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5章:家丁叶三
顾影2017-04-14 21:023,602

  “且慢!”李鹰闪身阻住了叶福的去路,面对叶玄霜,道:“主母此举万不可行!”

  由于身上的伤患还没有复原,所以他这番动作显得极为吃力,此时在众人的眼中,李鹰瘦弱的身体简直就好比那晚秋的落叶一般,一阵风都能将他卷走。

  “文华何故阻拦?”叶玄霜之前已从断风寒口中了解到李氏兄弟的情况,故而对这两兄弟亦是另眼相看,况且今趟若非李鹰舍命报信,叶家定然难逃一劫。所以一看是李鹰出言阻止,她确并没有像先前般不快。

  而那叶福却是心中不悦,心道这后生甚是无礼,先前自己苦心劝柬之时不见他出言相助,还道他身份卑微或是有意顺从,不想事成定局之时却出来干预,不知是何居心?

  此时的李鹰虽是脸色苍白,病体残弱,但他那深邃的双眸中却时刻散发着异于常人的智慧,对于先前探子带回断风寒不幸罹难的消息本就有所怀疑的他终究还是看出了此中暗藏的阴谋。

  此刻只见他面上带着一丝笑意,胸有成竹地道:“倘若主母执意前去,必中那张邈之计也!”

  “文华何以如此恳定?”叶玄霜闻及过李鹰才学,刻下见他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内心立时生出冷静。

  不知李鹰其人,但见叶玄霜默然沉思之状,叶福内心大为不悦,随即向李鹰喝道:“小子莫要危言耸听,我叶家之事非尔等外人所能参与,还不快些退下!”

  叶福虽是对叶家无比忠心,但是自视甚高对外人确是极少看重,今见李鹰只言片语便已引得主人思虑,联想先前自己苦心柬言亦不能使得主人回心转意,心中大是不喜,故而出言喝斥。

  李鹰知其心意但确并不在意,只是反笑道:“鹰与其兄早已依托主公门下,且立下重誓终身效死相随,如今我主既与叶大小姐结为连理,纵然未及嫁娶之礼,鹰亦应奉小姐为主母,又岂可被视为外人?”

  “这……”面对李鹰之辩,叶福当即理屈词穷,无以应对之言,心叹对方口才了得的同时确偷眼望向叶玄霜,观其反映。

  叶玄霜知叶福有意证实李鹰此言,遂当即点头,道:“文华此言甚是,还请福伯莫要在为难与他。”

  言毕,紧接着又看向李鹰,面上泛起些须感激之色,道:“此番若非文华,我等怕是早被那张氏狗贼加害于城中,前番无有闲暇相谢,大恩无以为报,今还请文华受玄霜一礼!”说着便朝李鹰福身礼谢。

  “主母切勿如此,此乃鹰责之所在矣!”尊卑有别,李鹰不敢造次,赶忙俯身对拜下去,道:“鹰既以誓随主公,故亦应视主母为上,今事关主母安危,鹰理当效献微薄之力,倘若主母身遭不测,试问日后鹰又有何脸面再见主公。”

  叶玄霜本就心思聪慧,只不过一时被仇恨所困失去了原有的冷静,如今听闻李鹰一番言语,双目立时一亮,面上现出一丝喜悦,道:“莫非文华认为断郎……”

  她说到这里却停顿下来,因为她并没有猜到其中的关键,所以再次凝视李鹰,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鹰此时没有立即言语,额角上冒出的冷汗与同他原本无有丝毫血色的面孔混加在一起,更加让人担心起他那虚弱的身体。刻下从他胸口起伏的程度上可以看出,显然是方才过多的言语已经引发了他身上的伤患。

  好在叶渊及时来到了他的背后并以深厚的内力保证了他周身血气的通畅,否则他必定当即倒下。

  随着胸口起伏的程度逐渐缓和,李鹰终究挺了过来,而他面上所表现出的坚毅使得身旁诸人暗自钦赞。

  “咳……咳咳咳……多谢前辈……咳咳……”急促的咳嗽声中,李鹰回首向叶渊的援手表示了谢意。

  叶渊面上露出些须复杂,但未有过多表现出来,只是点头应道:“些须小事,文华不必言谢,只是文华身有重患,还需静养,且莫在过多言语。”

  李鹰自知自身情况日加严重,虽然早先被叶渊救治性命暂时得以保全,可是经过一番生死逃亡,确又使得伤势恶化许多,他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快油尽灯枯,即便是安心静养,恐怕亦时日无多了。

  想到这里,李鹰当即一阵苦笑,回首默然对叶渊以示感激之后,接着便又向叶玄霜言道:“主母可否传唤那几名去城中打探消息之人前来,鹰有事相询。”

  叶玄霜闻言,立即望向叶福,不过还未等她开口,那叶福便向一中年男子,道:“快去将那几名家丁唤来。”

  早在刚才李鹰与叶玄霜言谈之时,其弟叶方便已将有关李鹰之事详细告知与他,所以现在他早已不再轻视李鹰,反倒对其忠义感到极大的钦佩,见其要找寻那几名探子问话,便赶忙吩咐了下去。

  不肖多时,几名年轻的精壮小伙便来到了众人面前。

  “你们可是昨日去城中打探消息之人?”面对几名不知所措的家丁,李鹰立时开始了问话。

  一名年纪稍大的家丁,道:“回公子话,小的几人正是昨日潜入城中打探消息之人。”

  李鹰微微点头,接着又问道:“那你们又如何得知我家主公身亡之事?”

  家丁道:“小的们亲眼所见,姑爷的脑袋被挂于城门之上,若公子不信,可以问他们。”说着便指向几名同伴。

  另外几名家丁闻言,纷纷附和点头称是。

  李鹰并未理这几人,仍旧对回话的那名家丁,道:“你又如何知道那是我家主公的头颅,你以前可曾见过我家主公?”

  “这个……”家丁此时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但仍旧据实回答道:“小人年前便已随福伯移居此地,并未见过姑爷真颜,只是那城门告示上写的清楚,城上所挂之头,乃反……反贼断风寒之头,我等这才……”

  “住口!你这大胆奴才,夫君之名岂是尔等随意呼之,又安敢加以反贼辱之!”叶玄霜一旁听的清楚,恢复了冷静的她早已从中听出了门道,已然认定断风寒还有活在世间的可能,本来悲痛心情有些好转,不想这下人竟口出不逊,辱及夫君,内心大为震怒,当即喝斥道:“来人,把这奴才拉下去重打!”

  家丁闻言心颤,忙跪下哀求:“主人饶命!小的非是有意冒犯姑爷,只是那告示上写的清楚,小的是照那告示上所记而言。”

  叶玄霜闻言更怒,仍出言厉斥,道:“哼!即便如此,尔等身为眼探,遇此大事确不加细查,随意敷衍搪塞,更是难逃罪责,便是与你同去之人,皆应受罚,我若不施以严惩,无以效家法!”

  几名家丁闻言,当即一齐跪地祈求叶玄霜恕罪,毕竟叶家家法过于苛严,身受之人不死也只得半条人命。

  自古以来,主无威而难以制下,对于叶玄霜这种做法,叶家诸多长老无不深以为然,故而皆无有出言相阻。

  但李鹰却立时阻止,道:“主母且慢,文华尚有疑惑,需向几人相询。”

  那年纪稍长的家丁见李鹰还有事相询,立时便向李鹰言道:“公子有事尽管相询,小的定然据实相告。”

  这家丁素有见识,猜晓眼前这病弱之人定然有能力免去自身所受家法之责,所以立时将李鹰视为庇护之人,言词态度甚是卑恭。

  李鹰见他倒是知机,内心稍有赞许,故而立即转向叶玄霜言道:“主母且请息怒,李鹰尚有一事需得这几人相助,还请主母暂时饶过几人,倘若几人还不本份效事,则加罪并罚。”

  “既是文华所求,玄霜自当应允。”方才李鹰数言,已令叶玄霜对其刮目,故而对李鹰所请当即应允,遂向几名家丁喝道:“若非文华先生求情,尔等今日必难逃家法责罚,今先生有事倚借尔等之身,当要尽心用事,不可再有疏忽怠慢之举,倘若再犯,非以死难抵其罪!”

  几名家丁见主人宽释,当即磕头谢恩,接着便又向李鹰誓以效死相报。

  李鹰欣然扶起几人,接着便又问道:“尔等前番出外探事,途径山中,可曾发现有何异常?”

  几人闻言一愕,皆不能理会李鹰之意,倒是那名年岁稍长的家丁有所理会,当即便回道:“先生之意莫非以为山中有官军藏伏?”

  李鹰当即内心诚许,暗道此人果然见机,自己没有看错人,只凭此人这一深领己意的回答,便足已证明其做一名眼探的资格,只需日后加以培养,不难将其塑造成一名出色的探子。

  想到这里,立时对这名家丁欣然言道:“敢问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家丁闻言稍怔,心道自己与他尊卑有别,为何他却如此看重自己?

  他心中虽有疑惑,但却不敢怠慢,立时回道:“先生莫要如此称呼,小的实是高攀不起,小的名叫叶三,先生往后直唤小的姓名便是。”

  李鹰笑道:“好一个叶三,从你方才那句回话,我便看出你是个头脑精明之人,只是日后还需多加磨砺,切不可再为图省事,耽误了大事。”

  叶三恭敬道:“先生尽管放心,小的日后定当谨慎处事,决不再敷衍行事。”

  “很好……”李鹰的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接着便又对叶三言道:“既然你已经领会我的意思,那么你当初可曾在山中有所发现?”

  叶三既然能够想李鹰所想,当然能够想到更深一层,所以很轻松的言道:“先生尽可宽心,我等下山走的乃是东面峭崖涧中小路,此路除去寨中一些长老知晓外,众人绝无知晓,更莫说世间外人了。此道接连数道山崖,翻行后可转道外黄县城,我等前趟下山所走之路便是此处,想那官军若有所埋伏,定然会在卧虎山北面密林之中,顾而我等与其绝不会有所接触。想必先生定是怕我等暴露行迹,将那官军引至山寨之中,不知小的斗胆猜测,可是先生所虑?”

  李鹰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叶三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寥寥数语便以解去李鹰心中忧虑,实教李鹰另眼相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