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8章:叶家小姐
顾影2017-06-13 11:344,083

  随着乡勇选试的结束,一干应募者已由先前的百十多人变成了六十余人,去者竟而过半,再除去征入官军地二十余名百姓,叶家这一波选拔却只征得乡勇四十余人。

  督尉张超似乎对此并不满意,冷言着令手下校官将这二十余名新丁带走,而后便神情漠然地朝叶茂道:“若照叶公如此选法,却不知几时方能征得两曲之数。”

  试想前趟应征官军者达以百计,如今却只得二十余人,教他怎能不恼。

  叶茂知其心中不满,却只是轻捋颚下银髯,紧闭双目微笑不语,面上一片从容之色,显得极为高深。

  而紧挨其身旁端坐的一员白袍小将则适时地站了起来,朝张超拱手言道:“督尉大人岂不知,欲求兵者,贵于精而不在多矣,今趟虽未能征集两曲之士,但已征众人皆为勇士,当可以一敌十,是矣,即便只得屯队之数业也足矣。”

  “哦,看来叶小姐倒是深谙统兵之道啊。”张超心有不屑,口中微叹道:“可惜啊,若小姐非为女儿之身,想我大汉又凭添一豪杰。”

  未料这名小将却是一雌儿,且正是那叶茂之女叶玄霜,张超方才一言确是多带讥讽之意,暗讥其为女儿身,对军国之事又能有何见识。

  叶玄霜知会其意,却也不恼,当下含笑告礼退后,随即转身步下将台行至校场之中。众乡勇一见这名面容俊朗,身材娇巧的小将,内心皆已猜到此人身份。

  来到四十余名精壮男子身前,叶玄霜抱拳轻喝:“诸位皆乃当世豪杰,小女子叶玄霜有幸能与诸位相识,实感荣幸,想必先前诸位在府外已有耳闻,是矣,玄霜不再多言,但心有一问,还教诸位解答。”她这一番言行,端地没有女儿家情态,反倒多显男儿之风,着实让在场诸人不敢小觑。

  细观这叶家小姐,约莫二十许人,纤细玲珑地身材虽裹罩在素白甲胄之中,却仍旧掩盖不住内里的风情,未施粉黛的瓜子脸上,一双大而乌黑的双眼如山泉般清澈动人,鼻巧唇薄,内藏皓齿,无一处不散发着女性特有地抚媚,身着劲甲即如此动人,其貌美可见一斑。

  再场众人一时看得痴了,心内欲望尽起,故听闻叶玄霜言语,即刻纷纷上前讨问,深怕被他人搏去头筹,而夹在众人之中的断风寒虽然还没有任何动作,但却也对眼前这名女扮男装的叶家小姐怦然心动。

  静观诸人竞相催促,面相大多带有贪欲淫邪之色,叶玄霜不禁凝眉冷视,暗言众人粗鄙,不堪大器,心中颇为失望。

  不过当目及到夹在人群之中的断风寒之时,却是眼中一亮,当下步履轻移,向他行去。

  诸人见其行至,纷纷往两边闪去,直到将断风寒整个人暴露在叶玄霜的面前。

  “敢问这位英雄乃何方人士,如何称呼?”将一身奇怪装扮地断风寒上下打量一番后,叶玄霜紧接着便向他抱拳施礼道。

  “我家主……大哥乃城北卧虎山人士,姓断,名风寒,字凌云。”未及断风寒答话,一旁李虎却突然站出,声若雷鸣般地出言道,若不是突然记起李鹰的嘱咐,怕是那“主公”二字早已脱口而出。

  李虎奔雷般地语声,直震的叶玄霜两耳嗡鸣,待她见得李虎魁梧之躯,心下则暗惊不已,思附世间竟有此般恶人。

  见佳人受惊,断风寒暗瞥李虎一眼,遂赶忙抱拳道:“凌云见过将军。”

  “原来是凌云兄。”叶玄霜听闻断风寒不唤自己为小姐,而口称将军,心中实是欢喜,遂粉面生嫣,欣然言道:“玄霜心有一问,不知凌云兄可否解答?”

  待其话落,四下众人皆望向断风寒,静待其作答。

  环顾四周,见诸人多带嫉妒之色,断风寒稍有犹疑,便诚然道:“将军请讲!”

  “今有黄巾乱世,纷立八州,其势如劲风携柳,想我大汉时下已是国势岌岌,危如累卵。”叶玄霜轻易地道出当今天下势态,而后便凝视着断风寒,道:“玄霜虽为女儿身,却也懂得国家亡,百姓殃之理。是矣,玄霜敢问凌云兄,对今后天下之势有何看法?”

  这番话若是出自李鹰之口,断风寒必然不会在意,可是像叶玄霜这样一个富家小姐也有如此长远的见地,则未免使他感到惊诧,况且叶玄霜话中似乎隐约暗含着大汉将亡,群雄割据之意。

  做为一个熟知历史进程的人,断风寒自然清楚黄巾之乱给大汉王朝造成的严重后果,故而对叶玄霜这模棱两可的话语暗自惊心,心道莫非此女也有逐鹿天下之心?若真是如此,那么眼前这个女人就真的不那么简单了。

  众人见断风寒黯然沉思,久不言语,以为其回答不出,是故面上皆露出喜色,唯独李虎一脸地焦急,深怕他回答不出,而那叶玄霜则是多少显得有些失望,当下冷言道:“既然凌云兄无法做答,玄霜也不便强求。”言罢,即要转身行去。

  “且慢!”见对方态度急转,欲要离去,断风寒却突然出声喝阻。

  叶玄霜缓缓转过身形,再次凝视着断风寒,疑惑道:“凌云兄可是有所赐教?”

  断风寒微微一笑,诚言道:“叶将军方才所问,在下心中早有计较,只是凌云乃一介白身,怎敢随意妄论天下之势。”

  叶玄霜闻言,面色微有不愠,冷言道:“既为汉民,必为汉忧,我等虽为小民,却也有报国之心,凌云兄所虑何故?”

  这番言语确是豪气,彻显叶玄霜巾帼之范,立时让断风寒感到心折不已,当下便歉言道:“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叶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着实令在下钦佩。”

  叶玄霜初闻此言稍有不解,待细细品味一番后方解其意,当下喜上芳容,兴致嫣然道:“凌云兄妙语如珠,当真好文采,玄霜方才多有失礼,还望凌云兄莫怪。”

  断风寒一句话之中,连用两个后世成语,效果自是非凡。

  嘿,不唬唬你,还真当我是块废柴!断风寒心里暗笑,面上却无半分得意之色。

  见他受赞而不忘形,叶玄霜心中自是诚许有加,随即嫣然一笑,紧接着道:“玄霜方才所问,还望凌云兄赐教。”

  “实不敢当!”断风寒微一颔首,即刻将往后必然会发生的一些历史事件稍加一番整理,接着言道:“虽然时下黄巾匪患祸及八州,其势汹涌,但我料其必不长久。”

  “何以见得?”叶玄霜深思道。

  断风寒笑道:“黄巾贼寇虽达数百万众,但其身皆为乡农,多倚靠蛮勇少谋者,军中缺乏统兵之才,此其一。其二,贼寇遍布八州,其势分布太广,皆各自为战,故难以统一筹幄,无有正确地战略目标。其三,贼寇少有辎重,皆以抄略给养,不思储备,故而难以持久。单凭这三个因素,便足以使其灭亡。”

  待得他这番话言罢,叶玄霜柳眉稍促,细加思索后方才言道:“若依凌云兄所见,我大汉天下实则无忧也?!”

  断风寒道:“未必如此!”

  “哦……”叶玄霜不明其意,一双美目尽带疑惑地向断风寒看去,还未等她开口询问,断风寒便言道:“若不是当今朝中宦官与外戚之间的权利斗争导致了世局的紊乱,弄的天下民不聊生,试想又如何会爆发这祸及八州地黄巾之乱。如今为了镇压黄巾匪患,汉室朝廷将权力下放至各个州牧,政府影响力急剧下降,对于汉室而言,恐怕这便是所谓的衰退之兆。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我想将来这天下必将会呈现群雄割据之势!”

  叶玄霜听罢,内心震动不已,刻下美目泛眨,重新将断风寒周身上下审视一番。

  对此,断风寒并不在意,反是报以自然地微笑,任由叶玄霜目光临巡,端地做足了潇洒从容之态。

  良久,叶玄霜面上突现满意之色,一对涧水双瞳中散发出地目光也流露出些许异彩,只见其突向断风寒施以了一个迷人地微笑后,道:“凌云兄卓识超群,方才一言,实令玄霜受益非浅。”

  见她突发女儿家情态,断风寒心中怦然,面上极尽潇洒从容之态,道:“哪里,在下一方拙见,让将军见笑了。”

  叶玄霜闻之莞尔,遂又言道:“想必凌云兄先前已有耳闻,能回答玄霜一问者,可复入三关,不知凌云兄是否有意……”言到最后,竟而声若蚊蝇,玉面上业已飞出两朵红霞。

  见到叶玄霜如此模样,断风寒内心竟而狂跳起来,因为他根本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虽说自己长相还算过得去,可是在后世却总是难以得到女人的垂青,或许是职业地原因吧,在后世还真就没有什么爱情故事发生在他的身上。

  如今叶玄霜所表现出来的举动,无疑是在向他当众示爱,试想教他如何不能心燥。

  努力压抑住内心地燥热,断风寒平静地言道:“承蒙将军不弃,在下愿意一搏!”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不禁也开始发起烫来。

  叶玄霜闻言心喜,遂发问:“不知凌云兄可习得武艺?”

  断风寒心道莫非要来个比武招亲?虽然对他这个特种部队出身的人来说,徒手格斗乃是他的拿手好戏,可是一想到小说中描写地那些玄之又玄的武功招式,心里多少没底,索性将心一横,道:“凌云只是略通武艺,却不精深。”

  叶玄霜不知断风寒所言真切,深以为他太过谦恭,故而言道:“凌云兄过谦了,玄霜以为凌云兄必是深藏不露,玄霜斗胆,愿向凌云兄讨教。”

  在叶玄霜的推崇下,断风寒势呈骑虎,无奈之下只得言道:“既如此,那凌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刀剑无眼,凌云深怕误伤将军,莫如徒手一搏,若何?”

  “嗯……如此甚好!”叶玄霜暗想有理,欣然接受断风寒的提议。

  “将军请!”断风寒神色从容地摆出了一个女士优先的姿势。

  叶玄霜面上欣然,随即玉手轻扬,道:“凌云兄,请!”

  在场众人见此情形,尽皆识趣地向四周退避开去。

  立时,校场中央地带便只得断风寒与叶玄霜两人。

  此时将台之上一干官员业已发现场中情形,督尉张超当下便朝叶茂冷言道:“看来叶小姐已然选得意中之人,只是不知这人是否真有才学?”

  叶茂闻言依旧不语,双眼缓缓睁开望向场中,轻捋颚下银髯,含首微笑。

  张超见状,心中极为不悦,当即沉声下令:“擂鼓!”

  激昂的鼓声在场上开始慢慢地回荡起来,并且节奏正逐渐地加强,随着鼓声地响起,校场四周围立的军士们频频举起手中地长矛,口中发出齐声的威喝。

  尽管此时整个校场上的气氛已被渲染的极端威严,可是断风寒仍旧没有生出丝毫的战意,或许因为对方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的缘故吧,纵然曾经教官说过,在战场上绝对不能有怜香惜玉之心,可是那针对的也只是敌人罢了。

  断风寒负手而立,宛如一代武学宗师,丝毫没有如临大敌时的紧张,依旧面色从容地朝叶玄霜微笑道:“请将军赐招!”

  望见断风寒那轩昂挺立的身姿,以及面上从容自若的神情,叶玄霜心头不禁一阵悸动,面上复又生出红霞地同时,口中轻斥,道:“凌云兄可要当心了!”

  在她话落的同时,整个身躯已然跃至断风寒的身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