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9章:风寒压霜
顾影2018-03-22 11:524,187

  叶玄霜身形突地化做一道白影闪至断风寒身前,顺势凌空挥掌,直接朝他头顶拍去,断风寒内心大骇,急忙抽身后退。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做梦也想不到叶玄霜的身法竟会如此之快。

  叶玄霜左掌一击落空,紧跟着右掌平平推出,攻向断风寒的胸口,变招之快令人咋舌。

  掌式还未落下,其玉手上所夹带起的凌厉掌风已然迫的断风寒心口气郁难结,好似一股无形地压力正朝他胸口上压来。

  凭借着丰富的格斗经验,断风寒屹然侧身回击,反掌削向对方肩头,招式简易实用,没有半分多余地动作。

  叶玄霜芳心暗赞的同时,身形突然半旋,脚下稍微一错便已闪躲开,接着拧身一掌再次攻到,招式联贯迅捷,再配以极端飘逸的身形步法,着实令人叫绝。

  经过试探性地攻击,断风寒知晓对方应变奇快,兼之掌法玄妙,攻防转换十分到位,所以不敢硬碰,故而在对方变招的同时,身形已然远远退开。

  像他这种一沾即退的格斗技巧,正是由后世武学宗师李小龙所创立的截拳道。

  返观叶玄霜所用掌法却是异常诡异,好像类似于八卦掌一类的功夫,招式间轻盈飘忽,令人难以捉摸。

  头一次体会到中国古武术的博大精深,断风寒竟而一时起了兴致,试想以往在部队上他是出了名地打架高手,并且年年取得全军大比武的格斗冠军,如今碰上厉害的对手又怎能不叫他兴奋。

  时下,校场之上鼓声激荡,喝喊震天,在场之人无不为两人的精彩对决大声喝彩,呐喊助威。此般情景,竟而让断风寒感到自己似乎仿佛回到了后世的部队上,正与教官及战友们切磋较量时的情形。

  一时间,他尽将后世所学格斗技巧全部使出,诸如散打、截拳道、泰拳、空手道、跆拳道甚至拳击等一系列自由搏击技术无所不用。

  两人各施平生所学,激斗数十合,竟而斗了个旗鼓相当。

  做为这个时期的人,叶玄霜何时见过如此繁多的现代技击术,故而越打越是心惊,当下心中暗想:“我自学得伯父这套集一生心血所创的八卦六合掌以来,手下鲜有十合之将,不想如今竟被他轻易破解,观他所使拳脚也并无玄妙之处,招式相互之间并不衔接,却何以能够将我的掌法一一化解?”

  很显然,她根本无法领悟千百年后,由一代武学宗师李小龙所创立的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的这一深具哲理地武术思想,反倒是断风寒这个对搏击技巧深有研究地特种兵却能将其很好的理解应用。

  见断风寒两脚踏着碎步,不停地移动着身躯游走在自己的身前,叶玄霜竟感觉对方浑身上下好像都是破绽,但确无从下手,当真怪异之极。

  两人复又交手数个回合,断风寒仍旧以博杂的现代技击与叶玄霜游斗,神色已然回复至先前般从容。

  他心中暗道:“不管你掌法有多么诡异,只要不和你正面缠斗就行了!”

  叶玄霜心中郁闷至极,空负一套绝妙掌法,竟而施展不出,时间一久却是虚耗一身气力。是矣,内心不免感到万般的无奈。

  所谓高手对决,最忌分神。

  叶玄霜一时陷入疑惑之中,难免分心,当下身形一缓,露出了一丝破绽。

  像断风寒这种历经生死之人,怎能浪费这瞬间出现的战机,当下一招拳击中最为直接有效却不失威力的箭步冲拳攻了上去。

  “啊………”见对方拳力霸道,更兼来势迅猛,叶玄霜脚下步伐顿时曾现慌乱之像,失声惊呼的同时,一时不及避退,只得慌忙架起双掌封挡。

  但对于断风寒的这一快拳来说,叶玄霜的动作仍是慢了半拍。

  断风寒的右拳已然穿过叶玄霜地双掌,直接朝其胸前捣去。

  虽然未及拳王泰森那一拳四五百斤之力,但在部队上经常练习劈砖断瓦的断风寒却也熟知自己拳头的劲道,曾一度保持部队单拳破砖记录的他,少说也有三百斤之力。

  此时,他根本未想到自己这一招能够轻易得手,眼见对方无法躲避,赶忙化拳为掌,同时撤去了大半的力道。

  电光火石之间,他立时感到右掌触及一片柔软,随之便见叶玄霜向后连连倒退了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断风寒心道好险,若不是自己及时收拳卸力,怕是眼前佳人早已消香玉损。

  叶玄霜虽然及时止住退势,稳住了身形,但内心却仍是惊魂未定,她愕然地看着对面没有继续施以攻击的断风寒,默然不语,不知其心中做何想法。

  断风寒见对方此时玉面嫣红,胸口上下起伏不定,这才想到自己刚才那一掌下去,明显地触及到对方的敏感部位,脸上即刻热了起来,忙上前陪罪道:“凌云一时不谨误伤了将军,还望将军恕罪。”

  “凌云兄严重了,实乃玄霜学艺不精,不关凌云兄的事。”叶玄霜玉面上更加绯红,玉手轻捂着胸口,羞声言道:“若不是凌云兄手下留情,怕是玄霜此刻早已倒下,凌云兄武艺高强,玄霜不及也。”

  见叶玄霜并不恼怒,断风寒内心方松下一口气,而后谦恭道:“将军武艺不凡,凌云只是侥幸取胜罢了,倘若是生死相搏,凌云恐怕无法胜得将军。”

  他这番话却是十足的违心之论,若然真是生死相搏,他反倒会更加轻松一些,因其一生所习皆乃一击毙敌之术,故而今番比试反而多有杀招难以得到施展。

  叶玄霜闻言后玉面嫣红,想到之前自己立下地诺言,当下即显出些许矫羞模样,断风寒得见,脑际不禁轰然一震。

  正当他被对方此时所表现出地女儿情态所吸引时,李虎却突然冲了过来,面上带着一片欣喜,口中大咧咧地,道:“大哥武艺当真了得,着实教李虎大开眼界。”

  见断风寒武艺高强,李虎内心实是欢喜,暗道自己没有跟错人,而后突地朝叶玄霜大呼道:“叶家小姐且莫要赖帐,俺家大哥既然过了三关,你也要允诺下嫁与我大哥才是!”

  李虎嗓门本来就大,这一声大喝,立时响彻在整个校场之上,实在让断风寒尴尬不已。

  断风寒暗瞪李虎一眼,当下斥责道:“武德休要胡言。”接着,面容一整,微笑着朝叶玄霜一拱手,道:“想必此事令将军有所为难,在下出身低微,自不敢高攀将军,将军不必放在心上。”

  做为一个后世之人,断风寒自然是崇尚婚姻自由,所以若然对方不愿意,他是绝对不会强求的。虽然他早已下定决心要不择手段的在这个乱世成就一番霸业,可是为什么对于眼下这个机会却全然没有动心呢?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上还遗留着后世文明社会中的道德观念所至吗?当初为了一千万自己就甘心情愿成为实验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如今叶家丰厚家产摆自己的面前,却全然没有动心,难道自己脑筋有问题不成?

  断风寒感觉到自己内心地复杂,不禁苦笑不止,暗道自己一个手上沾染过无数鲜血之人,当下竟而摆脱不了那来自千百年后的一点点道德观念的束缚,想来当真可笑。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愕然观望,却是那叶茂与张超携身后几名官吏行至过来。

  笑声正是出自那年逾花甲,形貌从容地叶茂之口。

  叶茂当先行至断风寒身前,手捋银髯默然注视着断风寒,仔细打量了起来,伴随着双眼的精光闪现,口中也禁不住连声赞好。

  “恕凌云眼拙,敢问老伯如何称呼?”见叶茂鹤发童颜,一身服饰华贵精细非官吏穿戴,断风寒心中已然猜到对方身份,但面上却未有表露出来,当下仍旧礼貌的躬身问道。

  叶茂内心诚许,当下还礼道:“呵呵,原来是凌公子,小老儿叶茂这番有礼了。”

  听到叶茂误把自己的字当作姓名,断风寒当即做出了解释,道:“叶公有所不知,凌云乃是在下的表字,在下实姓断,名风寒。”

  “呵呵,小老儿不知,还望凌云莫怪。”叶茂忙拱手至歉,紧接着面上欣喜道:“凌云能过小女三关,当真英雄了得,小老儿有幸能得凌云为婿,实为上苍之赐也,只是不知凌云可有家室?”

  “这……”断风寒未料叶茂会如此直白,微怔了片刻后,方才答道:“叶公谬赞凌云了,天下英雄众多,能过小姐三关者何止凌云一人,凌云只不过适得侥幸罢了。今凌云虽未成家,但事关小姐一生幸福,实不敢强求。”

  叶茂愕然道:“莫非凌云嫌弃小女否?”

  一旁的叶玄霜早以在倾听两人地谈话,闻及至此心中一冷,大有失落之感,当下面上羞涩之态尽收,还复先前冷峻之颜,随之走将过来,道:“既然凌云兄嫌弃玄霜,玄霜自不应当作贱自己,爹爹莫要在提此事。”

  言语及为冰冷,可想其心中有多么的恼怒了。

  古往今来,一般女人在向自己心仪的男子表述爱慕之意而遭到拒绝后,大多会表现出如此气郁之色,何况还是叶玄霜这般刚烈的女子。

  “大哥,你怎么……”一旁李虎见此情形,当下就急了起来,却不了话未言罢,便被断风寒抬手阻断。

  见众人误会,断风寒确从容道:“小姐乃当世奇女子,凌云若有缘与之结连理之好,内心自是欣喜,又怎生出嫌弃之心?只是凌云自知出身卑微,不敢高攀,深怕辱没了小姐。”

  复闻断风寒如此言语,叶玄霜心内还喜,斥言道:“凌云兄岂不闻,王侯将相宁有种呼?况且以凌云兄之能,又怎会辱没玄霜,若凌云兄有意,玄霜今生定将誓死相随。”

  她此话说得极端豪气,无有半分羞涩,多是发自内心的诚恳和坚定。

  接触到叶玄霜一对美目中散发出地绵绵情意以及无限的期待,断风寒险些把持不住想要上前拥抱对方的冲动,面上一阵激动,即刻指天为证,道:“小姐情意,凌云万死难报,今生凌云若有负小姐,遍叫凌云不得好死!”

  “凌云……”见断风寒立下誓言,叶玄霜芳心大喜,当即羞态缠萦,低下头去,刻显女性独有美妙情态,教断风寒看得如痴如醉。

  此时,众人无不沉沁在一片喜悦地氛围中,唯独一直冷眼旁观的张超,当下冷哼一声,朝叶茂冷言道:“恭贺叶公喜得佳婿。”

  他乃一郡督尉,怎甘受此冷落,见诸人将他并未放在眼中,是矣内心极为不悦。

  叶茂放声大笑,并无多少不满,笑罢言道:“今日小老儿得此佳婿,全赖督尉大人,今晚小老儿将在府中设宴相庆,还望督尉大人务必赏光驾临,事后小老儿自当有重金相谢。”

  “既如此,超只好叨扰了!”张超点头应允,随即复又冷眼观瞧断风寒一阵,而后言道:“断公子武艺高强,超深感钦佩,他日闲暇定当向公子讨教。”

  “督尉大人严重了,凌云技艺微薄,怎敢与大人相比,大人之言,实是折杀凌云也。”感受到张超的敌意,断风寒内心当即生出一丝警惕。

  张超心内不屑,无有复言,当即向众人一拱手,道:“恕张某公事繁忙,就此别过,余下募招事宜,自有众官主持。”

  说罢,不待众人反应,便一甩皂袍,转身匆然而去。

  哼!匹夫欺人太甚,若不是仰仗你兄张邈,尔又怎能做上这陈留郡尉?叶茂内心讥笑,面上却如无事一般。

  两人明面上往来有礼,但实际上暗中却是有着很大间隙,想来令人深思。

  尤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断风寒更是觉得这其中别有隐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