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21章:以身作饵
顾影2017-04-14 21:023,891

  虽然身后的密林与河沟只差百米之距,可是只要己方一冒头,那漫天的箭雨便会立时落下。

  此时断风寒脑中快速的分析着当前形势,心想己方众人借助河沟的掩护,暂时得以避免对方弓箭手的射杀,可是一旦对方大军压上来的话,己方仍旧难逃一死。

  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冒险一搏!只要能够冲进密林,那么对方的骑兵也就失去了作用。

  想到这里,断风寒急忙向众乡勇喊道:“兄弟们,切莫相信那狗贼之言,如今那狗贼三番两次的劫杀我等,为的便是杀人灭口,如若你们投降,日后必然遭狗贼毒手,若想活命尚需一搏,只要我等冲进身后密林,定然可以逃脱。”

  众人闻言,内心重燃生存的希望,其中少数心思活动之人更是被这番话点醒,立即抛开了投降的念头。

  叶玄霜强止心中悲痛,疑望着断风寒,道:“断郎可有稳妥计划,倘若冒然行动,我等必定难逃弓箭射杀。”

  “玄霜不必担忧,凌云自有法子应付。”断风寒抬起双手轻柔地搭在叶玄霜柔弱的肩膀上,目中饱含着怜惜的眼神。

  对他来说,叶玄霜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就算自己不能活着离开此地,但也要尽一切力量保护她安全离开。

  痛失慈父的叶玄霜在此刻明显的感受到了断风寒的怜爱,终于忍不住扑到对方的怀中,轻泣道:“我叶家遭此劫难当属天意,不想却要断郎无辜受累,实教玄霜好生愧疚……嗯……”

  她还没把话说完,断风寒便突然吻住了她的双唇,令她余下言语无法出口。

  当着众人的面,两人心无旁骛的深情拥吻。

  一番温存后,断风寒再次深情的注视着眼前的佳人,柔声道:“我与玄霜虽未有正式成婚,但心中却早已将玄霜视为妻子,所以我决不允许玄霜遭受到任何不测,不管如何,我们必须得闯过今日这道难关。”

  说到此处,他立即放开叶玄霜,转身向不远处落入河沟中的五只大红木箱处淌去。

  由于突遭官军弓箭手的袭击,慌乱撤退的乡勇们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物什,故而先前驮运的几十只木箱几乎全部遗留在了岸上。

  “众人听着,将箱中金银珠宝取出,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断风寒快速的将箱盖打开,箱中琳琅满目的金银首饰,银器珠宝顿时呈现在众人面前。

  光是这五只木箱便能装有如此多的金银珠宝,要是全部加在一起的话,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概念。

  众乡勇面上皆现出贪婪之色,不过却也没有立即上前哄抢,只是一齐看向断风寒,内心猜测他此举有何用意。

  断风寒将一切看在眼中,随即当先抓起大把的珠宝揣进了怀中,等怀中塞满之后,立即向诸人道:“想活命的便快些听命行事!”

  说完,便吩咐身旁的几名乡勇将五只木箱依次分开,推倒众人身前。

  乡勇们闻言,便尊照他的意思相继开始瓜分起箱中金银财宝,但是并没有出现混乱哄抢的场面。

  待每人装得差不多了,断风寒继而满意的言道:“在我等逃脱此地后,尔等方才所取之物便尽归尔等所有。”

  他这一番话,立时使乡勇们各个愕然惊喜,彻底崔发了众人逃生的欲望。

  见士气高涨起来,断风寒当即下令道:“少时听我号令行事,待我右手挥下,我等便齐向身后密林冲去。”

  众人闻言,立即准备起来,尽皆转身背靠着沟渠,双眼尽皆盯着断风寒缓缓举起的右手,等待着他的号令。

  可是断风寒此时却并没有立刻下令,反而开口大声喊道:“太守大人明鉴,凌云并非反贼,若此刻出降,太守可否保全凌云性命?”

  叶家诸人闻言初是一怔,随后却猜到这必是断风寒的扰敌之计,故而内心皆是暗赞不已,从而对他这番计划更是增添了些许信心。

  此刻张邈见河沟中人久久未有动静,本想下令大军冲杀,不料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到断风寒的喊声,立时放弃了原本的打算。

  见张邈没有发令,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张超立时在一旁狠狠的言道:“兄长切莫中了那厮的诡计,此时应速令大军冲杀才是!”

  这倒不是张超从先前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变的聪明起来,而是先前遭受的屈辱让使他更加急欲将叶家众人斩尽杀绝,否则绝难消他心中之恨。

  张邈很是厌恶地扫了他一眼,不喜道:“用不着尔来提醒,我自有打算!”

  感情他对张超这个亲生兄弟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然产生了不满。

  见其兄面上满是鄙夷之色,张超心知他是对自己前番失败有所不满,故而只得缄口默然。

  张邈不再理会张超,继而向河沟中喊道:“若然凌云归降,张某必将奉为上宾,不过凌云需得表示一些诚意才是。”

  其实张邈这个人还是很喜欢接纳有才之人的,司马赵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已然从先前逃回的骑兵口中得知了断风寒杀败八铁卫的事迹,所以对于他的勇武自然表示欣赏,他刻下想道如今各州黄巾泛滥,早晚必会攻伐陈留郡,如若军中得此勇将,那将对自己会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呵呵,不想太守大人如此看重凌云,既是如此,凌云又怎会不知好歹与大人为敌。”断风寒一边冷笑,一边继续哄骗道:“凌云早已率众乡勇将叶家诸人生擒,这便献与太守大人如何?”

  张邈闻言,面上禁不住展露出一丝笑容,道:“既是如此,凌云便快些将反贼押来与我,我定当厚赏之。”

  “大人之言差矣,凌云又如何信得过大人,若如我等现身上岸,大人若以弓箭射杀,我等奈何?大人何不令手下弓手退后一些,如此我等方敢出降。”断风寒此话出口,众人内心皆提将起来,他们均猜道断风寒即将下令。

  张邈犹豫一刻,随即冷笑道:“凌云莫不是把张某当作三岁小童,若弓手退后,尔等必然反逃。”

  没想到张超竟然有此防备,叶家众人听到这话,心里竟是一惊。

  断风寒却是没有在意,因为他原本就没有信心做到让张邈下令使弓箭手后退,故而仍旧不慌不忙的言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勉强大人,还望大人言而有信,凌云这便归降。”

  说完立即将停留在半空中的右拳握紧,对着身边众人道:“准备!”

  众人打起精神,紧紧的注视着他的右手。

  张邈不知是计,当即应道:“凌云尽管宽……”

  “冲!”断风寒没等张邈把话说完,果断的将右手挥下。

  随着他这一挥,众人同时行动,三两步便淌过了丈宽的河沟,一上岸便飞速的朝前方的密林山坡冲去。

  那边张超本来想说“凌云尽管宽心,张某绝非无信之人!”这句话,可是还没等自己说到一半,便见对面河沟的人上了岸,心中不禁疑惑对方怎么如此心急。

  他这还在发怔,身旁一名弓箭手倒是最先反应过来,立即向张邈禀报:“大人,贼人皆上到对岸去了!”

  张邈此时其实已然回过味来,只不过稍微反映慢了点,见手下弓箭手齐齐望着自己,不禁暴怒道:“尔等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射!”

  五百弓手接到命令,立刻开弓放箭。

  空中再次下起了箭雨,不过这次这些密密麻麻的箭矢明显不如先前般有威力。因为利用这点时间,众人早已奔出七八十米的距离,多少偏离了弓箭的射程范围,只有跑在最后的六七人在离密林只有数十步之遥的地方倒下。

  “众军听令,骑兵暂留原地,五百弓手随我前去捉拿逆贼!”见叶家众人尽皆钻入密林,张邈立刻指挥调动起人马来,同时心中暗恨道:“断凌云,我誓杀尔!”

  张邈内心其实早有盘算,他早就注意到此间地形,知道林中荆棘丛生、坡道难行,十分不利于骑兵作战,故而深怕对方冒死逃入密林之中,这才先拿言语稳住对方,好叫对方不敢轻易逃出河沟,他原本以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不想到头来仍旧疏忽大意反被断风寒蒙骗。

  张超早就等着这一刻的到来,如今虽然对方全部躲入密林之中,但先前人马早已伤亡大半,凭借己方这五百士兵又怎会再次让对方逃脱。他一接到张邈下达的命令,便立即带兵冲杀了出去。

  此刻叶家众人在管家叶方的带领下继续往山北逃去,刻下虽然有山中林木做为掩护,可是仍要遭受到背后追敢上来的官军的弓箭骚扰,至使一路上,又损失了好几名乡勇。

  经过一段难行的山路后,叶家诸人竟只掉三十几人,而叶氏一族中人也只剩下了叶渊、叶玄霜以及老管家叶方三人,其他叶姓族人终究没有逃脱死亡的厄运。

  李虎为了照顾李鹰,逃逸中背上竟也中了两箭,好在这两箭只进肉中寸许,并不能将李虎重伤。

  断风寒走过这条山路,当然知道在往前行便会是一片开阔之地,若然没有林木遮掩,己方这些人岂不又成了五百弓手的箭靶。

  念及此处,他毅然向身旁的叶渊道:“伯父,凌云请您勿必照看好玄霜。”

  说着便回头向余下的三十几名乡勇道:“前方空地林稀,不可前行,我等须往西行。”

  管家叶方立刻急道:“姑爷不可,若是往西便到不了山寨,先前老爷已使人向山寨中报信,命寨中之人前来接应,好歹我等已冲杀出来,只要再冲过前方空地便可与山寨众人会合。”

  他哪里知道断风寒真正想的是什么,倒是叶玄霜与叶渊早已猜到断风寒心中之意。

  叶渊面色凝重道:“贤侄可是想引开身后官军?”

  断风寒本不想让身后一干乡勇知道,生怕这些人不愿意跟随自己犯险,可是叶渊既然揭破此事,他只得点头承认。

  “断郎怎可孤身犯险,玄霜万万不能答应,断郎若去,玄霜自是相陪!”叶玄霜已经失去了父亲,她再也无法接受失去断风寒的痛苦,说着便停了下来。

  “玄霜不可胡来……”断风寒急的当众朝叶玄霜大吼起来,面上满是恼怒之色。

  可他越是这样,叶玄霜的立场便越发坚定。

  看着她毅然坚定的面容,断风寒面无表情的言道:“好,即是如此,玄霜便与我一同留下。”

  可是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时,右手一记手刀便向叶玄霜的肩颈处猛然砍下。

  叶玄霜哪知他会有此一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便被当场击昏了过去。

  断风寒伸手将其搀扶住,顺势便将其抱到身旁的叶渊面前。

  叶渊无有过多的言语,他心知断风寒决意以定,故而只是默然的伸出双手将叶玄霜接过。

  此后李虎、典韦均提出与断风寒一同留下的要求,确也同样遭到了拒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