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3章:山中狩猎
顾影2017-04-14 21:024,094

  转眼间便过去了十几天,断风寒身上的伤势亦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他的心情确始终没有好转起来。

  他思来想去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回到了这汉末时代,他仍旧清楚的记得当初那几个科学狂人坚持要让自己乘坐时空穿梭机返回到白垩纪时的情景,当时那几个老外还他妈的美其名曰:“越是遥远的时代,就越有参考价值。”

  虽说现在是公元184年,可是跟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白垩纪比起来,那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如此想来当真不知道这次的试验倒底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操!本打算在退伍前狠狠的捞他娘的一笔,却没想到竟然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断风寒这些天心里一直都很郁闷,看着土墙上十几道划痕,心里越发的恼火。随即竟拔出腿上的龙刺,在土墙上一阵猛划,将原有的划痕尽皆刮去。

  “哈哈,看来断兄弟身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李虎进得屋中,恰巧看见断风寒刚才的举动,面上一阵欢喜。

  断风寒闻声望去,确见李虎手中拎着几只山兔,满怀欣喜的看着自己,而后眼神却流落到自己手中的龙刺上。

  “看来今天李大哥收获不小啊,小弟又该有口福了。”断风寒知道李虎提着野味并且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所为何事,故而将龙刺往前一递,道:“李大哥若要用刀,只管拿去便是。”

  李虎当下大喜,小心的接过断风寒递出的匕首,继而欢呼道:“我这就去给这几只畜生退毛脱皮,今晚咱们好生吃他一顿。”

  断风寒自然知道李虎并非为打到几只野味而兴奋,多是因为自己那把从后世带来的特战军用匕首的缘故。

  这柄名为“龙刺”,专为中国甲种特站部队队员量身定做的利刃,全长一尺、宽寸余,以高纯密度钨钢打造,刀柄牛皮手工制作,采用人体公学设计,入手极为轻盈,可有效减轻使用者的疲劳,更兼刀身刃利、质坚、绝光等多种优势特质,一时风靡全球,得到不少国外部队官兵的青睐。

  对于断风寒来说,这柄“龙刺”已然不光是一把军用匕首这么简单了,皆因在以往多次有效地帮助自己化解险恶困境的缘故,它反倒更像是一位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亲密战友一般,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轻易使用的。

  如今倒好,这龙刺确成为了专门给野味去皮剖腹的最佳工具。

  过不了多久,屋外便升起徐徐炊烟。

  李虎将清理干净的几只野兔,放在火上灼考,随后则是尽情的把玩着手中的龙刺,欢喜兴奋的模样竟有如孩童一般。

  断风寒倚坐在门边,绕有兴趣的看着李虎,郁闷的心情竟而逐渐的消逝殆尽。

  哎……难道我断风寒这辈子竟然要困死于此?老天啊,你为什么要和我开这样一个玩笑啊!靠着门槛断风寒不禁对着眼前所见情形感到一阵茫然,遂仰头注视着苍天,发出无限怅叹。

  过了好一阵功夫,李虎终于将野味烧烤妥当。

  阵阵寒风掠过,其间还夹杂着少许烧烤肉香,立时引得断风寒肠胃大动,口舌生津。

  两人正欲享用之时,确闻听远处有声寻至:“有佳肴,无美酒,岂不可惜?”

  寻声望去,却见李鹰怀抱着一酒瓮踏着轻盈洒脱的步子由远而至,神色间大有欣然畅快之感。

  前些日断风寒由李虎口中得知,离此八里之外有一卫姓大户,因慕李鹰才学,故令其子拜为宾师,早晚授以文识,故而李鹰长时间居于卫家,少有归家之日。

  而今日天色渐晚且山路难行,李鹰确欣然而归,其中定然有因。

  “李兄今夜怎有空闲,不用授受课业吗?”断风寒放下手中野味,看着迈步进屋的李鹰道。

  李鹰微笑着将酒瓮的封泥拍开,而后分别倒入桌上的三个碗中,道:“美酒佳肴,愿与君共图一醉。”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断风寒的提问,想必是不愿透露其中隐情。

  李虎一旁没好气的言道:“哼!兄弟定是又受那二世祖地欺辱,待为兄去给你出气。”说着放下手中吃食,便欲提足而去。

  “兄长莫恼,小弟今日已然辞掉了那份差使,往后便与兄长一道山中巡猎如何?”李鹰还请李虎坐下,并将一碗酒捧到了他的身前。

  “哈哈,如此甚好。”李虎闻听李鹰的话后,十分痛快的喝干碗中酒水,欣喜道:“依俺看,兄弟早就该辞了卫家那份鸟差,往后俺兄弟二人在山间猎禽逐兽,岂不快哉!”

  李鹰奋然道:“兄长所言极是,明日你我兄弟二人便一道往山中狩猎,也好教愚弟再次领略兄长的一番神技。”

  李虎一拍着胸口,兴奋地应道:“那是自然!”

  见李氏兄弟二人感情甚笃,断风寒不禁触景生情,脑际继而思忆起了自己的同胞大哥。

  断风寒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双亲早在他幼年时亡逝,年长的大哥为了能够让他安心念书,竟而放弃了自身学业,常年在外打工并将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全部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作为一奶同胞的亲生兄弟,断风寒自是不忍大哥再为自己劳心费力,最终在高中毕业后,毅然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报名参军。而后经过了部队几年艰苦的磨练,继而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特种部队战士。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只要我有了那笔钱,就可以给大哥讨门好亲事,让他后半生过上好的生活,为什么……此时,断风寒的脑中不断浮现出大哥那满面尘土,佝偻瘦弱的身影,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李氏兄弟二人见此情形,惊诧莫名。

  李虎愕然道:“兄弟何故动哭?”

  断风寒显然回答不了他的问题,看着两兄弟关切的神情,支支吾吾一番后,便惨然道:“方才小弟见你兄弟二人手足情深,故思念起自家兄长来,想来我双亲过世的早,也多亏家兄将我拉扯**,如今我与兄长与世隔绝,思来自是感伤。”

  如今断风寒和自己的大哥活在不同的时代中,用与世隔绝来形容确也恰当,所以他这番话说的却是极为巧妙,实言情真,自然是悲切伤怀。

  “死者已矣,断兄还需节哀。”李鹰见断风寒动情真切,无有一丝怀疑,当下劝慰一番,而后接着道:“不知断兄将来作何打算,是否打算返回关外?”

  记得断风寒初临此地时,慌称自己是因家道中落而流亡在关外的汉人。如今被问起,腹中确早有算计。

  断风寒掩悲止泣,惨笑道:“虽小弟长年居住关外,但确一心向往关内,如今我断氏一族只剩得小弟孤身,原也不打算再返胡地,免得再受那些胡人地冷眼。”

  李鹰闻之淡然,继而面上复又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感慨道:“虽身在关外,确心系汉土,时也,命也!”

  言毕,便端起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

  李鹰方才的那番感慨,大有感同身受之意,绕是断风寒也听出了其中暗含深意,一时联想到李鹰每逢谈及胡汉话题时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复杂,当下内心便疑惑起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在刻意的掩饰着什么。

  李虎见二人尽皆不语,当即捧起酒瓮将三人碗中填满,而后端起酒碗道:“两位兄弟莫要在想那些捞什子地不快,来,俺们共饮这一碗,明天同去山中狩猎。”

  断风寒与李鹰互视一眼,面上同时释然,遂一道捧起了酒碗。

  “干~!”三人站起身来,各自喝干了碗中的酒,而后便开始享用起了桌上的美味。

  夜静更阑之时。

  断风寒与李鹰同塌而眠,但两人却各怀心思,难以入睡,倒是睡在地铺上的李虎却早已发出了阵阵如雷般地鼾声。

  此刻断风寒心中仍是十分地复杂,暗思自己是否还有回到未来的可能,当他完全否定了这一可能性后,便又开始思考着自己该如何立足于这个世局动荡的年代……

  次日清晨。

  经过一番妥善的准备,三人便朝着卧虎山中行去。

  常年在山上狩猎的李虎,自然成为了这只三人小队的首领。

  只见他背上斜挎长弓,腰悬箭囊,手中挥舞着一把柴刀在前方开路,虽说装备差了点,不过也算有个猎人的模样。反观李鹰与断风寒两人,手中只有一根自制的木矛,两人紧跟在后面,一路上谈笑风生,感觉倒像是在游山玩水一般。

  时值晌午,三人已在山中转悠了半天,竟然全无收获。

  李虎懊恼的将柴刀插入土中,颓然坐在地上,气道:“娘地,寻了一晌午,什么也没打到!”

  李鹰望着寂静的林子四周,笑言道:“想兄长长年在这山中行走,那些畜生们皆记下了兄长地样貌,如今见兄长前来,怕是早已远避他处。”

  李虎闻言,眼神突然一变,随即腾然起身,道:“兄弟所言极是,想俺长年在此狩猎,定然惊扰了那些畜生,它们必然逃到其他山头去了,如此,俺们当再往深处觅巡!”

  言毕,将柴刀提起,当先便向林子深处行去。

  断风寒与李鹰见状,两人相视而笑,随即便紧跟了上去。

  复又行进一段路程,三人已至密林深处。

  此间遍处荆棘,教人举步为艰,尽管李虎在前不断的挥刀劈砍,三人身上仍是难以免受刺扎之苦,而后经过一番艰难得攀行,好不容易才寻到一片开阔之地。

  “娘地,俺们今日将整座山都快翻过来了,连跟畜生毛都没见着,真是气杀俺也!”李虎心中着实窝火,将满腹牢骚一股脑倾泻出来:“平日俺想猎啥,眼前就有啥,哪次空手回去过,依俺看,今日俺们定是撞了邪。”

  李鹰此刻也已是疲累至极,当下倚着一棵苍松坐了下去,有些失望地道:“看来今日我等要空手而归了。”

  断风寒仔细地注视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有种说不出地异样感觉,继而生出了警惕。

  看着断风寒突显严肃的表情,李鹰愕道:“有何不妥,断兄莫非发现了什么?”

  断风寒缓缓摇头,但神色仍旧凝重地道:“你们不觉得这林子里太过平静了吗?”

  李虎看了看周围,笑道:“深山无人,必然平静,兄弟多虑了。”

  “不对……!”断风寒面上的神色越发严肃起来,手中紧攥木矛,低声道:“此地深处山腹之中,本应是鸟兽最佳地栖身之所,即便被我等惊动,也总该有些响动吧,你们听……”

  两人细耳倾听,同时脸色也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此刻耳边除了阵阵山风的呼啸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鸟兽嘶鸣之声,静的让人感到有些诡异。

  李鹰拄着木矛站起身来,警惕的向断风寒身边靠了过去。

  突然间,离三人不远处的密丛杂草中传来了异样的声响。

  李虎丢下手中柴刀,迅速的将背上长弓取下,而后从腰间箭囊中抽出一只羽箭搭在了弦上。

  三人紧紧的注视着那丛异动的杂草,李虎早将长弓拉了个满弦,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就在此刻,突然一阵狂风卷过,林间宿鸟集群而飞,密丛之中相继蹦串出数只野兔,紧随其后的竟是山狐、豪猪等兽,它们好似受到什么惊吓一般,发狂的朝着不同方向逃逸而去。

  倒底是什么东西竟能让鸟兽惊惧到这种程度?

  三人心中顿时猜到了几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