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11章:风寒救驾
顾影2017-04-14 21:023,572

  自古以来,举凡宫廷权争大多始于宦官外戚之间的矛盾,而导致这一矛盾的产生以及裂变的根本原因却是那些始终上不了台面的后宫之争。

  据《后汉书》记载,中平六年(189年),灵帝在病重时将次子刘协托给蹇硕。灵帝去世后,蹇硕想先杀何进再立刘协为帝,但最终仍是失败。后来长子刘辩在其舅何进的帮助下继承了帝位,而蹇硕也终被何进所诛杀。

  清楚的知道这段历史的断风寒自然明白事情的走势,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站错边。眼见围护在蹇硕与刘协身边的侍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他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毕竟眼下绝对是一个讨灵帝刘宏欢心的好机会,如果真的救了灵帝最喜欢的儿子,那么明日进宫,也必会有所成效。

  “莫非凌云想要救驾?”看到断风寒手中多出的匕首,王越只是笑问道,但并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断风寒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不断从四面八方涌向侍卫们的那些刺客身上,内心中却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到底是什么,他一时半会却也说不上来。

  “大哥不打算插手吗?”断风寒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好像并不在意王越是否插手此事。

  王越笑道:“老子为什么要管这档子闲事,难道凌云看不出这些刺客均是惯战之人吗,若然不是由官军装扮,恐怕也没有和皇家侍卫一拼的实力。”

  断风寒闻言一惊,当即想到问题所在,毕竟自己和官军交过手,所以很清楚这些人厮杀的方式,如今见到眼前的场面当然会觉得眼熟。

  “如此看来,这幕后主使定是那何进无疑了,大哥果真好眼力,凌云实是不及。”断风寒认定了自己的判断,对于王越的眼力亦表示相当的佩服,但仍就疑惑,道:“大哥何已料到此地会发生这种事情?”

  王越微微一笑,道:“从方才我二人一踏上这条街,老子便已察觉到了四周的杀气。”

  断风寒微微一怔,显然不是很能接受王越给出的答案。

  “凌云莫要怀疑老子的话,自打老子聚剑成气以来,对于周遭的感应绝对已超出了常人数倍,倘若有什么危险,必会有所感应。”王越见断风寒好像怀疑自己所言,故而立即向他做出了解释。

  “原来如此……”断风寒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心道这就跟自己有时候会生出不安定的情绪一样,说白了也就是一种直觉,只不过刚才自己却没有感应到,想来王越的修为实在是高的出奇。

  “嗯……凌云不打算出手么,倘若再耽误下去,那边怕是要死绝了!”王越突然想起断风寒刚才准备出手的情形,继而出言提醒道。

  断风寒闻言立时一惊,再次观望前方局势,却发现只这一会功夫,皇家卫队已然死的差不多了,就连蹇硕也受了伤。

  不是吧,难道自己的到来真的改变了历史进程,蹇硕的死竟然会提早了几年?断风寒想到这种可能,内心大是震惊。因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刘协现在就死掉。

  眼见皇家侍卫快要支撑不住之时,断风寒终于向被围的蹇硕冲了过去。

  “反贼尽管放马过来,有我蹇硕在此,休想伤害殿下!”蹇硕虽然自顾不暇,但一双眼睛始终警惕的注视着王越与断风寒二人,因为他早已认定二人乃是这些刺客的头领,而且亦能感觉到二人的不凡,如今见断风寒终于扑了过来,便立时挥剑向他怒吼起来。

  不过断风寒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有些看不明白了,因为断风寒并没有冲杀进来,反而一瞬间便已将自己身前的几名刺客依依杀掉。

  “大人休要惊惶,在下并非刺客,先前只是误会罢了!”断风寒一边喊着,一边继续挥舞着匕首向接近蹇硕的刺客们游斗起来。

  蹇硕听他如此言语,但仍旧有所警惕,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道:“贼子休要耍诈,此等伎俩怎能哄骗于我!”

  断风寒知他定然不会轻易相信自己,只好一边更加卖力的解决不断涌上来的刺客,一边继续言道:“如何大人才恳相信在下?”

  “要本官信你,你便给本官杀光这些人!”蹇硕想必是精明的有些过了头,他还真以为断风寒为了接近他而故意杀几个刺客,所以才出此一言,可是也不想想如果断风寒万一不是刺客一伙,一个人想要杀掉百余名刺客根本就不可能。

  断风寒闻言也不禁感到对方实在是搞笑,不得以只好将蔡邕的名号亮了出来,道:“大人莫要说笑,这些刺客根本就是军中之人假扮,哪里这么容易就被杀光的,在下乃是蔡邕蔡大人府上之人,如果大人相信在下,在下便在前开路,誓必护送大人与殿下安全入宫。”

  蹇硕听闻此话,脑袋清醒了许多,虽然对于断风寒仍然有所怀疑,不过对于他的话还是比较认同的,毕竟眼下这种形式能够安全脱身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发话道:“即是如此,姑且信你一次!”

  见对方终于相信自己,断风寒不禁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不属于王越那种超级高手,想要轻松解决这种场面无疑是在说笑。

  不过想到王越,断风寒牙根气的直痒,心想这老小子怎么还不出手,满以为凭王越的性格,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可直到现在也没见他有出手的意思,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兄弟们,不要让他们跑了,先宰了那小子!”一名刺客见断风寒一上来就杀伤了不少同伴,而且大有带着蹇硕及刘协突围之势,所以立时扯起嗓子向身边其他同伴发出了警告。

  此时断风寒已经从一名刺客的手中夺下一把钢刀,虽然耍不出什么像样的套路,不过仍旧是威风凛然,刀锋过处总会沾染点血腥的味道。不管怎么说,他在后世也是一名出色的特种部队战士,虽然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但要是一旦发起狠来,也还真就没几个能进的了身的。

  不知道为什么,幼小的刘协自打见到断风寒的出现,原本一直颤抖的身体也逐渐平静了下来,稚嫩的脸盘上已然失去了惊惧的神色,一双小手继而扒开蹇硕的手臂,双眼出神的盯着断风寒宽大的背脊。

  “大哥难道要见死不救吗?”断风寒感到自己的力气已经开始减弱,不禁向仍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王越大声喊道。

  王越似乎心情非常不错,大笑道:“要是老子出手,这场戏便要收场了,老子好久都没有观赏过如此好戏了,凌云切莫扫了老子的雅兴。”

  我靠,真他妈的变态!断风寒暗骂一句后,只得强打起精神面对刺客们接二连三对他发起的进攻。

  此时,局势再度发生了改变,虽然因为断风寒的加入,蹇硕等人又撑过了一段时间,可是仍旧不能冲杀出去,本来被断风寒冲开的口子又慢慢的合了起来。

  这样一来,断风寒不但没有将蹇硕等人救出来,反倒自己也搭了进去。

  如今围在蹇硕身边的除了几名侍卫官外,其余的侍卫基本上死的一个不剩,加上断风寒也就只掉七个人。

  返观周围的刺客虽然也死伤了不少,但是仍旧有六十余人。

  “兄弟们,他们已经没几人了,一齐上啊!”又是那名刺客在发话,看情形他显然是这些刺客的头领。

  果然,这名刺客话一落,周围刺客便再次一涌而上。

  看着面前突然砍向自己的数把钢刀,断风寒爆喝一声,双手钢刀横身一划,尽数将这些钢刀劈开,接着想也不想便又往回一带。

  这一来一去看似简单,但却是直接有效,非常容易的便将袭向自己的几名刺客给迫退了几步。

  远处注视着一切的王越双目突然一亮,不禁双手击掌赞道:“好刀法!”

  断风寒哪有心听他称赞,趁着对方退开之势,赶忙往前踏出几步,继而再次出刀袭敌。

  不过这也就是断风寒还能有这能耐,像其他的人便没这么好运了,除了蹇硕又受了点轻伤外,另外五名卫官基本上都挨了好几刀,尽管还没有躺下,不过和死人也差不多了,估计下一个回合,这些人马上就得倒下。

  “小子,拿命来!”刺客头领见断风寒难仍有突围之力,立时挥刀从侧面攻了上来。

  断风寒亦猜出此人是这些刺客得头领,想到这人出手应该比其他刺客要高明一些,所以自是要留心应付。

  哪知他刚一挥刀准备迎上去之时,便见这名刺客头领身形突然一缓,紧接着竟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而后便栽倒在地。

  “嚓!嚓!嚓!嚓!嚓……”一阵干脆而又急促异响突然自身边传来。

  断风寒蓦然扭头,却发现王越已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在看与王越相对的几名刺客,更是早已身首异处。

  好快的剑!

  好快的身法!

  王越终于出手了,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剑势,更没有人能够看清他是如何进入这包围圈中。

  众人现在除了耳边能够听到切掉头颅时所发出的脆响外,便只能感觉到一阵阵耀眼的寒光以及凛冽的剑气。

  断风寒惊住了,虽然他早就知道王越不会见死不救,可是仍旧会被王越这出神入化的剑术所震惊!

  太可怕了,他杀人简直就如同斩瓜切菜一般,他还是人吗?!断风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转眼间,王越已经替自己扫清了面前一切障碍。

  “凌云先走,这里交给老子便是!”王越缓缓提起自己的长剑,剑身在夜色中竟而闪过一道令人惊惧的寒光。

  断风寒闻言立时回过神来,言道:“既如此,凌云先去也,大哥小心。”

  说罢便踏着一地的无头尸身,便一扯还在兀自发傻的蹇硕,赶忙护着刘协当先离去。

  而直到断风寒等人离去,剩下的五十余名刺客连动也没有动一下,则只是眼睁睁的就这么看着刺杀目标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