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12章:傻子刺客
顾影2017-06-13 10:093,055

  皇宫内城位于洛阳城中部以北,倘若由南面广阳门进入,途中还需复经西明、闾阖两门才能得以入宫。

  断风寒初到洛阳,对于此间地形自是陌生,好在此时的蹇硕已然不再对他产生怀疑,对于他不熟悉城中之路并不在意,相反更是对他放松了警惕。

  原来自汉武帝始,置十二城门候,由校卫统领,皆以外戚、近臣充任,旨在护卫深宫内城。后东汉沿袭此制,内城十二门亦屯兵警守,只不过兵员略有减少。而到了灵帝时期,大将军何进旱领外城北军五营及羽林军,相对而言,此时只是一名统领内城十二门卫戍的蹇硕显然还没有与之对抗的本钱。所以在东汉末年,宦官集团为了能够与外戚大将军何进分庭抗礼,逐募京畿丁壮,创设西园八校尉军,各置校尉一人统领,总领于上军校尉,从而形成外成、宦官分 掌京师兵的局面。

  此时的蹇硕虽说还不是什么上军校尉,但到了他自己管辖范围的内城,自然也就不必再担心什么了。

  守卫闾阖门的一名军候远远见到蹇硕一行人,但见其步履匆忙,兼护着殿下刘协赶至,心中便已料到出事。遂急忙敲响了警钟,而后领着一队侍卫便迎了上去。

  “快,紧闭所有内关城门,不许私放任何人通行!”蹇硕不待对面军候上前,便已扯着尖细的嗓门发出了命令。

  军候不敢怠慢,立即吩咐身旁侍卫传令下去,继而又添派人手护卫着蹇硕等人进宫。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蹇硕却并没有急于去找灵帝刘宏,反而是令人先去寻张让,随即便领着刘协向丽阳宫而去。

  丽阳宫乃是一座位置比较偏狭的独立宫殿阁群,处于后宫之侧,其内所居正是当今灵帝宠幸的妃子,刘协的生母王美人。正因其深受灵帝的宠幸,王美人终究拥有了这座独立于后宫之外的居所。

  断风寒身处其中,显然对这出于皇室的大手笔所惊叹,做为九朝古都的洛阳在后世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风光,而今日双眼所见,则是还原了一个做为皇家宫殿的本来面貌,恢弘气势尽皆体现。

  蹇硕看着有些发呆的断风寒,带着稍微和善了些的语气,道:“尔在此等候,静待本官传唤!”

  “是,在下明白!”断风寒深知此乃深宫重地,除了阉割之人以及朝中少数几名权臣外,其他皇室以外之人通通无有权利入内,更别说他这个没有任何显赫身份的一介草民了。

  蹇硕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牵着刘协向丽阳宫的大殿内行去。

  刚要入内,却见一侧回廊中匆忙赶来数十人,其中一人急呼道:“殿下安在?”

  听其尖细的声音,自然又是出自一个太监之口。

  “张公公且宽心,殿下在此。”蹇硕一见来人,当即做出了回应。

  由于是在夜间,断风寒很难看清来人的长相,不过稍加分析判断,他便立即想到此人必是蹇硕先前教人去寻的那个张让。

  想到这里,他赶忙侧耳倾听,希望能够听清楚这些人在谈论些什么,毕竟这件事情他们如果处理不好,恐怕自己的性命也就搭进去了。

  果然正如他所料一般,突然来到的数十人中,为首与蹇硕言谈的正是那张让,而他身后数人亦正是东汉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宦官集团“十常侍”!

  倘若按照历史的进程,刘协在经过一系列的劫难后,终究还是做上了皇位,虽说做为东汉最后一位皇帝的他亦只是一个傀儡而已,但眼下确绝对是断风寒唯一可以借助的力量,至少因为他的原因,他可以靠向十常侍一党。有了这些阉臣的帮助,相信灵帝刘宏在听闻叶家一事后亦会有所动作。尽管何进很可能会在明日的朝堂上与蔡邕争执,出面庇护陈留张氏兄弟,但出了这档子事,想必亦无心去管这些小事了。如此一来,叶家的冤情大可得以昭雪,自己亦有了安全的保障,绝对不会因为灵帝讨厌蔡邕,因而责恼在自己身上。

  当然这些也只是断风寒一相情愿的想法,事情能不能够像他想象中那样发展,他自己确也没有任何的把握,毕竟历史因为他的出现而打乱了原本的节奏。

  看着一众太监拥着刘协赶往了殿内,断风寒的心一下子便提了上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在进行一场豪赌,而赌注便是自己的性命。

  此刻断风寒只有静静的站在丽阳宫外等待着这场豪赌的落幕。

  而他的内心确已默默的开始祈祷着这些太监们在经过一番精密商议后,能够得出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论。

  江湖传言,王越的剑下从来没有留下活口。

  这并非虚言。

  因为王越出剑后,绝对收不了手,但凡与之相对的敌人,都已身首异处。

  当然这也有例外的时候。

  不过,直到今日确只有两个例外。

  一个是当年的童渊,因为他使得一柄绝对霸气的刀,他不但在王越的剑下活了下来,而且还给王越留下了今生难忘的战败之辱。

  而令一个则是……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一个面黄唇厚,身阔如牛的年轻汉子被王越用脚踩在了地上,虽然全身上下满布王越长剑留下的创口,可面上仍旧是一脸的无所畏惧。

  如果是在以前,王越当然会如他所愿般结果了他,可是今日确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今日面对的并不像是一般的死士,而是一个智商有问题的智障人士。不过这个智商有问题的年轻汉子确是一个身手不凡之人,至少他在众多刺客中是唯一一个可以接下王越三十招的人。

  三十招!多么令王越兴奋的数字,因为他好久已经没有这么舒展过自己的筋骨了,能够和他走上三十招的人简直少之又少。

  而今日,王越确发现了一名掩藏在众多刺客中间的高手,这名高手不但在他的剑下撑到了最后,而且令人吃惊的是,和王越单打独斗竟然走过了三十招。

  “没想到一群乌合之众之中竟也藏有尔等这般高手,难怪倍数于尔等的皇家侍卫亦不敌!”王越将剑缓缓归入鞘中,看着脚下的年轻汉子言道。

  想来自古高手多寂寞,能够遇到这样的强者,王越内心中多是有些惊喜。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年轻汉子重复着先前的言语,面上的神情仍是毫无惧色,其如同牛铃般的两眼一直仰视着王越,虽然面貌有些吓人,可是看的多了确给人一种呆板憨厚的感觉。

  他的这句话已经重复了很多便,就好像是死记硬背一般,不管王越问什么说什么,换来的也只是这一句回答。

  “你走吧,老子今天便充回好人!”王越将脚移开,随即跨过年轻汉子的身躯,继而向前行去。

  可谁知这汉子一个翻身迅速从地上爬起,接着便再次挡住了王越的去路,口中仍然还是那句:“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老子不想杀你,亦不想从你身上知道些什么,想活命的便给老子让开!”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或者出于何种目的,王越既然打定主意不杀此人,所以绝对不会自失其言,如此言语亦只是威胁而已。

  年轻汉子似乎也明白了王越的意思,可是仍就不肯罢休的言道:“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说这话时,这家伙的面上甚至露出了渴望与焦急的神色,就好像非要死在王越剑下才甘心。

  “不可理喻!”王越无奈的抬起右手,一掌便拍在了对方的前胸上。

  “劈~!”的一声闷响,年轻汉子的身躯腾空而起,倒飞了出去。

  而当这庞大的身躯落下地面之时,王越确已然远去。

  年轻汉子经此一摔,似乎并没有受多大伤害,只是见王越趁机行去,继而惨嚎一声:“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声音粗诳有力,洞彻于整座洛阳城中,简直就像是狼嚎一般,令人惊颤。

  而年轻汉子在发狂般的喊完这一声后,当即便向王越行进的方向追了出去。

  经此变故,原本该是繁华喧闹的街市夜景,一下子死寂了下来。

  夜风逐渐吹散了街道上浓重的血腥,但确吹不走这一大片开始干枯的血迹以及早已僵硬的尸体。

  原本习惯晚睡的洛阳居民亦因此早早的闭户熄灯。

  而对于这种恶梦一般的场面,百姓们亦只有讳避万分,谁也不敢去想或者去过多的猜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