如何赔偿主人家的损失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喝斥,声音有如落雷,直震得他耳鼓轰鸣。

  “你是何人,到俺家做甚?”断风寒心里只顾着想如何赔偿安抚主人家,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听到背后忽地发出如同奔雷般的喝斥声,连忙转过身看去,这一看竟让他惊恐异常,噔噔倒退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但见来人,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光景,生得一张国字脸,双眉粗黑浓密,环眼狮鼻,黑面无须,身高大约在两米开外,赤膊的上身显得十分的强健魁梧,下身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麻布裤子,裤管高挽在膝盖上,巨大的脚丫子上套着一双带绑绳的草鞋,一副典型的庄稼莽汉打扮。

  不过这长相和身材,也未免太夸张了点,还真有些《水浒传》里梁山好汉的味道。

  从惊恐中快速回过神来的断风寒,尽量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随后和颜悦色地道:“这位大哥不要见怪,小弟只是路过这里,感觉有些口渴,所以进屋讨碗水喝。”

  壮汉听到这样的解释,似乎并不满意,在仔细的将断风寒上下打量一番后,面上怀疑的神色反而又加重了许多。

  见壮汉神色凝重,断风寒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着问道:“请问这位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壮汉没有答话,但是口中却“咦”了一声,看样子好像发现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