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4章:不共戴天
顾影2017-04-14 21:024,376

  群山环绕,溪流成河,良田千倾,牛羊成群。

  建造在山凹之中的叶家山寨正宛如一处与世隔绝的人间仙境,这里没有税赋,没有战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但丰衣足食,人寿年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那么平和,那么诚恳,俨然一个美好闲静,质朴自然的化外世界。

  可是就在今天,这一切美好的格局终被打破,长久以来的和谐皆被一种悲郁的气氛所代替,整个山寨已然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寒风肃杀,悲声凄凄。

  数以千计的民众聚集在了山寨之前,在新任家主叶玄霜的带领下开始祭拜起了今趟叶家死难的众多英灵。

  叶玄霜身着孝服,面对灵台上诸多牌位,红肿的一双美目已然不再滴泪。

  因为此刻她内心中的所有悲愤已然化做无尽的仇恨。

  “父亲……夫君……你们在天有灵,勿必保佑玄霜取那张氏狗贼之头,以祭奠你们在天之灵!倘若事败,玄霜亦不独活!”叶玄霜凝视着灵台最前排的两块灵牌,口中发下重誓。

  岂料她这番言语刚一出口,身后众人中当即便闪出一位老者出声反对,道:“老主人新丧,族中兴旺皆落于小姐身上,若小姐再遭不测,我等该如何面对老主人英灵,此间利弊,还望小姐三思!”

  此人正是早年前奉叶茂之命暗中寻得此地并修建叶家山寨的老仆叶福,其与老管家叶方乃是同胞兄弟,同为叶茂生前信任之人,如今虽已年过六荀,但仍旧体质健魄,声如洪钟,与其弟叶方相比确是精神许多。

  “玄霜意欲已绝,福伯不必多言。”叶玄霜挥手喝斥,丝毫不给这个立下建寨大功的叶福一点颜面。

  “这……”见叶玄霜意志坚决,叶福当即无言以对,但内心仍觉不妥,无奈之下只得低声向一旁的叶渊言道:“大老爷何不出言规劝小姐,如今叶家上下,只有大老爷才有资格劝说小姐,为了寨中族人,还望大老爷出言相助。”

  叶渊闻言只是缓缓摇头,抬手轻拍叶福肩头,道:“阿福心意,老夫自是知晓,但玄霜执意报仇,老夫亦要以身相陪,又怎好生出相阻之意。”

  闻听此言,叶福心中一寒,心道山寨难得有此规模,族中之人早已淡忘外世一切,如今小姐执意报仇,怕是山寨从此再无宁日了。念及所想,脑中竟已构画出山寨惨淡的未来景象。

  叶福淡漠的扫视着身旁众人,看到神情悲愤的叶方之时,虽有动心但终究没有再上前游说。毕竟他与自己一样,只是叶家的一个老仆而已,说话自然没有什么份量。而李鹰、李虎以及典韦这三个外来人,恐怕更没有说服小姐的能力。

  “哎……罢了!既是叶家人,终究要为叶家亡!”叶福叹息一声,内心也只得默认了叶玄霜这位叶家新一代家主的意愿。

  在短暂的拜祭之后,叶玄霜毅然转过身去,向台下诸人宣布了自己的打算。

  她已决定在三日后率族人遣返陈留城,伺机刺杀张氏兄弟。

  台下众多族人听闻此言,立时嘈杂起来,反响异常强烈。

  看来正如叶福所想一般,这里的人们已然厌倦了世俗的纷争,都不愿意再冒此灭族之险。

  看到族人的反映,叶玄霜立时恼怒,厉声喝斥道:“尔等身为叶家之仆,安敢不为叶家分忧,倘若没有父亲,尔等又怎可安享在这桃源仙境之中,如今我身为叶家之主,尔等又岂敢不听我令。今有父恨夫仇,血债不共戴天,倘若不以张氏狗贼血偿,我岂能作罢!”

  叶玄霜本就身具英豪之风,如今父亲、爱人新丧,内心更是被仇恨完全占据,故而言行具厉直教台下千余族人心惧胆寒。

  一手建立此山寨的叶福见族人胆惧之余均抬眼望向自己,他心里十分清楚的知道这是众多族人对他的信任与倚仗,可是他此时也十分的无奈,只得厉声向台下喊道:“尔等无须多言,如今小姐乃叶家新主,主人之命我等须誓死遵从,如若胆敢违抗,家法伺候!”

  他这一番话当场便将千余族人震慑,族人顿时纷纷跪地齐声高呼,誓死效忠新任家主。

  不愧是叶家老人,对于叶家果是忠义无比,他的这一举动立时让叶玄霜大为感动。

  叶玄霜虽然接任了家主之位,但是族中很多繁杂之事却懂的不多,在看到叶福的威望以及他的忠义之后,当即上前跪倒在其面前,道:“先前玄霜心有悲怅,言语过激,还望福伯莫怪,今得福伯相助,玄霜大仇定当得报,福伯之恩,玄霜无以为报,还请福伯受玄霜一拜!”

  叶福对于她这一举动,当即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道:“小姐万不可如此,小人自小跟随老主人身边,深受老主人赏识,此大恩终生难报,今老主人为贼子所害,小人自当竭力相助。今日小姐既已意决,小人亦只得顺应从命,以报老主人生前知遇之恩。”

  主仆二人终究达成共识后,叶福立时言道:“小姐既已做出打算,老奴这便去组建精壮之人以供小姐差遣,只是不知小姐此行,需得多少人手?”

  叶玄霜早已有所盘算,一听叶福此言,立即答道:“人数若少怕不能成事,人数若多亦会引起城中巡卫起疑,此去只需百人足矣!”

  “百人如何得够?”叶福闻言叶玄霜只需百人前去,当即认为不妥,随后建议道:“城中巡察虽严,但我等可遣族人分批混入城中潜伏,如今寨中族人除去老少妇孺,尚有六百精壮,只需老奴稍加安排均可调用,如此亦添胜算,即使败露,也可保小姐安反山寨。”

  叶玄霜闻言,心中大动,默然思索一刻后,便欣然应道:“既是如此,便依福伯之言!”

  见叶玄霜应允,叶福当即点头,道:“老奴这就着手安排。”说罢便准备传令各部长老,到寨中商议此事。

  可正当此时,旁边却突然又站出了一人。

  这人口中大呼:“且慢!”的同时,亦快步走到了叶玄霜的面前……

  陈留城中。

  近日来街头小巷,无不有人议论叶家灭门之事,但是这些话他们只敢私下言语,在公开的场合下却是不敢提及。毕竟这几日城中大狱已关押了不少为叶家叫冤之人,有这些人做榜样,还有何人敢公然挑衅张氏兄弟在这陈留城中的权威。

  如今的督尉府前,似乎比以前热闹了许多,因为官府的征兵告示上已然清楚的注明了凡是入伍之人皆有丰厚军饷可拿,故而这些天,前来参军的百姓络绎不绝。

  太守府中,张邈一边把玩着一尊精雕玉琢的佛像一边品尝着上好的美酒佳肴,对于这种生活他已然盼望了许久,而今时今日,他总算是得尝所愿。

  坐在他下手的还有几人,这几人显然对张邈手中的玉佛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双眼皆满含贪婪之色。尤其是那张超,从开席至现在,双眼便一直停留在其兄手中的玉佛之上。

  张超暗自想道:“自从斩获叶家诸多财宝之后,自己从未挑选到什么稀奇的物什宝贝,只是分得了几箱常见的珠宝而已,倒是兄长捞得不少好处,除去霸占了几十箱黄金珠宝外,更是得到不少奇异珍宝,想来着实叫恼火。”

  尽管他已差人将不少珠宝钱银送去洛阳,以求贿赂当朝大将军何进,为自己谋求广陵太守一职,若不出意外,这职位必为其囊中之物,可对于眼下张邈所得之财,他却是贪羡之极,进而内心暗生出以后广陵任上也要如此做为的想法。

  “哈哈哈……”席间张邈又一次大笑起来,他难得痛快得大笑,但近几日却是异常的兴奋,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口喝干金尊里的美酒,露出少许的醉意和狂态的他立时杨起手中玉佛,向下手一名华服老者,道:“卫公可曾见过此物,不知比卫公带来得那些珠宝相比,哪个更贵重一些?”

  衣着华丽的老者闻言稍愕,随即便长身而起,恭敬的言道:“以卫兹之见,太守大人手中之物乃是上古之物,价值连城,实非卫兹敬献得那些俗物能比。”

  “哈哈哈……既是如此,卫公又怎好拿些不堪之物来戏弄于我?”张邈狂意有增无减,自从获得叶家无数珍宝之后,宛如一方巨富,毫不将其他商贾放在眼中。

  卫兹家世显赫,自先祖之始更是世代从商,虽自他这一代并未遵循祖业从商,但是凭借先人留下的财富确已能叫他富甲一方。如今陈留叶家遭诛,遍及兖州各地的商业资源确让卫兹动心。事矣,他便再也无法隐迹山中,当要抓住这一良机,趁机接管兖州这片已然被叶家早先开发出来的市场领地。所以他今日携带大量珠宝敬献张邈,为的就是达到这个目的。可是想不到张邈根本对自己使的那些小钱看不上眼。

  不过卫兹毕竟是商贾出身,攻于商算的他立即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在悟出张邈的话外之音后,当即言道:“些须小钱虽算不得什么,不过倘若是整个兖州每年的商利……嘿嘿,不知大人是否心动?”

  张邈暗道卫兹果然聪明,既然话已挑明便不好在隐藏下去,面上终于恢复了往日的严肃,道:“卫公既是有备而来,邈亦不忍叫你空手而回,明人不说暗语,卫公开价合理,邈必如你所愿!”

  卫兹没有立即出声言语,只是缓缓抬起了右手,竖起了四根手指,道:“倘若大人应允,卫兹保证大人可得兖州每年商利四成!”

  张邈闻言亦没有立即有所表示,只是冷笑着竖起了一根手指。

  “大人只要一成?”卫兹显然会错了张邈之意。

  张邈当即大笑,竖起的一根手指连连晃动,紧接着言道:“这一成归卫公所得,邈需占剩余九成!”

  卫兹闻言,心头剧震,心道这张邈胃口也太大了,难怪叶家会举家出逃,本以为我卫家可趁机抢占兖州商地,不想反为张邈所乘,看来此事万不可为,若然必重蹈叶家覆辙。

  见卫兹心神不定,张邈便已猜到其心所想,顾而大笑道:“卫公何以如此失神,方才邈只不过与卫兄开个玩笑罢了,便依卫公所言,以四成商利便是,卫公以为如何?”

  他口中虽是这么说,可内心却是大有想法。因为叶家一去,至使兖州各地商铺大面积的瘫痪倒闭,从而直接导致了兖州财政税收的萎缩,如今无人接管,以至于整个兖州商业发展停滞不前,长此以往却是大为不利。所以即便卫兹没有主动前来,张邈亦要在此事情上面劳神,如今既然有人主动承担,当然要大加利用才是,所谓来日方长,猪还是要等养肥了再宰的。

  但尽管张邈改口,可卫兹心中却已惊疑,显然来此之前他并没有想到张邈会如此贪婪,一想到多年后卫家可能会走上叶家的老路,内心便不寒而栗,眼下他亦只想着如何脱身。

  可是张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果然正如卫兹内心所虑,张邈不待卫兹回话,便以传令:“宋直听令,速掉山中一千潜伏军士回营,路经城北卫家,将卫公家眷全部接至城中,不得有误,切记严令手下士兵不可侵犯卫公家人,否则违令者斩!”

  卫兹闻言,立时惊出一身冷汗,两腿一软顿时瘫座了下去,心里暗道:“这下完了!”

  宋直长身接令,不过却有些犹豫,道:“大人为何要调集山中潜伏士兵,不如调令城中军士前去,倘若叶家余孽潜返,岂不是为其所趁!”

  这宋直正是前番被张邈提拔的那名校官,现在早已得到张邈的信任,并代替了前任北营司马赵宠之位。也正是此人为张邈献计,教其割去他人之头,假冒断风寒首级并悬于城门之上,好引出叶家诸人。

  而叶玄霜派出的探子亦正是看到这颗假冒的头颅,方才使得叶玄霜以为断风寒已死,并导致她做出决意为夫报仇的举动。

  张邈闻言大笑,道:“想那叶家余孽必然不敢前来,宋司马此计虽妙,可惜已派不上用场,顺便教城卫取下那颗头颅,长此以往大为不雅!”

  “是!”宋直没有再表示出任何异议,当即领命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