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23章:血色残阳
顾影2017-04-14 21:023,235

  张邈将新增的五百名徒步骑兵与剩下的四百余名弓手搀杂在一起,以弓步各半的比例配置成百人一组,共计八组的搜捕队伍。这样一来,不但增加了搜索密度,并且还十分有效的防止了断风寒时不时埋伏在丛林中的乡勇的突袭。

  因为在弓箭手中夹杂着一半步兵,所以在断风寒再次偷袭的时候,他们的反抗能力已然大大超出了先前。

  看着敌人从最初的惊愕、不知所措中慢慢的回复,并且相互配合着开始进行反击的时候,断风寒已经感到了不妙,他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原本驻扎在山脚下的那一千骑兵。纵然这些骑兵不能在山中策马出击,可是若论徒步拼杀,乡勇们不管是在经验或是训练上仍旧差了一截。

  好在从上一次的伏击中,断风寒命乡勇从那些弓手的尸身上取走了不少弓箭,在这一次的伏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倘若这次再向前趟那般近身搏杀,想必即便得手,己方也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成功射杀了二十余名官军后,断风寒便再次号令着众乡勇迅速撤退,故而等到对方另外几组人马闻风而至的时候,他们已再一次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夕阳正缓缓退去,天色亦逐渐暗了下来。

  经过了一天的拼杀与逃逸,断风寒的体力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是他内心明白,眼下的情形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松懈。

  身后的乡勇们已然不堪劳苦,叫苦连天,甚至有几人已经很干脆的坐了下去。

  “大家快些起来,万万不能在此地停歇。”看到身后的情形,断风寒厉声喝斥起来,这种情形正是他所担心的。

  “公子……我们实……实是走不动了,莫如……在此处休息片刻……”一名年纪偏大的乡勇气喘的向断风寒说道,看样子他的确是没什么力气了。

  这番话出口,余下的乡勇皆纷纷倒下,只有几名胆小的还在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断风寒。

  看情形这些人真的是走不动了,如果强行命令他们赶路必定会让这些人反感。断风寒仔细的想了想,只得无奈的坐了下去,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认同了这些乡勇的做法。

  断风寒此刻虽然也很疲劳,可是双眼却仍旧十分警惕的注视着林中四周,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必定都会引起他的注意。

  “可有人知晓,向西行去将到何地?”时下官军穷追不舍,即便恳退去也一定会在途中设下埋伏,所以断风寒想要回头是不可能了,如今他想到自己只有继续向西行的可能后,便立即向众人问起西面的地理情况。

  那名年纪稍大的乡勇回道:“翻过眼前这道山梁,再行十余里地便是中牟地界。”

  断风寒知道中牟这个地方,应该是司隶州所辖的一个县城,如果穿过这个县城继续往西行,便可到达洛阳。

  如今既然已经出了兖州地界,想必那张邈应该不会在继续追赶了吧,毕竟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管辖的范围了,断风寒暗自思索着,内心祈祷那张氏兄弟能够知难而退。

  可是当他刚生出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身后的林中便出现了情况。

  “莫要放走了贼人!杀~!”阵阵喊杀声突然从密林四周传出,眨眼间从中便已涌出不少官军。

  断风寒大惊之下,即刻赶紧组织乡勇们快速撤离,可是这些乡勇们早已被眼前情景惊呆了,一时未能反映过来。

  其实这些官军早已摸上来了,只是在经过前几次接触后都学得乖了,他们待集结了大部人马并在对乡勇们悄然形成了合围之势后,这才一股子冲杀了出来。

  想到了这种可能,断风寒内心便暗自后悔不已,悔不该在这个时候让乡勇们休息。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唯一要做的只有拼命突围了。

  一阵又一阵的箭雨,使得乡勇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即便能够借助林木的掩护躲过暗处的射杀,可是面对大批涌上来的步卒,却无法幸免于他们手中的乱刀之下。

  这次轮到乡勇们遭受突袭,加上本就体力不支的缘故,形势完全是一面倒的,无论断风寒如何镇定指挥,均难免使众人摆脱这场黄昏前的屠杀。

  夕阳已然落下,遥远的天际仍留下一抹红云,但和这山坡上的血红比起来,确差了许多。

  断风寒此时就像一头被困在笼中的猛兽,双目中所看到的景物全部都好似蒙上了一层鲜红的颜色。

  他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钢刀和龙刺,疯狂的向官军包围圈最薄弱的西侧杀出一条血路。

  一个,两个,三个……

  他已不记得自己刀下已经斩杀了多少敌人,只知道凡是挡住自己去路的人必须死!

  他这种疯狂的行径,顿时让围在他身边的军士们胆寒,各个皆不敢上前阻拦。

  但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林中却正有一支箭矢暗中将他锁定,就在断风寒即将成功突围出去之时,这支箭矢便已脱离了弓弦。

  “哧~!”的一声,一支倒齿狼牙箭轻易的穿透了断风寒的大腿。

  右腿上传来的钻心疼痛,顿时让断风寒载了下去。

  “给我拿下!”张邈放下手中的长弓,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在看清眼前被剿灭的这支乡勇组成的队伍时,张邈已然知晓中了对方的诡计,所以心下对于断风寒更是恨入骨髓,这种恨却已不是叫对方身死能够抵销的,因为他发誓要叫断风寒生不如死。

  数十名官军见断风寒倒下,纷纷抢了上去,谁也不愿将这份功劳让给他人。

  断风寒经过奋力的厮杀,即将突围出去,可是不想最终还是中了暗算,眼见自己即将被擒,内心又怎会甘心,他当即咬牙将插在自己右腿上的箭矢拔出。

  由于这支箭上置有倒刃,因而在拔出之时,竟带出了大片血肉。

  饶是如此,断风寒却没有痛哼出来,反而忍痛快速的站起身来,他顿时让抢在最前面的两名兵士后悔不该这么贪功。

  断风寒手中钢刀迅捷出手,简单的一式横斩,顷刻间便将两名兵士拦腰斩成两半。

  烂船还有三斤钉!何况是断风寒这种历经生死之人。

  张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于断风寒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勇猛,不禁使他内心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他的手在颤抖,手中的长弓掉落在地上而他却浑然不知。

  身旁的张超当即拾起了弓箭,他绝对不能够让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物活着离开。

  断风寒再次中箭,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在倒下,因为张超这一箭只想要他的命,更幸运的是这一箭射偏了许多。

  箭矢再次从左肩甲骨处穿过,虽然离心脏位置还差了一段距离,但断风寒仍旧有些吃不肖。

  此时他没有时间再来处理这支箭矢,当前唯一该做的事情就是逃,拼命的狂奔……

  黑夜中,两辆由数十名骑士护卫的马车在官道上疾驰着。

  从外观上看,显然是大户人家的车队。

  这些骑士各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身着劲装,背悬长剑,绝非一般人物。尤其是领头一人,年纪大约三十左右,虽然面目清奇,但却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仪。

  行在前方的那辆马车中,除了一名赶车的车夫外,里面却乘坐着两名女子。年纪看起来都不大,稍长一点的大约也只得十五、六模样,小的似乎也只有十岁出头,却是个女童。

  倒是这十岁女童生得十分漂亮,从头到脚已然显出一个绝色佳人的潜质。倘若再过些年头,必定会艳冠群芳。

  女童此时对着身旁的女子嘻笑道:“倘若爹爹知道我今趟给他请回了华老先生,必定不会再责怪于我,月儿姐姐亦可免受爹爹责罚。”

  月儿没好气的瞪了女童一眼,微微有些恼道:“小姐一片孝心,老爷怎会不明,只是此番月儿没有按老爷之命行事,怕是说不过去,像老爷这样的赏罚分明之人,月儿又怎会轻易讨得到好。”

  原来这年纪大一点的月儿却是一个女婢。

  女童这时突然从后面伸出稚嫩的小手环抱着月儿的脖颈,眨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道:“好了吗,我错了还不行吗,月儿姐姐就不要生气了,到时候我定会代姐姐向爹爹求情的。”

  月儿无奈的瞟了眼女童,脸上终于现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而后却戏谑道:“唉,真不知月儿前世做了什么孽,今生要伺候你这个难缠的主子,不过想来我比你那未来的夫君要幸运得多了,真不知道是哪家地公子要这么倒霉咧?!”

  女童闻言,脸上微微一红,小手立时捶打在月儿得背上,道:“月儿姐姐你坏死了……”

  接着她却好像想到了什么,面上继而露出一阵得意之色,笑言道:“倒时候我一定求爹爹让月儿姐姐给我做陪嫁。”

  月儿闻言,立时哭笑不得,当即反手将女童拉进怀中,上下齐手在她身上挠了起来。

  可正当她们嘻笑打闹之时,车顶上却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