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13章:风雨来袭
顾影2018-03-22 11:443,593

  时下前院灯火通明,人影幢幢,在叶家数十名家丁的带领下,百余名乡勇早已将潜入府中的那名刺客围在了院中。

  这些乡勇自被募集到叶家后,便被安顿在叶家后院之中,经过老管家叶方的单方面训示,内心早已视叶家为主,虽然还没有进行过什么训练,但刻下已然起到了保卫叶家的作用。

  叶茂众人一齐来到前院,但见李虎正与一名身形魁梧的黑衣人交手,周围众人皆不敢向前相助。

  此时两人激战正酣,拳来脚往,使出的招式皆是刚猛霸道,没有一丝的花巧,饶是叶渊这样的高手内心也是惊讶不已,心道两人功夫臻至一流,即便自己出手亦不能轻松应对。

  “砰~!”的一声,双方对击一拳。

  李虎连续倒退了三步,方才站住身形,而那黑衣人确只是上身微晃。

  由此可见,黑衣人武艺还在李虎之上。

  “好贼子,再吃俺一拳!”李虎大吼一声,再次向黑衣人扑了过去。

  断风寒见状,急忙大喝一声:“武德快些住手!”随即拨开众家丁,快步行至场中。

  见断风寒到来,李虎赶忙收手,面上无比恼怒的道:“主公莫要阻俺,这厮害俺兄弟,俺定要讨回公道!”

  “什么?你说文华……他在何处?”闻听李虎言语,断风寒赶忙催问起来。

  李虎神情悲愤,抬手指向院中一颗柳树,断风寒定睛望去,只见树下躺着两个衣衫褴褛、浑身血迹之人,大惊之下,当即奔至树下。

  当他看清其中一人正是那遍寻不见的李鹰时,断风寒赶忙俯身呼唤。

  断风寒接连呼唤几声,但确并未将李鹰唤醒,赶忙将其扶坐起来伸手探其手腕,在尚能感到其微弱的脉搏后,遂急忙呼道:“快寻大夫前来!”

  众人闻言愕然,心道城中宵禁如何去请得大夫,故而众人皆是面上一阵茫然。

  叶渊见断风寒如此心切,上前道:“凌云莫急,待老夫看看!”说着便俯下身来,仔细得探察起李鹰的伤势,随即赶忙从怀中掏出一布囊,将其展开后,竟是几枚长短各异的银针。

  古往今来似乎武学大师对针灸之术都有很深的造益,眼下的叶渊自然也不是例外,不消片刻,叶渊便在李鹰的头顶几处穴位上施下数针。

  “这位公子体质赢弱,身受重伤致使体内气血凝结,若然在救治的晚些,怕是性命难保。”叶渊将李鹰扶坐起来,双手复在其后背上推拿一阵,随后尽将银针取下。

  此时李鹰原本惨白的面色逐渐开始回复红润,胸口也开始有所起伏,过不了多时便悠然转醒。

  见李鹰醒来,李虎哪里还顾得上眼前的黑衣人,当即转身向李鹰这边奔了过来。

  “兄弟,是何人把你弄至如此模样,快告诉俺,俺定然为你讨回公道!”眼瞅李鹰浑身上下一片血肉模糊,做为亲兄弟的李虎心痛不已,当即狠狠的扫了一眼对面的黑衣人,暴怒道:“兄弟快告诉俺,是不是那厮!”

  “兄长……莫要胡来,若非……非这位义士搭救……鹰……鹰怕是再无缘与兄长相见……”李虎的大喝使得李鹰很快的清醒过来,当看到身旁的断风寒时,当即便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奈何身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断风寒与李虎欲意搀扶,却遭李鹰阻止,只见他紧握住断风寒的双手,急道:“主公……快……快些出城,若晚……恐被张超加害……”

  叶家诸人听闻此话,皆感事态严重。

  断风寒扳住李鹰肩头,心中大是感动,遂言道:“文华莫急,且慢慢道来。”

  虽然李鹰此时的身体仍然很虚弱,但早已不像先前般颓废,当即将自己这半天来的悲惨遭遇缓缓道出。

  这个夜晚注定难以平静,正当太守张邈还在做着得到叶家巨额财富的美梦之时,一名内侍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并将其唤醒。

  “什么?尔再说一遍!”张邈深夜被属下唤醒自是恼火,恍忽间听闻内侍奏报,竟如突遭凉水当头泼下一般,脑间立刻清醒了过来。

  内侍神色慌张,再次回复道:“刑曹司马王大人前来奏报,有歹人夜入刑狱,杀死狱吏数名并将牢中囚犯劫去。”

  如果是被劫的是一般囚犯,王定绝然不会在深夜打扰自己,难道说是那个李鹰被劫?

  张邈联想到此处故而心内震惊。

  急忙穿戴整齐下得床榻,张邈问道:“王定现在何处?”

  内侍恭敬得回道:“王大人正在前厅等候。”

  此时,太守府的前厅处早候着三名张邈的心腹官员,除了刑曹司马王定外更兼有督尉张超以及军中司马赵宠二人。

  见张邈赶至,督尉张超当即迎上,急言道:“那李鹰突遭贼人劫去,想必我等针对叶家的计划已遭泄漏,不知兄长现下作何打算?”

  张超猴急的样子实让张邈内心不悦,暗想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兄弟,稍遇些须小事遍如此惊慌,哪有一点大将风度,难怪当初将他提至督尉一职时有那么多官员反对,如今想来当真是个成不了大器之人。

  虽然心中有所鄙夷,但碍于自己兄弟颜面,张邈也不好说得什么,面上只得不做任何表情,道:“卓才休要急躁,此事还需谨慎处理,若有差池,我等名誉将损之殆尽。”

  “正因如此,我等方不敢有所妄动,还望大人能够有妥善应对之策。”王定见张邈气定神闲,急忙出言相询。

  其实以王定这样的阴诈之人,自然能够想到张邈可以失口否认此事,而那叶家为了顾全整个家族利益自也不会出面揭破此事,但是叶家却已经在暗中有了防备。若是不能借这次机会给予叶家至命的打击,那么将来自己便很有可能遭到叶家的报复。想那张氏兄弟权势一方自是不怕,可自己乃是一刑曹小吏,保不住哪天被张氏兄弟给卖了也说不定。

  所以有了这种想法,王定当然希望张邈能够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决定,即便张邈真的放弃了对叶家的行动,那么自己也探到了口风,至少可以做些妥当的准备。

  张邈的心计虽然高深,但却没有察觉到王定的真实用心,不过仍然对他感到不满,冷言道:“本官原寄予王司马厚望,不想王司马竟教本官如此失望,那刑狱本是王司马管辖之所,囚犯被劫,王司马当有治下不严之责!”

  王定心知张邈定会严责自己,故而当即诚言道:“太守大人所言极是,下官确有失察之过,还请太守大人治罪。”

  观王定一脸诚服之色,张邈也不好再加责难,遂言道:“罢了,念在王司马实心用事,本官便不再追究。”

  “谢大人。”王定恭敬的退到了一旁。

  张超见其兄仍未表示出针对叶家的举动,内心实是焦急,故而在两人言毕,赶忙再次提及此事,深怕叶家闻及此事当夜席卷家财逃逸出城。

  张邈当下并不理会张超,而是向三人中一直沉默不语的赵宠望去,并沉声道:“公霸有何良策?”

  赵宠,字公霸,外黄人氏,少时便投军陈留,凭借军功升至军中司马一职,甚得太守张邈的器重,虽然其只是管制营中一部军马,但职权却已超过另外四部司马,俨如营中尉将。因其素有机智,勇武出众,故而深受张邈的青睐,若非张超已任督尉一职,张邈必然将督尉一职交与赵宠。

  赵宠道:“既然事已至此,也无有其他妥善法,唯今之计,大人只得派兵围捕贼人党羽。”

  他言语中并未提及叶家,而是用贼人党羽,众人皆领会其意。

  想当初张邈曾授计张超,令其假冒贼寇,劫杀抢掠叶家运粮车队,虽然做的巧妙,但是现今叶家恐已知晓此事真相,倘若今夜放过叶家,往后恐生出事端,未免日后生变,现今只得一不做二不休断掉叶家的生路。

  张邈经过短暂的思考,点头道:“公霸所言极是。”

  “即是如此,小弟这就去调兵将叶家全部灭掉!”张超闻得赵宠言语,又见张邈赞同,当即起身请命。

  张超一心想谋夺叶家财富,好有钱贿赂朝廷并得到那个梦寐以求的广陵太守一职,今有大好良机,他又岂能甘心放过。

  不想赵宠确立即出身阻喝,道:“督尉大人且慢,我等还须妥善准备一番,方可带兵拿人!”

  张超疑惑道:“公霸何须如此谨慎,若然延误时机,教那叶家之人逸出城外,如何了得?”

  “督尉大人恐忘记叶府近日募集的那两百余乡勇,那些乡勇皆负勇力,即便调动一部人马,亦非一时之与。”赵宠面色浓重的看着张超,随即仔细的分析道:“叶家如此挑选乡勇,显是早有算计,尽管我等重兵杀进叶府当可成功,现天色尚黑,叶茂等人亦会趁乱逃逸,故而我等要议定一个妥善的方案。”

  张超闻言后兀自思索一番,暗想对方言中不无道理。

  “公霸此言有理,那叶家必然以重金激励府中乡勇,我等带兵前去恐要大废周折。”张超对赵宠的一番分析感到很是满意,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张邈随即向赵宠称赞两句后,立即沉声对张超下令,道:“卓才速去城防军营,着令四门城尉严密封锁城门,若非接到我的命令,绝不允私开城门,更须令城尉严防贼人冲闯!”

  “兄长……叶家那边……”见张邈只令自己去城防营守备并没有提及如何对付叶家,张超当即疑惑起来。

  张邈内心再次对张超的举动生出不悦,当即冷言道:“叶家某自由安排!”

  接着便给赵宠下令,道:“公霸速去城南外营,调集尔部人马入城,在卯时之前勿必将叶府一干人等擒拿,如遇反抗,立斩之!”

  “得令!”赵宠应声,当即快步离去。

  看着赵宠远去的背影,张超心中自是不满,而张邈则是感到欣慰,因为自觉张超鲁莽,远不及赵宠心细,所以对于围捕叶家的这个任务还是交给赵宠来执行,自己才会放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