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14章:尔虞我诈
顾影2017-06-13 10:123,250

  大将军何进在接到刺杀失败的消息后,心情显然差到了极点,而对于此刻聚齐在他府中的一干党羽手下,更皆是显露出焦虑慌张的神色。

  毕竟刺杀皇室成员形同谋反,乃是诛灭九族之重罪,如今事情败露,这些人又岂能安稳。即便此事只是何进暗中谋划,可这些人却皆属于何氏一党,所以对于此事自然不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继而反倒表现的比那何进更为焦急。

  在场之人谁都知道何进并非莽夫,虽说发达之前亦只是一个杀猪的出身,可是多少尚知利害关系,倘若无有他人劝谏,又怎会糊涂的在自己所管辖的地盘上做出如此愚蠢之事,让旁人一眼便能伺破其背后的主谋者,无端将其他人全部卷了进来。 故而众人一想到出这混招之人,内心皆是恨其该死。

  不过,此时却有一中年文官的表现与这堂间一众焦躁忧虑的大小官员们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观此人大概三十左右,形貌有些清痩,身上并没有显露出一个官员应有的气度,看上去却多是些书生气。只见他此时神色轻松如常,昂头闭目之间更时不时泛起一丝微笑,令人很是不解。

  但当何进见到此人异于他人的表现时,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相反内心则是禁不住暗赞起来,心道:“好个颍川荀公达,果然是个人才,想必堂间众人,唯有此人方能悉破吾之计。”

  荀公达是谁?

  说来倒也不是一般人物。

  此人名荀攸、字公达,颍川颍阳人,现在朝中任黄门侍郎一职,一身才学智计皆为不凡。据相关历史记载,其与叔荀彧亦正是一代枭雄曹操逐起乃至称霸中原时,身边不可多得的谋臣智士。

  而此时的荀攸却只不过是一名代天子传诏的黄门侍郎而已,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何进当初为了巩固自身实力,遂广招天下贤才,对于荀攸亦只是闻其名而不知其实,加上这些年朝中并未发生什么大事,所以他早已忘了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智谋出众的人才。

  不想今日一观,却发现其果然深有谋略。

  因为何进深知,只有窥破其中玄机之人才会显得那么从容。

  此时何进之所以显得那么烦躁亦只不过是因为刺杀没有成功,殿下刘协没有死去的缘故,但是原本的计划却并没有到此完结,反而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下方发笑之人,可是荀攸荀公达?”有意考校荀攸的智计,何进当即摆出了不悦的表情,厉声叱喝道。

  众官闻言一愣,纷纷看向荀攸,并且迅速闪身后退开去,立时将荀攸孤立开来,将他那毫不显眼的身形暴露在了厅堂之上。

  荀攸满不在乎的扫了眼众官员,微微一笑,向何进抱拳施礼,缓缓道:“正是荀攸!”

  见他毫无惧色,何进更加印证了自己的判断,从而对他又高看几分,但脸上却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反而故意恼怒,道:“今本将军与众人正值烦恼之即,尔却为何躲在一旁偷笑,是何居心?”

  荀攸心知何进有心试探,故而并未有所惧怕,继而笑言道:“将军既无担忧之事,攸又岂会有忧虑之心!”

  何进闻言冷笑,加重了语气道:“公达莫非以为本将军此刻心情乃是装给诸君看的吗?”

  众人见何进恼怒,纷纷示意荀攸莫要乱言,深怕何进一发起活来,殃及到他们这些人身上。

  而荀攸却偏偏将这些人当作不存在,继续言道:“将军之心怕是只为那二殿下未死所烦恼,却并非为此事暴露而忧虑也!”

  “大胆荀攸,怎可出此妄言诬蔑大将军!”一名武官模样的中年官员当即阻喝出声。

  当武官此言一完,紧接着大厅上其他官员亦是纷纷指责起荀攸,一时间嘈杂不断,攻击的矛头全部指向了荀攸。

  虽然众人都明白此事必是何进暗中指派人所为,但是却都当作不知,即便夜间齐聚将军府,亦只是言论有人存心不良欲以殿下遇刺一事陷害何进。哪个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深怕知道其中内情脱不了干系,而见荀攸说的这么直白,当然要力加阻止。

  哪曾想何进听到这里并没有不高兴,反而突然击掌而笑,道:“公达果然见识不凡,既然早已知晓其中玄机,又何以同诸人深夜入我府中?”

  荀攸缓缓回道:“攸想知道是何人为将军出此伐心食髓之计?”

  他当然不会认为这种狠毒的计策是出自于一个杀猪出身的粗人,而出此计者确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故而内心十分渴望与其一会。

  “哈哈哈哈哈……”何进闻言当即大笑起来。

  众人不解,遂望其发起怔来,唯独荀攸静静得等待着何进即将给出的答案……

  王美人审视着眼前这名说不上英俊的男子,但对于他身上隐藏的一种气质而深深的吸引着。

  做为一个女人来说,贵为灵帝宠爱的妃子的她对于男人绝对有着非凡的见解,除了几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不能看透外,她到底还是有几分观人相面的本事。

  不过今日她却不能将断风寒看个透澈,因为在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凭借一个女人过人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名男子绝不简单。

  “不知壮士明日可愿在朝堂之上,当着皇上以及文武百官,揭露那何进所犯之罪?”王美人有些犹豫的向断风寒言道,似乎有些不忍心这么做。

  断风寒多少能够感觉到这位深处后宫的女子复杂的心态,知道此刻她仍是选择了牺牲一个陌生人来保全她的儿子,作为一个母亲来说,这并没有什么过错。

  断风寒微叹一声,看了看一旁虎视眈眈的张让等人,遂言道:“倘若能够推翻何氏一党,即便要小人性命,小人亦不会有所吝惜,只是倘若明日当真与那何进对质,唯恐中那何进之计,反害娘娘及殿下也!”

  他并不是个傻子,知道这些人会用自己打先锋,而他们却只会暗中在皇帝耳边吹枕边风,自己明日若真与何进当堂对质起来,他们才不会站出来帮忙,只要自己将这个信号带给皇帝以及百官也就足够了,至于自己的死活他们才不会在意。

  所以在刚才进宫的路上,他早已经想好了一个即可以靠拢十常侍等人又不必与何进起正面冲突的对策。

  张让见断风寒有此一语,心思一向谨慎的他(她?)立时抢在王美人之前言道:“壮士所虑为何?不妨说来听听!”

  见张让重视,断风寒立时反问道:“倘若公公是那何进,是否亦会在自己管辖区域之中使人刺杀殿下?”

  “这个……”张让显然不会这么愚蠢,故而当即疑惑起来。

  一旁的蹇硕插言道:“若是他人必不会做此愚蠢之事,但那何进乃一粗莽匹夫,有此一举亦不为奇!如今证据确凿,岂能容他抵赖?!”

  断风寒笑了笑,看着蹇硕道:“正是因大多人做不出此愚蠢之事,故而何进方才违反常规做出此等罪诛九族之事,即便有证据指出,若无刺客当堂指认,我等又拿何进如何?倘若那何进反咬一口,言我等嫁祸诬告于他,又该如何?”

  “这……”蹇硕亦被断风寒问的哑口无言。

  “不错,我等险些中了何进匹夫之计也!”张让不愧阅历深厚,对于弄奸耍诈的手段倒是颇有见地,在听完断风寒刚才的一番剖析后,当即向诸人言道:“诸位可知,何进此举意图并非在殿下,而是在我等身上。”

  众宦官闻言,立时讨论起来,平日不多言语的中常侍赵忠也跟着言道:“细想此事确有不妥之处,想那何进虽然权势愈重,但羽翼未丰,朝中大臣多有对其不满者,倘若在此时图谋不轨,多半不合机宜,故而此事看似简单,内中实是复杂,我等若稍有不慎,必将万劫不复!”

  他这话说的真是及时,其他太监们也都跟着猜测起来,就连王美人也对此事做出了全新的认识。

  对于眼前所见,断风寒内心实在是乐不可支,暗道你们能这么想就最好,想的越复杂越好,这样一来你们就不会那么急于想扳倒何进,这样自己也不必过早的和何进发生冲突了,至少是在这件大的随时可以掉脑袋的事情上面。

  当然这也并不能说明断风寒已经看破了何进的把戏,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保而已。

  不过有一件事情确一直使得他很疑惑,那便是刺客们在发动攻击时,他所发现的一个奇怪的现象。

  因为在后世进行过多次特种暗杀任务的他发现,今天并没有出现“狙击手”

  狙击手?!

  不,这个时代没有这玩意。

  不过暗中埋伏一些弓箭手应该没有问题吧?

  如果换做他是此次刺杀的谋划者,一定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可是为什么暗杀者们没有在暗中埋伏弓箭手呢?

  此时不光张让等人在猜测何进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就连断风寒亦开始对此事重视起来。

  事情的确没有那么简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