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11章:危机暗涌
顾影2017-04-14 21:024,447

  叶茂端坐在书几前,业已失去其先前所表现出的那种平静与从容,神色间透着一丝不安。其兄叶渊则盘坐在一旁行功调息,闭目养神,其面上一片红润,显得极为安详。

  “爹爹究竟因何事烦恼?说将出来,也好让玄霜为爹爹分忧。”叶玄霜双手轻轻的在叶茂后背上推拿着,言语中充满了对慈父的关切。

  “呵呵……”叶茂轻拍敲打在自己肩头上的玉手,面上稍现欣慰之色,微叹道:“若是玄霜为男儿身,爹爹也就不必这么烦恼了。”

  叶玄霜闻言立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慎道:“爹爹是在嫌弃女儿吗?”

  叶茂伸手将叶玄霜拉入怀中,捧起她那张如画般的脸颊,怜惜道:“你这丫头,爹爹什么时候嫌弃过你,爹爹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嗯……爹爹。”叶玄霜害羞的挣脱叶茂的怀抱,美目竟而瞥向一旁的断风寒身上。

  “呵呵,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叶茂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以往我儿可是没事就在爹爹怀中撒娇,今天怎么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

  “爹爹……”叶玄霜玉面一片绯红,慎道:“莫要在断郎面前说这些往事吗,着实让玄霜羞臊不堪。”

  眼前叶玄霜所表现出的情态,确和一般人家女儿无异,这让断风寒根本无法将其与之先前那个英姿飒爽,满身豪气的女将军联系在一起。

  也正是看到叶玄霜的这一转变,此刻断风寒的内心竟而涌上些许怜意。

  当下看出断风寒眼中暗含的无限柔情,叶茂面上欣然,道:“老夫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今就托付给贤婿了,还望贤婿以后要好好怜惜于她。”言罢,双眼竟而泛红,内中晶莹闪现。

  “爹爹……”叶玄霜闻言依旧娇羞无比。

  断风寒暗感其言语中地不妥,心中疑惑,道:“岳父大人请安心,凌云往后自当会好生照顾玄霜,只是闻岳父大人之言,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莫如说将出来,凌云或许能够为岳父大人分担一些。”

  “呵呵……贤婿心思缜密,老夫实是欣慰,玄霜得夫如此,老夫死亦无憾。”叶茂终于回复了以往得从容,而后叹道:“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恐怕非人力能及,老夫与兄长思量再三,只得照此法行事。”

  “哦,请岳父大人名言!”断风寒暗感事情棘手。

  一旁的叶玄霜不知两人再打什么哑谜,只得默然倾听两人之间地谈话。

  “唉……”叶茂闻言负叹一声,接着道:“深夜唤你二人前来,老夫自是要向你们交待一些事情,只是还望你们知悉后,必须按照老夫之言行事。”

  “爹爹,倒底是什么事情,女儿……”叶玄霜此时也察觉到了一丝倪端,可话未言罢便被叶茂阻断:“玄霜莫要言语,且听为父把话说完。”

  叶茂此时的面色焦虑却不失慎重,轻捋颚下银髯良久,方才言道:“此事十分严重,想来早已萌发,如今已至危机关头,老夫自是不能再隐瞒下去。”

  感到事态的严重,断风寒与叶玄霜赶忙凝神倾听,不敢有半点遗漏。

  紧接着,叶茂便将整件事情的始末娓娓道出……

  原来,叶家世代经商,产业遍及兖州,尤其以陈留为本营,在辖下十七县中所立商埠分号更因往来便利而获利丰厚。特别是在叶茂这一代,已然聚有亿万家资,勘为兖州商贾之最。也正是因为如此,早有眼馋之人打起了叶家的主意,而那陈留郡守张邈与其弟张超便是其中之一。

  早在前些年,张氏兄弟便以各种名由从叶家获取不少钱财,细加算来每年获利竟深占叶家全年利润的四成,更有甚者,那张超竟数次向叶茂提出联姻之事,其狼子之心可见一斑。

  今又有黄巾作乱,张氏兄弟继而以扩军之名向叶家征收钱粮,其开出的价码已然高达叶家全年收入的八成,如此贪婪,深受叶茂痛恶,当即做出了回绝。可不曾料到,那张超竟在数日后,派官军假扮贼寇半路劫杀叶府运粮车队,抢去钱粮无数,若不是其中一名下人见机装死,此事绝难揭发。

  现今,叶家表面上和那张氏兄弟往来如亲,实际上确是暗藏间隙。

  断风寒听到这里,心里原先的疑惑早已解开,暗道难怪那张超会对自己生出敌视,原来是自己成为了叶家女婿,间接地断了他的财路。如果真是这样,现在不但是叶家,就连自己也深深地处在危机之中啊。

  刻下叶玄霜眉头僵凝,恍然道:“难怪爹爹这么急着为玄霜挑选夫婿,原来这其中竟会暗藏如此玄机。”

  紧接着面若寒霜,怒斥道:“张氏弟兄身为一方官吏,竟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

  没想到张氏兄弟二人竟会做出这等事情!看来自己绝对不能太过相信历史资料上的那些东西。断风寒刻下思索着有关张邈与其弟张超相关的历史记载。

  “唉!”叶茂又是哀叹一声,道:“其实仔细想来,老夫这个办法当真是糊涂之极啊?”

  叶玄霜不解道:“爹爹此言何意?”

  叶茂没有言语,倒是断风寒沉声言道:“张超并不会因为玄霜有了待嫁之夫而放弃霸占叶家产业的目的,相反这样会更加激怒于他,上次是假扮贼人半路劫财,这次也许就是入室抢劫,杀人放火了!”

  “哼,他敢!”一旁屏息静气的叶渊突然双目圆睁,面上已然怒不可揭,大喝道:“他若敢踏进叶府半步,老夫定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兄长此言差矣,想那张氏兄弟乃陈留霸主,吾等怎生与他为敌,兄长切莫意气用事。”叶茂规劝着叶渊,接着又道:“其实老夫已然有所定计,只要按此计划行事,应当可以避免家破人亡之危。”说着便将几上一羊皮卷展开,而后叫众人围上前观看。

  羊皮卷上画着一副山脉地形图,峰顶上皆有汉字标记,其中一座山脉断风寒自是认得,那便是他当初地降落地点,城北二十里的卧虎山。

  此时叶茂手指着图上一处山凹,道:“此地众山环饶,一般人很难摸到这里,早在数年前老夫便在此处秘密地建造了一座山寨,并且屯田无数,本来以作养老之用,不想今日确派上了用场。”

  断风寒愕然道:“莫非岳父之意是想归隐此地?”

  “不错,老夫正有此意。”叶茂赞许地看着断风寒,道:“不过,这之前老夫得把叶家家产全部移到此地,决计不留丝毫钱粮便宜了那对狗贼。”

  靠!老子来这个世界才几天啊,这么快就归隐山林,这也太窝囊了点吧!断风寒原以为凭借后世所学,完全可以在这个时代闯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可是实际上确远没有他想象般那么简单。

  想来如今自己有幸抱得美人归,以及叶家享用不尽的财富,算起来倒也不错。只是刻下回想起了自己与李虎兄弟二人曾经立下的那一番豪言壮志,当下不禁感到有些汗颜。

  “贤婿似有心事?”叶茂竟而注意到了断风寒面上的犹豫。

  断风寒愕然之下,心思急转,道:“果真如岳父大人所言,那张氏兄弟又如何会让我等轻易地将府中钱粮转移他处?”

  他十分巧妙地掩盖了自己心中的复杂。

  闻得断风寒所虑,叶茂当下闭目捋须,默然不语,面上笃定从容,着实让人感到高深莫测……

  陈留城南,刑曹司。

  昏暗的大堂之上,浑身血迹的李鹰已然经不起严刑的拷打而昏厥了过去,刑曹司马王定亲自将一份罗列了无数罪状的供词放在了他的面前,并且使唤着两名行刑狱卒帮其画押签供,而后起身再次将供状细阅一番后,方才满意地呈给了端坐于堂上的张超。

  “嗯……很好!”张超在仔细看过了刑曹司马王定双手捧上的供状后,朝其赞许地点了点头,道:“兄长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份供状深合超意,待此事一了,超与兄长定当会厚谢王司马。”

  “为督尉大人分忧,乃下官本分,些许小事,举手之劳罢了。”王定恭敬地站在张超面前,面上难掩欣喜之色,而后紧接着道:“但望日后督尉大人能够多多提携下官才是。”

  “呵呵,这个自然。”张超心下着实得意,竟而忍不住向王定透露道:“不瞒王司马,其实吾兄早以与朝中大将军何进有所往来,如果不出意外,两月后吾便会升任广陵太守。”

  “哦?那下官可得先向督尉大人贺喜了。”王定闻听张超所言,当下向其道贺。心下却暗道难怪张超如此急于取得叶家财富,原来竟是为了贿赂朝中的何进。

  如今大汉朝政均由十常侍与大将军何进两党把持,何进私下以荐官为名疯狂聚敛财富,天下皆知。莫说身为一郡督尉的张超了,即便是普通富贾想要花钱捐个官职,也是能够轻易办到的。当然,没有好的门路,花去再多的钱财,无非也就只能得到一个名义上的官衔,却并无实权。

  王定心下即时一阵狂喜,心想如果张超调任广陵,城中督尉一职必将空悬,那么……

  果然,他心中刚有所念,便听张超道:“待此事做成,超定然会向兄长举荐王司马为本城督尉,不知王司马意下如何?”

  王定听得清楚,当下跪倒,激动道:“承蒙督尉大人抬爱,下官绝不负督尉大人,定会将此事办妥,但请督尉大人宽心便是。”

  “嗯……”张超很是满意王定的表现,面上露出了欣赏地表情,而后再次留意手中供状,却又虑道:“不过只有一份供词,恐难以服众,再者倘若这厮明日当堂翻供,又该如何是好?”

  王定心下早有定计,道:“督尉大人无须顾虑,此案不但有人犯亲自画押的供状,还有城防军士张霸等人作为旁证,即便叶家当堂狡辩也无法脱罪,至于人犯吗……”说到这里,王定看了眼昏死在大堂上的李鹰,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眼神,道:“稍后将人犯带至刑室,将其口舌剜去,如此以来,嘿嘿……”

  “哈哈哈哈哈……妙哉!”张超朝王定竖起大拇指,随即从椅子上站起身,隐讳地言道:“既是如此,超便不再叨扰司马大人做事了。”说着,便将手中供状复又塞到了王定的手中,轻轻拍其肩头两下,而后带着满意的笑容自顾离去了。

  看着张超远去的背影,王定脸上露出了奸佞的神色,眼神再次触及堂上昏死过去的李鹰,心道:“小子切莫要怪本司马,害你之人乃是张氏弟兄,本司马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王定缓缓背过身去,一摆手,道:“剩下的事情,便不用本司马多言了吧?”

  “是,小的们知道该怎样做。”两名狱卒十分机警的应道,紧接着便夹起李鹰向堂外行去。

  书到此处,读者恐皆有疑惑,为何李鹰会落入王定之手?在这里笔者自是应交代一番。

  此事还得从李鹰落选之后说起。

  原来自从李鹰随着一干落选者出得督尉府后,便一直在府外殷勤等候,却不想竟被先前李虎教训过的几名巡城兵士撞见。

  这几名兵士正是受那张霸指使,前来督尉府探察李鹰三人下落。待探得消息后,张霸便即刻引兵前来捉拿,继而以李鹰乃贼军细做为名,将其押解至城防营中。

  为报自己断臂之仇,张霸对李鹰施以酷刑并授意其诬指李虎及断风寒两人乃其同伙,但不料李鹰抵死不从。

  张霸怨气难消,恼怒之下,当场欲斩杀李鹰。

  可就在此时,断风寒独占鳌头成为叶家姑爷之事在城中不胫而走,消息传入营中,张霸当即慌乱起来。他深知叶家乃城中大族并与太守关系密切,如若事发败露,自己定然难道罪责。

  惶恐之下,当即找来时任营中军候的表兄宋亮商议,皆因宋亮与督尉张超私交笃厚,故而希望通过宋亮来化解此事。

  不料宋亮熟详整个事情的经过后,当即大喜并言张霸立下大功,而后挥退众人,逐将张氏兄弟与叶家之间的内中复杂详细告之。

  于是,两人亲自押解着李鹰待太守张邈宴毕回府之际,将事情细禀于张邈。

  张邈忽遇此等绝佳契机又怎会轻易放过,自然会加以利用并在此事上大做文章。

  待将二人赞表一番后,即刻招刑曹司马王定入府密商。如此一来,一条针对叶家的恶毒计划便产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